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白云深处有人家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3590字
  • 2020-08-22 20:19:29

佟尘辉跟在小卢身后,走在路上的佟尘辉也没有闲着,他观察着附近的地物。这是一个废旧工厂,除了发生凶杀案的主厂区,路的对面还有两栋房子,佟尘辉已经看过了,那是简陋的生活区。一栋是住宿的,一栋是食堂,说是一栋,其实都是平房,只有潮湿的底层。宿舍还好,食堂简陋得只有一个遮风挡雨的盖子,随着工厂的倒闭均已废弃,已经没人居住。东边有条河,北边有座小山阻挡,除了来时的土路,另外两个方向均是密林。倒是一个不错的地下交易、绑架犯罪、杀人越货的好地方,佟尘辉不禁在心中感叹。

佟尘辉眼看着小卢就要把自己带出工厂区域,不禁轻轻皱眉,“老大爷在哪,很远吗?”

小卢这才停下来,摸了摸头,不好意思的看着佟尘辉,“只顾着赶路,忘了告诉你,老大爷有事,做完笔录,问了他家地址后他就回家了。他说他家在那个山坳后面。”小卢指了指前方的那个山包。

佟尘辉朝小卢指的方向看去,山包在平地的尽头,和旁边的景象一样,山上只有密布且散乱的杂树,那里根本没有他想象的庄稼。植被郁郁葱葱,倒也生机勃勃。

佟尘辉一直认为山坳后面有一个小型聚落,眼前的景象让他有些许失望,他意识到自己的判断多半出了错。佟尘辉目测直线距离应该不远,但是走过去还是需要花费些时辰。

“我也没过来看,老大爷说不远,就在山坳后面,我们走过去看看,林间应该有路的。”小卢看到这样的景象,于是解释道。

“嗯!”佟尘辉此时正在思考问题,他没有过多回答,只是象征性的点点头。

两人来到平地尽头,一条被茂密的灌木挤压的小路出现在两人面前。由于林木茂盛,前面的路已经被青翠遮挡,只有眼前一米范围内的路能够分辨。路的边上已经长满杂草,只有路中间的空隙泛着白黄,显然这条狭窄的路还有人出行,路的另一头一定有人家。

两人钻进树林,这次佟尘辉走在前,穿着短袖光着膀子的小卢被树枝擦得苦不堪言,加上不时还有蚊虫招呼,小卢露在外面的皮肤开始瘙痒,慢慢的他发现自己全身上下都奇痒无比。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佟尘辉,看了后他不禁瞪大了眼睛。佟尘辉在前面小心翼翼的梳理着挡路的树枝,穿着相同的短袖他居然像没事的人一般,一心只顾清理路障,让后面的小卢方便通行。看着这一幕小卢瞬间红了脸。而此时的佟尘辉全然不知,因为他现在思考的是这条路如此荒凉,根本不像有好多人走动的样子,林子的那边有人家吗?应该有,但是一定不会有太多的人居住。有人居住也一定是散户,人数应该不会超过一只手的个数。看着路上茂密的树丛,佟尘辉不禁在心中感叹:这个地方果然偏僻。

他俩很快就来到树林顶部。佟尘辉在小山顶上停下来,他站在山顶眺望前方,想一览山那头的景象。可很快他就失望了,别说山腰的面貌,就连山对面的景象都看不清楚。原来山上的植被实在太密,阻挡了前方的视线,再者这座山不高,他俩一路走上来发现路途起伏很小,落差不大。佟尘辉有些失望,他看了小卢一眼,然后突然迈开步伐快速朝山下走去。小卢这才明白,佟队这是在暗示自己怕自己跟不上他的步伐。

下坡走路也快,只是这边的坡度明显比刚才那边大,路面也刚才上坡的路宽敞了一半,看来前方应该有一条山沟。没一会佟尘辉远远看见前方有一条泛白的石板路。他只能看清那条石板路的一小段,因为路的其它部分被树木遮挡了。

又走了一会他们来到连接那条石板路的路口,石板路比狭小的泥土路宽敞了很多,路面空旷并无树枝杂草,路口呈丁字形,下山的小路看上去就像连接在石板路的腰上。

往左应该是下山,往右应该是上山。佟尘辉看了看小卢然后向右拐去,他选择了上山。小卢跟在佟尘辉身后,并没有说话,因为他也不知道老大爷的家在右边,还是左边。

往右走上五米,他们发现前方的植被突然稀疏了很多。佟尘辉的目光透过树丛间的缝隙放眼望去,前方是一片平坦的山腰,山腰上一块块梯土有序分布,梯土上一片碧油油长势旺盛的庄稼爽心悦目。

“那个大爷应该住在那边。”佟尘辉看着小卢用右手指了指前方。

“嗯!”小卢兴奋异常,终于到了,不用再在树丛中来回穿梭,他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找点清水,擦一下裸露在外的臂膀,奇痒难耐实在不好受。

“我们赶紧过去吧!”小卢迫不及待的建议道。

没一会他们就来到那片梯土。之所以称为梯土是因为本地习惯性的叫法。当地老百姓把能蓄水种水稻的地称为田,把不能蓄水种植不需要水淹着的农作物的地称为土,而这些土又呈较规则的阶梯状分布,所以当地人称它为梯土。当然“梯土”这种叫法只是本地的一种称呼,目的还是为了区分土地是否适合种植水稻,说白了就是水地与旱地的区分,这种称呼不过就是当地风俗习惯,经过长期磨合后约定俗成的方言,在其它地方不一定这样叫,这样的称呼其他地方的人也不一定懂,因为同一个词在不同的地方,意思也许就不一样了。

梯土有序、较为平缓的分布着,梯土的范围不小,但是种上庄稼的面积却不大,只分布在路边上。其它地方的“梯土”虽然没有生长高大的灌木,但是却长满了杂草。杂草以茅草为主,它们凌乱的分布着,杂草弯着腰,还泛着黄,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杂草覆盖的土地上看不到一点庄稼欣欣向荣的新绿。

如果说荒地是单调的枯黄,那么菜地就是五彩缤纷的彩色。第一块土种了九棵茄子,茄子已经长到它的极限高度,可能怕它被风吹倒,抑或担心它被果实压弯了腰,每棵茄苗的左右两边各自插着竹块。茄苗的下方光秃秃的,除了茄子收获后留下的蒂疤,连叶子都没有一张,叶儿、花儿、果实皆跑到顶部争辉去了。一条条紫黑色的茄子拖着沉重的身体从顶部垂下,黑色的表皮泛着油亮亮的光,叶子也在这里撑开了几把紫色的小伞,把茄子保护在伞下,为它们遮风挡雨,一朵朵紫色的茄花儿对着天空热情绽放,它们以自己最好的姿态面向暖阳。

茄子的旁边种了几棵番茄,番茄结得并不好,零星悬挂在枝条上的红色番茄给人一种味道更好的错觉,连佟尘辉都有些忍不住想立马摘一个来尝尝;番茄旁边有二十一棵辣椒,辣椒苗像一把盛开的伞,伞盖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红色辣椒,辣椒直立的对着天空,其间点缀着一朵朵白色小花朵,红色的椒配上白色的花,让这把天然的小伞像满天星一般好看;辣椒的旁边是三十棵豇豆,每一株豇豆的旁边都插着一根两米高的竹棍,藤蔓绕着竹棍盘旋而上,一条条紫红色的豇豆从上面垂下来,微风一过轻轻摇摆,藤蔓上点缀着像缩小版的蝴蝶般灵动的花朵儿,倒也养眼;再往上相邻的三块土里都种着玉米,玉米的个头已经很大,不断膨胀的身体已经撑破外衣,露出了里面饱满如玉的白色颗粒,长长的触须羞答答的悬挂在外,玉米的叶子已经变成深绿色,顶部冒出的穗已经开始扬花;玉米地的下方空隙处种着红薯,在玉米地的外边还有一块单独的红薯地,专属地块里的红薯明显比玉米地里的红薯长势要好;红薯地边上的一个角落里种着一小块地的土豆,在这里可谓泾渭分明,因为土豆苗与红薯藤蔓的外形非常容易辨别;再往前走种植的就是两块南瓜了,南瓜叶大,长势旺盛的藤蔓已经把两块土都覆盖了,地里硕大的果实清晰可见,大多数南瓜都是青绿色,只有个别南瓜正由绿色转变成成熟的深黄色,点缀其间的杏黄色花朵与碧绿色的茎叶相互映衬,倒是相得益彰,好一幅欣欣向荣的画卷。

一阵风从对面拂来,紧密相连的南瓜叶子像列队整训的军队,风到一处就吹动一张叶子,叶子闪电般的传递犹如有序的报数声由远至近而来,那气势就像是在检阅千军万马。过了南瓜地又到了红薯地,只是红薯低矮,叶子也小,风突然一下少了过南瓜地的那种气势;到玉米地时玉米苗身形一晃,翩翩起舞的玉米叶就像是在对佟尘辉他们微笑。

风又走了几米,虽然那边的景象已经被高大的玉米苗遮挡,但佟尘辉眼中好像出现了风过茄子地情景,紫色的茄子花正对着他微笑呢!你看,接受茄花微笑的佟尘辉眼中也正在绽放欢笑的花朵呢。

风刚走蜜蜂又来了,它们朝气蓬勃的飞舞在这片繁茂又充满生机的庄稼地里。采完南瓜花,又飞向玉米,对着硕大饱满裸露在外的玉米粒嗅了嗅,发现没有蜜源后就飞向香味扑鼻的豇豆花儿了……等到后腿携带了足够量的花粉后它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在经过佟尘辉身旁的时候它好奇的停下来,用它特有的方式对着佟尘辉打量了一番,围绕佟尘辉转了几圈又飞走了。

“怎么种了这么多南瓜,要多少人才能吃完啊?”小卢的疑问打破这唯美、祥和的宁静。

佟尘辉看着地里躺着的密密麻麻的南瓜,笑着说道,“人也吃,但吃不了多少,剩下的喂猪、鸡鸭等牲畜家禽。”佟尘辉怕小卢难以理解,所以讲得细致,连具体的牲畜家禽也举了例。

“也许还会卖掉一部分。”佟尘辉又补充了心中的想法。

他们穿过青翠的菜地,远远看见左前方有一栋矮小的房子,往里应该还有一些,只是后边的景象被前方的房子挡住了看不见,那里俨然是一个小型聚落,佟尘辉猜测。

他俩同时抬起头,房子顶上有一片白云,从他俩的角度来看云和房子的距离恰到好处。顶上的云不像是一把为房子遮风挡雨的伞,反而倒像是房子的一部分。白云映衬着房子,房子衬托着白云,它们互相给了对方光彩,相得益彰;两者没有一丝违和感,简直就是浑然天成。这景象乍一看有点像童话故事里的仙境。呵!真是白云深处有人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