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靖州之行 3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7569字
  • 2020-10-04 13:39:39

人们早已平静下来,只有佟尘辉还沉浸在刚才的那一幕中,此时他心中有些澎湃,好久没这么热血沸腾,这段时间发生的事让他过于压抑,这个画面刚好帮他缓解了一下。

他知道四两拔千金,靠的是技巧与实力,技巧是对对手右拳打空后整个身体向前冲的惯性的把握,实力是虽然看似只用了四两的力量却拔动了千金的力量,其实质是本身就拥有千金的实力,不是自身力量的强大,也不可能把借力打力的技巧运用得如此娴熟,看似简单的动作,一般人未必做得到。

那伙人终于安静下来,不过那伙人已经引起佟尘辉的注意,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佟尘辉清楚的知道此时是考验耐性的时候,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与跟踪。

他已联系秦超,这边的情况他简单地跟秦超介绍了一下,秦超负责监视卧铺车厢的那伙人,自己负责这伙人的动向。

安排好后佟尘辉不禁有了一丝担忧,这伙人人数之多,而己方仅有两人,从刚才这些人斗狠的情况来看他们绝对是心狠手辣的。

坐票车厢这边他倒不担心,刚才那个年轻人已经帮他探出了其中三人的底细,那个看上去儒雅的男子虽然没出手,但自己也无需畏惧。秦超那边就不一样,他经验欠缺,而且卧铺那边坐的是重要人物,高手和手段定是不少,那个“兆哥”也定不简单。

他隐隐有些担忧,秦超能应付吗?毕竟对方那么多人呀。这伙人与韩承刚案件有关吗?但为什么他们现在才离开?

他突然想到老大爷曾经跟他说过的话,几年前也有靖州口音的一伙人去过那个工厂;而当他想到靖州的时候,他就会想到他的同学兼好朋友唐震。

从现场脚印判断倒是跟他们的人数相符,如果真的有关,这个叫韩承刚的男子到底做了什么,让这些人如此兴师动众。对付一个人这么多人行动,他们真够高调的,不怕暴露吗?而且他们好像认为老大爷威胁到了他们,把他也灭了口。

从火车上接触到的情况来看,这伙人似乎纪律涣散,随意妄为惯了。韩承刚到底有多大能耐,惹得这么多人千里迢迢追杀,佟尘辉皱眉思考,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伙人的背后一定还隐藏着更大的秘密。这个案件比想象的复杂,原本很多同事都以为是一般的仇杀,现在看来没那么简单,佟尘辉不禁感叹。此时他的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个女孩的模样来,那孩子肯定还知道些其他事……

“不好,那孩子可能有危险。”一激动,佟尘辉差点脱口而出。

佟尘辉穿过两集车厢,一个猫腰就钻进了厕所,“苏荷,你现在在哪?”他拔通苏荷的电话,第一时间就问道,虽然急切不过他的声音压得极低,就连电话另一头的苏荷也只是勉强能够听到。

“在办公室……”苏荷一阵奇怪,不过她的声音极具温柔。

“孩子呢?”没等苏荷说完他又急切问道。

“暮雪在学校呢,这会儿应该在上课了吧,我送她去学校还没多久。”

“哦!”佟尘辉应了一声,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然后感激道,“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那头一时没了回音,过了好一会才传来,“您还跟我客气嘛,这样,这样太见外了……”

听了这话佟尘辉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他顿了顿说道,“情况有变,现在时间紧迫,改天慢慢跟你解释。这段期间你要照顾好暮雪,切记!”

“照顾?”电话那头传来疑惑,“我一直照顾好她的呀,您放心吧,我一定不会有负您所托的。”

“我说的照顾不只是那个照顾,还包括她的人生安全,我一直怀疑她是那个废弃工厂被人谋杀男子的女儿。这样,你每天还是照常送她去上学,只是每天送她去上学的时间不要太早,一定要在人多的时候,下午放学去接她的时候一定要早一些,哪怕多等一会。另外,这段时间回家注意安全,留意后面是否有人尾随跟踪。”虽然他们的DNA鉴定不相匹配,但他还是担心她的安全,毕竟老大爷在外人看来也是一位毫不相关的人物。

“发生什么事了?”苏荷担忧的问道。

“没,没事,反正这段时间你自己注意安全就是了,其它的我回来后再给你解释。还有这段时间我没联系你,你千万不要给我打电话。”

“您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她相信佟尘辉的实力,但还是忍不住担心的问道。

“没事的,都是一些小问题,放心我都能解决的。”

苏荷还想说什么,可电话那头传来,“好了,我现在不是很方便,回头聊。”

苏荷知道他有急事,也就没再说其它的,不过最后她还是关切的说道,“照顾好自己,安安全全出去,平平安安归来。”

“嗯!”他顿了一下,才又说了声,“谢谢!”这两个字虽然简单,却是他发自内心的感激。

电话那头没有说话,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

“记住我交代你的事,挂了。”

“保重!”

“嗯,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苏荷并没有挂断电话,她依然把电话贴在耳边,直到另一头传来“嘟嘟嘟”的掉线声,她也没舍得放下电话。

佟尘辉慢慢打开卫生间的门,他朝四周看了一眼,确定没人,他才放心的走了出来。在这里他是比较小心的,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刚才打电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很小,毕竟火车上人多口杂,刚才那些话如果被人听到……所以他给秦超联系是用短信发送的,秦超收到信息后会第一时间给他回复。一切都还正常,佟尘辉这才返回刚才那节车厢。

来到刚才那节车厢后,他又向前走了两个车厢才发现那个孩子的身影。他几步走近男孩,首先映入佟尘辉眼帘的是刚才那个孩子的眼神,浓浓的眉毛下一双忧郁的大眼睛,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没多久又碰到一个这样的孩子,他不禁有些难受。

“你这儿有人吗?”佟尘辉问道。

小男孩转过头看着佟尘辉认真的说道,“这儿没人,这个位子的主人在上一站的时候就下车了。”

他打量了一下有些风尘仆仆的佟尘辉,“叔叔,您没买到坐票吗?正好这儿没人,您可以坐这儿。”

佟尘辉微笑着对男孩说道,“谢谢!”

“不客气。”

“小朋友,你要到哪?”

“我要去靖州。”

“靖州。”佟尘辉笑了笑,心想还真是巧啊。

“准确的说是靖州的一个小镇,那个镇没有通火车,到靖州后我还要坐汽车才能到那里。”

“怎么你一个人,你爸爸妈妈呢?”

男孩的脸一下子涨红了,他慢慢的低下头,一动不动的看着地面,良久才慢慢抬起头,“我爸爸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是奶奶抚养长大的。不久前,我奶奶……奶奶去世了,我、我去靖州是投奔亲戚的。”他几乎哭了出来,“我没家了,奶奶没了,奶奶……”他的声音少了先前的坚强,如果先前的他是一个不认输、不畏暴的小男子汉的话,那么现在的他仅仅是一个脆弱的小孩,需要父母呵护的孩子。

看着低着头有些瘦弱的男孩,佟尘辉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俩都沉默着,一个忧郁的眼神,另一个关切的心。一时间,空气仿佛变得凝固,时间好像停滞。

佟尘辉抬起头看着车厢顶部,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就像受到压力时为了排解压力缓缓吐出的烟子,“你一个人识路吗?”

“我不知道,奶奶临终前把地址给我的……”他们的谈话节奏很慢,就像相识已久的朋友在月下漫话。“出发前我跟他们通了电话,他们忙,没时间接我,叫我自己坐车过去。”

“他们是干什么的?”

“听说开了一个杂货铺,正好我可以过去打打杂,总不能吃闲饭。”说到最后一句话时,男孩有些自豪的笑了笑。

“这个亲戚与你们一直都有来往吗?”

“嗯!”男孩肯定的点点头。不过很快他又摇了摇头,“也不是,就是电话上的来往,奶奶经常跟他们打电话,但也没见奶奶去他们那儿,他们也没来过我家,至少从我有了记忆开始。奶奶、奶奶过世的时候他们也没来,说很忙,走不开。”

男孩说完话立马就低下了头,他的眼中好像闪烁着泪花,阳光照在上面反射进佟尘辉的眼睛里,看得佟尘辉隐隐作痛。

“你的地址能给我看一看吗?”佟尘辉小心翼翼的问道。

“当然可以。”男孩对佟尘辉没有一丝戒备,好像已经把他当成了朋友。

他从裤包里掏出一张褶皱的纸来,麻利的展开后他用双手把纸张递到了佟尘辉手里。

佟尘辉用双手接过纸条,拿到手里一看,靖州市安岭镇北街68号。

在靖州市的一个镇上,佟尘辉微微皱眉感叹道,“的确还要转车呀。”随即又关切的问道,“你自己能行吗?”

“嗯。”小男孩略微迟疑。“应该没问题。”转眼间小男孩又信心满满了。

“嗯……”佟尘辉依旧皱着眉头,他轻轻地摇了摇头,心想到靖州已经天黑,那时候肯定已没有到安岭镇的车。

不过很快他就笑了起来,“识路就好,年轻人就是要多多锻炼,不过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

他随即又从裤包里掏出一张卡片来,上面是他的电话号码,这是他帮小女孩准备联系电话时多做的几张,“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有事可以跟我打电话。”佟尘辉微微一笑,“我也要去靖州,说不定我们还会再见面。”

“嗯,但愿如此。”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陆明。”说完他咬了咬嘴唇,“叔叔,您呢,我该怎么称呼您。”

“我姓夏,叫夏志。”面对这个问题佟尘辉真不好回答,因为他不想欺骗陆明,不过反过来一想夏志也的确是他。

有时候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该是佟尘辉呢,还是应该叫夏志。他回答的时候他的音量竟不自然的降低了一半。

“那我就叫您夏志叔叔。”

“你还是叫我夏叔吧,这样更简洁。”佟尘辉轻轻说道,他不想有人在这个喧嚣的火车上叫自己“夏志”。

“啊!”陆明有些诧异,不过他很快就接受了,“好,以后我就叫您夏叔。”

“嗯。”佟尘辉看着陆明微微一笑。

“陆明,能不能答应夏叔一件事?”佟尘辉收起笑容,很认真的看着陆明。

“什么事?”陆明有些疑惑的看着他,“您说。”陆明在心中想,如果是自己能够办到的都可以答应他。

佟尘辉的眼里多了几分慈祥,他语重心长的说道,“你一个人出门在外遇事要学会忍耐,千万不要意气用事。”他发现了陆明的异样,“叔叔绝对没有责备你的意思,但你刚才的行为很危险,受伤害的只会是你,你太小这些东西不该你承受,现在的你也根本承受不了。”

陆明脸色微微一变,他慢慢的低下了头,“其实他吐到我倒无所谓,我也并不是看不惯他那种飞扬跋扈的行为。”他的语气突然坚定起来,“其实我真正担心的是他那种不收敛的行为影响到别人,给别人带来伤害。”他看了一眼佟尘辉,然后又重新低下头,只是声音变小了很多,“没有人敢出来指证他的错误行为,我,我就只好站出来了。我觉得那样的行为最终应该得到纠正,谁都可以,不应该分年龄,抑或是性别,只要能够阻止那样的行为不再发生。”

佟尘辉依旧认真的看着陆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是他沉默了一会,良久,他才缓缓开口,“陆明,你现在的样子跟叔叔小时候有些像,叔叔佩服你的勇气,也喜欢你的勇敢,但你还得学会保护自己。”

佟尘辉微微侧头,目光移到了窗外。他没发现陆明在这个时候正好点了点头。

“前方到站玉源,本站停车五分钟,有到玉源的乘客请提前做好下车准备。”广播中传来播报员响亮的播报声,随着一阵剧烈的火车抖动车子稳稳的停了下来。

佟尘辉透过车窗正好看见站牌上醒目的两个大字—玉源,他低头看着刚下车的旅人匆匆远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男孩看了他一眼,又转头看向旅人远去的背影。

“26号,不好意思,这是我的座位,你坐错地方了。”男子看着佟尘辉一动不动的盯着窗外,于是又重复了一遍,“你坐错地方了。”

佟尘辉这才回过神来,他转过头看见一个拿着一张车票的男子正盯着自己,“不好意思……”他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

他感觉自己的手被什么拽了一下,一低头,才发现男孩拉着自己的手,“我的体型小,挤一挤,坐三个人应该没问题。”

佟尘辉看了旁边的男人一眼,那人满脸厌恶,“不用了。”

“那你坐我的位子吧,正好我想出去转转。”

“你俩啰不啰嗦,一个座位至于吗?别影响别人。”男子瞪了一眼男孩,又瞪了一眼佟尘辉,一副厌恶的神情,显然一直站着的他好像已经失去了耐性。

佟尘辉没理旁边的男子,他看着男孩笑了笑,“还是你坐吧,那边还有空位,我到那边去坐。记住,照顾好自己,后会有期。”说着双手抱拳,对着男孩举了举。

男孩呆滞了几秒,而后咧嘴一笑,佟尘辉却反而有些尴尬了,对这个孩子会不会太过正式,他开始怀疑自己刚才的举动。

“再见!”男孩随即用右手向佟尘辉挥了挥。

这孩子其实挺懂事的,不过在他身上命运的天平似乎已经倾斜,佟尘辉感叹。

靖州市安岭镇北街68号,他默念了一遍地址。希望你能安全到达,他在心中祈祷。只要有联系方式,自己或许有机会对他提供帮助。

“你的事办好了?”

佟尘辉听到熟悉的声音,抬头一看,果然是那个叫陈曦的男子,“嗯……”

“事办好后就赶紧回去,你也看见了硬座人多,好多人连座位都没有,你现在往这边走就是添堵。”

佟尘辉还未来得及说话就被对方打断,而且还有一点训斥的味道。他也不生气,只是笑了笑,这笑是觉得真好笑,刚才还被叫去写检讨,这么快就出来了,佟尘辉都忍不住想看看他的检讨是怎么写的。

“我这不正在往回走嘛。”佟尘辉向前走了两步又走了回来,“刚才的事多谢了。”

“谢我?”陈曦有些诧异,但他的表情却慢慢变得温和起来。

“还想麻烦你一下。”佟尘辉接着说道。

“麻烦……”陈曦突然抬起头看着佟尘辉,“看你也不像婆婆妈妈的人,有什么事直接说。”

“你还记得刚才那个男孩吗?他叫陆明,我想麻烦你帮我把这个转交给他。”

陈曦看见佟尘辉把右手伸进裤包,“就这事,你不能自己给他吗?”男子有些抱怨。可当他看见佟尘辉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百元钞票时,他顿时傻眼了,“钱,你欠他钱……还是……”当他把话说出口时他就有些后悔了,他的脸也一下子涨红。

佟尘辉还是像往常一样微微一笑,“感谢你及时出手,我相信你已经看出那个男孩是有故事的人了,毕竟年龄那么小,你我都是过来人,我只是想尽一下我的微薄之力……”

陈曦的脸更红了,他重重的低下头,他感觉此时自己的脸颊烫得慌,就像被人扇了耳光一般。

这时佟尘辉已经把钱递到他手里,他没拒绝,他紧紧的捏着那张纸币,半天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你不自己交给他?”

佟尘辉淡淡的看了陈曦一眼,严肃的说道,“相信你已经看出那个孩子很要强,我们只是萍水相逢,他肯定不会轻易接受别人的帮助。而你的身份却能让他接受。”

“你的身份“几个字在陈曦的脑海里不断回荡,他的脸更红了。他可是有些傲气的,如果不是傲气,凭他的本事也不至于混成现在这个样子。

一开始他对佟尘辉是看不上眼的,现在他才发现自己轻看了对方,自己也上演了一次“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请问阁下尊姓大名?”他依旧低着头,但声音却异常响亮。

“姓甚名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是同一类人,我们有相同的一颗热心,为之我们热血澎湃。”

“能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吗?”陈曦脱口而出。

“年轻人有缘我们自会相见,后会有期,还请别忘了我拜托你的事。谢了!”佟尘辉说完就向另一节车厢走出,很快消失在车厢的尽头,只剩下站立在廊道上发呆的年轻人孤零零的矗立着。

佟尘辉回到包厢,他与秦超交换了一下眼色就回到铺位躺下。他本来还准备在坐票车厢多待一会,可经过刚才那一出闹剧,他意识到已经打草惊蛇,想通过观察那些人的活动情况获得有利情报已经不太可能。卧铺这边是高层,主要情况肯定掌握在高层手里,再说通过高层找下属那可容易多了。

佟尘辉虽然闭着眼睛,但他的耳朵却注意着外面发生的一切。他可不想打草惊蛇,他现在的目的就是跟踪。直觉和多年的办案经验告诉他这些人不简单,他甚至有一种感觉他想知道的某些事能从他们身上找到答案。只有摸清这些人的情况,才能验证自己的想法。

这次靖州之行准备不充分,原本仅有的线索指向了靖州,所以他必须去一趟靖州,一开始只想到那边了解情况,特别是去查一下韩承刚这个人的底细,然后再看看有没有其它有用的线索。令他想不到的是在火车上居然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还得感谢这些人的自大、高调与大意,但正是这样佟尘辉更加谨慎,这些人的高调或许是因为他们以前太过于顺利,但这也间接反应了他们的实力。

在火车上就有好几人,而且他们中还不乏练家子,那在他们的地盘——靖州,他们的成员有多少,佟尘辉不知道,但这绝对是他所关心的。

佟尘辉没有畏惧,反而多了几分惊喜,他总感觉这些人跟自己寻找的线索有关,他的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那个废弃工厂的模样。

除了正常的吃饭、上厕所,这些人没有任何异常,他们好像因为什么事突然提高了警觉,是被“兆哥”训斥的原因吗?佟尘辉注意到这一变化,他表面平静,心里却有几分担忧。

“盒饭,有需要的吗?”此时一个送快餐的移动餐车经过,现在已经五点五十分,窗外天色依旧明亮,但是太阳已经开始向西沉去。

那伙人中的其中一个叫了几份快餐,“其中一份多舀一些回锅肉……”那个男子说道。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每一份饭菜的量是限定的,不能多,也不能少。实在抱歉。”送餐人员客气的解释道。

“我不是点了很多份吗?拿一份少舀一些菜就行了,又不亏你。”

男子转过头看了“兆哥”一眼,“兆哥”躺在铺位上闭着眼睛,好像睡着的样子。男子知道“兆哥”并没睡着,只是在闭目养神。

他怕吵到“兆哥”,转过头正好看见送餐员勉为其难的样子,他瞪了送餐员一眼,不耐烦的说道,“那你给我多舀一份回锅肉,我多给你一份的钱,赶紧的啊。”

佟尘辉看得真切,这些人虽然对别人凶神恶煞,但对兆哥却毕恭毕敬,这个兆哥到底是何方神圣,佟尘辉产生了好奇。

他翻身下床买了两份盒饭,递一份给秦超,他们就在廊道边上的窗边观景桌上吃了起来。

一个小孩从廊道走过,他看着吃饭的两人,有些馋嘴的模样,“快走、快走,我给你泡方便面吃。”男孩后面一个母亲模样的女子催促道。

佟尘辉突然放下筷子,愣愣的看着盒中餐。

“大哥,怎么了?”秦超也放下手中的筷子,他感觉到佟尘辉有心事,他的声音极小,恐怕也只有他俩能听到。

看见刚才经过的那个孩子,佟尘辉立马就又想起车厢里的那个男孩来,不知他吃饭没有,真想过去瞧一瞧。不过他最后还是忍住了,“没事。”他轻轻的应了一句。

“没事就好,那就快点吃吧,吃饱了才有力气。”秦超朝兆哥睡的地方看了一眼,笑着对佟尘辉说道。

“嗯。”佟尘辉应了一声,拿起筷子,大口大口的吃起来,但丝毫掩饰不了心事重重的样子。

秦超不知所事,又不好意思再问,他看了佟尘辉一眼,也大口吃起来。

时间飞快流逝,天已经黑下来,看着窗外稀稀疏疏的灯火,佟尘辉的心居然加速跳动起来。那灯火是指引渴望归家的游子的导航路标,佟尘辉早已没了牵挂,看着窗外昏暗的灯火他的心居然会有强烈的悸动。

秦超感受到了佟尘辉表情的微弱变化,他也朝窗外望去,不知道是受到佟尘辉感情外露的感染,还是看着窗外朦胧灯火引起的思家之情,秦超竟也有几分动容。

稀疏的灯火逐渐密集起来,明亮度也从朦胧变得璀璨,也算灯火辉煌,这就是夜晚从乡村过渡到城市最深切的体验。

“下一个站就是靖州,应该快到了,如果不是中途停了两次车应该早就到了。”看着窗外的万家灯火秦超轻声说道。

佟尘辉点点头并没有说话。他知道火车中途停了两次,而且每一次停靠的时间至少在三十分钟以上。他也明白停车不为其它,只是为了让快车优先通过,这也是绿皮慢车的一大特色。所以慢车除了速度比快车慢之外,影响到达时间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还要在中途停车。停车的地方并不是车站,而是有多条轨道可以让车的荒郊野外。有些班次的慢车中途甚至还要停上几次。

前方就是靖州了,佟尘辉想。虽然没有海州发展好,但在那个时代还算繁华。

靖州和海州分别处于北徽省的两端,一个在最西边,一个在最南边,一个是北徽省的西大门,一个是北徽省的南大门。当然被称为北徽省南大门的海州发展更好,海州是北徽省除了省会外发展最好的城市,所以海州被称为北徽省的第二大城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