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意外 2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6033字
  • 2020-10-05 12:07:06

“你怎么来了,谁叫你来的……”佟尘辉不喜反怒,他怒斥道。

男子怯生生的,显然他怕佟尘辉动怒,“大哥,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要骂,等脱离险境在骂吧!到时候你要怎么惩罚我都可以,不过,现在我一定要跟你在一起,哪怕是死。”

“糊涂呀,你真糊涂。”佟尘辉的声音有些颤抖。

“哈哈哈……”兆哥大笑起来,“还在叫大哥,应该叫佟队长吧。在这个世界上他就是孤家寡人一个,亲人早死绝了,还大哥。我猜你也是一个警察吧……”兆哥直接嘲讽道。

“住口,你的嘴真臭,是不是很久没漱牙了。谁说没有亲人,我们海州人都是他的亲人。”秦超非常愤怒,他像一只发狂的豹子,随时都有向兆哥扑去的可能。

一时间,拿着棍子突然出现的秦超与众人僵持着。

“他妈的,还愣着干嘛,抄家伙。”兆哥一声令下,所有的人这才反应过来,掉头向车子跑去。

刚才拿枪的那个人这才反应过来,他连忙掏出手枪对准秦超头部。就在他准备扣动扳机的时候,突然一个黑色的物体向他飞来,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他手上,“哎呀……”他大叫一声,枪掉在地上。

兆哥朝叫声的方向看去,一把刀正插在那人的手上。

怎么还有帮手,他们不是只有两个人吗,自己一直在等另一个人出现,好将他们一网打尽,所以才会跟佟尘辉玩这么久。现在,多了帮手,对方多少人还不确定,完全打乱了自己的计划。

兆哥谨慎的看向四周,不像有很多援兵的样子。

“朋友,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兆哥话还未说完,只听得“嗖、嗖”两声,他左右各一人均已中镖躺在地上,没了动静。

从车上拿来刀、棍、棒等武器正准备攻击佟尘辉他俩的那些人,看到刚刚那一幕,立即掉头靠近兆哥,将兆哥保护起来。

好厉害的暗器,近距离已经被自己控制,那人一定躲在远处,但距离也一定不会太远。即便如此,在光线较暗的情况下,仅仅用匕首就能打得如此之准,这在靖州也很难找出第二人,兆哥有些唏嘘。

“看阁下刀法,想必也是江湖中人,现在却躲在暗地里使阴招,有失你身份吧!”

虽然在江湖上混了几十年,但这种刀法兆哥也是第一次见,他着实被对方的刀法吓了一跳,连额头都沁出细汗。

敌在暗,己在明,自己现在明显就是一个活靶子,没办法,最后只得用上激将法,不管有没有用,总得一试,成功与否全在那个神秘人的性格上。兆哥的手心捏了一把汗,他可不想交代在这里。

“身份,哈哈哈。对付什么人就得用什么方法,对付你们这样的人,哼!”那人轻声一哼,音量提高了几分,“这已经算客气的了。”

“哼哼,果然上当了。”兆哥一阵阴笑,他已经锁定刚才那人说话的地方。

“你们几个赶快去拿家伙。”兆哥说话的声音很小,生怕被别人听到,因为他说的这个家伙,指的正是枪。

那几人看了看手中的刀或棍棒,将它们扔在地上准备快速跑向身后,武器摔在地上的声音迅速传了出去。

“几个蠢货。”兆哥怒道,此时他的表情已经扭曲到难看。

果然,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一声惨叫立刻就瘫倒在地,其他人见状都不约而同的停下来,不敢再迈出一步。一时间局面竟这样僵持住了。

突然,一个黑影冲过去捡起那把掉在地上的枪,“砰砰砰……”他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连开数枪,伴随着“嗖嗖嗖”的几声破风声,顿时子弹在空中划出了完美的弧度,“看你还不死。”他得意的看着子弹飞去的方向,露出了阴毒的笑,那种笑,代表着死亡。

就在枪响的刹那,佟尘辉大呼一声,“小心……”话音刚落,他已经奔向开枪者。

那个开枪者还沉浸在他的成就中,完全没注意自己已经被人锁定。佟尘辉抓住他持枪的手腕,夺过手枪,三两拳就将他放倒在地。

那些人这才反应过来,一时间,佟尘辉和秦超又成了攻击对象。

佟尘辉照着最近的人就是一枪,他没有打对方的要害,只是打了小腿一枪,鲜血喷溅出来,溅洒在地面,血腥味也在空气中蔓延,死亡之气充满他身旁之人的鼻腔,那些人被吓得后退了一步。

当佟尘辉的枪口对准另一个人腿部的时候,扳机响了,子弹却没射出。

“大家别怕,他已经没子弹了。”一个声音兴奋的叫道。

情急之下佟尘辉连续扣动扳机,枪还是未响,果然没子弹了。

正当佟尘辉着急,那帮人得意之时,远处那辆车突然冲了过来。只见车子绕过佟尘辉他俩,直接撞向那群人,站在最前面的俩人被直接撞飞,当场口吐鲜血,哀嚎不断。

“是火车上那小子,好呀,居然跑这儿来了,咱新仇旧账一块算,宰了他,为死去的兄弟报仇。”一个人认出了他。

其他人受他感染,都发出怒吼,可就是没有人敢上前。车子继续向前,众人见状连连避让。

在一开阔处,男子突然一个急刹,然后向斜方后退一下,再向左划了一个半圆,掉过头来。车子没有停留,直到行驶在佟尘辉他们面前才停了下来。

“还不上车,更待何时。”那人朝着佟尘辉大呼一声。

佟尘辉向车里看去,果然是陈曦。

佟尘辉看向秦超,“赶快上车……”

那伙人见状立刻追了上来,可他们追到的时候车子已经向前驶去,跑在最前的两人疯狂的敲击了一下车尾后盖,随着一声轰鸣汽车加速扬长而去。

“操……”只听得几声咒骂,然后就传来几声钢管撞击地面的声音。

“追、上车追,不能放过这几个兔崽子。”看着躺在地面上不断呻呤的几个人,一个人怒道。

“不用了,前面方向是闹市区,行动不方便,很难追到。”兆哥向周围扫视一眼,地面一片狼藉,“先安排辆车过来把这里处理了。联系二頭和赵华,叫他们立刻来雅望见我。”

兆哥的眼睛扫过众人,找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后面出现的那人是谁,是不是警察?”兆哥盯着张尹问道,因为最先认出那人的就是他。

张尹的身体微微颤抖,他想回避兆哥所问的问题,但是他感受到了兆哥此时身上散发出的怒火,他还是颤颤巍巍的回答道,“那,那小子姓陈,叫陈曦,他在火车上工作,好像是一个乘务员。”

“乘务员,乘务员能有这么厉害?”兆哥怒道。

“可、可能是乘警,他穿着乘务员的衣服,我、我听车上的乘务人员叫他陈曦。对,应该没错,就是叫陈曦。”

兆哥怒目圆瞪,“知道他底细吗?”

“不,不知道。”张尹有些紧张的回答道。他担心兆哥问起火车上发生的事。

“旧账?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火车上?”

张尹低着头,生怕兆哥生气,“嗯。”

“你们有什么过节我不想知道,但是都给我听好了,以后出门都他妈给我低调一点,别他妈在外面惹了事,还要老子帮你们擦屁股。”兆哥愤怒的吼道。

所有人都低着头,认真聆听着兆哥的训示。

“旧账可以不算,但新仇已结,只要你还在靖州我们就会好好招待你。”兆哥的眼中满是怨毒,“吩咐下去,动用所有力量查找那三人的行踪,另外派人盯着靖州的各大医院,火车站、汽车站也要派专人把守,所有人不准单独行动,一有消息立即上报。”

兆哥伸出右手,把五个手指慢慢握紧成一个拳头。心想佟尘辉、陈曦又能怎么样,这儿可不是海州,靖州可不是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千万不能让他们活着离开靖州。”

这次损失虽然不算大,但是通过可靠情报提前布局,而且还是在自家地界上,却被人这般打脸,传出去岂不是笑话。兆哥明白扭转笑话的唯一方法就是彻底清除他们,既免留了后患,又挽回了面子,他已经彻底下了杀心。

其实,他下杀心的原因不是面子,而是佟尘辉已经查到他头上来了,以佟尘辉在海州的名气,就这么放任他查下去,自己早晚得栽在他手里。是时候了,他必须得单独去见一个人,毕竟这件事还得他做主。

“咳咳……”佟尘辉咳嗽了几声,一口鲜血突然从他口中喷出,他忙用右手去挡了挡。

“佟队,您不要紧吧。”看着佟尘辉不佳的状况,秦超担忧的问道。

“您忍一忍,我们马上送您去医院。”

“我没事,休、休息一会就好了。”佟尘辉说话有些艰难。

“这个可不是皮外伤,应该伤筋动骨了。我有个朋友开了个诊所,他对一般的内伤还算在行,如果信得过在下,可以去那儿看看。”

“我们去靖州人民医院,都伤成这样了,那里还敢折腾。”秦超立刻反对道。

“就去你那个朋友那吧。”佟尘辉没有一丝犹豫,几乎第一时间做出决定。

“可,可是……”

佟尘辉看了一眼秦超,又看了一眼陈曦,虽然认识陈曦不久,但对他印象还不错。他也不像坏人,有正经的工作——乘务员,今天在火车上不畏强暴的表现,况且刚才要不是他及时出现出手相救,秦超和自己可能已经凶多吉少。就在上车的那一刻他已经把陈曦当作自己人。

佟尘辉的眼睛里平静中透着坚定,“刚才那些人认出了我们,看那情况他们好像是有意针对我们的,而且他们似乎知道此次行动只有我们两人,所以,我出现后他们没有立即下杀手,而是等你出现后,才准备把我们一网打尽。可是陈曦的出现在他们意料之外,正因为如此打乱了他们的计划,我们才得以脱身,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他们现在应该正满世界的找我们呢!我们在明,他们在暗,他们对我们的情况了解得透彻,我们对他们的底细却一点都不清楚,现在贸然出去恐怕还会吃亏。”

佟尘辉的额头冒着冷汗,倒不是害怕,而是担心秦超的安危,小伙子毕竟年轻,是值得培养的好苗子,队里的未来还得靠他们,这种嫉恶如仇又有一定办案经验的热血青年,正是罪恶的克星,也是人民与国家的希望,他得活下去。

佟尘辉停顿了一下,转过头看着陈曦,“陈曦,谢谢你火车上的担当,以及刚才的救命之恩……”

“严重了,举手之劳,不足挂齿。”陈曦一脸轻松的说道。

佟尘辉也没多说,刚才说的话虽然发自内心,但更多的是出于礼貌,毕竟刚才别人救了自己,不过佟尘辉也不是婆婆妈妈之人。

他转过头看着秦超继续说道,“从刚才发生的事来看,他们好像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行动,早就认出了我们,所以他们才会提前在车站外布了局。”佟尘辉突然问道,“火车上的那些人你有认识的吗?”

“没有,这些人全是陌生面孔,莫说在海州,就是在其它地方也没见过,哪怕是在大街上擦肩而过。”

“佟队,您有熟悉的面孔?”

“没有,正是没有才让我感到奇怪,我们都不认识他们,连面都没有见过,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甚至认出我们的,这的确让人感到意外与惊讶。”

“佟队,您不是怀疑有人泄密吧。”秦超倒是干脆。

佟尘辉没有说话,毕竟这次他们来靖州这事知道的人并不多。

“不过认识您也有可能是因为您在海州的名气大,所以他们很早就收集了您的相关资料,如果真是这样那认出您也就不奇怪了。”秦超又补充道。

佟尘辉依旧没有说话,没点头,也没有摇头,他保持着沉默。不过听秦超这么一说他还真有些后怕,如果真如秦超说的那样,那么从那些人认出自己那刻起他们应该就开始了布局,从那个时候起他们就开始了伪装,自己已经一步步的陷入了他们精心布置的圈套……这样想来冷汗不禁往外冒,这辈子他还头一次被人如此算计。

不过佟尘辉还在心中想:就算认出了我们,那他们怎么知道我们此次行动的目标是他们,还大费周章的设局布陷,置他俩于死地。多年的从警经验告诉他这些人不简单,这件事的疑点也不少……但这些他并没有说出来,他只是在心里想想,毕竟好多事情都是不确定的。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当然是先去看看受伤情况啊。”不等佟尘辉回答陈曦抢先道。他当然知道秦超的意思。

“先去我朋友的诊所,我已经跟他联系过了,他现在在诊所等我们。”

“好。”秦超点点头,他知道现在最要紧的事就是治佟尘辉的伤。

佟尘辉没有说话,他闭上了眼睛。

陈曦把车开到一个小胡同深处停下来,“下车。”

“这么快就到了,这里还真够僻静的。”秦超诧异。

陈曦没有回答,倒是佟尘辉笑了起来,“目的地还没有到呢,在这儿下车应该是去坐出租车。”他平静的语气中透着肯定。

“不会吧,有车还打出租车干嘛?”秦超从不怀疑佟尘辉,但他还是有些惊讶。

“不愧是海州大名鼎鼎的佟队长,我都还没说话你就已经猜到了。佩服……”陈曦露出了赞许的目光。

不过他很快又叹息起来,“可惜了这么好的一辆车子。”他不舍的抚摸着方向盘,“好车开着的感觉就是不一样,除了战车性能完胜以往驾驶过的任何一辆车外,这辆车就是他开过的最好的车了,不知道多久才能有这样的机会再一次开上这样的好车。”陈曦不舍的坐在驾驶室,他最后痴迷的感受着这辆车的气息,久久不肯下去。

看着他的痴迷程度佟尘辉没有打扰,下车后就点上一根烟独自抽起来,抽上烟的他轻微的咳嗽了一下,他下意识的捂了捂胸膛。

“一辆车你不至于夸张到这个程度吧?这么喜欢不如开回家,天天宠着。”秦超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懂什么,你知道这辆车要多少钱。呸呸呸,钱不是重点,主要是这辆车的性能好。你知道吗?性能完胜这旁边停着的所有车。”

陈曦白了一眼秦超,“跟你说了你也不一定能懂,算了,对牛弹琴。”说着他走下车来,重重的关上车门。

“怎么你舍得下车了?”

“舍不得也要下车,不是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吗?”说着他看了佟尘辉一眼,然后自言自语道,“这车这么豪华,肯定是那个兆哥的座驾,他的能耐还挺大的。”

“嗯。”秦超点点头,他们一起朝佟尘辉走去。

“走,到那边去坐车。”陈曦倒是率先反应过来,已经上前扶住佟尘辉。

佟尘辉轻轻推开他,“不用,我自己能行,你走前面带路吧。”

陈曦点点头,转身对秦超招了招手,示意他到佟尘辉身边来,“您们在这儿等我,我去叫辆车来。”

没等他们回答,陈曦转身就朝外面走去,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我只是受了点伤,并没有大碍……”

“没事,我们就等等他吧,他走得快。”

一道灯光穿透黑暗的夜,直达佟尘辉眼里,佟尘辉只觉一阵刺眼,立刻低下头。很快一辆出租车在佟尘辉旁边停下来。

“前辈,上车。”陈曦称呼佟尘辉前辈。

称呼前辈可能是出于对他的尊敬、也可能是因为在人们的潜意识里传闻中了不起的人物大都年长……从岁数上来看佟尘辉的确比他俩要大些,但从外表来看也大不了多少,佟尘辉今年四十五岁,陈曦与秦超年龄相仿,其实佟尘辉只比他们两人大十几岁,所以这样称呼好像也并不妥当。

佟尘辉微微摇头,上了车,他并不赞成陈曦这样称呼,但他并未说什么。

道路上的车已渐渐稀少,司机关了空调,打开了车窗。

呵,一阵凉风吹过,还挺凉快的。

秦超情不自禁的把手伸到窗外,感受着速度与凉爽的夜带来的清风沐浴手臂时皮肤上传来的阵阵清凉又温柔般的感觉。

“还是靖州凉快,估计此时的海州依旧很热,只要没有下雨,大地上的热气绝对还没有消散。”秦超感叹。

“你从海州来?”司机好奇道。

“不是。”秦超刚准备说话,佟尘辉已抢先回答。

“那你怎么知道海州热呢?”司机更好奇了。

“海州的天气本来就热。”

“噢,是吗?”

“我以前在那里待过,不过那是以前的事了,昨天刚好从那儿经过,那叫一个热。”

“你去那儿玩?”司机疑惑的看着他。

“不,不是。我昨天做火车从那里经过,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的。”

“哦,原来是这样。”司机收起疑惑的表情,“我还以为你是从海州过来的。”

“你对海州很熟悉嘛,难道你是海州人。”

“嗯……不,不是,曾经在海州待过一段时间,那都是以前的事了。”

“嗯。”陈曦随口应了一句,便不再出声。

佟尘辉听到海州二字时心里的警觉性一下子提高了几分,他悄悄朝司机瞄了一眼。司机身材偏胖,但他的身体并不臃肿,是属于魁梧结实的那种胖,他理了一个寸头,黝黑的脸在路灯的映射下泛着油光,脖子上挂着一根小指般粗细的金链子在路灯光亮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在他右手臂上佟尘辉隐隐看到一个模样怪异的纹身。

挺高调的,不过也太惹眼了,佟尘辉心想。但当他发现那个纹身时,反倒不奇怪,而是警惕起来。靖州与海州不同,自己对这个城市根本就不熟悉,靖州的治安自己更不清楚,谁都不知道这个繁华城市的背后隐藏着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