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久违的人间烟火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10554字
  • 2020-10-03 19:23:37

回到海州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与以往一样佟尘辉先送小女孩回家。回来的路上佟尘辉一边开车一边思考着问题,他把最近发生的事全部在脑中走了一遍,脑中走了一遍后他又在心中走了一遍,这样他的大脑才渐渐清晰起来,最后,一个想法在他的心中慢慢形成。

把小女孩送回家他便匆匆出了门,可没多久他又回家了。刚才出门他的确去了一趟队里,除了这两个案子队里也没其它事,况且昨天他也请了一天假的,他的心里本就很乱,于是办了事他便回家了。他知道此时心里跟自己一样难受的人还有小女孩,他准备回去陪陪她。

回家前佟尘辉去了一趟菜市场,他准备今晚给小女孩做一顿晚饭。离开老大爷家的时候两位师傅去大爷地里摘了一些蔬菜,佟尘辉什么都没有说,他就站在那静静地看着两位师傅,同时也看着菜地里那片既养眼,又充满生机的五彩缤纷的色彩。这地陪了老大爷几十年,往后在这地里再也看不到老大爷忙碌的身影,他们摘走也挺好的,毕竟这地里的蔬菜如果没有人采摘就会慢慢坏掉,重新回归大自然。离开的时候他啥菜也没摘,不过他却带走了他原本给老大爷买的米、油、面、奶。家里还有土豆和腊肉,他只需买盐巴、味精等调料以及喜欢的肉类、时蔬。

这个时间点的菜市场早已没了早晨黄金时分的热闹,海州夏天炎热,夏季里一天中最凉爽的时候当属凌晨了。正是由于海州天气的特点,倒不说海州菜市散场早,但是能从早上一直开到天黑的摊位的确屈指可数,毕竟夏天除了早晨这个时间段,其它时候逛菜市的人都非常少。顾客与需求减少,开张的摊位也就稀疏了。

佟尘辉偶尔能碰到两个信步而过的买菜人,炎热的天气让擦肩而过的人无精打采,行人刚过,人带起的一阵风所引来的一股滚热的热气扑面而来,佟尘辉只觉得裸露在外的皮肤一阵火辣辣的感觉,若在平时还好,可处在连地面都会冒腾热气的炎热夏天,只要稍微有一点风的带动就有一种热气扑面的感觉。

好多菜摊都空着,卖菜的老板多数都回家乘凉去了,菜摊稀稀拉拉的,此时的菜市显得格外冷清,仅有几家的摊子上还依然摆着售卖的物品,他们还在为早上来不了的那群人守候。

一位蔬菜店老板手中正拿着一个装满水,盖子上还打了一些小孔的透明塑料瓶子,不时往菜摊上的蔬菜上洒水。洒在蔬菜上的水要不了多久就被炎热的高温蒸发掉,即使不断有清凉水的滋润,菜摊上的叶子类蔬菜还是脱了水。

天气太热了,是那种让人发慌的闷热,那闷热的感觉就好像即将迎来一场瓢泼大雨,这样的高温让补充与消耗的水分严重不成比例,菜叶子耷拉着脑袋,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一个卖猪肉的肉铺上,一位光着膀子的中年人左手叉腰,右手正拿着一根去了叶的竹条无精打采的驱赶着肉铺上的苍蝇,苍蝇受到惊吓立马飞身而起,苍蝇围着他绕了一圈,发现他的动作迟缓后,立马又重新扑到肉上去。

那中年老板好像突然失了力气,他也并不再管,连看都懒得再看上一眼,只是象征性的摇了摇手中的竹条,苍蝇根本没有受半分影响,它们继续趴在肥硕的猪肉上放肆又贪婪的舔食。

这炎热的天气除了让人发热烦闷外,好像还让猪肉铺的老板没了力气,没了力气又让他失去了做事的兴致。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仍然能够以全身充满活力的身姿活跃地出现在海州的几种生物中一定有苍蝇和蚊子。

佟尘辉走到第二个菜摊时停下了脚步,刚停下五秒,看到枯黄的菜叶以及脱了水已经小上一号的蔬菜时他便转身离开了,可刚走两步他就又走了回来。这个时间点,任何摊位的蔬菜大体都是这个模样,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往前走了两步便发现前面已经没有蔬菜摊了。

佟尘辉买了两个不大不小的番茄,一打鸡蛋,几个青椒,由于蔬菜不新鲜他便买了一个比拳头还大两倍的嫩南瓜,当然还有姜蒜等配料。

买了蔬菜他又去猪肉铺买了两斤排骨,这时候的菜已经不好了,这个不好指的不仅仅是不新鲜,现在卖的菜基本上都是早晨别人挑剩的,好的别人选走了也就罢了,剩下别人不要的还受了一整天炎热的煎熬,这也引来了现在这个时间买菜的唯一好处,那就是价格相对便宜。

佟尘辉没有再买其它菜,一来那些菜不新鲜,二来他们两个人也吃不了多少。回去前佟尘辉又去买了些盐巴等调料。

回到家小女孩有些诧异,不过佟尘辉并没有过多解释,他径自朝厨房走去,他准备做饭了,这是多年来他第一次在家开火做饭。厨房多年未用,做饭前必须要先整理一下,包括对锅、碗、瓢、盆、筷等用具的清洗。现在离晚饭时间还有一会,不过佟尘辉已经开始在厨房忙碌起来。

他想为小女孩做一顿晚餐,这是小女孩到家以来他第一次下厨,同时也是多年以来他第一次在家下厨。待把厨房收拾妥当,他就开始准备食材,佟尘辉先把排骨洗好,又把其它菜备好,蒸上饭他便走出厨房。

小女孩本来要进去帮忙的,但佟尘辉没要她帮忙,让她休息会。小女孩这时正在沙发上,佟尘辉向她走去,也坐到了沙发上。

“我准备做一个土豆烧排骨,青椒炒腊肉片,番茄炒蛋,嗯,还有一个白水南瓜汤。”佟尘辉看着小女孩询问似的问道,“不知道,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听到后面一句话小女孩先是一愣,不过很快一股暖意便开始在心底蔓延,“喜欢。”她点点头,其实她想说:您做的菜我都喜欢。

佟尘辉不知道小女孩喜欢什么,问她喜欢吃什么她也不说,不过佟尘辉在与她接触的这段时间里,发现她好像什么都不讨厌。此时听到她这么说他才放下心来。

小女孩平静的眼神里隐隐透着一丝感动,虽然她非常感激眼前这个人,但她并没有说任何感谢的话,她觉得“谢谢”二字从她口中说出来太过见外。她喜欢这样的生活,也喜欢这样被人关心在乎的感觉,她甚至担心这样的生活在以后的日子里会与她擦肩而过,并且一去不复返。她想把时光定格在这一刻,就算不能定格时光,哪怕时间能过得再慢一些也好,她渴望多感受一下被人关心的幸福。

她甚至认为这些珍贵的幸福正在一点点消散,美好正从她的指尖轻轻滑过,她还未来得及握住这人间幸福,它们便已经在她的手中流失,她怕,她担心……

现在的日子虽然很好,但是她还是觉得过得太快,这样的日子让她开心,让她心动,但同时也让她有些难受。

有些幸福像日常生活一般在适应之后如果突然失去,那种落差带来的失落感是普通人无法接受的。

看着动容的小女孩佟尘辉竟没注意自己的眼神已经发生了变化,那是他曾经看自己儿子时的眼神,慈祥中带着几分期盼……

看着佟尘辉突然变化的神情,她愣住了,对她来说佟尘辉此时的眼神似曾相识,虽然已经时隔久远,但她依然清楚的记得那个眼神的样子。她的眼眶几乎就要挤出眼泪,表情也变得奇怪起来。

“厨房我早就参观过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家里应该很久没有开火了吧?嗯,应该是几年没做饭了。”好像她在告诉对方这才是她刚才表情变化的原因,因为她已经知道佟尘辉已看到她脸上变化的表情,小女孩几乎一口气说完,她要转移佟尘辉的视线,同时也想缓解一下自己的情绪与表情,她不想让他发现自己情绪的突然变化。不过因为嗓子哭沙哑后的原因,她说话的时候反而给人一种忧伤的错觉。

佟尘辉知道这个事她很早就知道了,自己无意间向她透露过,佟尘辉明白她是在掩饰什么,不过他并没有拆穿,而是配合的说道,“嗯,的确几年没在家做饭了。”

“像您这样高超的厨艺不给自己做饭好像有些浪费。”

“对食物的味道我没有特别的讲究,精致的美食能下口,粗茶淡饭也习惯,我个人认为只要吃下肚能提供能量就好,味道是做给别人尝的,自己不用太讲究。”

小女孩觉得他这句话解释不给自己做饭还说得过去,可后半句话就说不通了,“味道是做给别人尝的。”可也没见他给别人做饭呀。小女孩虽然心中这样想,但她并没有说出来。

“那您一直都在外面吃吗?”

“嗯,差不多,但是偶尔也用方便面换换口味。”

“我爸也不喜欢做饭。”提到方便面她突然想起她父亲来。小女孩感叹一声后看向佟尘辉,“我爸是这样,您居然也是这样,看来你们大男人对于基本生活都有一种先天的缺陷。”

“你爸。”佟尘辉听到这个词面部表情突然就变得凝重起来,关于他爸的事他好多都没弄明白,他本想向她多询问一些情况,但是又不好开口。佟尘辉知道小女孩有些回避关于她父亲的问题,她好像并不想过多提及她的父亲。

“你爸不做饭?”

小女孩犹豫了一下,抬头看向佟尘辉,“我爸经常醉酒……”话未说完她已经低下头。

“其实,我也不经常做饭,你也看到了今天之前厨房什么食材都没有,这是几年来第一次在家下厨。照这样看来不喜欢做饭好像是男人的天性。”说着佟尘辉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其实他是在安慰小女孩。

“嗯!这一年来都是我做,以前都是随便解决。”小女孩看了看佟尘辉,“一开始味道不仅不好,还经常把菜炒糊,不过后来慢慢就好了很多,虽然跟您比差了很远,但对我个人而言却是不小的进步,因为我发现如果一味的应付只是解决最基本的温饱问题而已,生活不应该被辜负,它需要积极乐观的心态,而美味则需要用心去烹调,粗鲁的对待生活得到的只能是粗糙的生活质量。”小女孩笑了起来,“就算再糟糕的日子我也会认真的对待它们,正因如此我处理食材的时候才如此敏感,因为我会认真的感受它们。人用餐绝对不是为了应付饥饿的,人生本就短暂,吃了一顿就少了一餐,我们不应把它当成一种机械的重复,而该把它当成一种美好的享受,享受每一餐每一饭,这也是我对食物有一种特殊感情的原因之一。”

其实小女孩对食物也并不讲究,她这话是故意对佟尘辉说的,因为她知道佟尘辉的生活状态,她说这话的目的只是希望佟尘辉能对自己好一点,对他的胃好一点。

佟尘辉当然知道她是在劝说他要照顾好自己,同时也是在好心提醒自己生活要有规律。她并未直接劝说佟尘辉,而是发表自己对生活的看法以及对生活的感悟,反其道把自己想说的话表达出来,这样在某些情况下能达到意想不到的结果。小女孩的确聪明,她这个年龄能说出这些道理聪慧占一定因素,但佟尘辉认为成熟也是必不可少的,他同时也相信她的经历才是成熟的主导因素。

“嗯!”佟尘辉并没有多说,只是意味深长的点点头。

他们两人都没再说话,客厅突然安静下来。又过了一会佟尘辉抬起手看了看腕表,这一看他的眉头居然轻微的皱了一下。

佟尘辉清了清嗓子,终于开了口,“今天我要出一趟远门,可能要耽误几天。”

小女孩听到佟尘辉要出一趟远门时心中一惊,不过她并没有把惊讶表现在脸上,“注意安全,出门在外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嗯!”佟尘辉点点头,目光已移到小女孩脸上,那道目光是充满感激的目光,他发现小女孩的表情异常平静,脸上没有半点惊讶。

“待会有一个阿姨会来家里吃饭,我已经跟她商量好了,这段时间就由她照顾你。”

说完佟尘辉把一张五十元的钞票递到小女孩手中,“拿着,喜欢什么就去买,就算一时没有想买的,放在包里,总有用得上的时候。”

小女孩本不想接,但听到他后面的话时,她的手并没有拒绝。

“阿姨?”小女孩突然惊讶的说道,她的手轻轻的卷着那张钱。

佟尘辉立刻解释道,“这个阿姨挺好的,她特别会照顾人,你一定会喜欢她的。不过……”佟尘辉认真的看着小女孩,“不过你一定要听她的话,不能惹她生气,她生气后……”

佟尘辉停顿了一下,他担心吓到女孩,于是重新说道,“她有些严厉,特别是对小孩子。不过也没关系啦,总体上她还是很好相处的。”

“您去出差吗,能不能告诉我去什么地方?”小女孩突然问道,好像她根本不关心那个接下来的几天里都会一直与她相处的阿姨。

“嗯!”佟尘辉突然看向小女孩,当他看到她认真的表情时,原本还在犹豫的他还是说出了“靖州”两个字。

说出这两个字的声音虽然很小,不过就在佟尘辉身旁的小女孩却听得实在,因为当“靖州”二字传入她的耳朵时她的表情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小女孩脸上的惊异瞬间就散去,但她的心绪却并没有跟着自己脸色的平静而得以稳定下来。

当小女孩把目光移到佟尘辉脸上时,她发现佟尘辉正奇怪的看着自己,“海州之外的地方?”她怕佟尘辉发现刚才自己突如其来的变化,于是转移了话题。

“你对那个地方熟悉?”佟尘辉看着小女孩认真的问道,他好像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小女孩的话似乎正好提醒了他。

小女孩慢慢的低下了头,不过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立马又抬起头,“不熟悉,不过……”小女孩的声音突然变小了,“不过那里是我的出生地,虽然是我的出生地但那里却只承载了我五岁前的记忆,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回靖州了,因为那里已经没了我的家,所以这样看来那个地方对我来说还真谈不上熟悉。”在靖州让她记忆最深刻的还是和爷爷在一起的那段美好时光。

“靖州的变化应该很大吧。”小女孩眼中充满了向往的神色。

“我也不知道?”

“难道您没去过靖州?”

“没有。”

“哦。”

“不,我去过一次。”

“真的吗,什么时候去的呢?”

“嗯,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曾经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的同学就在靖州。我一直都说要去看看他,可一次都没有得以成行,连他的婚礼都没来得及参加,唯一去靖州的那次居然是参加他的葬礼!”

他有些沮丧,而她有些自责,她感觉碰到他的伤口了。空气有些沉闷,气氛有些压抑。

“您去过哪些地方呢?”空气突然通畅起来,气氛开始活跃起来。

“我吗?”他指着自己有些不敢相信,很快又摇了摇脑袋。

她不知道他摇头是什么意思,只是很认真又充满求知欲的看着他。

“你说的去的地方是城市还是?”

“嗯,城市或者去过的某个城市的旅游景点。”

他忽而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她,“我还真没去过几个地方,说句不怕你笑的话,我这辈子还未出过咱北徽省呢。”

小女孩惊异的看着他,不过很快她又移开了视线。她在心中想,连自己都去过好几个省份了,他这个年纪的人怎么会没有出过省呢?不过转念一想他是绝对不可能骗自己的。

“除了北徽临安,海州,靖州这三个地方,其它地方我都没有去过。”

“哦!”小女孩更加诧异,北徽省内县级以上的城市自己去过一半以上,而他却只去过三个,“世界这么大为什么不出去看看呢?”

“世界太大,我太渺小,好地方太多,我这辈子恐怕是看不完的,既然看不完干脆哪都不去了,待在海州多好。”他突然看向小女孩很认真的说道,“我觉得每天都能待在海州就已经很幸福了,每一天的早晨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都是海州最熟悉的风景,对我来说是最美好、最幸福、最温暖的事之一。最幸福的事对一个人来说,至少对我来说没有几件,它们屈指可数,我能把握一件,再去追求其它两件就已经很幸福了,其它的我就不去奢求了。幸福很简单,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自己喜欢满足就好。去其它地方欣赏美景这样的事,还是留给那些想去看看世界的人吧!我踏实的待在海州就好。”

佟尘辉看了看表,“那个阿姨快到了,我先去做饭。”没走几步他突然停下来转过身,“那个阿姨姓苏。”

佟尘辉只说了她的姓,并没有告诉小女孩那个阿姨的名字。小女孩小口微张她正准备说什么,却看见佟尘辉已经转身进入厨房。

她也跟着准备走进厨房,刚到门口就被佟尘辉堵在门外,“这里油烟大,你先去休息一会,美味一会儿就好。哦,对了,你留意一下叫门声,阿姨差不多也快到了。”佟尘辉以为小女孩要来帮忙,他第一时间把她拒之门外。

小女孩只好转身返回客厅,她真想去厨房帮帮忙,但她发现佟叔根本不让。

没一会厨房就飘来一阵炒菜的香味,虽然厨房的门关着,但香味还是从门的缝隙间跑了过来,诱人的菜香很快就弥漫在整个屋子里,失散多年的幸福味道又重新回到佟尘辉家的空气中,几年前熟悉的景象仿佛被复制到现在。

小女孩的喉咙不自觉的动了动,她这才发现自己饿了。由于伤心她中午并未吃多少饭,其实直到现在她的心情也并没有恢复多少,哪怕刚才与佟尘辉说了这么多话也没能转移她的注意力,当然也并没有能够缓解她的情绪。有些忧伤是潜藏在心底的,从脸上并不一定能够看出来。

没一会敲门声响起,小女孩快速走到门边,她把手轻轻放在门把上,犹豫了一下她最终并未开门。她返身跑到厨房,这时佟尘辉也正好从厨房出来,要不是他发现及时,提前稳住身形此刻小女孩已经撞到他身上了。

看着慌张的小女孩佟尘辉并没有说话,他知道她一定有啥事要对自己说。

“对不起!”小女孩还在为刚才差点撞到佟尘辉而深感抱歉。

佟尘辉笑着轻轻摇头,好像在说没关系。

小女孩看见他的笑容才突然想起刚才有人敲门的事,“有人叫门,好像是,可能是苏阿姨到了。”小女孩一双澄澈的大眼睛扑闪地望着尘辉,佟尘辉一下子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没见过苏阿姨,肯定是担心认错了人。

“嗯,我去吧。”佟尘辉刚经过小女孩让出的那个缺口,便立马加速跑向屋门。

“怎么这么香,难道,难道您请了人做饭的?”

一个声音朝小女孩这边传来。佟尘辉开了门,他们没有在第一时间寒暄,来人反而发出这样的疑问,此时小女孩已经明白在这个阿姨眼里佟尘辉好像根本不会做饭,所以当她闻到屋内炒菜的香味时她才会发出这个疑问。

佟尘辉有些尴尬,他并未说话,只是摇了摇头算是否定了她的想法。关上门他们就朝小女孩走来。

“这是苏阿姨。”

“阿姨好。”小女孩微微一笑对着她打了一个招呼。

苏阿姨高挑的个子,不胖不瘦的身材,瓜子脸,浓密的眉毛下有一对澄澈明净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嘴巴不大不小,配上她那对红润的嘴唇恰到好处,五官算不上特别出众,倒也生得俊俏,看不出她的身上有刻意打扮过的痕迹,完全是当初上天恩赐给她的纯天然的模样,她没有刻意装扮身上却多了几分别致的气质。苏阿姨脚下穿了一双运动鞋,下装是一条牛仔裤,上身穿了一件白色T恤,全身上下一副休闲的打扮,齐肩的头发束在一起,整个人给人一种英姿飒爽又干练的感觉。

“这是韩暮雪。”

“暮雪你好!”苏阿姨微笑着对韩暮雪点点头。她直接简称了韩暮雪的名字,这样听上去更亲切。

暮雪听到她这样称呼自己,一瞬间内心就有一种距离被拉近的感觉,抬眼间正好看见苏阿姨灿烂的笑容,她突然发现苏阿姨比刚才好看了几分。

呵,居然是一位美人胚子,暮雪小口微张,一副惊讶的模样,心想还有这样的女子,她这才发现苏阿姨这般漂亮,在苏阿姨的笑容下她才展现出自己原本的面貌,暮雪这才看清苏阿姨的容貌,原来这么好看,这是眼前一亮的感觉,比第一眼发现一个人的漂亮更动人心弦。

这时佟尘辉从厨房里走出来,原来向二人介绍完他便抽身进了厨房,他的速度极快以至于其她两人都没有注意。此刻他的手里正端着菜,原来菜已配齐,就等苏阿姨的到来就可以开饭。

苏阿姨进入厨房,出来的时候虽然端着菜,但她还在四处张望,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一般。把菜放到桌上后她又走向厕所,她并未上厕所,因为她很快就从厕所走了出来。出来后她又走向最近的那间卧室,卧室的门敞开着,不过她并没有走进去,只是站在门外向屋内看了看。

佟尘辉发现了她的异常,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他笑了笑轻轻摇头,然后对着空气大声说出三个字:“吃饭了。”

苏阿姨循声向佟尘辉望去,当她看到佟尘辉和暮雪两人的眼睛都看着自己时,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极不情愿的走了过去。

“人呢?”她虽然走了过来,但还是忍不住疑惑的对佟尘辉问道。

“人,什么人?”佟尘辉知道她的意思,但他还是故意问道。

苏阿姨也不生气,她走到桌边,然后指了指桌上的佳肴。

佟尘辉只是一个劲的笑并没有回答她。

苏阿姨有些不明白,她更加疑惑的看着佟尘辉,心中突然想到难不成他结婚了,她的眉头微微扭成了一条线。不过这事也没听谁说过,自己更是没有收到他的邀请呀。转念一想他这个人好像从来不喜欢按常理出牌,说不定就在不久前他就已经碰到了他的真爱。不过仔细一想又觉不对,她又轻轻摇头,如果他屋内有人了,那还叫自己来照顾这个孩子干嘛。

“难不成这些菜是你做的?”苏阿姨又指了指桌上的菜肴,虽然这样说不过她还是下意识的朝卧室的方向看了看。

“来,先尝尝味道。”佟尘辉已经返身从厨房端出了米饭。

坐上桌佟尘辉分别跟苏阿姨和暮雪夹了一块肉多骨小的排骨。佟尘辉和暮雪已经开始动筷子,苏阿姨还在四处张望,她好像在找人,似乎还有人没有上桌。

“尝尝味道,凉了可就没那么可口了。”

苏阿姨回过头,她这才明白已经没人了。她夹起碗里的那块排骨送到嘴里,刚入口她的眉头就舒展开来,上下眼皮分别向外扩张,继而眼睛一闪。

肉香、淡淡的柴火香、调料香……各种香味叠加在一起弥漫于口腔,不咸不淡,盐味适中,口感上乘。但最让苏阿姨惊喜的还是那种久违的柴火香,说是柴火香也不完全是,不过它的确是一种完全融入食物中的烟火气息。

美味的食物苏阿姨吃过不少,但是像这种比其它地方做出的食物多一味的人间至味的确少见,多出的那一味把整个食物都提高了一个品味,哪怕是最简单的食材,哪怕是最普通的家常菜也让它上升了一个格调,这里面还包含了一种最简单、也最常见的东西——家的味道。

“味道不错哦。”苏阿姨看看尘辉,又看看暮雪,当看向暮雪的时候她轻轻摇了摇头,她不相信这样的菜出自一个孩子之手,因为能烹饪出这样味道的人一定是需要生活磨砺,岁月沉淀的。

她把目光重新移到佟尘辉脸上,她更相信这桌菜是出自眼前这个男人之手。

佟尘辉只是微微一笑并未言语。

“您啥时候学的这手艺?”局里没人知道佟尘辉会做饭,在同事们的印象里自从发生那件事后他家里从来没开过火,从来没有在煮过饭,所以苏阿姨惊讶他的厨艺。

“我还急匆匆的赶过来准备帮您下厨呢,没想到您已经做好了,而且这厨艺可比我高明多了,惭愧、惭愧。”

苏阿姨突然认真的盯着佟尘辉,眼里满是羡慕之色,“哪个姑娘要是嫁给了你那就享福喽!”

“哪个姑娘会看上我呢?我这岁数都是大叔级的人了。老了,可不敢再奢望哪个姑娘能够看上我。”佟尘辉瞅了一眼苏阿姨,看到她脸上表情细微的变化时,他感觉自己说错了什么,连忙低下头狠狠的扒拉了一口饭。

“有些姑娘呀,就喜欢成熟一点的男人。成熟,让人内心踏实,给人一种可靠的感觉。其实我也喜欢成熟一点的男人。我认识一个姑娘她就想找一个比她大的男朋友,她就喜欢大叔级的男人。”苏阿姨并未生气,反而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说话间他还不断看向佟尘辉。

佟尘辉并未回答,他依然埋着头认真的吃着他碗里的饭,连菜都不敢再去夹一筷子。

韩暮雪感觉氛围怪怪的,她并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佟尘辉后,又偷偷瞄了一眼苏阿姨,她已隐隐觉察到了些什么。

“结婚对每一个人来说都非常重要,我认为最最重要的还是要找对人,结婚找对了人就是嫁给了爱情,找错了人就是嫁给了婚姻。我个人认为对真正的感情而言,年龄、身高、身份都不是问题,在意这些的人一定都不是真爱,真正的感情往往是可以跨越很多东西的,甚至包括生死。如果不是这样那一定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爱太少了,也许是现实的生活让人们开始变得世俗,太多的顾虑就成了世俗的那根纽带。”苏阿姨突然深情地看向佟尘辉,好像在告诉他,自己就是那类相信真爱、也渴望真爱的人。

“婚后幸福是一件重要的事,它绝对是衡量一段婚姻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幸不幸福真的不完全与结婚者的年龄是否一致呈正相关。现实生活中我看到过很多年龄相当的人结婚后并不幸福的,我也见过找了年龄比自己大一些也同样不幸福的,我还看到找了年龄比自己小一些也同样不幸福的。幸福与否真的不完全与年龄相关,最重要的还是要选对人。最好的婚姻是:女人嫁对了人,男人娶对了人。作为一个女人我知道:一个女生最初的愿望都是希望遇到一个喜欢的人,一生只嫁一次,嫁给那个叫爱情的东西。可现实生活中好多人无奈的选择了很多次,最后那次也并不一定幸福。只是兜兜转转了几次之后,她们学会了吞下所有的委屈,咽下所有的泪水,把这些统统都独自消化掉,最后默默的选择了凑合着过完当下的生活。我想,那样的人也许是真的倦了吧!可她们最开始还是渴望那种从一而终的稳稳的幸福的呀,只是已经从原来的渴望变成了现在的羡慕别人。如果两个年龄差距大的人婚后依然相爱,并且和谐、幸福美满,那他们绝对是真爱,我相信那也一定是所谓的缘分。”

不知怎么的佟尘辉的脸已经泛红,“吃饭,来尝尝这个番茄炒蛋咋样。”他舀了一汤匙番茄炒蛋到苏阿姨碗里,舀完他又往韩暮雪的碗里舀了一勺,最后才舀到自己碗里。他想转移开话题,他觉得这些话在一个孩子面前说并不恰当。

苏阿姨好像已经明白佟尘辉的意思,本来没有说完话的她不再说话,她埋着头认真品尝起佟尘辉烹制的菜肴来。

这是多年以来佟尘辉第一次在家开火做饭,苏阿姨这时才知道原来佟尘辉会做饭,而且厨艺还并不比自己低。苏阿姨和韩暮雪的兴致正浓。

除了饭菜香,室内还弥漫着一股幸福的味道,苏阿姨脸上洋溢着幸福与快乐,韩暮雪脸上也满是幸福。

佟尘辉看到她俩开心的样子他的心里很满足。简单又别致的温馨弥漫在客厅,尘世的烟火气息飘荡于屋内,这是久违的人间烟火。

虽然暮雪脸上看上去很开心,但她吃的并不多,她心里的伤并未痊愈,即使她表面上努力的做出一副吃意正浓的样子,但实际上装下肚里的东西并不多,其实跟她一样的人还有佟尘辉。

饭毕苏阿姨要去洗碗,佟尘辉不让,还说;“来者是客,客人怎么能受累,客人受累岂不是有违待客之道,主人就有失待客之礼!”

苏阿姨拗不过他只好作罢,于是来到暮雪身边与她聊起日常,也间接的关心起她的过往来。

没一会佟尘辉就出了厨房,出来时他的手里多了一块已用袋子装好的腊肉以及一小袋土豆,“正宗的山里腊味,你带回去尝尝。”

“呵,您还准备有这些东西呢?”苏阿姨有些惊讶。

“朋友送的。”

苏阿姨原本不喜欢吃腊肉,但这是佟尘辉给她的,所以她还是欣然接受了。

“谢谢!”

“该说谢谢的人是我。”佟尘辉一脸认真的看着苏阿姨,“谢谢你,一次次的麻烦你……”他眼里饱含着感激。

苏阿姨被他这样一说还有些怪不好意思的,她微微侧头,避开了佟尘辉的视线,“您别这样说,我是……”

苏阿姨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出来,不过佟尘辉已经猜到她要说什么。客厅重新安静下来,短暂的沉默后尘辉对着苏阿姨轻轻一笑,然后转身回了房间。出来后他招呼来暮雪,叫她回房间收拾一下行李。

带上暮雪的部分行李,他把她俩送下楼,虽然事先已经给苏阿姨交涉好,也同样给暮雪说清楚的,但是分别的时候他还是不忘嘱咐道,“暮雪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您回来的时候我一定把她完整的交到您的手中。”苏阿姨深情地望了他一眼,“出门在外照顾好自己,人生地不熟的注意安全。”

“嗯!”佟尘辉点点头,并没有向苏阿姨表达心中的感激,他转过头看着韩暮雪,“听阿姨的话,照顾好自己。”

韩暮雪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佟尘辉目送着她俩的背影离去,他突然发现这个场景似曾相似。

恍惚间他看见暮雪转过脑袋看着自己,跟她一起转过脑袋的还有苏阿姨,只是骑着车的苏阿姨看他的时间并不长,但他却觉得那双明亮清澈的大眼睛看了他好久好久,以至于过了很久很久他的眼里都还是苏阿姨那双深情眼睛的模样。而韩暮雪一直看着他,他仿佛听到暮雪叫了一声“叔叔”,其实韩暮雪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当两轮车快到转角口的时候,韩暮雪突然举起右手,然后用力的对着他挥了挥。他知道那是暮雪在对他说再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