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靖州之行 1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137字
  • 2020-10-02 17:34:17

送别她们后佟尘辉回到家换了身衣服也出了门,来到楼下他骑上他那辆摩托直接向刑侦队的方向驶去。

到了目的地他看了看时间已经五点三十六,还有二十四分钟,他们约定的时间是六点。

不管何种原因不管与谁见面佟尘辉总喜欢提前到达约定地点,今天差点迟到,毕竟二十四分钟很快就会过去的。不过他此时想的却是,今天他把饭点提前了这么多,心里不禁有些担忧:晚上她俩会饿吗?

其实最开始他并没有打算今天出发,因为今天出发到达靖州应该已是深夜,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秦超出差了,要明天才能回来。

可就在五十分钟前秦超发来短信说自己已经到达海州,最后他俩一商量决定六点整在队里碰面,当然这些都是在短信里交流的。

其实今天这么早吃晚饭是因为他想早点送暮雪过去,好让她俩多交流一下,让她早些适应环境,如果太晚过去要么不能互相熟悉,要么就会推迟休息时间,毕竟明天还要上课,不得不说佟尘辉考虑得还蛮周到的。

不过没想到秦超他们提前完成任务,已经回到海州,这样反而为他们节约了时间,能让他们早些出发。

刚把车停妥当佟尘辉就看见秦超急匆匆的向他迎面走来。

“佟队。”转眼间秦超已来到佟尘辉面前。

佟尘辉点点头,然后问道,“需要的东西都准备齐了吗?”

“已经备妥,我还要去一趟办公室,您稍等一下。”

“去吧,我在大门外等你。”

没一会佟尘辉就看见秦超从大门处走了出来,速度还挺快的,一定是跑的吧,佟尘辉心想。

果然,当秦超走近时佟尘辉发现他正喘着粗气。

“慢一点也不碍事,时间还早得很。”

秦超并没有说话,他只是看着佟尘辉笑了笑,然后又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

刚走两步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头看着秦超,“你吃饭没?”

“还没呢,准备好我就立马过来的。”秦超以为佟尘辉也没吃。

“那我们先去吃点东西。”他看着秦超,“你想吃什么?”

“啥都行。”秦超摸了摸头,“还是您定吧。”

“我已经吃了,我吃了晚饭才出来的。”

“哦!那我们还是先去车站,到那里后我随便买点东西吃就行了。”其实秦超想早点去车站买票,他担心票卖完了。

“海州车站的东西可没有外面的好。”

秦超知道这个好指的是味道。

“而且还贵,你不说那我就自作主张替你选一家喽。”他转过头看着秦超神秘一笑,“我正好知道有一家面条的味道不错。”

秦超点点头,“那我们去尝尝。”他好像突然来了兴致。

他们两人只点了一碗牛肉面,佟尘辉就这样坐在秦超对面看着他美滋滋的吃着。秦超过意不去,于是又点了一份黄糖醪糟汤圆,当然他也给佟尘辉点了一份,这样他才觉得氛围恰当了一些,这才心安理得的吃起来。

秦超满意的吃完面条,又大口吃下醪糟汤圆,去付账时却被老板告知钱已付过。

到了车站他们直接朝售票大厅走去。

“麻烦帮我看一下去靖州的火车有哪些时间?”

“今天没有了,明天上午有一趟。”

“怎么会没有了呢?”

“今天去靖州的火车票已经全部售完,连站票都没有了。”

“明天上午是多少点的?”

“九点半有一趟,但是是慢车,到靖州的话应该是晚上了。”

“快车呢,是多少点的?”

“快车有余票且最近的班次只有明天下午五点二十五的,其余班次都在晚上八点之后了,您看您要哪一趟的?”

“九点半那趟慢车多久能到?”

“大概天黑的时候吧。”

“那就要九点半那趟。”佟尘辉心想五点过的那趟快车到达靖州应该已经是大晚上了,这趟虽然是慢车。毕竟早出发这么久,一定能早一些赶到。

“两张。”

“没有坐票了,只有卧铺和站票。”

佟尘辉略微思考,“那就来两张卧铺。”

秦超准备付钱,不过他的动作没有佟尘辉快,佟尘辉不仅已经付了钱,还把秦超的那张票递到了他手中。

他们出了售票大厅,“如果我早些回来就能坐到今天的火车了。”

佟尘辉知道他先前去出差办事了,怎么可能早些回来呢,看来也只有明天出发了。

“今天是周末,其它班次的票早就卖完了,就算我们上午来也不一定能买到今天的票,况且明天的慢车坐票都是卖完的,更别说今天的其它班次了。”佟尘辉安慰道。

他看了看秦超,“你才回来,这几天肯定累坏了,早点回去,今晚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准备迎接新的工作。”他不知道靖州等着他们的将是什么,不过休息好,保持最佳的精神状态总是没错的。

“明天早上我们直接在入站口门前集合。”佟尘辉想了想,“时间就定在八点半。”最后他又补充道。

他时间观念强,宁愿早一些来都不愿意迟到,所以整整提前了一个小时。他不喜欢卡着点走,卡着时间走万一遇到堵车,错过了班次那可就坏事了。所以他是宁愿早到一个小时,也不愿意晚到半分钟,况且车站是迎送南来北往的旅客的地方,这里人员比较复杂,早一些到或许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发现也是说不定的。

第二天早上佟尘辉到达车站的时间是八点十分,他等了大概五分钟秦超就到了。秦超的时间观念也比较强,他也是比较守时的那类人。

他们相互打了一个招呼后便一起向候车大厅走去,现在才八点十五分,还有一会时间,他们得找个地坐坐。

星期一的海州车站依旧人山人海,一大早候车大厅就聚集了不少人,他们在拥挤的人流中穿行。虽然才八点过,但海州的天气比较特殊,在炎热的夏季几乎太阳出来的时候海州大地就开始发热了,此时每个人都是一个小型的热量场,每个热量体都散发出一定量的热量,这让人身在拥挤又狭小的空间内更加难受,这儿似乎是一个高温大蒸笼,昨晚的热气并没有散发出去。

几个较大的风扇懒洋洋的转动着,它吹出的风并不是凉爽的,因为里面夹杂着热气,打在人身上并不会让人感到清爽,反而让人感到燥热难耐。

在风扇笼罩的范围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因为人们早就远离了它,远离它那可怕的热风攻击,因为这个闷热的蒸笼内,风扇并不能够起到降温的作用,此时它只起到一个加速空气流动的用途。不过无论风扇怎么努力,空气中夹杂着的难闻的汗臭气味始终没有降低半分,而汗味反而借助风扇的力量朝着其它更远的地方蔓延,除了加快空气流动它名副其实的成了摆设。

他们转了一圈好不容易发现一个位子,秦超打算让佟尘辉坐,佟尘辉却把位子让给了他。佟尘辉说他去附近转转,叫秦超在这儿等他,秦超只好应许着坐下。

没多久佟尘辉又回来了,人实在太多,人潮拥挤不堪,走了一圈后他发现在这样拥挤的环境里找个地儿踏实的站着似乎更好。看着车站如潮水般拥挤的人群他俩庆幸买到了票,而且还是舒适的卧铺,不过唯一的不足是这趟列车是慢车。

一个多小时说长并不算长,说短也并不算短,送走了两个班次列车的乘客后终于轮到他们检票。他俩跟着躁动的人群经过通道来到站台,每个对应车厢的位置都有一个醒目的标牌,乘客都自觉的在对应自己车厢的标牌下站成一排。有提着行李一副民工模样的壮硕汉子,有背着小孩的年轻妇人,有穿着正装打扮正式得体的中年人,有穿着休闲全身散发着青春气息的青年,有衣着时髦的年轻女士……

今天是星期一,这些人当中也许有不少是没买到昨天车票的人,他们衣着各异,工作不尽相同,但他们都有同一目的,奔赴等待他们的地方。

“呜呜呜……”随着一声声轰鸣,火车在上百双眼睛的注目下缓缓驶入站台。

上百道身影同时动了一下,终于可以上车了,在这铁皮棚下热的真够难受的,在这里空气仿佛都被什么东西阻塞住,一点都不通畅,这里面的人汗珠都聚集成水直接往身上淌,衣服早已浸湿,由远而近的火车让大家看到了希望,仿佛它会带给他们清凉,让他们远离这里的高温的折磨。

佟尘辉他俩也面带喜色的上了五号车厢,“总算上车了!”秦超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他妈的,我满心好奇的期待这次远门,没想到海州是这么一个鬼地方,大清早的就热死人了,打死我都不来第二次。”一个声音传来,佟尘辉和秦超不约而同的朝廊道方向看去,一个剃了光头的男子进入他们的视线,男子身高一米七左右,他的胸前挂着一条小指粗的金项链,手臂上刻着看不清模样的纹身,他黝黑的皮肤让他看上去更加健硕,张扬的个性下透着一丝痞气,他的痞气与黝黑的皮肤及健硕的身体相匹配更加显现了他的性格。

“还好!事总算办妥了。”他旁边的一个人随口应了一句。

“早知道坐火车这么无聊,我就该与东哥一起……”良久,光头男子再次抱怨道。

“砰!”一声闷响,光头男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左前方倾倒,意识告诉他自己被人踹了一脚,他表情难受的捂着受击处始终没吭一声,因为踹他的男子的声音随后传来。

“废话真多,你就不怕吵到别人。”一个高个男子冷冷的盯着光头男,那眼神让人不寒而栗,好像就要射出毒针来,光头男子看都不敢看一眼。

他着装普通,与前两人似乎格格不入,但却隐隐给人一种成熟的稳重,如果不是目睹刚才那一幕,没人会认为他们是一起的。

“你在火车上,这是公共场所,你以为是你家呀。”看到其他乘客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那个男子声音突然变大怒斥道。

他虽然刻意掩饰,但却更容易让人关注,因为谁会在公共场所随意打人,这种人的身份根本就不言自明。

“公共场所”几个字被他刻意强调了一下,别人也许没在意,佟尘辉却清楚的感觉到这几个字更像是一种暗示。

佟尘辉还发现他出脚很快,力道足却又控制得刚刚好,显然不是真的想打他,只是给他一个教训而已。

身手如此矫健,一看就是练家子,另外两个应该比他略逊一些,但身手应该也不差,佟尘辉立即判断出他们不是普通的地痞流氓,可仔细一想海州也没有这号人。

“兆哥,您睡这儿吧,我特意给您订了一张下铺,下铺方便。”后面一个染了黄头发的青年跑上前来,他一边殷勤的整理着床铺,一边回过头来满脸堆笑的看着身后站着的人。

他称呼“兆哥”的那个人此时双手背在身后威风凛凛的站在过道中间,颇有些气势,“这里是公共场所,少说话,不要影响到别人,否则……”突然,他凌厉的目光扫向光头男子,光头男子身体微微一震,他赶忙把目光移向别处。

趁他训完话的空当,那个黄头发的青年才说道,“兆哥,他知道错了,您坐下休息一会吧。”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左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不用了,我睡上铺。”兆哥冷冷地说道,甚至看都没看那人一眼。

不过他却注意到了佟尘辉,此时两道目光正好相撞,一个目光阴冷,一个眼神深邃。不过仅仅持续了几秒,兆哥拉住扶手,身子轻轻一跃就上到了中铺,不过他没停下又一跃最终到了上铺。

好身手,佟尘辉和秦超都看着这一幕。下方的黄毛青年知趣的把他的鞋子收到一边。

这个兆哥要的可不是方便与舒适,对他们这种人来说在陌生的环境安全最重要,这是行走江湖的准则。当然这个细节已经被佟尘辉发现,果然是行走江湖的人,佟尘辉感叹。但他们来海州干嘛呢,听刚才那个光头男子的抱怨他应该是第一次来海州,他们从哪里来呢?对了,说不定他们现在要去的地方就是他们来时的地方……

此时佟尘辉思考着一个个问题,最后打定了一个主意。

火车厢间很快安静下来,所有人都躺在各自的床铺上,佟尘辉上铺后也闭上了眼睛,只剩下此起彼伏的火车滑过铁轨发出的声音传入耳畔。

佟尘辉渐渐进入梦乡,小时候在家乡的铁轨上玩耍的一幕幕出现在脑海,“呜呜呜”的火车轰鸣声也时而传入耳中。

佟尘辉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十二点,他摸了摸脑袋,躺下后自己居然睡着了,不过这一觉睡得可真好啊。他伸了伸双臂,一种久违的轻松。

佟尘辉发现那个叫“兆哥”的人一直都是醒着的,他闭着眼睛躺在他的铺位上,好像是在闭目养神。

车厢内依旧静悄悄的,其他人都还各自躺在床上,依旧没有人说话。他不知道另外几个人不是不想说话,而是不敢打扰那个叫“兆哥”的人,其实他们躺在床上都并没有睡着。

佟尘辉又重新闭上了眼,他并没有再睡,但他也并不是在闭目养神。

“午餐供应了,中午的菜品有:青椒肉丝、回锅肉、干煸四季豆、清炒土豆丝……需要的乘客请抓紧时间……”

一个吆喝声传入佟尘辉耳畔,听到这个声音佟尘辉下意识的抬起手看了看腕表,现在已经十二点过六分,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已到午饭时间。

他坐了起来,喉咙忍不住动了一下。早上他仅吃了两个馒头,上车后一觉睡到现在,醒来后看着流动的餐车佟尘辉还真有些饿了。

“大哥,现在吃饭吗?”秦超看着刚醒的佟尘辉征求他的意见。他没叫佟队,而称呼大哥。

佟尘辉点点头,心中暗叹:好小子,应变能力还不错。

秦超依旧看着佟尘辉等待他的回答。

佟尘辉对着他相视一笑,“好,我也饿了。”他一边说着一边从上铺跳了下来。

他两步来到移动的餐车面前,看了看菜品,转身对秦超说道,“你吃什么?”

秦超看着移动餐车里既没卖相又没油水的大锅菜,良久才做出艰难的决定,“回锅肉和干煸四季豆。”

乘务员麻利的舀了一勺米饭到便利盒里,然后分别从装回锅肉和四季豆的容器里舀了一勺到饭盒里。“你还可以点一个蔬菜。”

“还可以点一个蔬菜?”秦超疑惑道。

“我们这个套餐是一荤两素。”看着秦超疑惑的表情乘务员不紧不慢的解释道。

“哦!那就再来一份红烧茄子。”秦超指着茄子说道。

服务员把餐盒递到秦超手里。

“你要什么菜?”她看着佟尘辉。

“跟他一样。”说着拿出一张50元的钞票。

秦超见状忙掏出钱包,“大哥,我来。”

佟尘辉看了他一眼笑道,“还是我来吧,你先吃饭。”

“先生,不好意思,四季豆没有了。”

“嗯,那就要一份土豆丝。”佟尘辉接过饭盒付了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