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自杀还是他杀 1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4751字
  • 2020-09-25 19:51:07

佟尘辉回到屋时小女孩还待在老大爷旁边,她始终不愿离开半步,此刻除了伤心,她好像一点也不怕那具尸体,她的胆子比佟尘辉预料的要大。

看着难过的小女孩佟尘辉摇摇头,轻轻叹了口气,佟尘辉的心也很痛,他想安慰一下小女孩,可张开口又不知道说什么。

佟尘辉轻轻走出堂屋,又到房子附近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他看了看表,按时间来算他们应该快到了,于是他朝菜地的方向走去,他站在菜地边上眺望了一番,等了大概八分钟也未见有人前来。他想去废弃工厂那边看看,可转念一想这个地方小卢识路,自己又告诉他们小卢知道,还提醒他们带上小卢的,于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正转身准备回屋,却听见身后隐隐约约有声音传来,佟尘辉立刻转身,但并未发现人影,仔细一听那声音偶尔又会蹦出来,而且越来越清晰,声音的来源应该在林间小路上,发出声音的人应该被茂密的枝条所遮挡,佟尘辉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他猜测他们应该到了。

佟尘辉半蹲着身子,双眼盯着前方。又过了一会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还有多久到目的地?”说话的声音好像还在喘气,佟尘辉清楚的辨别出这是海州市公安局局长王超的声音。他怎么会来,这种普通案件王局长一般不会亲自出马的,而且自己也没通知他。

正在纳闷间,另一个声音传来,“就在前方一点,大概还有五分钟路程。”佟尘辉当然知道,那个恭敬的声音正是小卢发出的。

再抬头时,一行人影已经出现在路上,带路的那人正是小卢,紧随其后的正是王局长,看到王局长的时候佟尘辉还是有些惊讶。离王局长最近的几个人是队里的同事,队伍的最后面还有几个陌生的面孔,佟尘辉猜他们是镇上派出所的民警。

佟尘辉提前站起身,还没等别人发现他,等距离合适后他先给众人打了一个招呼。跟众人打了招呼,佟尘辉才向走在第二位置的王局长问了声好,这个时候佟尘辉丝毫没有表现出一点内心的惊讶。

佟尘辉等王局长经过后走到了中间,一边走他一边向众人简单的交代了情况。

王局长并没有说话,他只是不时的点点头,因为他此时气喘吁吁,一副劳累的样子。从山间小路一路走来他肥胖的体型早已经透支掉他不少的体力,说话费精神,此时正是他少耗精力,保存体力的时候,看他那样子他可不愿意随便浪费。

其实王局长原本是很瘦的,“瘦”只是说他原来的身材没现在这么胖,因为那时候他身材虽瘦,但是却异常精干强壮,至少佟尘辉认识他的时候是这样,现在却恰恰相反。

他变胖还得从他当上正局长开始,佟尘辉认识他的时候,他还不是局长,佟尘辉对他不是很了解,因为王局长这个人很神秘,也并不爱说话。当然不会说话不代表他没有能力,他是一位很有能力的人,但有能力并不代表处理事情的方法就一致,他处理事情的方法就与其他人不一样。

王局长做事有自己的一套,佟尘辉觉得那是一种叫做手段的东西,也许其他人就不这么想了,因为他们觉得能把事情解决就好。上头也信任他,信任他不仅仅是因为他能干,更主要的是他上头有人,通过多年的努力他终于当上了海州市的副局长,上一任局长因公殉职后,上头直接任命他为代理局长,还不到四个月时间,他就正式转正成为海州市的正局长。

当上正局长后他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最明显的变化还是在身体上,没多久他就变胖了。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也许是太高兴激发了他体内的快乐因子,他身体里的快乐因子呢,又激活了他体内的生长因子,所以一下子就在下属的诧异声中变胖了。

佟尘辉看不透他,他好像有着一些不愿提及的往事。即便如此,佟尘辉对他的能力却是肯定的,而且他为官清廉、为人正直,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大家对他的印象也非常好,局里好些人还常常巴结他,对这样的行为他虽然不提倡,但是也从来没见他反对过,也许正是这样才更显得他平易近人,他也更得同事心。

众人来到屋檐,看到散落一地的油粮米面,先是好奇的看了几眼,而后便像没有看见一般从旁边走了过去,没有人问,也没有人去捡,佟尘辉现在也没心情,更没空理会这些东西。

小女孩被说话声吸引,回过头她看见与佟尘辉一起走进来几个穿着制服的人。她并未惊讶,她知道他们是警察,因为前不久佟尘辉跟她提过的。她知道佟尘辉提前知会她,是让自己有心理准备,到时候少些尴尬。

小女孩没有说话,她努力让自己脸上挤出笑容,可这时的面部肌肉却一点都不配合,肌肉不配合也就算了,连脸也不争气起来,她的表情似笑非笑,那表情像一朵花,可还没等到盛开就立马枯萎了,最后遗留下来的只有一脸的尴尬。

王局长注意到小女孩,他没有关心那具尸体的情况,倒是对小女孩来了兴致,“这位是?”他看着佟尘辉好奇的问道,这是他来此说的第一句话。

佟尘辉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问给问住了,他愣了一下,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回答,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仅愣神片刻他就回答道,“她是来看老大爷的。”说着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尸体,佟尘辉并未多说,连她的名字都没讲,不知道为什么,在他潜意识里总不愿意向别人谈起关于这个孩子的一切。

王局长注意到佟尘辉向自己指了指地上躺着的尸体,他以为佟尘辉在提醒自己案件要紧,所以也就没再多问,他跟着佟尘辉走了过去,最后在尸体旁边停了下来。

佟尘辉见他已至,于是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尸体,示意他看一下,可局长根本没理会,他自顾自的看了一眼挂在梁上的绳子,然后伸出右手指着悬在半空中的绳子向佟尘辉问道,“尸体在这上面发现的?”

“嗯!”佟尘辉点点头。

局长自顾自的点点头,不再说话,刚准备解释的佟尘辉,抬头的一瞬间突然发现局长眉头紧蹙,面色还有一些凝重,那表情好像在责备自己没有保护好现场。

佟尘辉心里咯噔一声,正欲开口却又听到局长说话了,“从现场情况来看,这应该是自杀。”局长再次指着绳子,开始分析起来。

其他人点点头,有的陷入沉思,还有一个想都没想一下就直接附和道,“十有八九就是这样。”

局长回过头很随意的看了那人一眼,虽然眼里的表情不痒不痛,但里面却别有深意,分明在责备他说错了话,好像再说:什么十之八九,百分之百就是百分之百,办案不是概率学,你可以对案情进行推断,但是最终的结果必须是一个准确又实在的答案。

那人被这个回头吓了一跳,额头上立刻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他像极了一个犯了错的孩子,识趣的低下头不再言语,那人却不知道这根本不是局长想看到的结果。

大家都知道王局长从来不骂人,但他有一个特异功能,那就是对一个人的教育,他仅需一个动作或者一个眼神,就能达到比说教更好的效果。言传身教,言传身教,在他这里就变成了言传不如身教。

“死者的其它家人呢?”王局长突然问道,他的声音洪亮,好像这个问题是案子最关键的切入口。

“没有办法联系。”佟尘辉小声答道。

“没法联系?”局长皱着眉头,“都不再人世了吗?”他疑惑道,在他心中一个人只要活在这个世界上就一定能够找到,他办不到的情况只有一种,除非那人身亡,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

“死者有两个孩子,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说到这里的时候佟尘辉的情绪突然有些低落,连说话的声音也开始变得细小,“但是他们在几年前就失踪了。”

空气中的温度好像明显下降,因为声音里面渗透着一股无形却又能让人明显感知得到的悲哀,“直到现在也没有一点消息。”佟尘辉的语气中有着无奈与绝望,他好像在告诉别人那两个人大概已经没了生的希望,死者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了亲人。

“哦!”局长点点头,脸上的表情明显轻松了很多,他又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如释重负一般,好像他看清了所有的一切,“人年纪大了,家里又没有一个可以商量的人,遇到什么想不通或者解决不了的事,最容易走上极端。”局长叹了口气,“如果以人的年龄分类的话,可以分为胎儿、婴儿、少儿、少年、青年、中年、老年。其中最脆弱的阶段就是小的时候和老的时候,小的时候再怎么脆弱,也会有人把他们当成宝,被人小心翼翼的呵护。人老后就不一样了,他们行动不便会被嫌弃,衣服脏了会被嫌弃,身上有味道会被嫌弃,碗底剩了饭会被嫌弃,甚至说错一句话也会被嫌弃。孩子再怎么淘气,也会得到大人们那一双双善意的眼神所包容,而老人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受人包容,很少有人能懂得体谅那个群体,了解老人内心世界的只有他们自己。”

局长感叹了一声,“朝气蓬勃的年龄是人一生中最美好的年纪,这个时候人的体力充沛、精力旺盛,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需要求助任何人,无拘无束。可老了就不行了,老年是人一生中最无奈、最无助、最孤独的一个阶段,什么都得靠别人,吃饭靠别人,走路要靠别人,解闷都得有人愿意陪他说话。”

局长一口气说了很多,他说的很动人,在场的人都被他的话语深深感染,大家不住的点着头,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佟尘辉。

佟尘辉觉得局长说得在理,局长就是局长,经历过世事沧桑,懂得老人的孤独,了解老人的苦,他的话说得一针见血。佟尘辉看着局长,眼神里饱含着深深的感动,就好像他终于找到了一个知音一般。佟尘辉心底一热,他的心里有一股炽热的东西在涌动。

可局长接下来的话却又一下子把佟尘辉拉回了现实,“死者孤苦伶仃,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了亲人,无牵无挂的他早已经对生活失去了希望,所以他选择自杀也就不奇怪了。”

原本还有些感动的佟尘辉此时已经目瞪口呆,曾经有那么一瞬间他还觉得自己不是孤单的,可万万没想到下一刻局长会突然这样说。

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刚才王局长说了那么多都只是为了帮这句话作铺垫的,最后的那句话才是重点,这才是他真正想要说的。

佟尘辉抬起头认真的看了王局长一眼,心中纳闷,连尸体都没认真看一眼就直接下结论,这是不是太草率了,佟尘辉心中骇然。

“自杀?”两个字从佟尘辉口中脱口而出,他满脸惊异,他像是在问自己,也像是在问局长,更像是在问现场所有的人。

“这个最明显不过了嘛?”王局长指着家徒四壁的屋子,好像在对众人说不是自杀还能是什么,“我从警这么多年以来,听说过杀人是为了寻仇的,也见过杀人是图财的,可还真没见过这个样子的谋杀案。凶手到底图什么呢,他的作案动机是什么?这山中老人必是淳朴之人,想来也不会得罪什么人,就算得罪了人也不至于上升到生死之仇的高度;求财的人谁又会往这里跑,别说钱财,这里就连稍微像样一点的吃食都没有,这里如此偏远谁会来呢,如果不是接到你的电话,恐怕我们也不会来这个地方。”

的确,这是一个被人遗忘的地方,谁愿意想起,谁又愿意来访呢。

“这个老人我认识,我不知道他有着怎样的一个过去,但是我知道他对生活充满着希望,他那慈祥的面庞下有一颗既善良,又充满着童真的心,最重要的是……”佟尘辉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局长用怀疑的眼神看着自己,“最重要的是他还等着他的孩子归来,他的心里有一道光,他的心里住着一个希望,那个希望就是那道光,而那个希望不是别的正是他的孩子。孩子是每一位父亲的期盼,为了他的孩子他是不会轻易放弃的,心里住着希望的人绝对不会轻言生死,既然这样那他又怎么可能会轻易自杀呢?”

“你们认识?”王局长突然皱着眉头问道,他的眼里有一种不可思议的神色。

佟尘辉点点头,“我们是因为废弃工厂那个凶杀案认识的,已经接触过多次,他的为人我还是比较清楚。”

这时其他人才明白门口散落一地的生活必需品是怎么回事,有几个人看了看佟尘辉,更多的人向遗落米油等物品的门前看去,只有王局长一个人对他们关注的事漠不关心。

“既然你认为是他杀,你就应该拿出证据来,法律讲的是证据,可不是某个自认为的猜测。”王局长直截了当的说道,他的样子信心满满,好像在他心中根本就没有证据能证明这个案子是蓄意谋杀。

佟尘辉的眉头轻轻皱了一下,除了脖子上的勒痕,要他立刻拿出其它有用证据来的确困难,脖子上的勒痕只能证明他杀,如果找不到其它有用的线索那就锁定不了凶手,找不到凶手那就破不了案。所以他才直接打电话回海州求助,他想通过凶手在作案时遗留在案发现场的犯罪痕迹来寻找可靠指纹,然后通过指纹锁定凶手。

“死者脖子上有两条勒痕。”佟尘辉已经走到尸体旁边,他指着死者的脖子说道,“脖子中间那条,也就是下面那条勒痕是凶手造成的,上面那条才是吊在绳子上形成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