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香火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4289字
  • 2020-08-22 20:23:25

不远处那栋房子正冒着袅袅炊烟,炊烟像一条直线,直立的飞上天际,快到云朵处时又突然消失不见。一般来说炊烟袅袅近人家,但是他总感觉炊烟袅袅近黄昏。看着炊烟佟尘辉想起了故乡,想起故乡他就想起了小时候,想起小时候他就想起了家人,想起家人他就想放声大哭……

小时候真好啊,不开心了可以痛痛快快的哭上一场,不会被责备,反而会有人前来安慰。

长大后才发现连在大庭广众之下哭上一场的勇气都没有。如果有人这样做了,或许听不见谩骂,但换来白眼与嘲讽的几率极高,几乎达到百分之九十九。

怜悯虽然不值钱,但是安慰与感同身受与局外人无关。其实局外人忘了:伤心有千万种,但是撕心裂肺的痛都一样,正常人都应该有过那么一次。为什么就不能相互理解,反而要互相煎熬呢?成长告诉我们,要学会把伤心隐藏,不能让别人看见,人类正常释放情绪的天性被抹杀,光天化日之下哭泣慢慢的变成了一种奢侈。

佟尘辉收回思绪看了看手表,现在已到做晚饭时间,可他纳闷为什么其它地方看不到做饭的炊烟呢。没多想他们向冒着炊烟的房子走去,房子的墙体是由土夯实而成的,墙面特有的土黄色给佟尘辉一种古朴而坚实的感觉,从这样的土墙里佟尘辉总能感受到一股不平凡的力量,仅仅是细沙碎土经过劳动人民的双手打造,就变成跟石头一样牢固稳定的墙体,这是一种力量凝聚的结果,实在是太神奇了。

房顶没有瓦,佟尘辉仔细一看,屋顶是用茅草、麦草、稻草,竹子混合扎制在一起的栅栏,后来,佟尘辉又发现中间还有少量棕树衣。佟尘辉转了一小圈才明白,竹子编制的栅栏,放在最下面,然后部分地方铺上棕树衣,再放上稻草,稻草上铺就的是茅草,茅草上面又铺了一层麦草,最上面又是一层栅栏,然后用自己编制的麻绳把上下两块栅栏绑在一块。这样就把几样松散的物件凝聚在一起,一下子提高了它们的强度,虽然谈不上精致,但总能遮风挡雨。佟尘辉暗自感叹,这样处理后能有效增加屋顶的使用寿命,不仅最大程度降低了雨水掉落家里的概率,还能有效防止大风把屋顶掀翻,房主把几样松散且本不相关的物件变成了一个牢固的整体,这可真是把农村常见的几种闲置物的用途发挥到极致。对大多数人而言,我们改变不了出身环境带来的生活贫困,但是贫穷却无法阻止我们对生活积极向上的态度,佟尘辉似乎已经看到了屋主对生活的热爱。

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房主对房盖用心的设计及建造,佟尘辉能如此透析房顶结构,除了他仔细观察外,还因为他小时候看见别人做过,只是工艺远远没有这位屋主做的精细。

房子的几个角都用大麻绳拉着,麻绳的上头连着屋檐,下头拴在一根打入地里的树棍所露在地表的那一部分上。走近才发现,刚刚看到的炊烟是从墙上出来的,墙上开的一个洞里放着一根很大并且打通了竹节的竹子,竹子向屋檐外延伸了50公分,炊烟就从这里冒出来的。佟尘辉感到奇怪,导烟筒居然是竹子做的,不怕起火吗?不过很快佟尘辉就明白了,墙的高度很高,屋子里的那部分应该是用石头砌成的,在墙上转角的地方才用的空心竹筒,这样既能有效防止竹子着火,又能顺利把炊烟导出房檐外。

小卢一直愣在那里,他不知道佟队为什么不去叫门,反而在别人屋檐下走来走去,还一边东张西望。佟尘辉看到小卢的表情,这才察觉到他的疑惑,正准备说话,房里却走出来一个人,“你们是?”

“大爷,你好!”小卢率先说了话。

大爷循声望去,当他看清小卢的脸时才恍然大悟,“哦,原来是卢警官,来,快进屋里来坐。”大爷热情的招呼道。

他回过头看了一眼佟尘辉,佟尘辉对他微微一笑,小卢赶紧介绍,“哦!对了,这是我们佟队,这个案子他负责,我们这次来想向你了解一些情况。”

“不是已经做笔录了吗?”大爷有些疑惑。

“有些情况我们还需要进一步了解。”看着疑惑的老大爷,佟尘辉解释道。

“哦,是这样啊。那进屋来先喝口水再说。”大爷一边说着一边迎他们入屋。

刚进门,一股好闻的香味立刻传来,香味中分明还夹杂着丝丝烟火的气息,他们几乎同时用鼻子嗅了嗅,好像在寻找香味的来源。堂屋正墙中间显眼的香火中堂首先映入俩人眼帘。

佟尘辉知道香火中堂一般是在堂屋正墙中央贴挂,上面书写着天地国亲师、本氏宗祖先人和司命灶王。逢年过节或在特殊日子人们都会在这里点烛上香,烧纸祭拜。一些地方称呼为香火榜,当地直接叫香火。古时候香火指后辈烧香燃火祭祖,上香燃火是为了让祖宗知道我们的香火没断,他们在保佑我们,故断了香火就指无子嗣,为了保存香火,所以立香火榜。

一般农村老年人极为重视。佟尘辉知道这是一种古时候流传下来的民间风俗,香火代表的是国人的家族信仰,香火文化最大的力量是一种精神的传递。佟尘辉觉得香火让人敬畏,这个敬畏当然不是因为迷信,而是因为:

一、佟尘辉认为香火存在的意义在于祭祀祖先,其它带着迷信色彩的习俗并不重要。

特别是古人对“天地国亲师”五个字的理解,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天是自然的支配者;地是人类一切生存所需的基础;国是千千万万个家庭组成的命运共同体,有国才有家,爱国是深入人心的道理;亲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人,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组成一个同呼吸、共命运的家,家是国最基本的构建单位;师是文化知识的传授者,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的启蒙者。体现了古人:敬畏自然,感恩赖以生存的环境,热爱祖国,怀念宗祖,尊敬老师。古人认为天地国亲师世人都该感激,不可懈怠,不能做一个忘恩负义的人,这些观点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这些作为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如果摒弃掉那些封建迷信之类的东西,还是值得传承和弘扬的。佟尘辉知道这是一种感恩或者属于一种信仰或寄托,但是这同样也体现了古人的宇宙观和价值观。

二、它是一种民俗,在他心中香火不断是他小时候受身边人影响熏陶出来的一种意识,香火代表的是一个家族的信仰。

墙上挂着由上好的木料镶嵌而成的一幅木框,木框上的漆已经泛黄并且还在慢慢脱落,这样更显示着它的沧桑与古朴。木框里贴着一张红纸,红纸上写满了字,红纸已经开始褪色,但是纸上的字却清晰可见。佟尘辉一眼便看出木框是固定的,木框内的红纸是可以更换的,根据红纸的成色,佟尘辉一眼就发现,贴着的这张红纸至少有一个多年头没更换。

他知道这是神位,神位一般每年除夕都要重写一次,一般人家对这事非常重视。一方一俗,在他们这个地方有一个讲究,那就是如果是易损坏的纸张,那就要年年更换,旧一些倒也没关系,但一定要能看得清楚,不然就是对神明及先祖的不敬,那可就犯了大忌。

字是墨黑色的,最醒目的字是红纸正中央最大的一行“天地国亲师”五个大字,这五个大字的两旁分别写着:“本堂供奉司命灶君福德土地之神位”和“卫氏堂上历代宗祖考妣之香位”两行小字。两行小字旁边,也就是红纸左右边缘分别写着比正中央的“天地国亲师”五个字小一半的两行字:“天高地厚国恩重”和“祖德宗功师范长”,红纸的上方,也就是框沿上贴着一张独立的小红纸,上面写着与“天高地厚国恩重,祖德宗功师范长。”一样大小的四个字:“祖德流芳”,佟尘辉猜测这四个字应该就是横批了。

红纸外,木框的上、左、右三个边框向内大致呈45°角,它们是由三块较厚的木板,选定一个面然后硬生生的切掉一部分,使它成为一个看上去大致为45°角的平面。左右两个边框上雕刻着精美的花边,花边做工精细,纹路里流露着工匠精雕细琢的匠心以及精湛的技艺,花边的衬托使之看上去更加大气厚重。上边框被一张写着“祖德流芳”的红纸挡住了,看不清具体模样,但右上方红纸脱落的一角看上去却跟右边的边框一模一样——大气中透着厚重。下边框却与这三个角不一样,它是一块平放的小木板,厚度却比另外三块薄上了许多。小木板上的左右两个角,分别摆放着两个红色的盖碗陶瓷茶杯,这块小木板在造型上有什么讲究佟尘辉不得为知,也许是为了方便,也许是为了省料,不过最大的可能还是为了摆放茶杯。

神龛的正前方摆放着一张条案,条案上部分掉了漆裸露出的原木色,更像是经历了岁月的沧桑遗留在脸上的点点痕迹,这是岁月在告诉人们这张条案已经有些年头。虽然古老,但依然掩盖不了条案散发出的精美与厚重的气息。很明显这张条案的工艺水平更高,它的纹理、花色、图案雕琢更加精美,条案细腻的镂空花纹明显比神龛还要精致。

条案的正中央放着一个青铜色的小型香炉,香炉上局部地方已经出现铜绿色的风化痕迹。香炉里插着三支香,香是点燃的,三缕烟像三道仙气直立而上。四十公分外烟突然向右转变方向,也许是受到风的影响,也许是飞得太高耗尽了力气,再往上十公分烟雾开始随意飘荡,最后缭绕在屋子上空。燃烧过的香已经变成了灰矗立在原地。原来香味是从这里发出来的,小卢恍然大悟。

香炉左右两旁约30公分的位置各摆放着一盏青铜色灯台,灯台上各有一只红蜡烛,只是并未点燃。两盏灯台旁边各有一个红色果盘,果盘内各放着几个供果,供果看上去并非实物,更像是象征意义的装饰。条案左右两旁各放有一张小型的太师椅,太师椅的材质及做工与条案一模一样,每个雕花、每个镂空都经过精雕细琢。条案的前方有一张用草编成的用于跪拜的圆形草垫,用草编织而成的草垫有几分粗糙,看上去明显与条案格格不入。佟尘辉知道这张草垫是跪拜用的,这个地方的风俗是每逢初一、十五,可以在这里朝拜,今天正好是初一,所以才点着香,很明显这位老人刚刚朝拜过。佟尘辉这时候才知道,老人出门办事才回来,刚到家便燃起了香。

屋内墙面的成分由粗糙的黄土组成,墙体已经有了几条裂缝,缝隙大的地方有两个手指宽,缝隙小的地方也能插入一根筷子,墙体年生虽然已久,但是依旧结实稳固。地面就地取材——沿用了原地的泥土。地面高低不平,除了有少数小坑外,还有很多隆起的泥巴疙瘩。屋中央摆着一张普通老旧的八仙桌,八仙桌不但破旧,甚至连漆都没刷,有些地方看上去已经朽坏,朽坏的地方仿佛用力一拍就会立刻化成粉末。桌上放着一个大号的茶缸子,旁边还有一把大蒲葵扇。八仙桌四个方向的条凳只剩下三张,其中一张不知道是因为地面不平,还是因为条凳有一条腿被磨蚀后,重心不稳导致的歪歪斜斜。屋的一个角落放着一个谷风车,一对竹萝框及一个竹筛。旁边还有四张小板凳,两张条凳,两张方凳,这就是老人家整个堂屋的面貌。

堂屋内除了香火中堂像大户人家的派头外,其它实施非常简陋,如果硬要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寒酸。用上好木材打造的香火中堂就像一件做工精美的古董,庄重不失奢华。屋内其它装饰就像废弃屋子里来不及搬走的老旧家具,破败还泛着陈旧的气息。这个屋子里的其它东西与香火中堂格格不入,这样的配置佟尘辉还是头一次见,从屋内家具设施来看,老人家的家境并不富裕,如此精致的香火中堂配套不是老大爷能负担的,佟尘辉不知道这是好心人馈赠,还是别人来不及搬走的……佟尘辉虽然猜不到香火中堂配套设施的来历,但是他知道这个老人家一定是一位心地善良,还拥有着一颗虔诚之心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