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摆渡人 1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248字
  • 2020-09-27 20:00:58

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其他人早已分批离开,屋子里最后只剩下佟尘辉和小女孩。

空气中感觉不到风,佟尘辉和小女孩心中都闷得慌。

又过了一会佟尘辉听见小女孩肚子“咕咕”的叫了两声,佟尘辉心疼地看向小女孩,他知道她疲倦了,同时也饿了。

见状佟尘辉走向小女孩,他与小女孩商量起来,内容就是今晚他们在山上住,还是下山住。小女孩与佟尘辉的意见不谋而合,他们一致认为在山上住,老大爷家也有食材。

后来佟尘辉想起还要下山办事,来回跑也费事,而且佟尘辉担心老大爷家的食物被人动过手脚。于是他们决定一起下山去,但下山前一定要把门锁好。

到了镇上他们随便找了一家食店,小女孩和佟尘辉都很饿,但是他们都没有胃口。

为了带动小女孩多吃一些食物,佟尘辉装作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在他的劝说下小女孩往嘴里硬塞了些食物,两人总算也垫了垫肚子。

饭毕,佟尘辉又给在镇上派出所工作的那个同学打了一个电话,两人先是寒暄了一阵,然后佟尘辉又把案件的情况给他讲了一遍,最后才告诉他这次打电话的目的:想请他在当地找两个朴实的人上山去把死者葬了。

毕竟佟尘辉同学是当地人,人熟好办事,佟尘辉想请他帮忙找人。

正事说完,对方邀佟尘辉一起吃晚饭,两人也好叙叙旧,毕竟几年未见面了。

佟尘辉婉言谢绝了对方的好意,他们又聊了会其它的事才挂断电话。

没多久电话又打了过来,对方告诉佟尘辉人手已经找好,这次谈话的时间并不长,对方交代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几秒钟后一条短信发到佟尘辉手机上,那正是对方给佟尘辉找的两个帮手的电话号码,信息上除了号码外还有两个人的名字。

佟尘辉把两个号码都存在手机上,存好号码他立刻拔通了一个。谈好价钱后,佟尘辉才告诉对方时间以及地点。

挂掉电话佟尘辉又拔通了另一个号码,很快便像第一个一样谈妥,除了简单说明情况佟尘辉还分别告诉两人各自要带上的工具。

他们随便找了一个地方住下,待安置好小女孩佟尘辉便出了门。

回来的时候他的手里多了两个袋子,一个大口袋,一个小号塑料袋,那个大口袋提在佟尘辉手中沉甸甸的样子,里面好像装了不少东西。

佟尘辉把大口袋往门边一放,然后提着塑料袋朝小女孩走来,跟小女孩说了几句话后便把塑料袋递到她手中。

接过塑料袋小女孩发现里面全是吃的,有面包、饼干、牛奶、矿泉水。原来佟尘辉担心她没有吃饱,于是给她带了些干粮回来。

再看地上那个口袋,袋子的表面粘着一些灰,原本白色的袋子一些地方已经变成了深灰色,更有极少地方已经变成了黑色。不知道这个袋子沉睡多久了,表面已经很脏,想来里面应该是干净的。

小女孩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当她的目光从那个袋子上移开时,她的双眼突然一亮,她好像隐隐猜到了什么,她并没有说话,眼中却露出了赞许的目光,同时在心中暗自感叹:准备的东西倒是很齐全。

第二天佟尘辉五点半就起了,他并没有立刻叫醒小女孩,等到六点二十分才敲响她的房间门。

其实小女孩早就醒来,她只是躺在床上,保持着昨晚睡觉时的模样,双眼却是睁开的,她睡着的时间并不长,几乎整个夜晚她的整个大脑都被老大爷的身影所占据。一个侧身她斜躺在床上,泪水浸湿了头下大片的枕巾,不明白的人一定会误认为那是汗水所致。

佟尘辉与两个师傅约好到达卫家院子的时间是八点半,他们吃过早饭刚好七点整。

出了早餐店,佟尘辉又去买了些其它东西,感觉东西准备差不多后他们便出发直接向山上驶去。

到老大爷家的时候那两个师傅并没有到,佟尘辉看看表,已经八点过,说早不早说晚也不晚。

“吱嘎”一声,佟尘辉打开那扇木质大门,他背后那缕晨光疯狂的涌进昏暗的小屋,整间屋子一下子又亮堂起来。

佟尘辉仅仅向前走了两步,就看见依附在老大爷尸体上的苍蝇四处飞散,不知道是受到开门声的惊吓,还是遭到了光的驱赶。

苍蝇的数量明显比昨天多了几倍,空气中还隐隐有着一股腐肉的气味,果然不能再拖。佟尘辉看了一眼在屋内乱窜的苍蝇,心想再晚一点恐怕就能看见蛆虫了。入土为安,入土为安,果然入土才能安呀。

佟尘辉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蚊香,点上一盘,不过他把蚊香放在了离尸体较远的大门方向,蚊香虽然离尸体较远,但微风还是把蚊烟吹到了里边。

嘿,你别说效果还不错,慢慢的那些蚊子被蚊香烟熏昏了头,烟雾一到它们就摇摇晃晃四处飞撞,笨拙一点的在慌乱中接连撞了几次壁后,险些掉落到地上。不过没一会佟尘辉就发现,一些头脑比较灵活的苍蝇在蚊烟外围转了几圈,再回来时它们狡猾的绕过了蚊烟,再一次牢牢的粘附在尸体表面。

佟尘辉又拿出一盘点燃,这次他把这一盘放到门的另一方,两盘蚊香遥相呼应,风把两边的蚊烟席卷而入,不留一点死角。

做好这些佟尘辉又进里屋搬出了那口黑色棺材,棺材不大,也不是太重。佟尘辉一眼认出棺材是由沙树这种木材制成的,材质属于最普通的那一类型。搬出棺材他又折返回屋拿出那两张条凳。

正在这时一道声音从外面传来,佟尘辉猜测是那两个师傅到了。他放下条凳,抬起手看了看腕表,此时已经八点二十五,来得倒挺准时的,佟尘辉暗道。

佟尘辉向屋外走去,果然,此时门外站着两个陌生男子。从年龄上看两人均在五十岁左右,两人身高相仿,个子均在一米七出头,他们的皮肤皆黝黑发亮,这是长期在室外经历风雨、遭受日晒留下的痕迹,这痕迹似乎也在告诉别人他俩做事的干练。

从面部上来看两人倒也和善,脸上还散发着一种山民特有的淳朴,但这丝毫掩饰不了两个汉子身体上的壮实。

“您是陈师傅,您是周师傅?”佟尘辉客气的问道。

只见二人微笑着同时点了点头,那笑容中有一种山民特有的淳朴。

可很快笑容就戛然而止,一个声音传人佟尘辉耳中。

“师傅不敢当,我们就是一下力气的,吃劳力饭。我看你就四十多岁,我也长不了你几岁,你叫我陈大哥也行,老陈也中,我们干的也不是啥技术活,有力气就行,所以你还是别叫我们师傅。”其中一个人说道。

佟尘辉有些不好意思,这还真有些突如其来,不过那位师傅的话倒也实诚、质朴。佟尘辉往旁边一看,另一位周姓大哥正点着头,他好像很认可陈大哥的说法。很明显周姓大哥是那种淳朴不善言谈的类型,而陈姓大哥不但淳朴,还能说会道,陈大哥更像是谈生意的人,而周大哥像是只会做事的人。

看上去他俩应该认识,而且还很熟,毕竟镇子也不大,两人又是同行,怎么会没有交接。佟尘辉在心中已经明了。

“敢问阁下尊姓大名?”佟尘辉一愣,陈姓大哥却依旧看着他等他回答。

自己没询问对方,对方倒是先问起自己来了,难怪佟尘辉有些猝不及防。

其实,问一下名字也并无大碍,本来陈大哥也没准备问的,但是他有些好奇,昨天派出所董警官给他打电话说:“对方是前来办案的海州佟队长……”

可眼前这个人不但没穿制服,看上去也并不像警察,而且他还带着一个小孩子,任谁办案会带一个小孩呢?

如此简单的常识,如果自己是警察也不会这样做,所以他想弄清楚,万一董警官问起自己也好回复。

佟尘辉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并未回答。

小女孩听到别人问佟尘辉的名字时她脸上的表情发生了变化,如果昨天不发生那件令她伤心的事,此时她脸上的表情应该是欣慰与开心的笑容。她没有任何顾忌,“他是……”

佟尘辉觉得小女孩的话非常刺耳,这几个字就好像雷击般劈在佟尘辉身上,他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仿佛乌云密布的天空,即将倾泄瓢泼大雨。

还好小女孩后边的话并没有说出来,她本来想告诉他们他是佟叔叔的。虽然她跟佟尘辉已经很熟悉,但她突然意识到这样不妥,而且她也发现了佟尘辉脸上表情的变化。于是把后面的话咽下了喉。

可话到这里也不能不说,于是索性介绍起自己来,“我,我叫韩暮雪。”说完这话小女孩紧闭双唇,因为她的小脸蛋已经开始泛红,她甚至已经感觉到脸颊火辣辣的在发烫。

佟尘辉已经察觉到这一切,再看两位大哥正看着自己,那两对眼神里同时折射出了疑惑。

“我姓夏,单名一个志,我叫夏志。”

“夏志?”两位师傅同时重复了一遍,语气中流露出的却是疑问。这孩子与这个大人不是同姓也就罢了,更主要的是他还不姓佟。

“嗯!”夏志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但是他并没有作过多解释,只是轻轻点头。

小女孩脸上的表情再次发生变化,不过这次非常细微,因为外人肉眼根本分辨不出来,只是此刻她的心中却又钻出一句话来:夏志,又是夏志,这两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小女孩至今不明白,某些时候她已经开始分辨不出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佟尘辉,还是夏志。

“佟队长呢?”陈大哥四处张望,完全忘了站在他对面的那个人的存在,“昨天,昨天董警官告诉我,联系我的人是佟队长,我当时也没问全名,只知道对方是海州佟队长。”陈大哥道出了心中的疑问。

“他与同事一起回海州了,他太忙于是就通知了我,正好我也有空就过来了,其实不管谁来都一样,我们的目的都是送大爷最后一程。”夏志好像在告诉他不用纠结这事。

对方点点头,好像明白了夏志的意思,不过这孩子和眼前这个男人的姓氏,他始终没弄明白。他虽然不好询问,但心里依旧在琢磨。

“你们是警察吗?”陈大哥看了看夏志突然问道,他想佟队长回海州了,既然夏志是他委托的人,那一定也是警察吧。

夏志并没有说话,他好像有心事。

“昨天派出所的董警官打电话给我们说:卫家院子发生了命案,现场已经处置妥当,让我们上山来协助海州佟队长处理后事。”见夏志没有反应,陈大哥于是解释道。

夏志还是一动不动,沉默不语。

陈大哥看到夏志没有一点反映,在看看他旁边的小女孩,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是警察,陈大哥心中纳闷,他摸了摸后脑勺,“那你们是他的什么人,亲戚吗?”

他感觉不像,因为镇上的人都知道卫家院子很久就没人了,别说卫大爷,这几年走了这么多老人,也不见外面有谁前来奔丧的,而且在这些已经逝世的人当中,不乏在卫家院子乃至在整个镇上曾经都是有一定名望的人。

“我,我叫夏志,我们不是,不是警察。”夏志结巴的说道。

对于身份他是很纠结的,有时候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是民警,有时候他又有些渴望别人知道他的身份,不过不管怎么说,夏志这个名字的确不是警察,所以他并没有骗人。

“哦!”陈大哥点点头。

周大哥抓了抓脑袋,他更听不明白了,像他这样的人越不明白就越认真,越认真就啥都说了,“你不是警察,那你怎么来干这事,难道,难道你是受人雇佣前来收尸的。”周师傅打了自己一个嘴瓜子,他觉得不对又重新说道,“前来埋葬他老人家的。”

夏志看了一眼面前的尸体,沉默了。良久,他才缓缓开口,“以儿子的身份,以父亲的名义。”一个声音突然传入众人耳中,那道声音不大,但大家都知道这十二个字是从夏志口中说出。

两位大哥的眼睛瞪得老大,他们不可思议的看着夏志,当然不可思议的还有小女孩,她也一脸惊异的看着夏志。

“以儿子的身份?镇上所有人都知道,卫大爷只有两个孩子,你怎么……”

卫大爷的情况镇上人是清楚的,他的一些事迹甚至成了镇上人茶余饭后的乐谈。卫大爷有两个孩子,最大的一个比夏志还要小,况且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失踪。夏志的话他一点也不明白。

周大哥开始较起真来,不过后面的话还未说完,他的左手突然被一道力量使劲的拽了一下,险些把他掀翻在地,他后面的话也就戛然而止。他稳住身形,往旁边一看用力拽他的人正是陈大哥。

周大哥不明所以,正欲说话,却看见陈大哥脸上递给他的表情,那个表情好像在使劲告诉他:不要再问了。周大哥这才反应过来,意识到刚才有些失礼,然后就不再说话,他伸出右手摸了摸脑袋,然后看向夏志,对着他尴尬的笑了笑。

夏志也极不自然的朝着对方笑了笑,他的笑容两位师傅并没有看到,因为此时他俩已陷入了思考中。

他们还在思虑中,夏志的话又在耳边响起,“这事就不要告诉董警官了,只要了了老人的心愿,其它事都无关紧要。”

夏志分别看了一眼陈、周两位大哥,眼神里充满了恳求之色,“这也是那位佟队长的意思。”

小女孩双眼睁得老大,她猛地扭过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夏志,眼中全是疑惑的神色。

小女孩的表情虽然变化很大,但除了夏志旁人根本没有发现,因为小女孩的惊疑转瞬即逝,她的脸上很快又恢复平静。

两位大哥看了一眼夏志,同时向他点点头。

不过周姓大哥突觉不对,于是又补充道,“如果他不问我们便不提这事,如果他问……”周大哥的表情突然为难起来,“如果他问我们,我们只好把我们知道的一一告诉他。”

夏志没有应承,连头也没点,但他也没有再恳求,他的脸上平淡如清风,看不出任何表情,不过他心里却有了肯定的答案:毕竟这是他人的行为,自己又有什么权利去左右呢。

良久,夏志才说道,“那辛苦二位大哥了。”

陈姓大哥摆了摆手,周姓大哥只是憨憨一笑。

夏志转身进屋,他们跟在夏志身后,刚进门蚊香的气味首先钻入二人鼻中,又走上几步两人便闻到空气中若隐若现的腐肉味,他俩的脚步同时停滞了一下。

再往前时受到惊吓四处飞散的苍蝇吓了二人一跳。二人对视一眼,尸体不正是在腐烂吗?他俩赶紧戴上拿在手中的手套,恨不得此时立刻从手里变出一个口罩来。

夏志先请两位汉子帮忙把寿衣给老大爷换上,寿衣是昨晚在一个棺材铺买的,店铺地处偏远,焦急的夏志寻了好久才找到。

原本夏志猜测老大爷备着寿衣,但他没有找到,其实是他没有仔细找,也并不是不愿意找,仔细寻找就会到处翻腾,夏志不喜欢随意翻别人的东西,哪怕主人已经不在人世,于是只好去山下买现成的。

这是棺材铺最后一套寿衣,夏志犹豫了一下,还是买下了。换寿衣的时候夏志特意让小女孩回避了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