第56章 那年,那巷,那事,那人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4604字
  • 2020-10-10 19:16:21

几年前八月份中的某一天,坐标靖州,天空万里无云,阳光刺眼,太阳耀眼的光芒夹杂着浓浓的热气抛洒到地面上。

时间刚好是正午,太阳就在头顶,这是白昼中几乎看不到影子的时刻。火辣辣的热气散发在空气中给人一种滚烫烫又热辣辣的感觉。

此时靖州市的人行道上行人稀少,而在一条僻静的小巷里断断续续的传出几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炎热的正午没人在意,就算有人听到也懒得理会。

也许有几个小混混在斗殴,反正那条僻静的小巷早已没有人行走,往那钻的要么是不懂事的孩子,要么是不务正业的社会闲散人员,普通人一般不会去理会。

“你不是很神气吗?唐大警官,现在知道怂字怎么写了吧?”一个满脸横肉的汉子手里摇晃着一把短刀慢慢走来,此人看着他口中的唐警官,一脸奸笑,“可是已经晚了……哈哈哈……我不会给你机会的。”

汉子的笑声阴冷,本来炎热的天气在他强大的阴冷气息下,空气中的温度仿佛都下降了几度,旁边的人听到他的笑声都感觉凉嗖嗖的。

汉子口中的那人被几人架在墙上,两只手分别被左右按着,两条腿也一样,四个人站在四个方位,与其说把他围绕在中央,倒不如说是把他强行挂在墙上。

那人的衣服早已撕打烂,被划出口子的衣服下是一条条触目惊心的刀痕,它们正朝外渗出丝丝腥红,洁白的衬衫已经被鲜血染红。

他的眼角红肿,清澈的眸子被红肿的皮肉包裹只露出一条缝,嘴角的血丝不断冒出,一眼就能看出他已经精疲力尽,但他却没放弃挣扎,他的身体本能的向前倾着,以至于让他身边的几个人都卯足了劲吃力的按着他,好像一松手他就会飞走一般。

靠近墙的手背已经磨破了皮,但他依旧在努力,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

说话间汉子已经来到身旁,他伸出短刀在唐警官的面前晃了晃,呈亮的刀面在阳光的反射下闪闪发光,刺激的强光瞬间进入唐警官的眼睛,他不自觉的眨巴了几下眼睛,最后一阵冰凉出现在脸上。他再一次睁开眼时,才发现那把刀已经贴在他的脸上,而就在此时那部位也传来阵阵刺痛感。

汉子龇着牙,用刀面在唐警官的脸上狠狠拍了几下,企图让对方在锋利的匕首以及自己强大的气势的威胁下屈服。

“你现在跪下来求我,我一高兴,说不定留……哼。”汉子用食指轻轻抹了一下鼻梁,“留一个全尸给你,哈哈哈……”一阵阴冷的怪笑刺入唐警官的耳膜。

唐警官没有回答,他慢慢抬起头,狠狠地瞪了汉子一眼。

汉子一荒神竟向后连退两步。

唐警官笑了两声,这是一个爽朗豪放的笑容,只是这个笑容耗费着他不小的精力,与其说是精力,不如说是他此刻脆弱的生命,因为别人笑消耗的仅仅是一点能量,而他此刻消耗的却是生命。

当汉子发现旁边几个人奇怪的眼神时,他才知道刚才的失态,在手下面前的失态。

汉子瞪了那几人一眼,那些人立马低下头移开了视线。他这才重新将目光放回唐警官身上,那人不甘示弱地瞪了唐警官一眼,才发现唐警官根本没理会他。

他像一头恼羞成怒的饿狼再一次冲上来,“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唐警官的脸上。

若不是有四个人按着,此时满身伤痕、脆弱无比的唐警官早已经被掀翻在地。

“你不是一直都喜欢猫捉老鼠的游戏吗?本来想陪你多玩玩的,可是你却急着进阎王殿……”汉子歪着脖子盯着唐警官一连打量了几眼,才狠狠道,“好,我成全你,也算帮你完成一个心愿。”

匕首的刺目寒光再一次映入唐警官的眼睛,奇怪的是这一次他没有眨眼。只听得一声沉重的闷响从他的腹部传来,一股鲜血喷涌而出,很快鲜血就变成了一股涓涓细流,不断流失的血液严重的透支着受伤人的身体。

汗珠爬满了唐警官的额头,他的脸剧烈且痛苦的抽搐了一下,却始终没有吭一声。

汉子龇着牙,凶光毕现,此时脸上的那颗痦子显得更加丑陋。

“哭呀,叫呀,一定很痛吧,那就大声哭出来,不然会很憋屈的,哈哈哈……”

又是几声闷响,在刀拔出来的那一刻总有一股细流随之而出,虽然液体越来越少,唐警官嘴角的鲜血却越来越多。

鲜血像一条滚烫的河流,此时他觉得有液体流过的腹部和嘴角是那么温暖,他的身体渐渐麻木,疼痛已经逐渐远去,只是伴随疼痛而去的还有他的知觉。

“来抓我呀,你他妈不是一直想抓我吗,我让你抓我、让你抓我……”汉子已经疯狂。

按着唐警官右手的那个人整个身体不住颤抖,也许他没见过这种场面,虽然他已经努力克制,手还是不由自主的松了一下。

“让你抓我……看你还神气、还神气……”汉子没有再抽出短刀,而是龇着牙露出凶狠的表情,他的双眼爆射着凶光,而整个人陷入了彻底的疯狂状态。

他双眼通红,那是野兽的眼睛,此时的他已经失去了人性。他双手紧握着仅露在外的刀柄,狠狠用力360°的旋转了几圈,伤口就这样被无情的不断放大,唐警官的身体剧烈的抖动了几下,脸上的表情也再一次变化,爆起的青筋好像随时会蹦出来……这是最后的痛苦挣扎。

时间一秒一秒的慢慢流逝,一直紧咬的牙关终于松懈,一口鲜血突然从口里喷涌而出,殷红的鲜血正好喷在汉子脸上。汉子正要发作,却看见唐警官身体一软已经没有了生命的气息。

整个过程他始终没有吭一声,也许他的心里翻滚着滔天巨浪,嘴里却没有一点声响。他双目圆睁正好看着汉子,好像怒视着汉子一般。

汉子被吓了一跳,身体不自觉的向后一倾,可他立马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止住了后退的脚步。

这时后面上来一人,只听那人低声道,“需要处理吗?”显然是在征求汉子意见。

汉子冷冷道,“没必要。”

男子点点头,好像在说明白。

可话刚出口汉子立马补充道,“也罢,死了都不老实,还敢瞪着老子……”

话还未说完,刚才那人又凑上前来奉承道,“干脆把他的眼睛掏出来喂狗,看他还怎么神气。”

“嗯,好办法,这个重任就交给你吧。”汉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用力拍了拍那人的肩膀,“你去把他的头和双手处理后带走。”

男子微微愣神,头皮发麻,如此血腥的安排可比刚才自己的想法还狠。不过反过来一想,反正已经死了,应该不会再有任何疼痛。

“你俩愣着干嘛,没听到大哥吩咐吗?快去。”男子谄媚道。

“这个重任更适合你一些。”汉子提高嗓门。

男子一脸错愕,可是很快就回过魂来,“是。”虽然心里老大不情愿,可还是走上前去。走到贴在墙上的尸体面前时他愣了愣神,心中暗自抱怨,这样的苦差事怎么就让自己遇见了。

汉子见状催促道,“愣着干嘛,赶紧的。”

眼见汉子就要发怒,男子识趣的一把接过旁人手中的刀,他咬了咬牙,小声说道,“对不住了……”

看着男子畏惧的表情汉子阴冷的笑了笑,“记住,弄完后带走处理,小黄,你留下陪他。”

这个小黄并不姓黄,只是他染了一头黄毛,所以其他人才叫他小黄。

“明白。”旁边一个年轻男子微微点头。

汉子正欲离开,突然听得小黄问道,“枪呢?”

“送给你了。”汉子指着先前的那个男子。

“给、给我,这样好吗?”

“你不是差一把枪吗?这是你的战利品,这可是真家伙,可不能便宜了那帮混蛋,你必须把他带走。”

汉子说完这句话就转身离去。

只留下男子对着空气结巴的自语,“带、带走……带走后不是就成了凶器吗?”

其实他想说的是谁带走谁不就是杀人凶手了吗?这个黑锅他可背不起,更不愿意背。

没有人回答他,连站在不远处的小黄都没理会。

男子非常落寂,但是他的脑海却在飞快运转……

他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看着那具尸体,有那么一瞬间他的脑海一片空白。他向后退了两步,然后缓缓转身看了看小黄,他知道汉子叫小黄留下来不是帮他,而是监督他。此时他的心里很复杂,说不定警察已经在来这里的路上,人不是他杀的,可自己却在这个犯罪现场,警察来了就算他有二百张嘴也解释不清,背黑锅的事他可不会干,所以为今之计就是:想个办法走为上策。

“不用紧张……”小黄不知从哪里找来一罐啤酒,悠闲的坐在地上品尝着,他好像看清了男子的心思一般打趣道。

“还不赶紧过来帮忙。”看着小黄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男子怒道。

“来,先整一口消消气。”小黄一边说着一边向男子举了举罐子。

“还他妈有心情喝酒,就算要喝酒也要先痛揍你一顿。”男子说完怒气冲冲的朝小黄走来。

小黄一看不妙,赶忙解释道,“哥,你先喝一口,消消气。”说着再一次递出啤酒。

“你放心,今天警察不会来,刚刚我听大哥跟一个什么局长的打电话,局长答应,今天警察不会出现在这里,你就放一百个心。”

小黄正得意间,男子已经三步窜到他的面前,一把抓住他胸口的衣服把他提了起来,右手已经握成拳头,拳头即将化为愤怒奔向小黄。

小黄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赶紧求饶。男子的拳头像被施了定身法一般悬在半空。

小黄内心一喜,连忙解释道,“这个警察就是局长让他来的。”

小黄说的这个警察当然是指已经身亡的唐警官。

小黄见男子不信,继续说道,“你想一想,如此难缠,令大哥都头疼的唐警官怎么会突然如瓮中之鳖一般轻易被我们捉住,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我们怎么会埋伏在这里,大哥凭什么那么有把握唐警官一定会来这里。”

男子点点头若有所明,“你的意思是这是他们早就布好的局?”

小黄警觉的看向四周,凑到男子耳边小声说道,“小声些,让大哥听到我俩就麻烦了。”

“什么我俩,是你自己吧,我可什么都没说。”男子不屑道,“瞧你瞎编些故事,我看你是闲得慌。”

“都跟你解释了是无意中听到大哥打电话发现的,你不信,大哥总不可能打个假电话伪装吧,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大哥。”见对方不相信,小黄有些激动。

“真假对我无所谓,可如果是真的话,我估计你就悲剧了。”

“为什么我会悲剧?”小黄挠着脑袋不明就理,最后疑惑的看着男子。

“是真的,你可就偷听了大哥的秘密,不管你是有心,还是无过,你想想,大哥能饶得了你?”

“你看我这张嘴都说了些什么,呸呸呸……”小黄一连吐了几口唾沫,似乎能把他所有的霉运一并吐掉。

小黄看了看男子,眉头紧锁,露出担忧的神色。

男子见状狡黠一笑,“不用担心,我不会告诉大哥的。”

小黄眉头一舒,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谢谢,柯哥,还是你最……”

小黄话还未说完,却听见男子说道,“你去把剩下的任务完成,这可是大哥交代的。”

男子见小黄一脸茫然,笑着拍了拍他肩膀,用手指了指尸体的方向,“赶紧完成剩下的工作,提前回去向大哥复命。”

小黄露出一个为难的表情,他低下头足足沉默了六秒,然后才抬起头慢慢的朝尸体走去。小黄在男子面前唯唯诺诺,可处理尸体的时候却毫不含糊,他没有一点愧疚与怯色,却多了一股男子没有的狠劲和残忍。男子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枪呢,怎么处理?”小黄的声音再一次传来。

男子本来想回答他别管,可又想起刚才汉子的吩咐,于是说道,“你先保管着。”

“我、我先保管?”小黄以为听错了,忙转过头向男子确定,确定不是幻觉后才说道,“这样不好吧,大、大哥可是……”

还未等他说完,男子抢先说道,“大哥不是叫我们带走吗,这是战利品,更是荣誉的象征。我也只是先让你保管着,可没说送给你。”

“好,好吧。”最终小黄无可奈何的答应了。

男子这才拿起那半罐子没有喝完的啤酒,此时的他正好坐在小黄先前坐的位置上。他一动不动,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更没去管小黄是否游刃有余,双眼却紧紧的盯着他那只沾有几滴鲜血的右手。

只听“咕噜”一声,又见他喉咙一动,他猛地吞下含在口中的那口酒。

“走吧!”小黄说着转身朝男子走来。

男子心中一喜,不过他还是故意说道,“大哥交代的任务还未完成呢?”

“不怕,后面的事你就放心的交给我,我去解释一下应该没啥问题的。”

男子故意皱着眉头,担忧的说道,“可,可是……”

“交给我就是了,这点小事我还是能办到的。”小黄得意一笑,“不过你可要记得兄弟我的好啊。”

小黄知道男子身手不错,最重要的是还有情有义,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清清楚楚的,所以才有心想要结交他。

离开前男子转过身,深情的看了尸体一眼,这一眼仿佛穿越了一个世纪,那分明是一个庄严的注目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