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意外 1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308字
  • 2020-10-04 18:00:15

“终于回来了,这几天憋得难受,今天晚上一定要好好……”说话的正是兆哥那伙人中的一个。他话未说完,就被兆哥狠狠的瞪了一眼,他硬生生的把后面的话吞了下去。

旁边的一个人悄悄的笑着,他的笑并没有声音,他不是笑话那人被兆哥吓住了,而是笑他说的话,尤其是没说完的话,那是一种贼笑、坏笑。

“旅客朋友们,前方到站‘靖州’,停车时间为八分钟,需要下车的乘客请提前做好准备。”车厢里响起播报员的播报声,只是这次播报似乎晚了一拍。此时列车已经进入靖州城,火车轮子与铁轨发出的摩擦声越加激烈,约摸五分钟后列车停了下来。

车厢内的光亮胜过窗外,佟尘辉面对窗外,表面聚精会神的看着窗外的风景,实质借助车窗玻璃目不转睛的观察着兆哥一伙人的动静。

乘客陆陆续续的排起了长队,他们很快就从佟尘辉身后消失,没多久廊道已经空空荡荡,那些人仍然没动静。呵!如此淡定,耐性还挺好的。

“靖州已到站,请需要下车的乘客抓紧时间,列车将于两分钟后启动,需要补票的乘客请到5号车厢办理。”一个女乘务员边走边大声说道。

佟尘辉看向秦超,他的脸上蛮是焦急。难道他们察觉到异常,准备到其它站下车。此时他的脑海里萌生了一个新的方案,他和秦超假装下车,经过车厢下车口后就向另一车厢走出,秦超去办理补票事宜,而自己就躲在角落观察那伙人动向。

他向秦超递了一个眼色,秦超会意。他们刚要挪动身子,只见那个叫兆哥的人动了,他走向廊道,像是要下车的样子。他的前面立刻跑上去两个人给他开道,另一些紧跟在他后面。

佟尘辉的手轻轻向秦超招了一下,示意他停下,秦超会意,刚刚要站起来的两人马上停下了动作。

等那些人下车后,他俩才急急忙忙跑到车厢下车口。

“你俩磨蹭什么,下车赶紧,列车马上就要发动了。”在下车口的那个中年乘务员满是埋怨的盯着佟尘辉和秦超。

佟尘辉心想坏了,那些人肯定听到了这个声音。

佟尘辉没有立马下车,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站在下车口对着那人笑了笑,然后一只手撑着门,另一只手插在腰间,待那伙人走远后他才慢慢走下车来,秦超刚刚下车,车门便关上了。

刚刚好,如果再晚一点就要留在车上了。秦超用右手从上到下抚摸着胸膛,那是一种失而复得似的庆幸。

佟尘辉看向消失在前面的那伙人,心里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他知道以往这种感觉一旦出现就会发生自己无法掌控的局面。

秦超向前追去,佟尘辉想阻拦,可手刚伸到半空中就不自觉的放了下来,秦超已经远去,他的手已经触摸不到,他也只好追了上去。

秦超突然停在转角处,佟尘辉上前也停了下来,兆哥在众人的环绕下不紧不慢的前进,等他们离去较远时他俩才走出来悄悄的跟上去。

出站后那伙人没跟随大众的路线走,他们选择了旁边一条僻静的小路。他们快离开佟尘辉他俩视线的时候,有两道身影突然停了下来,他们朝佟尘辉的方向看了看,没发现异常,于是背靠着小树悠闲的抽起烟来。不远处的佟尘辉他俩眼前亮起一道一闪而逝的弧线。

秦超满脸焦急,佟尘辉也握紧了拳头,这伙人不仅对火车站的环境熟悉,而且还异常狡猾。佟尘辉很快意识到,这种行事作风,不是一般小混混能做到的。高调的行事,严密有序的管理,佟尘辉暗暗捏了一把汗。这些人十有八九有问题,此时佟尘辉有些后悔带秦超同行,他还年轻,看这阵势,一不小心丧命也不是不可能的。

佟尘辉轻轻拉了拉秦超的衣服,秦超没有一点反应,此时秦超怒目而视,双眼透着不甘,他几次想冲上去,可最终理智战胜了怒火。

这次佟尘辉轻轻拉了一下他的肩膀,秦超终于回过头来看了看他。佟尘辉做了一个示意他跟上的动作后就转身朝后方走去。

他已经走了五米,秦超才开始追上去。

秦超不明所以,他拉了拉佟尘辉的衣角,佟尘辉没有反应,他不知佟尘辉要干嘛,转身不舍的看了身后一眼,再追上佟尘辉时他开始急了,脸也憋得有些发红,两个字突然从他口中脱口而出,“佟队。”话音刚落,他就有些后悔了,虽然此时他俩已经走出了不短的距离,虽然他的声音压得极低,但他还是紧张的看着佟尘辉的背影。

佟尘辉没有生气,他停了下来,严肃的说道,“秦超,现在情况紧急,我需要你去办一件事。”还没等秦超回答,佟尘辉又说道,“你马上去靖州市公安局找周为民周警官,告诉他这里的情况,请求他马上支援。这件事办完后后面的事你就不用管了,你直接回海州,队里有个案子等你处理。”

秦超正想说话,佟尘辉继续说道,“这是命令,你必须执行,立马买票回海州。”

佟尘辉的声音很小,小到只有他俩才能听见,但他的语气却异常坚定,坚定得让秦超不敢有半分迟疑。

“我想请你帮我办两件事。”佟尘辉的音调少了几分坚定,反而多了几分请求,“帮我照顾一下那个叫韩暮雪的女孩,如果半年后还没有他父亲的消息,那就帮她找一个合适的人家收养,或者送她去儿童福利院也可以。第二件事,代我去看一下这个孩子,他叫陆明,这是他的地址。”说着佟尘辉把一张小纸条交到了秦超手中,他的音调很低,话语中全是请求,“后面两件事是我委托你的私事,你可以拒绝。”说完佟尘辉重重的低下头。

他们离那两人已经很远,离喧嚣的人行道却越来越近,因为他们的步伐很快,佟尘辉的声音压得很低,但他说得很快很急。

“时间紧迫,同意与否,你给我一个答复。”佟尘辉有些焦急的说道。

秦超想都没想,“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但有一条,我请求与您一起参加这次行动。”他看着佟尘辉,目光异常坚定。

“不行,办完事你必须马上回去,这是命令。”佟尘辉双目圆瞪,音调也增加了几分,显然没有商量的余地。

“如果我的请求你办不到,那么请你把它们转告给苏警官。”佟尘辉的语气缓和了许多,似乎身上的重担已经放下。

“你抓紧行动吧,记住,你的任务看似轻松,实质意义重大。这件事办完后抓紧回海州,队里有重要的任务等待你去完成,注意安全。”说完佟尘辉向秦超敬了一个礼,“拜托你了!”

秦超嘴里的话始终吐不出口,他抬起右手向佟尘辉回了一个礼。

礼毕,佟尘辉转身离开。

看着佟尘辉隐没在夜色中孤独的身影,秦超两眼一热,两行热泪滚滚而下。他知道佟队在向自己告别,而这个告别的期限也许是永远。他的拳头握得紧紧的,指关节啪啪作响的声音隐隐传来。他闭上了双眼,脑海里不断有影像传来,那些影像撞击着他的灵魂,他突然睁开双眼,就在他睁开眼的同时还有一道光从他的眼睛里射出,他终于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佟尘辉很快来到小路的尽头,小路的尽头处连接着一条公路,三辆黑色的轿车正停在那里。车子是发动的,佟尘辉能清楚的听见引擎的声音,车灯及车窗却都关着,周围黑漆漆的一片,此时佟尘辉正躲藏在旁边的草丛中,他喘着粗气,刚才一路小跑抄了近路才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跑到这里。

一串窸窸窣窣声伴随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佟尘辉朝小路的方向看去,瞬间一股光亮射入他眼中,他条件反射般的用左手挡在眼前。

三辆车的车灯同时亮起。

“兆哥。”有人下车向前方迎了上去,看着那人躬着腰的身影,佟尘辉似乎看到了一张阿谀奉承的嘴脸。

兆哥向那人吩咐了几句,那人给车里的人使了一个眼色,三辆车子几乎同时启动。最前面的那辆车向前开了几米后停了下来,最后一辆向后退了几米也停了下来,只有最中间的那俩稳稳的停在了小路口。

几乎在一瞬间,车上的人与兆哥身边的人同时向四周辐散开去,他们以小路与公路的连接点为中心将整个范围包围起来,佟尘辉也在其中。

佟尘辉顿感不妙,可惜已经晚了,他已经被层层包围。

“朋友,来都来了,出来见个面吧。躲着干嘛呢?”一道声音突然响起,那声音显然是对佟尘辉说的。他见没人回答,又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不对,应该是佟大队长才对,佟队长,你千里迢迢来到靖州,从火车上一路跟踪我们到这里,不就是为了见我们一面吗?真到见面的时候怎么却不敢现身了,躲躲藏藏的,有失你佟大队长的身份吧。”

在佟尘辉感到不妙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些人是怎么发现自己的,刚才他们还故意留两人在路上断后,看来是为了故意迷惑自己的。这些人发现有人跟踪他们这事还算说得过去。可他们是怎么知道自己身份的呢?

在车上的时候那伙人中的每一个人他都仔细观察过,他非常肯定与车上的那些人都是第一次见面,来靖州没有几人知道,况且他来靖州之前联系的都是高层或者是有威望的老警员,对此他的确想不明白。

出现这种状况让他感到一阵后怕,还好自己让秦超汇报情况后就立马回海州的,只要不在靖州停留,他就是安全的。

其实让秦超去汇报情况只是缓兵之计,佟尘辉已经察觉到不妙,他只是想支开秦超而已,现在秦超安全了,佟尘辉也就放心了。

佟尘辉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面对数倍的敌人,表面上他没有一丝紧张,此时的他仿佛身处自家的后花园,一副闲庭信步的模样。这只是给外人的表象,不紧张是假的,此刻的他非常谨慎,丝毫没有一点大意,此时他处于高度戒备状态。

佟尘辉没有说话,他只是笑了笑,因为他连“兆哥”是谁都不知道,在对方底细都不清楚的情况下,保持沉默绝对是最好的。

兆哥向旁边的人挥了挥手,瞬间就有三个人上前围住了佟尘辉。

佟尘辉收住笑容,细细的感受着周围气流的变化。

其中一人突然挥拳打向佟尘辉,佟尘辉一个侧身躲过了凌厉的攻势。

佟尘辉没有趁机回击,因为就在这一瞬间另外两人也发动了攻击。

“砰砰砰。”那三人接连摔倒在地,他们挣扎了几下,就再也没了动静,只留下淡定的佟尘辉站在躺下的三人中间。

“哼。”不远处传来一声冷哼,发出声音的正是一直站在兆哥身边的那位身材高大的男子。

“好,很好。”兆哥拍击着手掌。

佟尘辉抬眼看去,就在这一瞬间,对着佟尘辉的那辆车的远光灯突然打开,灯光刚好射在佟尘辉脸上,佟尘辉顿感不妙,连忙伸出右手挡在眼前。

可还是晚了一步,那个魁梧男子快速冲向佟尘辉,矫健的身体一跃,整个身体横在半空,右脚重重的踢在佟尘辉后背上,佟尘辉重重的摔在地上,他努力抬起头,一口鲜血喷口而出。

那个魁梧的男子对着佟尘辉伸出中指,然后将手翻转过来,中指朝下。他看着有些狼狈的佟尘辉笑了笑,然后用力向右摇了摇脖子,脖关节咯噔咯噔直响。

“你不是很能打吗?怎么,就这么一下子就怂了。哈哈哈哈……”

男子大笑的声音划破宁静的夜,一时间周围的虫鸣都开始停止,在他恐怖的笑声中佟尘辉仿佛看到了他狰狞的面孔。

佟尘辉握了握拳头,然后才重新舒展开手掌,这才用双手撑着地面慢慢爬了起来。他微微低着头,再一次收紧双手,握紧拳头。

魁梧的男子有些惊讶的看着佟尘辉,他的力量是出了名的,一般人被他重击后一般都会丧失战斗力。刚才他占尽了各方面的优势,所以几乎完美的使出了全部力量,这一招算得上成功的偷袭,不过眼前这个人看上去似乎并无大碍。这个人还挺耐打的,不过这样才有意思。

“嘿嘿嘿。”他嘴角轻抿,阴冷的一笑,三两步就又冲向佟尘辉,在接近佟尘辉的同时,他右拳用力狠狠的朝佟尘辉头部砸去。

佟尘辉一个侧身躲过对方攻击,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一瞬间佟尘辉也打出两拳,拳拳打在对方身上,可对方却一点事也没有。

佟尘辉的力量因为受伤已经明显下降,此时面对面的与那人对战明显要吃亏些,看上去他似乎已处于下风。

“你给我挠痒痒呢,就这点劲,跟一个娘们似的。”

对手的抗打击性与他的高度、身材和身体状况成正比。佟尘辉知道对付这种魁梧的对手,不能硬碰硬,应该借力打力,特别是在自己受伤的情况下。佟尘辉很快明白也下定了决心,对付他应该依靠速度上的优势,而且要速战速决。

那个魁梧的男子不断攻击着佟尘辉,他出拳的花样不断变化,可依旧拳拳落空。

佟尘辉虽然受伤,面对对方凌厉的攻击有些吃力,但他每一次都能躲开对手的攻击。

渐渐的那个魁梧的男子有些慌乱,汗水不断的沁出。他知道对方虽然受伤,但他仅仅是躲避,节省了体力的同时身体也在渐渐恢复,而自己每挥出一记重拳,就会对体力造成极大消耗。自己全面攻击,对方却只是躲闪,在外人看来自己占据优势,可实际上却拿对方一点办法都没有。

魁梧男子越来越着急,自己输在速度上,对方躲避自己的攻击越来越轻松,他似乎已经看出自己的出招路数。这个对手太难缠了,男子放慢了攻击,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兆哥,希望得到他的帮助。

就在这一瞬间佟尘辉嘴角突然露出一抹微笑,机会来了,他快速上前,右手握成拳头,猛地一挥,重重的向对方面门打去。

对方见事不妙,下意识的将头向后一偏。

佟尘辉迅速把拳头方向一转,一记重拳打在对方胸口,那人身体倾斜向后倒去,佟尘辉趁势飞身一跃一脚踢在那人身上,落地时膝盖重重的打在那人头部,然后又连出几拳,直到对方没了半点动静他才站起来。

“他妈的,你找死,老子今天成全你。”一个人突然从车上下来,他手里拿着一把手枪,枪口正对着佟尘辉。

佟尘辉没理那人,他把头转向兆哥的方向,想再看一眼兆哥的模样。

兆哥也看着佟尘辉,只听他淡淡的说道,“对付他现在还不需要用枪。”的确,用枪会发出声音,会被人发现,此时的佟尘辉只身被他们重重包围,犹如囊中之物,何况他还受了伤,根本没必要用枪。

“把家伙先收起来。”兆哥向旁边看了一眼,“你们几个上,速度点啊。”兆哥露出了一抹邪异的笑。

几个人围了上去。“不行就再加几个。”兆哥对另一边一挥,“你们几个也去帮忙。”

人数不断增加,加上先前受的伤,佟尘辉体力渐渐不支。

“大哥。”只见一个人手中拿着一根棍子冲了上来。

佟尘辉听到这个声音先是一惊,而后心便是突然一凉,险些摔倒在地。

那人拿着棍子冲散了众人,此时已经挡在佟尘辉前面。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秦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