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自杀还是他杀 2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959字
  • 2020-09-27 16:56:53

王局长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异之色,不过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因为那道惊异仅仅持续了0.5秒。

其他人听佟尘辉这么一说,都朝着尸体走去,有人小心翼翼的抬起脖子一看,果然如佟尘辉所说,脖子上有两条勒痕,而且下面的那条痕迹要比上面的那条明显,下面那条的宽度比上面那条大了一圈,大的那条勒痕有些地方不但翻着清晰可见的皮肉,而且还有一些干涸凝固的血迹。如果一定要给两条痕迹作上一个对比,那上面那条更像是人为在后面加上去的,在技术上还显得拙劣不堪。

除了小女孩外,对于其他在场的警察来说,这些都是他们非常清楚的,毕竟这是他们的专业。

“上吊身亡是利用自身体重,让环绕颈项部的绳索压迫颈项部位,从而使呼吸道闭塞,无法呼吸而引起的窒息身亡。勒死是以绳索缠绕颈项部,在绳索交叉的两端,用自身体重以外的其它力量,如凶手的双手向两侧拉紧,或者利用某种机械的作用,使绳索绞勒颈项,最终导致窒息身亡。上吊身亡和勒死最大的区别在于:上吊死亡用的是绳套,绳索多压迫在舌骨和甲状软骨之间,勒痕位置比较高,勒痕在下巴内侧;勒死利用的是对一条绳索类工具的收紧,绳索位置一般较低,勒痕位置较低,勒痕较长,而且基本上呈一条平行的直线;另一个被勒死时,现场常有搏斗和动乱迹象,如抓伤、擦伤和皮下出血等。”

佟尘辉一边说着一边指着相应的部位,说到上吊身亡的情况时,他还指了指头顶的那条绳索,然后用自己的双手模仿着那个动作演示了一下。

“凶手把被害者勒死后,经过一番处理再把死者吊起来,伪造成上吊自杀的模样,所以毫无疑问这是一桩有预谋的凶杀案。”佟尘辉娴熟的推理道,虽然他表面上看上去镇定自若,但其实他的内心有一个忧虑,他担心在现场找不到有用的指纹,如果真是那样破案就无望了。

他心里隐隐有着一股不安,他怀疑这里的指纹已经被凶手处理掉,毕竟他发现屋檐下的那些脚印是被人刻意处理过的。

其他人对佟尘辉的细致以及精准的分析暗暗佩服。只有王局长不以为然,他早已离开那具尸体,一个人站在人群外围。他不仅没去验证死者脖子上的伤,好像还刻意回避了一下,那样子看上去好似根本不屑,因为在他心里已经铁定了一个结论:死者是自杀。

“这些都是理论上的知识,还是要拿出足够证据证明。”王局长的意思是论据虽好,但是你佟尘辉还要找到足够的证据作为支撑你论据的依据,但他好像也在告诉佟尘辉,如果没有有效证据,从现场情况来看也可以判断为自杀事件处理。

小女孩一直保持着她原本的姿势,但他们的谈话她一直认真听着,她佩服佟尘辉的推论,这些线索一直在这里的自己都没有注意,佟尘辉仅是来回几次已经把这些东西铭记于心。

虽然佟尘辉有理有据,但她还是为佟尘辉担心,她不清楚那个胖叔叔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她知道他与佟尘辉此时的观点相反,而且她发现从某种意义上佟尘辉并不占优势。

“要证明自杀还是他杀其实很简单,除了脖子上的勒痕可以判断,另外还可以进行尸检,尸检结果总不会错的。”佟尘辉转过头看着王局长,暗示性的说道,“不过,不过大家都知道,只要死亡因素确定后就没有尸检的必要了。”

不到万不得已佟尘辉是不希望尸检的,因为尸检会破坏老大爷身体的完整性,他知道老大爷们那代人比较在乎这个。

佟尘辉的这番话好像刺激到了王局长的神经,就在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的脸上发生了细微变化,只是没有人发现。很快他脸上又挂上笑容,不过他却不再辩驳。

“小方你们开始吧。”佟尘辉回过头对着人群说道,他说的开始正是指纹收集。

这时两个男子从人群中走出来,他俩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对着佟尘辉做了一个OK的手势。

“搜索仔细一些。”王局长在后面突然大声吼道,“千万不能有任何一个遗漏的地方。”

听到这个声音那俩人同时点点头,手上的工作更卖力了。

时间如山间盛夏的晚风,风刚到眼前,倏地一下又飞到山的那边去了,一转眼几个小时就已过去。

小方他们已经完成屋内的搜索工作,俩人刚伸了个懒腰,佟尘辉就向他们招呼道,“你们再对死者的脖子以及那条绳子作一下分析并记录上。”

他俩可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对这样明显的伤痕绝对不会弄错。

“怎么样?”等他俩仔细研究了一番后佟尘辉又问道,“发表一下你们的观点。”

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问,俩人先是一愣,原本站起来的身体又蹲了下去,他俩又研究起来。

其实结果早就出来,死者致命之伤,正是脖子中间的那条人为勒痕所致,而且根据勒痕的模样分析,还能判断出死者生前经历过一番激烈的挣扎。

最上面那条不是勒痕,是吊痕。结合那条吊痕和勒痕可以知道,吊痕是死者失去生命体征、身体已经没了温度并且尸体已经僵硬后留下的。与佟尘辉分析的一模一样,死者先是被人勒死后,然后再吊上绳子伪装成上吊自杀的模样。

其实仔细看是很容易发现的,因为对专业人士来说这勒痕太明显不过。只是他们知道王局长正在升职考核,海州的管辖范围内命案太多对他的考核有一定影响,况且优秀的人大有人在,这次王局长的升职考核竞争是非常激烈的。对于这个案件,刚才王局长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正是碍于王局长的面子他们才没敢在第一时间发言。

“说说你们的鉴定结果。”过了好几分钟后佟尘辉再次催问道,他的声音不大,却非常严肃,语气中还有些失望。

那俩人同时小心翼翼的看了王局长一眼,欲言又止。

佟尘辉突然抬起头,他眉头紧锁,严肃的看着他俩,“咋了,有啥说啥,把你们的结论给王局汇报一下。”佟尘辉转头看了看身后,王局长埋着头并未说话,此时看不到他的表情。

佟尘辉转回头看着他俩,示意他们说出答案。

见状小方硬着头皮小声说道,“脖子上有两条血痕,大且深的那条勒痕应该是人为所致,并且死者在死之前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挣扎。上面那条吊痕应该是尸体已经僵硬后才留下的。与佟队推断的一样,死者应该是被人勒死后再被吊上去的,这样容易让人误认为是上吊自杀。”

“果然是这样。”佟尘辉的声音很大,他好像有意说跟现场的每一个人听的。

王局长听到这个声音眼神恍惚了一下,回过神时眼中掠过一丝惊异,不过很快他就镇静下来,嘴角还浮起一抹诡异的笑。

“记录下来,把这些资料全部整理好存档,另外给尸体拍照,特别是脖子上的人为勒痕一定要照清晰,多拍几张,这些资料全部带回去存档。”佟尘辉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又说道,“你们跟我来一下。”

俩人愣在原地,然后相视了一眼,不明就理。

见二人没动,佟尘辉解释道,“随我到外面去取一下证。”

听佟尘辉这样一说,他们立马明白外面还有可疑的地方,随即带上工具跟在佟尘辉身后。谁都没有注意此刻王局长的表情。

佟尘辉把他们带到房子后面的屋檐,他站在边上,让出一个过道,指着里面说道,“你们仔细看一下有没有遗留的指纹,另外鞋印之类的证据也别落下。”

过了很久,小方他俩站起来,佟尘辉的目光一直跟随俩人移动,他想应该是资料收集结束了。

“没有找到可用的指纹,这里好像被人处理过。”

听到这个声音佟尘辉的眉头一下子皱紧,跟他想的一样,他突然变得紧张,他担心里面也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指纹。

“里面一共发现多少指纹?”佟尘辉着急的问道,他担心也像这里一样没有收获。

“指纹倒是有发现,就是要回去作分析比较。”小方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又补充道,“老大爷的指纹还没采集,我们发现屋内有很多相似指纹,我猜那种重复次数太多的指纹是死者的。”

佟尘辉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立刻说道,“先去把死者的指纹采集齐,另外,另外把那个孩子的指纹也采集一下,她不小心触摸了屋内的物品。”

俩人听到佟尘辉的吩咐,立刻又返回屋内,可刚走到拐角处,小方突然回过头向佟尘辉问道,“门口那些生活必需品需要带回去吗?”。

“不用,那上面的指纹就不采集了。”小方不明就理的看着佟尘辉,好像再说会不会遗漏有用线索。

佟尘辉看懂了他的担心,“那些东西是我刚刚带来的。”

“您带来的。”小方看着佟尘辉,其实小方也猜测过这种可能,但也不能确定,毕竟还有另外好几种可能。

“嗯!”佟尘辉用力点点头。

这时小方才明白原来自己根本没有猜错,他看了佟尘辉一眼,给他投去一个赞许的目光后才返身回屋。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起,这正是短信来临的提示音。佟尘辉打开手机,果然屏幕上方有一条短信提醒。佟尘辉点开一看,上面写着:老同学,见信好,你要确定的信息找到了。卫庆兵的妻子叫周燕,安涟村只有一个叫卫庆兵的老人,也只有一个叫周燕的女人,根据资料上显示周燕已经去世几年。

总算确定了,佟尘辉紧张的心一下子舒展了很多。他立刻发了六个字过去:辛苦了,老同学。

又过了很久,所有痕迹检验完毕,能找到的指纹也提取好,也对尸体以及脖子上的勒痕拍了照,被利器割过的绳索也被收存……

王局长走到佟尘辉身边,“能搜集的证据已经全部收齐,现在就等鉴定结果了,指纹辨别出来,真相就大白了。”王局长指了指那具尸体,“既然资料已经收集齐,这具尸体是不是可以入葬了,毕竟,毕竟现在天气这么热,尸体容易腐败。”王局长收回目光看着身前的佟尘辉,很明显他是在跟佟尘辉商量,“况且,况且国人讲究入土为安,还是把他入葬了吧。”

“死者不是自杀,这是凶杀案,死者是被人勒死的,这是刑事案件。”佟尘辉严肃的看着王局长,好像在等王局长给出答案。

也不能怪佟尘辉纠结这个问题,自杀和凶杀的区别很大,决定了案件的性质,更决定了是否能有机会给受害者讨回公道,毕竟一开始王局长把这个案子当作自杀事件处理,一旦这样认定,凶手就能逍遥法外,老大爷就真的冤死了,所以佟尘辉很在乎他的答案。入葬可以,但入葬前一定要确定案件的性质。有刚才寻找到的那些铁证,对于定性案件的性质佟尘辉还是胸有成竹的。

“从脖子上的痕迹初步判断为他杀。”王局长终于肯定的说道,他知道大家一致认为这是他杀案,并非自杀,既然大家一致认定他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毕竟遗留的痕迹过于明显。

佟尘辉这才点点头,他这个点头回答的是关于入葬的事情。

佟尘辉也清楚王局长正在升职考核,虽然竞争激烈,王局长却依然势在必得,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当然不愿意看到自己管辖的地方出太多问题,因为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他的考核。

现在案件性质已经认定,现场有用的资料已经提取,尸检已经没有必要,死者终于可以入土为安,佟尘辉悬着的心终于放下。现在一切只有等分析结果。

佟尘辉知道如果找不到有用线索,也就只能确定是谋杀,就只有立个案在那里,毕竟整个国内压在那里多年为破的案件也不在少数。

想到这佟尘辉眉头一皱,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下来,他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真相总有大白的一天,他一定会找出凶手,将坏人绳之以法,还老大爷一个公道。”

“他还有其他亲人吗?”王局长看到佟尘辉确认后才问道。

佟尘辉沉默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说道,“没有。”

“有!”

佟尘辉刚刚落寂的否定后,一个声音突然涌入众人耳朵,大家不约而同的看向小女孩,毫不起眼的那个单薄身影,再一次进入人们的视线。

佟尘辉透过最后那抹余辉看向小女孩,这一刻他的心里很温暖,那股暖意沿着血管跟随血液流淌,很快便把那份温暖带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那个字依旧回响在佟尘辉的脑海。

王局长已经来到小女孩身边,他满脸欢笑,和蔼可亲的看着小女孩,“小朋友,他们在什么地方?”

小女孩并没有说话,她很认真的看着王局长,抬起的右手突然指向了自己。

王局长对着小女孩微微一笑,然后扭过头疑惑的看着佟尘辉,他在等待佟尘辉的答案。

佟尘辉没有说话,他会意一笑,然后做了一个否定的表情。

小女孩看着扭着头的王局长,突然开口说道,“他是我爷爷。”

王局长被这突如其来的甜美声音吸引,他回过头和蔼的看着小女孩。

“他是你爷爷,那你叫什么名字呢?”王局长突然问道,不过语气依旧温柔。

“这个世界上可能已经没有他的亲人,我无意间认识了他,他无意间走进了我的生活。他心地善良,我感受到了他发自内心的爱,纯粹又热情,他爱别人,也渴望被人爱。我能感受到他的孤独,我知道他的生活并不如意,但是对生活他依然积极向上、热情以待。我知道他的生活中缺少了一份温暖。我并未带光芒,但是他却把我当成了那道光,于是他就成了我的爷爷,我就成了他的孙女。”

小女孩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因为她知道对方怀疑她,她也明白对方的意思,于是直接给了他答案。

小女孩转过头很认真的看着王局长,“有些感情没有血缘,却能超过血缘,这个世界上某些真挚又不求回报的情感并不是以血缘为依托的。”

“超越血缘的爱?”王局长有些好奇,他重新认认真真的上下打量了小女孩一番,这孩子个头不算太高,年龄看上去也没有多大,从她的外表来看也并不突出,可她的思想却明显比同龄人成熟了不少,她说的话不仅有道理,还引人思考。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她身上。这孩子心地善良,极富同情心也就罢了,可她的那番话,那心思就是很多成年人也未必能想到,更别说做到。除了佟尘辉其他人几乎都不敢相信刚才那番话是出自眼前这个女孩之口,大家不禁对她产生了好奇。

王局长很快恢复过来,此时他终于明白了这孩子与死者的关系。

王局长回过头看了一眼屋外渐渐暗下来的天色,然后转身看着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的民警说道,“老王你和小卢先下山,去镇上找两个人来帮忙,把尸体就地掩埋了,这样也算埋在家乡,魂归故里了。”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补充道,“记得带上工具,铲子、锄头啥的都带齐,今晚就办,拖到明天恐怕就有味道了。”他对着老王突然大手一挥,“把上面给他垒成一个土堆,就是,就是像那个坟墓的模样,还要插上一块牌子,写上他的名字。你知道怎么写吧?”王局长最后又问道。

他知道老王工作了几十年,工作经验丰富,为人处事也利索,可这种事他们还是第一次碰到,他根本不知道老王处理过没有,所以他还是要当面问清楚。

“不用了,还是我给他送行吧!现在天色已晚,只有等明天了。”不等老王回答佟尘辉抢先说道。

他的余光下意识的走了一圈,看到众人诧异的眼神,佟尘辉又说道,“一晚上应该也没啥问题的,你们就放心交给我吧。”

再一看王局长的眼神更奇怪,他是在怀疑佟尘辉,于是佟尘辉又解释道,“这样的事我碰到过,也处理过多次,如果有多余的人手,可以留下两人帮忙。”佟尘辉最后一句话并不是想留两人下来帮忙,而是为了消除王局的疑虑,因为他发现王局有些在乎这具尸体。

王局长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佟尘辉的请求。

老王心里很开心,他最讨厌跟死人打交道,他总是认为与死人接触过多会惹上晦气,所以与死人直接接触的事他是能回就回,能避则避。这样的差事他可不喜欢,但是碍于局长的面子,他又不敢拒绝。现在好了佟尘辉主动承担了这个差事,他暗自松了一口气,可以直接回海州了,他可不想长时间待在这个荒山野岭似的地方。

佟尘辉向王局长请了一天假。王局长心中好奇佟尘辉为什么主动揽下这活儿,他不可思议,也想不明白,佟尘辉是他发现的第一个主动揽下这种事的人。

起初他想留下来看看佟尘辉到底要干嘛,不过后来一想又觉得没啥稀奇的,他爱折腾就由他去吧。

后来谁也没有留下来帮忙,所有人都觉得这样的小事不值得自己操劳,当然另一个原因是:这样的小事远远没有其它大事吸引人,大家都忙着回海州呢,说不定海州正有大事等着自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