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突如其来的噩耗 3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558字
  • 2020-09-23 19:49:57

他们在房子周围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老大爷的身影。小女孩以为老大爷在家中,她兴奋的跑向大门。

“哗啦”一声大门被小女孩迫不及待的推开,屋子像一艘处于大海中的木船,阳光就像大海里浩瀚无边的海水,大门就像木船上破的一个大洞,门被推开的一刹那,就像船被凿开一个大洞之时,阳光如浩瀚的海水一般朝里面疯狂的涌去,很快便充填满整间屋子。

小女孩面带微笑的表情突然僵住,刚抬起的左脚悬在了半空,她的嘴巴微张,面部的表情由自然的微笑变成恐怖的惊吓,双眼已经睁到最大一直保持着直视前方,她一动不动的愣在大门中央。

佟尘辉发现小女孩的异样,他眉头微皱,一股不祥的预兆向他袭来,三两步他便走到小女孩身旁。

这个时候小女孩的面部表情才开始扭曲,她的嘴角一阵抽动,眼眶内也在暗暗涌动。

“哇”的一声她终于哭了出来,那声音撕心裂肺,仿佛能令闻者断肠。小女孩眼眶中的泪水不断向外流淌,最后她一屁股坐到地上,右手不断抹着脸上的泪,“爷爷、爷爷……”她哭喊了两声,嗓子便被什么东西咽哽住,一时竟发不出声音来。

佟尘辉没有理会一旁歇斯底里的小女孩,因为屋内的画面已经展现在他面前。原本放置在屋子中间的八仙桌被移到一旁,一具尸体悬挂在堂屋正中央,尸体背对着大门,绳子是拴在屋中间的那根横梁上的,尸体的脖子吊在那根绳子的末端,有几只苍蝇正在周围盘旋,地上躺着一条五、六十公分高,好像已经翻转过好几个跟头的方凳……从现场情况来判断,一般人第一眼都会认为悬挂在半空中的人应该是自杀身亡。

一道光从大门射进去照在那具尸体裸露的小腿上,从腿上皮肤的光泽度判断,死者死亡的时间并不长,两只苍蝇正依附在上面,看样子死亡时间应该是今天上午。

“哎!来晚了。”佟尘辉在心中沉重的叹息。

虽然佟尘辉他们站着的方向看不到死者的面容,但从外貌、穿着、身形等来看此人正是房子的主人老大爷。

佟尘辉脸上除了惊异之色外,还有悲痛之情,他肩上扛着的,手上拿着的所有生活必需品一股脑儿的掉在地上。佟尘辉呆呆地看着尸体,脚下一软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身体突然失去重心的他险些摔倒。

小女孩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她跑向尸体,突然抱着尸体的两只脚痛哭起来,她哭得很伤心,仿佛死去的这个老人是她的亲爷爷。

“哎!”佟尘辉轻轻叹息一声,“也罢!”这个声音非常小,恐怕只有他自己能听到,佟尘辉已经抬起的手突然慢慢放下,原本准备对小女孩说的话也并未出口。

佟尘辉的眼神又回到老大爷的尸体上,曾经慈眉善目、和蔼可亲的那位老人,如今却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体悬挂于半空,离他们上次见面时的有说有笑,不过也才几天时间。老大爷的笑容虽然已成过去,但佟尘辉却感觉就在刚才老大爷似乎还在对自己微笑,此时他的脑海已经被老大爷曾经的那种纯粹、幸福的笑容所占据……

佟尘辉心中感慨万千,此刻他的心也像眼前这具没了温度的尸体一样冰凉。佟尘辉的脸色非常难看,额头上的青筋直冒,仿佛就要跳将出来。手指关节被他捏得啪啪响,很快他又把两只手分开,然后各自紧握,最后捏成两个像铁疙瘩一样硬的拳头,拳尖上还若隐若现的冒着一丝星火。他站得笔直,血管里的热血已经开始沸腾,身上的温度也越来越高,一股无形的怒火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立刻覆盖住他旁边的一切,他身旁一下子变得炙热起来,附近的物体都在急剧膨胀,这些东西好像随时都有可能被他的怒火融化掉。

其实佟尘辉的内心并不比小女孩好受,不过悲痛并没有扰乱他的理智,他努力的克制着心中的怒火,然后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小女孩身边。他想说话可喉咙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哽住一样,怎么都说不出口。他拍了拍小女孩肩膀,好像在安慰她,安慰后他又把她拉到一旁,然后把那张倒在地上的方凳捡起,放在悬挂着的尸体旁边。

他走到尸体前面,从正面看了老大爷一眼,细心的佟尘辉一眼便发现,老大爷的双肩并没有像大多数的上吊者那样下垂,尸体嘴巴微张,但是他的舌头并没有伸出口。老大爷怒目圆睁,面部表情有几分吓人,看上去还有些扭曲,那样子好像曾经经过一番激烈的挣扎,脸上除了恐怖,还写满了痛苦之色……看见这样的场景,表面看上去镇静的佟尘辉,其实内心非常难受,没人知道作为一个警察的他,每每看到这样的场景都会在他心里翻滚起巨浪。

在他心里这些人都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人来到这个世界不容易,活在世上更不容易,他们的人生不应该以这样的方式谢幕,他讨厌这样的场景,更不想看到这样的场景。

佟尘辉微微叹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深呼吸一口气后,他看了看小女孩示意她不要动,他不想小女孩看到老大爷渗人的表情。

安置好小女孩他才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口他蹲了下去,很快他就站起来重新返回屋中,再回来时他手里多了两个塑料袋,原来他刚才是去找塑料袋,不过塑料袋并不是拿在手里的,他像戴手套一般把塑料袋套在手上,他把自己的手裹得严严实实的。

悲痛中的小女孩擦了擦眼角的泪,她不明就里的看了佟尘辉一眼,然后又重新把注意力转移到老大爷的尸体上。

佟尘辉没有注意小女孩表情的变化,他快步走到尸体旁,然后站直身体对着老大爷的尸体毕恭毕敬的鞠了一躬,直起身后他并为动,而是闭上眼默默的站立了一分钟,好像是在默哀,又好像是在送行,也好像是在祈求原谅。再睁开眼时佟尘辉一下子跳上凳子,尸体上的几只苍蝇受到惊吓,立刻飞起四散而去,佟尘辉没有理会那些烦人的苍蝇,没有一刻停留他直接伸出双手搂住老大爷的腰,用力一抬便把老大爷的躯体从绳索上解放出来。

小女孩的视线早已转移到佟尘辉身上,只是她一直都没有说话,当她看到佟尘辉解下老大爷时,她本能的愣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她朝佟尘辉走去准备奉献她的绵薄之力。

她还未走近时佟尘辉已经跳下凳子,佟尘辉发现迎面走过来的小女孩,一下子明白了她的好意,但他看向小女孩的那道眼神中却流露出复杂之色。

“别碰他,别动,待在原地。”慌乱中佟尘辉突然喝止住小女孩。

刚才自己没注意,已经让小女孩的手碰到他的小腿,不能再让她的指纹沾在其它部位,更不能让他看到老大爷此时的表情。

佟尘辉的表情严肃,语气凝重中又透着几分严厉,这分明是在责怪她。

小女孩一下子收回伸到半空中的手,她不明就里。她偷偷看了一眼佟尘辉,发现佟尘辉的双眼已经鼓起,就像要发怒的样子,往日的温柔在此刻的佟尘辉身上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她被佟尘辉这突如其来的表情吓了一跳,像极了一个犯了错的孩子。她怯怯的看着佟尘辉,天真又泛着泪花的一双眼睛睁得老大,仿佛要看清楚佟尘辉为什么生气,脸上的表情透着无奈,眼神里流露着无辜,整个身体不自觉的向后倾,身下的脚步也轻轻向后挪动了半步。

她不知道佟尘辉为什么突然就变了,也许是伤心,也许……她不知道。为什么他要将塑料袋当成手套,是怕直接接触尸体吗?他刚才喝住自己是因为关心自己,也担心自己直接接触到尸体吗?

不过小女孩可不怕,她早已把老人当成自己的亲爷爷,生前是爷爷,死后还是爷爷。

人的脑海中有些意识一旦形成将永远不会改变,除非人死后失去了意识,才能带走那个已经根深蒂固了的念头。既然是亲人,那还有什么可怕的。难道他怕尸体脏了手,所以才用塑料袋把他的手保护起来,他的行为,她绝对不会模仿。

小女孩不明白佟尘辉的这一举动,她又悄悄瞥了佟尘辉一眼,她突然有些害怕眼前这个男人,原来他的温柔不是每时每刻都有的,有那么一瞬间她竟然想远离他,也许是害怕,也许是……但具体是什么原因,她也说不清楚。

看着小女孩这样的反应,佟尘辉隐隐感觉小女孩和自己正在慢慢变得生疏,他的心像是被针扎了一下,他知道自己刚才吓到了小女孩,心里也非常自责与愧疚,不过现在他也顾不了这么多,眼下的事情更重要。

佟尘辉轻轻把尸体放在地上,他用自己的身体挡在小女孩和老大爷的尸体之间,这样他就遮住了小女孩的视线。

这时小女孩却慢慢走向尸体。

“别动!”佟尘辉慌乱中说道,“等一会再过来好吗?”佟尘辉的语气突然温柔起来,后面的那句话没有命令的成分,全是商量的口吻。

小女孩没有说话,但是她听到佟尘辉的话后便不再向前,停下脚步后她甚至还后退了两步。

“他的表情有些吓人,我担心你看过后会做噩梦,所以……”佟尘辉终于小声的说出来。

“我不怕。”小女孩给了佟尘辉肯定答案后并没有多说,而是突然问道,“那我现在可以过来了吗?”

“他的痛苦与恐惧全写在脸上,那是死前绝望与无助的挣扎,你不应该看到这样的表情。”佟尘辉怕她承受不住,他在心中呐喊:一辈子也不要……

“请等一下。”佟尘辉低着头,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

“嗯。”过了一会佟尘辉终于轻轻说道,“不过不能接触他身体。”佟尘辉的面色凝重,但是说话的语气却很平缓。

“嗯!”小女孩看着佟尘辉点点头,她担心佟尘辉生气,也知道他关心自己,可她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佟尘辉这么在乎自己触碰老爷爷。

“蹲近一些也无所谓,但现在千万不要用手去触碰他。”佟尘辉又一次提醒,说完便走向卧室,出来的时候他的手里多了一张竹制凉席。他把凉席放在尸体旁边,然后又把包裹在手掌外的塑料袋扯了一部分下来。

“把手包上。”佟尘辉把扯下的一块塑料膜递给小女孩。

小女孩虽然心中奇怪,但是还是接过佟尘辉手中的塑料袋,不过她并没有立刻动手。

“像我这样把手指和手掌都包裹住。”佟尘辉提醒道。

听到佟尘辉的提醒,她才慢慢把自己的左手包裹起来。

“右手也包上。”她刚把左手包裹好,佟尘辉立刻又把另一块塑料膜递了过来。小女孩接过塑料膜,很快便把它包裹在另一只手上。

“帮我一个忙。”见小女孩两只手已经包裹严实,佟尘辉突然说道,他温柔的看着小女孩,好像在等她回复。

“好!”小女孩点点头,肯定的看着佟尘辉。

佟尘辉这才又说道,“老爷爷在地上躺着太凉。”说着他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尸体,“我想跟他垫一点东西在下面,这样他会舒服些,但是我一个人没这么方便,我需要你帮忙,待会我抱起他的身体后,你就把这张席子垫在地上。”佟尘辉指了一下地上的那个位置。

小女孩并未说话,躺在床上不是更舒服一些吗?为什么要让老爷爷躺在地上,她心里奇怪。

佟尘辉见她没反应,于是确定道,“明白了吗?”

“嗯。”小女孩这时才点点头,“明白了。”

佟尘辉捡起地上的凉席,交到小女孩手中,然后又走到另一边轻轻抱起地上的尸体,佟尘辉不再说话,见尸体离开地面小女孩连忙把席子塞了上去,然后又快速铺平。

“可以了。”她向佟尘辉提醒道。

佟尘辉慢慢放下尸体,放好后他又对着尸体恭敬的鞠了一躬。

见状,小女孩也走到佟尘辉身边,她模仿着佟尘辉的动作,也对着尸体恭敬的鞠了一躬,鞠完躬后小女孩并没有移动,她的身体站得笔直,然后闭上了眼,好像在跟老大爷说着悄悄话。睁开眼时她一下子跪了下去,动作虽轻,但依然溅起膝下泥土质地面上的灰尘。佟尘辉惊讶的看着小女孩,不过很快他的眼里就亮起一道光。

“咚!”一声闷响,小女孩对着尸体磕起头来,一连磕了三个。每当她的额头接触地面的那一瞬间,灰尘都会跟随着她的动作翩翩起舞,它们越飞越高,很快便越过小女孩头顶,然后向着四周蔓延开去,但是更多的还是被阳光吸引过去,在太阳光辉的加持下,它们卑微的躯体变成了彩色,而且也闪着光,它们一下子变成了遨游在阳光下的精灵。

小女孩这才站起来,地面虽然是软硬适中的板结化的泥土,可没一会依然让小女孩的额头变成了青紫色,她的力道太重了。

佟尘辉在屋里转了一圈,除了看见那个茶缸子掉在地上,摔出了里面的老荫茶残留的茶汁外,便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发现。佟尘辉一边寻找一边思索,他绝对不相信老人是自杀。

佟尘辉不知道老大爷有怎样的一个过去,但他知道老大爷善良,慈眉善目的脸庞下还有一颗不老的童心,正是那颗善良的童心,让他对生活充满着希望,而他还是唯一的守村人,一直以来都是他一个人抚慰着那些孤独的亡魂。再艰难的时光他都熬过去了,现在他怎么舍得突然放弃呢?他怎么忍心丢下他的那些老朋友,他走了这个村子就再也没有人了,他走了那些死去的老人从此就没人祭奠,连同老大爷在内他们可就真的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孤魂野鬼。况且他还在等他的两个孩子呢。

如果一个人心中有一个信念,那他一定就会坚持下去,因为那个信念就是希望,它闪着光,照耀着胸腔,也照亮着脚下的路,能带给人坚强,就算再艰难也绝对不会放弃,绝望也不会投降,一定会硬扛着走下去,老大爷正是这样的人。

佟尘辉这样思考着,抬头时那根悬挂在大梁上的绳子进入他的视线,这跟绳子并不算粗,但却非常结实,佟尘辉突然发现这根绳子有些面熟,仔细一想,这不跟屋外用来拴草棚顶的绳子一样吗?

难道……

容不得多想,佟尘辉招呼了一声小女孩,简单给她交代几句后,就匆匆走出门去。果然,左后方拴草棚顶的绳子已经不见,而失去绳子保护的这个角的顶棚好像已经有了一些位移,也许是风的力量,也许是取绳子的时候所致。

佟尘辉这时才完全确定,吊着老人的那条绳子正是从这里所取。他发现顶上部残留的那头绳索的断裂处光滑而平整,显然是用极其锋利的刀具之类的利器一下子割断的。在佟尘辉的印象里老大爷家好像并没有如此锋利的刀具,地面拴在木桩上的那部分,应该是用手人为解开的。

佟尘辉又走到房子后方的另一个角,与左后方的情况一模一样。佟尘辉还发现后方的屋檐下有几道凌乱的脚印,但他蹲下身仔细观察的时候,却发现这些脚印并不明显,好像被人为处理过一番。佟尘辉轻轻摇摇头,眼神中看不出任何表情,他慢慢站起身,往回走了几步,来到房子的侧面他才停下来。

看着房子他负手而立,房子前方屋檐左右两个角的绳子完好无损,而房子后面两个角的绳子却被人为拆除。

佟尘辉想,如果是老大爷取绳子,他一定不会用刀割,他一定会用手来解。他也不会全取房子后的,如果是自己寻死说不定会专挑方便的,毕竟死都不怕了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取房子后方的绳子,好像是为了刻意隐瞒,如果真的是担心被人发现,那为什么还会选择在显眼的堂屋正中自缢。

如果不是佟尘辉熟悉与细致,这个细节一般容易被人忽略。佟尘辉进屋一对比,发现屋中悬挂的绳子的断口处,也同样有锋利刀具切割过的痕迹,情况跟他猜测的一模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