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摆渡人 3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124字
  • 2020-10-01 20:36:48

空气越来越沉闷,压抑的氛围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豆大的汗珠从夏志额头上“吧嗒、吧嗒”的滴落下来。

“要下雨了吧!”夏志在心中暗暗感叹。不见他有任何慌张,因为纸钱已经化为灰烬。

他抬起头下意识的往天上一看,西边的乌云像队列有序的军队,它们带着渗人的威压朝着坟地的方向滚滚而来,它下方的坟场突然暗下来。

这时,其他人才注意到天气的变化,他们同时抬起头,心中不禁哑然,刚才还晴空万里,突然就乌云密布,天气真是变幻莫测。

陈师傅心中担忧,他朝四周一看,这个地方连一个躲雨的地都寻不到。

他摇摇头又朝镇上的方向看去,心中暗想:“这雨真奇怪,不知道镇上下雨没?”

收回目光,正欲将视线重新移到头顶,一阵强风突然刮来,夹杂在风中的还有点点的雨滴,雨滴打在地上立刻留下一块拇指上关节般大小的水渍。

狂风刚刚呼啸而过,另一股大风又起,众人衣服和头发在狂风中翻飞,风中偶尔还夹带着一些细沙碎石向众人的脸上和眼中招呼而来。

再往坟场外围的树林一看,那些竹子、树木在狂风的淫威中左右摇摆了两下便弯下了腰。

“窸窸窣窣”的响声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那声音比狂风的呼啸声更加渗人。

“噼里啪啦”一颗颗蚕豆大小的雨滴很快就呼啸而至,雨滴打在头上、脸上、胳膊上、衣服上、身前泛白的空地上……没有遗漏下任何一个角落。

陈师傅本能的想躲,可当他看到夏志和小女孩的举动时他放弃了这个念头。

夏志在滂沱大雨中跪了下去,与他一起跪下的还有小女孩。

陈、周师傅站在一旁微微愣神,不过很快他们就反应过来,下葬的时候夏志也去帮忙了,纸钱烧完他们还未祭拜,祭完这最后一拜,也就该返回了。

可出乎意料的是:磕好头他们依旧保持着跪拜的姿势,并没有起身的意思。他们舍不得起来,任凭雨水朝身上招呼,衣服很快就淋透。

这一刻陈师傅心里有一种东西在涌动,看着地上如此虔诚的两人,他看到了他们两人对逝者发自内心的尊敬与缅怀。爱由心生,真诚是伪装不出来的。

雨停了,太阳并没有出来,因为它被遗留的乌云挡在身后。

夏志看了看天空,发现雨并没有再下下去的意思,这才慢慢站起来。他的左脚突然一软,整个身体向左后方倾斜而去,不过他很快就稳住身形,虽然如此他的左腿看上去并不好受,应该是跪的时间太长,血液不循环腿麻木了。只见他取来剩下的香,然后点燃,把香插入坟前。

原来先前点燃的香被雨水浇灭了,背篓里正好有剩余,于是夏志又把它补上了。被浇灭的香已被淋湿,已经无法点燃,夏志并没有拔掉,而是让它们插在原地。

回去的时候两位师傅走在前,夏志与小女孩走在后,小女孩不时回头看看后方,她越走越慢,步子也越跨越小,脚下的步伐也越来越重,好像每迈出一步都会耗费她不少的力气,最后她索性停下来,依依不舍的看着这片坟场的那一个角落,眼睛里已噙满了泪花。

在走出坟场的时候夏志也回过头看了一眼,不过这一眼的时间很长,仿佛把一年到头的光景都看完了,最后他还不满足,索性又停了下来。

路上倒也干爽,从空中倾泄下来的雨水早已经渗透入地下。

夏志看着偌大的一片坟岗,心中不禁感慨,这里还会葬人吗?他不知道,他只是轻轻摇头又叹息了一声。

这座坟场见证了这个院落的荣辱与兴衰,繁荣已成过去,这里终将会被时间摧毁,被岁月掩埋,这里将再一次埋葬,只是到时候埋葬的已经不是人,而是斑驳了的岁月。没有任何事物能躲过岁月的洗礼,所有的事物都将被时间淹没,这里的一切都将回归自然,变成最初的模样,一片生机盎然的新绿将重新出现在这里,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到那时虽然自己已经看不到,但青碧终将会出现,青碧代表了生机,代表了希望,人的生存环境离不开它们。

发现身后没了动静,两位师傅也停下来。小女孩在前,夏志在后,他们之间已经隔了四五米的距离。站在最前头的小女孩突然“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双膝挤压铺路的碎石的声音立刻传来,这声音像极了用黑板擦背后的金属摩擦黑板的声音。

其他三人的眉毛同时挑动,心好像被什么扎了一般,生疼。

两位师傅对视了一眼,然后轻轻摇了摇头,他们的心在剧烈涌动。这是一个特殊的葬礼,这两位师傅也是头一次见,他俩很震惊。看着跪在地上的那个微小单薄的身影,他们两眼一热,眼眶一亮,从里面洒出一滴晶莹的泪花来。

在夏志付工钱的时候,两个师傅同时阻止了他。这次说话的不是陈师傅,而是周师傅,原本结巴的他此时居然不再结巴。

“钱我们就不收了,你自己留着。”

“做了工咋能不付工钱呢,天底下哪能有这样的事?来快收着。”夏志把钱硬塞进周师傅手中。他清楚两位师傅都是下力人,全凭一身力气吃饭,都不容易,他怎么能不给工钱呢,“两人的工钱都在里面,劳烦您们分……”

夏志话还未说完,周师傅已经把钱放进了夏志的裤包里。夏志有些奇怪,不过他很快想到自己的同学。

“有人给过工钱了吗?”夏志还是好奇的问道。

两个师傅先是一愣,然后相互看了一眼,面面相觑,随后又同时摇摇头。

“没,没有。”周师傅倒是实诚。

夏志更奇怪了,“没有?”他愣了一下,好像在思考什么,“那怎么能不给工钱呢!”他突然大声说道,同时想把钱再次塞给周师傅。

可周师傅哪里肯接,在看见夏志的动作时他已经连退几步,现在已经在五米开外了。

没办法夏志把目标转换为陈师傅,不过结果已经明了,夏志再一次落空。

此刻他竟有些无奈,四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谢谢您们!”感激涕零的夏志向两人深深鞠了一躬,弯腰这个动作是非常真诚的,夏志一直没有起身。

对于尊敬死者的人夏志都是充满敬意的,对方执意不收工钱夏志只好暂时用这种方法来表示感激。

“我们得感谢你。”

听到这个声音夏志才直起腰,他发现两位师傅的表情异常严肃,接下来的话更让他震惊,当然也给他的心里带来一丝暖意。

“感谢你,让我们也当了一回摆渡人。”两位师傅同时向夏志弯下了腰。

“摆渡人!”夏志错愕。

两人缓缓直起身,“对,摆渡人。”

夏志重新审视起两人来,他们穿着普通,衣服和裤子上除了有一些大大小小的补丁外,还零星分布着一些较小的破洞,这些破洞显然是新形成的,所以未来得及修补。他们全身晒得黝黑,除了特有的淳朴,看不出哪里还有特别之处,夏志皱眉,“摆渡人”三个字也震撼着他心灵。

看见夏志不解的神情,陈师傅笑了笑,周师傅却赶紧解释道,“灵魂的摆渡人,因为你刚才的善意行为,死者的灵魂得以安息,最终才能到达天堂。如果他不是遇见你,他的尸体极有可能被随意掩埋,甚至,甚至成为孤魂野鬼,你帮他打通了人间去天堂的通道,架起了人间与天堂之间的桥梁。”

“哪里有什么天堂与地狱,这些不过是人们想象出来的而已,我今天的所作所为只是帮他完成心愿,我在心中答应过老人,我不想他留下遗憾,另一个就是我不愿违背良心,言而无信。”

夏志一阵苦笑,原本受低落情绪的影响而一直紧绷的脸也终于换了一种模样。

夏志从来不相信鬼神一说,他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他不相信有天堂,更不相信有地狱。

为善抑或为恶,不过是人心中的一执之念罢了。

在他心中只有道德与法律,道德引导人善良,心怀慈悲之心;法律约束人们不要做在道德边缘之外的行为。在道德上除了心地善良外,还要有良好的素质,这里面包含的就多了,比如:尊老爱幼、遵守秩序、孝敬父母、爱护环境等等。

在法律上他是秩序的维护者,他会跟一切破坏社会稳定、践踏法律的坏人作斗争,他并非生来就是勇士,虽然他也只是血肉之躯,但他终究成了罪恶的终结者,正义的维护者。他做善事除了感恩外,还因为他有一颗与生俱来的善心,而并非迷信上说的做好事能升入天堂。

夏志一直认为做好事,是不求回报的,图回报的不叫做好事,而应该叫做交易,交易的另一个说法又叫买卖了,那就失去了意义。

如果他们所处的世界真的有天堂,那夏志一定会认为天堂就在人间,地狱亦是如此。天堂、地狱、人间是共存的,这三样东西在这个世界可以相互转换,除了大自然偶尔能主宰它们外,人有时候也会成为影响它们转换的主导。

陈师傅、周师傅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夏志,他们的观点与夏志刚好相反,他俩不仅认为天堂与地狱皆存在,而且他们更相信天堂、人间、地狱的界限是分明的,根本不可能在同一平面同时出现,就像等级森严的制度,界限分明不可逾越。

“看,彩虹!”小女孩突然喊道,她的声音一下子吸引住众人,那两个师傅第一时间向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低着头好像在思考着什么的夏志也慢慢抬起头,顺着小女孩指着的方向看去。

“好大一条彩虹,原来彩虹真的是由七种颜色组成的,书本上没有骗我们,老师也没有骗我们,太神奇了。”小女孩惊呼道,就好像她在验证一个奇迹。

这时大家才发现,彩虹正好在坟场上方。如此大的一条彩虹,而且还是: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色彩分明的彩虹。一般的彩虹哪里能用肉眼分辨出七种颜色,恐怕连四种都分辨不出来。别说见过,这里所有的人听都未曾听过,如果真要找几个词来形容,那就是:神奇、壮观、漂亮、震撼。

一阵微风迎面吹来,头顶上的阴霾渐渐散去,乌云刚走阳光又探出头来。

不知什么时候坟场上空多了几朵白云,白云好像长了脚一般飘飘荡荡,最后停在了那道神奇的彩虹上方。

“我怎么觉得那个笑脸那么像爷爷呢。”小女孩有些天真的说道。

“你太想他了吧。”陈师傅打趣道,“思念太盛,你目之所见则尽是所思之人的模样。这是一位老……”

他话还未说完,周师傅突然拉住他手臂,用力的扯了两下。

“你拉我干嘛,这么用力。”陈师傅努力挣脱,可他没能如愿,因为周师傅实在是握得太紧。

陈师傅抱怨的看了一眼周师傅,刚要发火,却听见周师傅有些结巴的说道,“看,看那……”

陈师傅朝他手指的地方看去,那个地方正是彩虹边上的天空,那道彩虹旁边不知什么时候飘来一朵白云,仔细一看那朵云居然与老大爷的容貌有七八分相似,而且,而且他还在笑,对着他们四个人笑。

旁边又飘来一朵云,正好在笑脸的下方停下,看上去就像老大爷在向他们挥手告别。

也许是受天空那个笑容的感染,他们四个人的脸上竟像四朵花儿一般同时笑起来,纯粹自然……

他们心头暖暖的,眼里也暖暖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掉出来。

“卫大爷真的去天堂了。”周师傅打破了短暂的宁静,几乎激动的说道,眼神中全是向往的目光,“天堂是什么样子的呢,什么人才有资格去呢?”周师傅的自言自语并没有人回答,因为天堂到底在什么地方他们也不知道。

夏志心中一热,双眼也越来越滚烫,他突然想起了那些老人,脑海中全是老人们慈祥的面容。再抬头时,他发现蔚蓝的天空上出现了他曾经送走过的一张张老人熟悉的面容。

夏志的双眼湿润了,“摆渡人”三个字突然从他口中说来出,伴随声音而出的还有从眼眶里钻出来的几颗晶莹剔透的珍珠。

“您老走好,愿天堂一切安好!”看着那朵笑靥如花的云朵,夏志居然破天荒的说出这些话来,不过他说的这个“您”不是指的一个人,而是他曾经送走过的所有老人。

由于这个地方地处偏僻,根本没有条件实施火化,何况那个时候火化才刚开始在海州推广,而且老大爷的坟又是双人棺,早在十年前就已修建,并且已经埋了他的老伴,所以他们就直接沿用了老大爷原来的墓穴。

分别的时候夏志瞅准一个合适的机会,趁周师傅不注意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工钱一把放进了周师傅的荷包,虽然其他人没有发现,但是他的动作还是被小女孩看见。起初小女孩脸上一副吃惊的模样,但惊讶的她并没有发出声来,因为下一刻她对夏至这个动作的用心已然明了。

送别两位师傅后夏志并没有马上离开,离开前他还做了一件事。他先去地里割了满满一大背篓的猪草,回来后他又把猪草切碎,然后把它们放入那口大锅里煮成了猪食。由于时间紧,他在煮熟的猪食里加了一些冷水,把猪食的温度降到能下口的合适程度,他这才放心的把猪食倒入猪槽里。

猪食刚倒入槽中猪就立刻兴奋的涌了上来,它低头闻了闻槽中的猪食兴奋劲一下子更浓了,不过它并没有立马下口,它略微抬头看着夏至,肥硕的大耳朵轻轻抖动,它在欢呼,它正在以它自己的方式感谢夏至。

表达了心中的感恩后它这才低下头大快朵颐起来,一边吃着一边还发出“呼噜噜”开心的吃食声响。

突然夏志伸出右手摸了摸吃兴正浓的猪头,一种粗糙的感觉立马向他手中传来,不过夏志并没有缩回伸出的手。

猪好像明白了似的,它停下正在进食的口,轻轻仰头对着摸着它的手轻轻摩擦了一下。

这是它对夏志友好的回应,直到夏至轻轻移开它头上的手,它才又重新埋下头尽兴的大吃起来。

它实在太饿了,很快半槽子猪食就被它吃光。

待它满意的吃饱,肚里再也装不下任何食物后,夏志才把剩下的没有加冷水的猪食全部倒入槽内。

倒完剩下的猪食夏志又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猪圈的门,这里有大片的树林,这后面更是有大片的森林,对如此开阔的一个大环境来说一头猪的躯体是完全能够容纳得下的,所以夏志决定把它放了。让它重新回归大自然吧。以后的生活得靠你自己了,外面吃食倒也丰富,如果足够幸运它完全能够活得比以前更加自在。

“你主人走了,从此你也自由了。”夏志离开的时候对这头正用感激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猪说道,“祝你好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