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意外 4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352字
  • 2020-10-10 09:38:28

佟尘辉听得出神,一些往事不自觉的往他脑袋里钻。秦超却有些不耐烦,他焦急的看着佟尘辉,担心他的伤势恶化,“你们说些什么呢?怎么我一点都听不懂。陈医生麻烦您先看看佟队的伤势,如果你确实不好解决,那我们也好早一点想其它办法。”

陈彦回过头看向佟尘辉,“对,先解燃眉之急……”他几步走到佟尘辉身边,“您那里不舒服?”

“这里。”佟尘辉伸出左手指了指后背。

陈彦伸出右手按了按,“疼吗?”

“有一点。”佟尘辉伸出右手按着胸膛咳嗽了一下,“是后面受了伤,但是我感觉胸膛都有一点痛。”

“严重吗?”秦超几乎就要冲上去。

佟尘辉没说话,他向秦超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上前。

陈彦取出佩戴在胸前的听诊器放在佟尘辉胸前,“感觉有一点问题,还好,时间不长,而且您的身体素质好,抵抗力强。不过我还需要进一步诊断。”说完陈彦向里屋走去,“您跟我一起进来,我这儿虽然比不了大医院,但简易的仪器还是有的,先进去照一个B超。”

“你这儿还有B超?”秦超绕着屋子左右打量了一下,最后把难以置信的眼神移动到陈彦背影上,“这些设备都有还不错哦。”

“有几台简易的仪器,虽然不常用,但是总有派上用场的时候。”陈彦转过头来笑着看了秦超一眼。

有内涵,他这个门诊的层次好像突然就上升了几层。

而此时秦超对陈曦又多了几分好感,“这人还挺靠谱的。”他在心里嘀咕。

但是很快秦超又露出了怀疑的表情,他突然问道,“但是,但是这玩意对检查佟队的伤有用吗?”

“有没有用试一下就知道了。”陈彦突然认真地看着秦超,“每个人每个地方因为条件限制都总结出了自己的一套方法,过程你不用太在意,只要我能缓解他的症状,治好他的伤就证明有用。如果治不好那我们再想其它办法,也耽误不了多久时间,送到其它地方也来得及。”

佟尘辉跟在陈彦的身后,一进门他就迅速把门带上,把刚来到门口的秦超挡在门外,秦超虽然着急,但也只能无奈的背着双手,连门都不敢敲一下就朝沙发走去。而房门阻隔内的佟尘辉刚转身一口鲜血就从口中喷出来,跟着人也慢慢地向地上滑去。

陈彦见状赶忙跑过来扶起佟尘辉,“看不出来,您还挺倔的,从陈曦跟我联系开始一直撑到现在,刚才连我都被您瞒住,很久没碰到您这样的人了,虽然佩服您,但我不赞同您的做法。我是医生,生离死别见多了,但是我还是想告诉您:生命只有一次,请不要把它当成儿戏,因为对不起的不仅仅是您自己……”陈彦用手指了指外面,他见佟尘辉没有反应,于是才继续说道,“我这儿不比大医院,环境较差,设备简陋,如果您撑不住我马上送您去靖州市人民医院。”

看着佟尘辉担忧的模样,陈彦解释道,“人民医院我有熟人,放心,我会安排好一切……”

佟尘辉摆摆手,他已经缓过气来,“不用这么麻烦,这儿挺不错的,我相信您,更相信我的眼光。按照您的正常程序做,我把自己交给您了。”

“技术、经验……倒不是问题,问题是我这儿设备太简陋了,差仪器,您这个情况照彩超和CT更好,可我这里没有彩超和CT这样的工具,B超我怕效果不理想,病情摸不清楚就不知道如何下药,我是对您负责……”陈彦表情诚恳。

“大男人咋婆婆妈妈的,我说了,我相信您,尽管来。”佟尘辉打断陈彦的话,他感觉到了陈彦的紧张。

陈彦看了佟尘辉一眼,几步走到电脑旁轻轻的按了一下开机键,顿时,那台白色的近似正方形看上去笨重的电脑的屏幕立刻亮起来,待电脑启动完毕,陈彦转身看着佟尘辉,“受伤的部位在哪?”

佟尘辉伸出右手指了一下,“这里。”

“那就背部和胸部都照一下,先把衣服脱了。”

佟尘辉把短袖脱下后,陈彦拿出一个装着粘稠膏药的瓶子轻轻的在佟尘辉受伤的地方擦起来,瞬间就有一股湿漉漉的感觉向佟尘辉传来。

“躺在床上。”陈彦指着旁边那张简易的铁床。“这个一般是两个人操作,一个人操作仪器,另一个人看屏幕,打单子。我这里就我一个人,所以都由我代劳,于是我就把电脑移到床的旁边,便于操作,这样就减少了人手。”

陈彦一边解释一边认真的观察着受伤部位,情况在屏幕上清晰可见,“在我这儿这些机子一般很少用到,你是这个月的第一个患者,的确来这的患者少,但是绝对不缺客户。来的人都是带着目的性的,她们是在家人陪同下的孕妇,目的主要是让我帮她们辨别是儿子还是女儿,她们大都来自农村,一旦发现是女孩她们会毫不犹豫的打掉。知道这个情况后我就再也不给孕妇照片,即便照也绝不会告诉她们性别,从那以后我这台机子就很少再工作。”

陈彦没有打单子出来,因为他这台机器现在已经打不出单子,信息只能反馈到屏幕上,并不能以单子的形式打印出来。他双眼紧紧的盯着屏幕,仔细分析着上面显示的图像信息,“虽然受了内伤,但是还好,在我的医治范围内,开始担心B超达不到效果,现在看来也许是我多虑了。不过这个结果只作一个分析参考,我先给你用两天药试试,看看效果如何。只是除了正常的吃药敷药外,有一点要记住,一定要调息一个月,多休息,这段时间不能做剧烈运动。”

“什么,一个月?您的意思是这一个月我只能待在室内,什么都不能做吗?”佟尘辉有些激动。

“你这是内伤,虽然轻微,但是依然需要调理,这个没有捷径可走。”陈彦解释道,“不管去哪个大医院,他们都会这样嘱咐,大医院更正规,所以住院时间更长,调理时间也会更长。我这儿不但要内服药物,还要在外面敷药,当然也要打吊水。”陈彦看了一眼焦急的佟尘辉,“因为这样恢复更快,很多地方都没有我这样的方法,这是我多年的实践总结,并经过多次反复改进的成果。之所以采用这个方法是因为我知道您赶时间。”

陈彦已经打开门,陈曦和秦超立刻进了屋。

“你不会拿我们做实验吧?”秦超瞪着一双大眼睛盯着陈彦,半开玩笑的说道。

佟尘辉看了一眼秦超,向他轻轻摆了摆手,“内服什么药?”

“西药。”

“外敷的应该是草药,算中医范畴;内服是西药,打吊水也是西药,它们是西医范畴。中药与西药混合好吗,它们会不会相互排斥,从而影响药效?”

“这个您放心,中药外敷,是外用;西药是内服,打吊水也相当于内服。它们治疗的方向不一样,不会有影响的。”陈彦见佟尘辉还有一些犹豫,“我知道,您担心的是时间,但请您放心,您不是第一个使用的人,这个经验是我这几年的成果,不会有副作用的,况且使用的药物相互间不会排斥,没有禁忌。而且您运气好,今天上午正好有人送了一些您能用到的草药,这个草药是在山上新摘的,效果更好。”

佟尘辉听他这么说立刻放心下来,怕倒不怕,只是担心意外,也不是完全害怕意外,只是怕意外发生后耽误了时间。要他静养一个月那是不可能的,以他的脾气是绝对不可能,他还有很多事需要办,一件都不能落下,时间不等人,案情更不能耽误,他可拖不起。

佟尘辉把秦超他俩打发了出去,然后重新关上门。

“麻烦您先开药。”

“好。”

“吃一副药应该就能恢复大半,至少行动应该没问题。”佟尘辉小声嘀咕。

“我就知道您停不下,如果伤势严重大医院是不准随便出院的,您来我这儿应该也是考虑这个原因的。”

“不完全是,您真要出院其实没人拦得住,只是产生的后果自负。”

“外面那两小子对您蛮尊敬的,别小看陈曦那小子,真正能让他信服的人没几个,看得出来您就是那为数不多的几人。能让那小子认可,至少在某一方面有过人之处。但是,不管您是谁,多么厉害,但我还是会以医生的身份向我的患者——您,发出忠告,您的伤势必须根据我的方案进行治疗,而且必须得调理一段时间。至于,至于这个时间就得看您恢复的情况而定,因为每个人的身体素质是不一样的,有的人恢复快,有的人恢复慢。如果不根据治疗方案进行,就算侥幸恢复也会落下病根,对您的健康将会产生终生影响,我不是吓唬您,这是我对患者的忠告,我是医生,这是我的天职。”

“首先感谢您的关心,对您这样有责任的医生我非常感动。但是您放心,一切后果由我自负,与他人无关。”佟尘辉说的斩钉截铁,没有半分犹豫。

“我先给您开些止痛药、活血化瘀、跌打损伤药……这些药能缓解您的疼痛,再配合吊水效果更佳,药在外面,您跟我出去。”

很快佟尘辉吃了第一副药,他躺在竹制沙发上,左手打着吊水,他的外套已经脱掉,陈彦已经把外敷的药调配好,此时正小心翼翼的敷在佟尘辉受伤的部位。药服用没多久,佟尘辉就觉察到疼痛已经减缓,“陈医生配的这个药止痛效果倒是蛮不错的。”佟尘辉在心中暗暗赞叹。

吊水经过左手缓缓流进血管最终与他的身体结合,佟尘辉感受着这细微的变化,好像清风拂面的温柔,又好似涓涓细流似的抚摸,佟尘辉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闻着好闻的药草味儿,他渐渐进入梦乡。

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晌午,中途吊水打完的时候,陈彦取下吊水他居然都不知道。佟尘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感觉自己做了一个长长的梦,起床的瞬间有一种轻松的感觉,他知道那是久违的放松。

“佟队,您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听到秦超的声音,陈曦与陈彦走了过来,他们关切的问候着佟尘辉,“您试着感觉一下这里还疼吗?”陈彦指着敷着中草药的地方问道。

佟尘辉试着动了几下,竟神奇般的感觉不到疼痛,他有些怀疑,于是又增加了活动范围,嘿,效果还挺好的,仅有一点微弱的疼痛感传来,居然已经好了大半,佟尘辉惊喜,他开始扒拉敷在身上的药物。

“佟队,您干嘛?这药不能取,这药昨晚刚敷上,您现在弄下来不就没有药效了吗。”

秦超急了,可佟尘辉根本就不理会他,他用祈求的眼神看着陈彦,可陈彦也有些无奈,“药不能取,您知道这药多珍贵吗?这药是药农师傅辛辛苦苦从山上采来,您知道多不容易吗?来,先把口服药吃了,午饭过后再输瓶液。中草药虽然来得慢些,但效果非常好,这个必须继续敷着。”

“午饭后再输?”佟尘辉有些难以接受,“为什么不现在呢,何必拖到下午。”

大家先是一脸茫然,随后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佟尘辉摸不清情况,“您们怎么了,有什么不对……”佟尘辉转过头看着秦超,秦超赶忙用手捂着嘴,虽然没再发出笑声,但他脸上的表情却因为大笑而扭曲。

佟尘辉挑着眉头看着秦超,秦超顿时收起笑容,脸上的表情立即严肃起来,“佟……队,现在已经是中午了。”

“来靖州待了两天,你也开始来逗我了?”

“我……不、不是,现在真的是中午,不,就在刚才已经进入了下午。”秦超嗫嚅道,“不信,您可以看时间,您已经……”

“我已经睡了这么久,怎么可能。”佟尘辉抬起左手看了看表,现在一点四十五分,“您、您们不会在我手表上动了手脚。”佟尘辉看了看陈彦与陈曦,最后把目光放在秦超脸上。他将信将疑的拿出手机看了看果然对得上。

“我……”他努力回忆昨天的一幕幕,昨天打着吊水自己就睡着了,没想到睡了这么久,难怪药效这么好,在睡眠中有利于损伤修复。佟尘辉下床来到地上,他小心翼翼的做着运动,居然感觉不到一点疼痛,这未免也太神奇了些。

“早上看您睡得香,我们就没打扰您,我们知道您最近都没睡上个好觉,就让您睡到自然醒,没想到一直睡到现在,正好睡眠对伤口恢复有利。”

“这都是些什么中草药?”佟尘辉好奇的问道。

“都是山上采的,这可都是山上纯天然的药物。朝饮雨露,晚浴雾珠;昼沐阳光,夜吸月华。有些就在靖州附近的山上,有些在较偏远的山脉,以前我有到山上采风的习惯,您们海州部分山脉我也去过,那边稀有草药较多。”

“您开着诊所到处跑,难怪生意这么差。”秦超小声嘟囔。

“我这个人崇尚自由,就是不喜欢被那些条条款款束缚,这也是我开诊所的原因之一。我一般是不太忙的时候去,远的地方一去就是几个周。没办法,我们需要这样的药物。不过再闲也要等小陆来换班的时候才能去。”

“换班,难道您这儿有两个大夫?”

“我这儿的确有两个医生,小陆虽然很少来,但她也算一个。”看着秦超疑惑的表情,陈彦继续说道,“小陆一般不在门诊,我去采药的时候她才过来换班,另外就是很忙的时候她才来,这里一般就我一个人。”

“你喜欢去偏远的山区,包括海州境内?”佟尘辉终于忍不住问道。

“嗯。”陈彦有些疑惑的看着佟尘辉,“海州虽然较远,但海州与靖州衔接的边界野生药材较多,原始风貌保存较完好,生态环境优良。”

“门口那辆车是您的吗?”

“是我的。”陈彦更加疑惑,他看向佟尘辉,发现佟尘辉正看着自己,是打量的那种看。他不好意思的移开视线,最后把目光放到了陈曦脸上。

陈曦也是一脸茫然,怎么突然问这个?陈彦把疑惑转给了他,而他却把心中的疑惑通过眼神交给了佟尘辉。

“您可知道坪山?”

“您也知道坪山,我去过几次,那里非常偏僻,人烟稀少,进山公路是非常窄的泥土路,路的中央还生长着杂草。那里虽然穷,但是山民却淳朴善良。”

说起淳朴,陈彦立刻想起了那里的人们,“在那里我看到了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美的笑容,你们猜猜是什么人,什么样的笑容?”陈彦看着大家。

“小孩的吧!”秦超试探性的答道。

“小孩和老人的,他们的笑出自天然,没有半点修饰,更没有一点刻意。小孩的笑天真无邪,老人的笑纯粹自然,那是一种和自然环境达到高度融合而形成的没有半点修饰发自内心的表情,那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笑容,那笑容原始单纯,必须在远离物欲强烈的环境才能生根发芽……”

陈彦的思绪一下子飞越到几年前,那是一个阴雨蒙蒙的傍晚,天边最后一道光亮渐渐消失在远方的地平线上。陈彦驾着车从坪山回来。虽然下雨天乡间山路满是泥泞,但他开车的速度丝毫未受阻碍,就在车子快驶出坪山出口的时候,车子的轮胎陷进泥里,无论如何加油车子也再难前进半分,很明显轮胎已打滑,陷入泥中爬不起来。

看着天上洒落的淅淅沥沥的细雨掉在挡风玻璃上,很快又汇聚成水流消失在眼前,以及车窗外渐渐变得浓重的夜色,陈彦心里不自觉的担忧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