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靖州之行 2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6893字
  • 2020-10-03 10:36:00

佟尘辉来到走廊的时候已经没了空位。

“大哥坐这里。”秦超见状忙起身招呼他。

佟尘辉一眼看去,秦超的对面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这个时间点很多乘客都坐在窗边的小桌前,廊道上已经没了座位,显然他是要给自己让座。

“不用了,我坐里面。”秦超还想说什么,可一转眼佟尘辉已经消失在廊道进入厢间,秦超叹息了一声这才重新坐下。

“借坐一下,外面坐不下了。”佟尘辉微微一笑,客气的对着他的下铺说道,他这才慢慢的在他下铺靠近桌子的地方坐下。

刚刚进来的时候他已经察觉到下铺的临时主人,那个染了头发在手臂上绣了纹身的青年满脸不悦的瞪着自己。佟尘辉虽然不愿引起那帮人的注意,但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往桌前走,总不能把饭盒端到上铺去吃吧,那个空间那么小。不过他依旧小心,甚至只坐了床沿边上一点点的位置。

那个年轻人刚要发作,却在发作前下意识的朝对面上铺一看,那个叫“兆哥”的人向他摇了摇头,示意他打住。

他虽然极不情愿,但那是“兆哥”的授意,他不敢不从。

佟尘辉余光一扫,立马发现这一幕,这个黄毛青年对“兆哥”溜须拍马、唯唯诺诺,一副软骨头模样,对其他人却一点都不友好,果然不是善茬,更不是什么好人。

佟尘辉声音很小,他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出来,他吃饭的动作却很快,仅几分钟便吃完了午饭。

他把桌子擦干净后就带着饭盒朝垃圾桶的方向走去,扔完垃圾他没有立马回去而是朝旁边的车厢走去,他早已经通过短信通知秦超暗中观察那伙人的动向。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来到硬座车厢,硬座车厢和卧铺车厢是分离开的,刚才在通过那道门的时候佟尘辉遭到乘务人员的阻拦,佟尘辉好不容易找了一个要到硬座车厢找人的理由。一开始乘务员质疑佟尘辉的说辞,最后佟尘辉解释说由于没买到相应人数的卧铺,他们就这样被分离了,现在有急事需要过去找他们,乘务人员这才勉为其难的放他通行。

通过硬座车厢和卧铺车厢的分界线后,其它的硬座车厢就一路畅通无阻了,佟尘辉知道这是为了方便管理。

十二号车厢,佟尘辉抬起头看了一眼,自己已经走了这么远。

突然,一缕微风刮过两集车厢连接处的狭小空间,随后一股淡淡的汗臭味便扑鼻而来。

佟尘辉眉头微皱,随即轻轻一笑不禁感叹,这就是卧铺与硬座的区别之一,硬座车厢人山人海,狭小的空间早已经挤满了人,空气流通不畅,汗味重也就不奇怪了,而这后面车厢的人比前面车厢的人更多。

佟尘辉随即迈步向前,展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幅芸芸众生生活画面的一处简略缩影。

火车,这个汇聚南来北往出行的人们临时聚集的大场所,在表现出它不分男女、不论尊卑……的吸纳能力的同时也展示着人们真实的另一面。

佟尘辉的步伐很慢,他从形形色色的人的面前经过,两排座位围绕一张小桌子自成一个空间,有几个看上去熟识的人在他们的小空间里谈笑风生;旁边一个孤独的小女孩静静的看着窗外,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还有人双手抱在怀里,后背靠在座椅上,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闭目养神;有的人坐着甚至脱掉鞋子将脚放在对面的座椅上,对面那人好像也熟识,不然也不能忍受那微醺的脚丫子味道。

“啪!”一口痰吐在佟尘辉脚前,幸亏他走得慢,不然这口痰的位置就在他身上了。

佟尘辉停下脚步,目光移向右前方,吐痰的那个年轻人若无其事的转回头去,甚至都没兴趣看一眼差点被他吐到的无辜。

一丝微怒难得一见的出现在佟尘辉脸上,不过怒气很快就消散,甚至都没有人发现他面部表情的变化。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那个始作俑者,然后迈开步伐向前走去。

“看什么看?再看信不信我揍你。”仅仅过了两分钟,身后就传来一个声音。

“啪!”佟尘辉还没来得及转身,另一个声音已经传入耳畔。等他转过身来时看到两个人在廊道上对立而站,一个高大强壮,一个身矮瘦弱。个子高的那个正是刚才随地吐痰的男子,个子低的那个面容稚嫩,上身穿了一件布满棉球疙瘩的劣质布料短袖,下身穿了一条泛黄的短裤,衣服虽旧却干净整洁,俨然一副学生模样,显然他还是一个孩子。

这个孩子右脸上有一道绯红的手掌印,不难看出刚才那一声闷响就是他挨的耳光。

那孩子没有动,他静静的站着,“你怎么能这样?”他平静的说道,“其实我还无所谓,你这样随地吐痰,吐到别人怎么办。你甚至都没意识到你这样粗鲁的行为给别人带来的麻烦,你顾及到别人的感受了吗?你应该给我及全车厢的人道歉。”

这孩子的声音带着几分稚气,但他平静说出刚才那些话的时候没有人认为他是一个孩子,因为别说孩子就是有些大人也没有他从容与淡定,甚至一点都不在乎刚才受的伤。

此时,整个车厢都安静下来,只剩下火车铁轮与铁轨摩擦以及火车高速前进时产生的震荡声音传入耳畔,但对此人们全然没注意,因为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孩子身上,空气似乎停滞,人们的呼吸也变得缓慢。

佟尘辉有些呆滞,脸竟然一下子红了,他低下头像个犯错的孩子。

此时,人们议论纷纷,他们都在指责那个随地吐痰并且出手打人的年轻人,都在为那个素不相识的小孩鸣不平,可他们也仅仅是远远议论而已,没有人用实际行动为小孩打抱不平,他们的武器似乎只有眼神。

佟尘辉站在五米外,他始终没有动,但他的面部表情非常复杂,似乎很难受。

大人都没动,你这个小孩子为什么不能忍一下,吃了这么多苦头……佟尘辉心里有几分埋怨,但更多的是在埋怨自己。

他几次想冲上去向对方道歉或者跟对方理论,但他最终都忍住了。他早已经看出面对刚才那个飞扬跋扈的人,自己若上去赔礼道歉,对方肯定不依不饶,如果不想挨拳头,那就必须出手,若在平时他倒是不惧,可是现在……

该死,火车上人员复杂,这人的模样与作风跟卧铺那些人完全相似,说不定他们是一伙的,说不定……可不能暴露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教育一下这些流氓,但不是现在。

佟尘辉的拳头握得紧紧的,有劲不能使,他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的憋屈与难受。

突然,佟尘辉转身朝对视的两人走去,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他,有的人甚至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不过很快这个陌生人就令他们失望了,佟尘辉快接近两人身旁时他的速度突然就降了下来,他似乎有意没看这两人,而是小心翼翼的避开他们。

人们看他的眼神比看刚才那个跋扈张扬的年轻人更怨毒,因为他打破了他们的梦,他没阻止罪恶的发生,所以罪恶才在他们的眼前扩散,他们没办法阻止,其实是不敢阻止,这让他们的良心受到谴责,最后这些人把良心上的不安,全转移到刚才那个见死不救的人身上。

佟尘辉没注意旁人看他的眼神,此刻他内心有些矛盾,但现在自己似乎别无它法。他清楚的记得,刚才拦住自己的那个穿着制服的年轻乘务员,他有些呆板,不过为人却应该可靠,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镇住刚才那个人,这样一想来又觉得这样做似乎不太地道。不管怎样穿着制服的人有权利、也有义务维护社会秩序的正常。

“同志,你好!”

那个年轻人看着刚刚被自己阻拦,最后找到列车长让自己放行的人,不由轻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冷冷的说道,“是你。”看着对方喘着粗气才又问道,“找我有什么事?”

佟尘辉也不生气,反而有些急切的说道,“前面车厢发生斗殴事件……”

“斗殴!”男子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佟尘辉,“你专门来向我……”他顿了顿,抬起头看着佟尘辉,“你为什么不阻拦。”语气不由加重了几分。

“这……”此刻佟尘辉感觉对方的眼神像一把利剑,他的心脏仿佛被轻轻刺了一下。“嗯……”竟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着佟尘辉无奈的表情,年轻人的语气突然变得和缓起来,“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带我去呀,去晚了可别出什么事。”边说着边向另一车厢走去,走到车厢门那儿他突然回过头来说了一声,“谢谢!”

“嗯。”佟尘辉有些莫名其妙,他正想解释冲突的起因,可那人已经消失在车厢连接处,他只得赶紧追上去。

佟尘辉几步就来到他的身前,边走边向他讲述刚才发生的一切,男子只是随口回答了一个“嗯”字,便没在理会他。

佟尘辉看着男子的背影,不禁暗皱眉头,眼前这个男子年龄不大,脾气却……不懂得尊重人,礼貌欠缺。

当他们来到事发车厢的时候,像其它车厢那样的喧嚣声顿时没了,人们或坐或站,都待在自己的座位上,只是目光都看向一处。

站在车厢中部的那个威风凛凛的魁梧男子的身影远远就进入他们的视线,在那道身影的前边另一个身影正慢慢的从地上爬起,他的动作缓慢,但没有丝毫迟滞,最终还是站了起来。他的身体挺得笔直,他抬起右手在嘴角附近擦了一下,周围上了年纪的老人和一些妇女摇着头,轻轻的叹息着。

突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佟尘辉前面那个穿着制服的年轻人,原本紧张的脸上一瞬间就绽放出微笑来,所有人紧张的面部顿时松弛下来,原本空气中充斥的紧张氛围立刻缓和下来。

看着穿制服的人朝自己走来,那男子一愣,不过他很快就平静下来,嘴角还翘起一抹微笑,那是不屑与轻视。他盯着向他独自走来的男子,左右晃动了几下脖子。

在这个男子心里对方只不过是一个乘务人员,他穿的衣服也只是乘务服,不惹自己最好,若把自己惹急了连同这个人一起照打不误。

佟尘辉远远的停下来,双眼紧紧盯着前方,此刻他有些后悔把那个年轻人带过来。他暗暗握紧拳头,不管了,如果事态严重就只有出手了。他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想法,眼神中透着坚定与决绝,不出手则已,出手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恶霸。

耳边传来男子询问的声音,他的声音不大,佟尘辉断断续续的听到几句,“有话好好说,你俩赶紧坐回自己的座位,不要影响其他乘客。”

那道魁梧的身影双手叉腰,阴冷的笑着,他歪着嘴看着穿制服的男子,一副戏谑的模样,显然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穿制服的男子也没生气,他面无表情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转过头来对男孩说道,“你先回你的座位上坐下。”

男孩没有动,他愣愣的站着,良久才说道,“他随地吐痰,还动手打人,他应该向我道歉。”他的声音稚嫩,却严肃异常,话语中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你个小屁孩,年龄不大,脾气倒是挺倔的,找抽是吧。好,今天我就替你父母好好教训教训你,行走江湖,让你长一下记性。”说着扬了扬手,一副嚣张的模样。

“我会解决的,我说过你先坐下。”穿制服的男子已经失去了耐性。

男孩没动,依旧站着,魁梧的男子吊儿郎当的摇晃着身体。“你俩跟我去一趟休息室。”

“休息室”其实是“教育室”的另一种好听的称呼,去那儿是接受批评教育的,穿制服的男子一开始只想平息纷争,现在看来真是怒了。

“休息室,老子说这儿是休息室,这儿就是休息室。”

“你们扰乱了公共秩序,影响了其他乘客,还不听劝告,又不配合……”

“老子就不去你能咋的,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小子。”他不由分说的打断了对方的话,随即也摆开了架势。只是他并未出手,他朝左边座位上的两人看了一眼,头向右边一偏,做了一个上的姿势。

座位上的两个男子犹豫了一下,他凶狠的鼓着像豹子一样的眼睛朝那两人一瞪,那两人立马抽身从座位上站起来,很快他们将穿制服的年轻人围起来。

“呵!要在这里动手,胆儿够大呀。”穿制服的男子不屑道。

上来那两人做着夸张的动作,他们只想吓唬吓唬对方,根本没有动手的意思,毕竟这儿不是他们的地界,现在他们可身在火车上。

旁边看热闹的人逐渐多起来,但没有一个人敢上前,他们远远地看着,没有人出声。

“这位同志,他们就是吵一下嘴,你看这个小朋友多淘气,没什么大事的。小事,小事,不劳你大驾,你忙你的吧,别耽误了你的工作。”一个男子走过来对穿制服的男子说道,他说话十分客气,但他用的是你而不是您,显然此人也是有些傲气的,由此也可看出他对对方的客气不是出于尊敬,甚至客气也不是真心的。

“你挡着干嘛,这事你可别插手啊,我自己解决,快回你的座位坐下。”魁梧男子的声音压得很低,听着让人觉得有一种怪怪的感觉,但明显少了先前的那种跋扈。

“你俩赶快下去。”他对要动手的两人吩咐道,看着两人犹犹豫豫,他转过头来看着魁梧男子冷冷的说道,“这次来的目的你也知道,兆哥可是交代过的,别事刚办完就出什么乱子,你也知道这事的分量,出了问题我们谁也担不起。到了靖州你爱干嘛干嘛,没人管你,可在这里却由不得你。”

他的声音压得极低,可佟尘辉还是听到了“兆哥”和“靖州”两词,听到“兆哥”两字时他立刻意识到这伙人与刚才那些人是一伙的,果然不出所料。

那个“兆哥”显然是头,他们去海州不知道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还好刚才没出头,此刻佟尘辉庆幸自己没有暴露。可一听到“靖州”,这不是自己此行的目的地吗?“靖州”与“海州”,他们从“靖州”到“海州”,在“海州”办完事又立马回“靖州”。他们去的地方与被害者相关,而且与这个案件发生的时间也较为吻合,佟尘辉不由一惊,不可能仅仅是巧合吧。

佟尘辉本来想交给乘警就离开的,可现在他却改变了主意,他密切的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的同时,也认真的观察着他们每个人。

站起来说话的那个男子,此时心里满是埋怨,这次任务怎么找些像陈刚这样沉不住气的家伙,兆哥咋想的,陈刚完全就是不动脑子的莽夫,刚刚办完大事居然还敢这么高调。刚才欺负小孩自己一直由着他的性子没有理会,知道这几天他憋坏了,其实最主要的还是他知道这小孩翻不起什么浪,让他合适的发泄发泄也好,可那知这小子玩过了头,不知道见好就收,看来他是在靖州横惯了,可在外面这样完全就是他妈的找死的节奏,劝架的男子心知不妙。

“他妈的,卧铺都不给老子定一张,还说没有了,早定着就没这档子事了,他们倒好在那边躺着有吃有喝的,留哥几个在这儿喝西北风。他妈的……”他也只敢背着兆哥发一下牢骚,兆哥在他面前时可能立马就怂了。

那两人听得颇有感触,他俩地位低下,好事全轮不到他们,跑腿的事却干了不少。

陈刚向那两个人递了一个眼色,二人会意,两人相视一眼随即点头向前。

“哎呦……”一声痛苦的叫声刚过,另一声呻呤又响起。

当众人看去的时候,刚才还斗志昂扬的两人已经躺在地上,双手捂着各自的受伤处,脸上布满了痛苦的表情,而稳稳站在他们面前的那人正是穿制服的那个年轻人,此时他依旧淡定自若的看着躺在身前的两人,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

众人先是一惊,而后都暗暗松了一口气。

佟尘辉也有些惊讶,刚才还以为这个年轻人逞强,没想到身手这么好,眨眼的功夫就放倒两人。佟尘辉大喜,对这个年轻人也渐渐多了些好感。

陈刚张大着嘴巴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这小子不仅身手敏捷,力量也大,灵敏与力量的完美配合,自己恐怕不是他的对手,真是人不可貌相,没想到这小子是个练家子,今天算是碰到硬茬了。他有些后悔刚才的随性,在这儿可能要挨拳头,在兆哥那可也不好交代呀。

不过他还是冷哼一声,“两个废物。”

话音刚落,只见他身形一动,很快就来到穿制服的年轻人面前,迅速挥出右拳照对方的面门打去的同时,左手也瞬间蓄力向对方的心脏处攻去。右拳的力量只有百分之二十,左拳的力量却占据了他总力量的百分之八十。右拳只是佯攻,目的只是为了混淆对手的视线,左手才是致命一击的杀手锏,他这招的目的在于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只见对面那人脸部向右微微一侧,轻易避开对手右拳的攻击,在他身形一动的时候,他的右手已挡在胸前,刹那间已握住对方的拳头,右脚向后退了一步的同时身体也向右侧的座位靠去,右手猛地向后一拉,那人就一个狗啃泥重重的摔在地上,他的几个动作一气呵成,几乎没有一点破绽。

好娴熟的身手,劝架的那人和佟尘辉几乎在同一时刻暗自感叹。

那人摔得很疼,但他始终没吭一声,此时他极度郁闷,对方只是防御,根本没有出手对自己攻击,居然一个照面就让自己狼狈不堪,要知道自己右手百分之二十的力量常人是根本承受不住的,对方根本不知道自己擅长左手,况且还调动了百分之八十的力量,而刚才自己仿佛像小鸡一般被对方拎着玩耍,轻易就被对方摔得如此重。但他却没有半分恐惧,脑海中满是屈辱,他握紧拳头慢慢的爬起来。

“陈曦,怎么又打架,不是经常跟你说遇事要冷静处理,冷静处理,怎么又忘了,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是吧。快回去给我写检讨。”

另一个穿制服的中年人走了过来,他不分青红皂白的训斥了陈曦一顿,他一边说着一边扶起被打倒的魁梧男子,那男子满是厌恶的推了他一把,“起开。”

穿制服的中年人忙陪笑道,“你没事吧?我回去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你就别跟他一般见识了,他就喜欢打架惹事,我们都准备开除他了。”

“哎,没事的,他们就是闹着玩而已。年轻人嘛,就爱动。”那个看起来还算斯文,先前还劝过架的男子忙站起来说道。他可是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那个年轻人就算是自己也得小心应付,而且他似乎还没有完全展示他的实力,他还有什么其它手段自己并不清楚,况且现在也不适合动手。现在他们要低调、得隐忍,这也是上面的指示,那个年轻人光明正大,没什么忌讳,自己这一帮兄弟就不一样了,说不定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现在出来一个和事佬,这样的机会怎么能不抓住,所以当对方出现的时候他立刻就站了出来。

“没事,都动上手了还没事?”他转过头看着面无表情的年轻人,“还站着干嘛,赶紧写检讨去。”他的声音很大,咆哮的声音向旁边的车厢传去,车厢立刻变得静悄悄的,一些乘客用鄙夷的目光看着他,他全然没注意,也不在意。

那几个人从地上爬起来后就回座位上了。

陈曦慢慢的消失在廊道的尽头,他经过佟尘辉身旁的时候看都没看佟尘辉一眼。

那个小男孩还愣愣的站在那里,“你站在这儿干嘛,快回去坐下。”穿制服的中年男子训斥道。

小男孩想说什么,可当他看见四周就自己孤零零的站着时,他低下头极不情愿的走开了。

所有的人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重新坐回自己的座位上,车厢又恢复了原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