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突如其来的噩耗 2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972字
  • 2020-10-08 16:11:28

中午到饭点的时候佟尘辉回来了,刚到家佟尘辉就急急的对小女孩说,“准备一下,吃过午饭我们就出发。”

刚开始小女孩不明所以的一愣,不过很快她就明白过来,“好的。”她瞪大眼睛,眼里除了诧异更多的是惊喜,甚至快手舞足蹈的跳起来,像极了一个可爱又调皮的小精灵,佟尘辉看着兴奋的小女孩微微笑了笑。

原来佟尘辉下午休息,他们刚好下午可以去看望老大爷。下班后佟尘辉是以最高限速跑回家的,到家后他迫不及待的把这个消息告诉给小女孩,她知道小女孩一定会很开心。他们终于可以不用等到晚上才出发,摩托车大晚上的来回跑长途可不轻松,若是半夜车子坏在半路那就麻烦了。现在出发同时也避免了晚上从那个诡异的废弃工厂经过。中午就可以启程,小女孩也可以早一些见到老爷爷,佟尘辉的心轻轻舒展了一下。

“中午我们去吃面条吧,正好在去那边的路上有一家面条味道还不错,今儿个正好带你去尝尝,面条快捷方便,也省时,早点出发早点到达。”佟尘辉好像是在跟小女孩商量,不过他却根本没有看小女孩一眼,他匆匆忙忙的走向大门,连小女孩的回答她也没听见,小女孩跟在后面已经赶不上他的步伐。他赶时间,好像比小女孩还着急,这那里还是商量,根本连一点商量的样子也没有,不过还好小女孩也不在乎,她更关心的是早点到达目的地。

下楼后佟尘辉直接走向停车的地方,小女孩还是坐在前面。与上次一样佟尘辉又去了一趟超市,还是买的那些东西,不过这次小女孩并没有再买任何零食之类的东西。

佟尘辉让她自己选,告诉她喜欢什么拿什么,可小女孩坚决不肯,她的理由是不喜欢,最后她什么都没有要。付账的时候,小女孩看见佟尘辉的荷包并不鼓胀,反而有些瘪瘪的。根据这段时间的接触,她发现他好像并不富裕,他的日子过得并不好,反而有些紧巴。小女孩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可一直也想不明白,不管怎么说佟尘辉也算是一位干部,手底下也是管了好些人的,可他家里连一套像样的家具也没有。就拿他家里的那张破旧的竹制沙发来说,绝对是海州城很多家庭不会再使用,一定会扔掉的。他家的家具设施跟他的身份太不匹配,家里最多的衣服就是警服,但是警服也只有一套是新的,除了工作装,他屋里再也没有一套像样的衣服。去过他家的人一定会发现: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添置过一件新衣服,那些服装要么老气、要么泛黄,要么有小破洞……不管怎么样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陈旧。佟尘辉好像也无所谓,因为衣服对人而言就是一张保温的遮羞布,他也没必要把自己打扮得那么漂亮,穿着对他而言只要干净整洁得体就好,陈旧与是否好看根本不重要,用不了那么讲究;他家里并没有开火,据小女孩观察他吃得也并不好,以往与他摆谈间偶然得知自己没来之前,忙不过来的时候他都是以面包和方便面来回换着解决温饱的……

照他目前的消费情况来看,他应该不会缺钱才对,可现实的结果却很让人奇怪,小女孩百思不得其解。

小女孩看着正掏出一张张零钱准备付款的佟尘辉,心中疑惑: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以他的身份就算工资不会太高,也能让他生活无忧,至少在吃和穿这两件事上也能让他日子过得滋润吧。可是他目前的情况来看,他的日子过得不仅不好,还显得有些寒酸。他的那些钱到哪儿去了?小女孩在心中发出了一系列疑问。他似乎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可那个秘密就像无边无际的浩瀚星空,自己根本不能窥探其丝毫。

出了超市摩托行驶三十分钟后才到达佟尘辉所说的那家面馆,面馆周围的环境并没有想象中的好,那一排房子既矮小又陈旧,而且很多间门店都关着门。面馆面积不大,室内环境只能算过得去,但是丝毫没有影响面馆的生意,现在虽然已经快到两点,但是食客依然不少,狭窄、光线还不好的客堂依旧人来人往。

里面根本没有位置,所有的凳子上都坐着人。除了店面小,桌子少外,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家店铺的生意实在太好,没有响亮的招牌,环境也不是很理想,地块儿还狭小拥挤,但丝毫没有影响他的生意,食客已经排起了小长队,整个店面就像一场源源不断的流水席,想入席的人排着队,等上一轮食客吃完,排在最前头的人才把空位给补上,如此往复,秩序倒也井然。

还好只是面条,如果是正规些的中餐、或者火锅之类的吃食,估计要等很久才排得上号。面条倒是快,烹饪的时间也并不长,人再多也是人手一碗,碗里见底就可以挪开位置,由下一位食客接续。大家也都还算默契,吃完便主动把位置腾出来,特别是一些看上去五大三粗的汉子,仅仅两筷子一份大碗宽面便全部下肚,端起面碗一口气又喝下表面全是葱花与不厚也并不算薄的油层的汤汁,直到打了一个饱嗝都还意犹未尽,不过还是主动让开了位置。

佟尘辉点了一个中碗,点了一个大碗,中碗相当于二两,是给小女孩准备的,大碗相当于三两,是他自己的。这家餐馆的食客大致分为三类:一类是附近淳朴的原住民,他们大多数从事着体力劳动,要么在附近的工地做工,要么做着一点走街串巷的小买卖,大多处在社会底层;另一部分是城里慕名而来的食客,来的人要么是回头客,要么是听朋友介绍想来一尝味道的,这类人往往不是单个前来,他们一般带着家人或邀约了几个朋友;还有一种当然就是像佟尘辉他们这样路过的。

这家面馆面条的分量都非常旺实,价格也与其它地方相差无异,不过这些回头客可不是冲着分量足前来,他家人山人海生意火爆的原因,还是要归功于他家独特又地道的味道,据说是出自他家祖传秘方。是不是由祖上传下来无人知晓,也没几个人愿意过问,大家达成共识的只有一点:那就是他家面条的味道实在太好,好像只要吃上一次就会上瘾。

没多久就轮到佟尘辉他们,佟尘辉让小女孩在前,自己在后。当面条出现在桌上的时候,小女孩才知道这那里是二两,简直都快赶到三两了,再往左边一看,佟尘辉那碗三两都快赶到四两。分量真足呀,小女孩在心中感叹。

佟尘辉瞥见小女孩惊讶的表情,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的笑了笑,便夹起一筷子面条大快朵颐起来。其实佟尘辉知道这里的分量,他已经来吃过多次,他之所以叫的中碗和大碗是因为他们出远门,路上的情况谁都不清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家,吃饱一些总没坏处,况且这家面条的味道还如此正宗,并不是每天都能吃到的。

很快小女孩被面的香味吸引,仔细一看上面亮丽诱人的臊子立刻吸引了她。这是臊子料,小女孩好奇的往同桌的其它碗里扫了一遍,皆与自己碗里的一样,面条配肉都是统一的猪肉臊子,原来他家只做猪肉臊子料。

臊子是不大不小的块状,上面是肥肉,下面是瘦肉,一块臊子上肥瘦各占50%,臊子里有一种特殊的猪肉与油混合的肉香,这样的肉香在其它地方闻不到,只消闻上一口人的食欲便会大增,此时的小女孩正处于这种情况。

面条成功的诀窍应该在臊子的熬制上,肯定有特殊的秘方与特有的熬制技术,还没把面条搅拌均匀,小女孩便已迫不及待的夹起一筷子送入嘴里,一瞬间葱香、面粉香与猪油香味混合在一起的淡淡清香味充溢口中,鲜香四溢,油而不腻,好特别的感觉。

“味道如何?”吃下半碗面条的佟尘辉突然停下手中的筷子看着小女孩。

此时小女孩正埋着头,一大口面条刚刚入口,鼓鼓囊囊的包在口中,“嗯嗯!”她点点头,包着一大口面条的她只能发出嘤嘤声,嘤嘤声中却是对佟尘辉肯定的回答。

佟尘辉这才发现自己的大意,他点点头便不再询问,看着小女孩脸上难受的表情他在心中暗自责备自己的不小心。

“好,好吃。”小女孩的声音突然向佟尘辉传来,为了回答佟尘辉的问题,还未来得及咀嚼面条的小女孩便一口吞下口中所有的面条,她的喉咙难受的连续哽了几下。

“喝口水。”佟尘辉轻轻给她拍了拍后背,又把桌上的一杯水递到她面前。

小女孩拿起水杯喝了一口,不适感立刻消失,她抬起头感激的看了一眼佟尘辉,眼前这个人总会像变戏法一般带自己品尝海州最地道的美食,几乎每一次都能给她带来惊喜,普通味道却是极致,就算是最普通的面条也是她吃过的所有面条中味道最好的,没有之一,很多大酒楼都不一定能做出这样的味道,最重要的是还能给自己一种温暖,这种温暖是亲情带来的,是要拥有一个完整温馨的家才能感受得到的。

小女孩为什么要这样想呢?因为她已经好几年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温暖,珍贵的东西丢失后,有一天突然在不经意间找到,那种感觉真的能热泪盈眶。

满满的一大碗面条几乎超出了小女孩的饭量,她的肚子被狠狠的撑了一下,连走起路来都有些不自在。

茶足饭饱后,他们便又出发了,摩托车不能上高速,非高速就是原来的路线。高速路是新修的,基本上是逢山打隧道,遇沟架桥梁,修建成本高,建造技术要求也高,但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高速路基本上算得上是一条直线,道路宽敞,距离短,速度更快。而原来的路线几乎绕了一圈,距离远了不说,道路也崎岖不好走。佟尘辉他们正绕着道,目标最终还是同一个地方,只是路上的风景不一样,花费的时间更长。

老路这边有一段泥土公路,干燥的泥土路面分离出很多细小的粉土颗粒,只要一有四个轮子的车辆经过,便会带起漫天飞舞的尘土,灰尘纷纷扬扬,很快便将摩托车上两个微小的身影淹没。

旁边行驶的摩托一旦发现有四个轮子的车辆驶来,开摩托的师傅就会立马变档,然后一轰油门冲出乌烟瘴气的包围圈,那些灰尘在他们眼里好像是有毒的毒气,他们都不愿意沾染半点。当他们冲出四处飞扬的灰尘圈之后,他们总会回过头看上佟尘辉他们一眼,看了之后嘴角还会生出一抹得意的笑,眼神中除了有庆幸之色外,好像还有嘲笑之意,也许是嘲笑佟尘辉的驾驶技术,反正自己轻易就逃离了灰尘的包围,眼中的优越感好像代表了他们的心情,把优越感传递给比自己落后的人后,他们才满意的扬长而去,只留下一声加速的油门轰鸣。

佟尘辉又不愿意轻易超速,所以在那段路上他俩几乎一直被笼罩在漫天的灰尘中,这可苦了小女孩。没过多久佟尘辉和小女孩的头发已经由亮黑色变成灰白色,没错他们的头发上已经依附了一层薄薄的灰尘。头发上虽然粘附灰尘,但是头发也只是死物,浓密的头发反而成了一个保护屏障,阻挡住了灰尘直接侵蚀头皮,无论如何头发上的灰尘都没有感觉,而脸上就不一样了,脸上灰尘虽然没有头发上多,但脸部比头发更敏感,那怕只是粘上一小点,也会像螨虫一样往毛孔里钻。

小女孩只感觉脸上一阵难以忍受的痒,她用手抓了几下,脸上很快又有一种火辣辣的并伴随着一股疼痛的感觉传来。佟尘辉的皮肤好像要厚实些,他完全像一个没事的人一般,他脸上倒是没事,任灰尘依附也全然没有一点感觉,不过他也并不好受,也许是路面积聚的粉尘太厚,也许也因为来往的车辆太多。摩托车的后视镜用不了多久就会被灰尘遮挡,好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一般,虽然不厚,但镜子里什么都看不见,后面路况也成了盲区。

佟尘辉不时腾出手来擦拭左右两块后视镜,车后的景象能看见了,但是佟尘辉接触过镜子的手却变成了深灰色,轻轻一碰还会从上面掉下一层灰来,用不了多久镜子又重新被灰尘慢慢掩盖上,镜子里看不到后面景象的时候,佟尘辉只好又伸出手来重新擦拭一遍。

车行驶在途中的时候佟尘辉的手机响了,那是短信的通知声,那个声音虽然在行驶的路上并不明显,但佟尘辉还是注意到了,只是他并未立即查看,他心中已有打算,他准备到目的地停车后再看。

当他们走出那段泥土路的时候他俩同时舒了一口气,后面的路好走多了。又往前走一会他们便来到镇上,佟尘辉先找了一个加油站,他加了满满的一箱油,出发前他们发现老大爷家的方向乌云密布。

“那边好像要下雨了。”小女孩突然指着那个方向。

他们身在镇上,头顶阳光灿烂,阳光洒在身上有些发热,照在地上有些晃眼。老大爷家的方向却很暗。那边那片黑漆漆的东西是什么呢,难道真的要下雨了?

很快他们便又出发了。这次,往厂房经过的时候,佟尘辉看都没看一眼,只顾着全神贯注的看着路面。没一会他们就来到路的尽头,最后他直接把摩托开到那个林子下,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少走一段路程。

佟尘辉先把车熄了火,然后又把小女孩抱下车,他把车上的粮油米面拿下车往路边一放,这才又重新走回摩托车旁,他一手抓住车头,另一只手握住车尾,稍微倾斜便把摩托车的重量全部转移到支撑摩托车的边角架上,下一步只需要借助边角架的支撑力并以它的位置为原点旋转一下就能转换摩托车的方向,果然,在这样的条件下只见他双手一用力直接就将车头变换了方向。

今天林子异常安静,走了许久他们连一只鸟儿的身影也没看见,一声昆虫的鸣叫也没听到,连风翻动树叶的声音也没有,从他们下车开始他俩连一缕微风都没感受到,空气很是沉闷,仿佛被什么东西粘住了抽不开身,人行走在其间好像连行动都受到一种无形的压力限制,就连呼吸都要比平时多用0.5倍的力气才能把氧气吸入口中,身下的脚步也越发沉重起来。今天的林子很奇怪,安静得仿佛连自己的心跳声都能听得到,他们静静的走在林间,并没有谁开口说话,脚下的步伐迈得并不快。他们时刻注视着周围的一切,茂密的林中好像埋伏着什么东西,那东西可能随时都会从林中向他们跑来,他们的心跳不断加快,一股不祥的预兆从心底席卷而来。

佟尘辉突然想起了那条短信,他停下来把手中的物件往地上一放,然后掏出了手机。看着屏幕上的那条短信,佟尘辉眉头一皱脸色瞬间变了,那是惊讶的表情,惊讶甚至让他嘴巴微张。

短信是法医发来的,上面的内容大体是:你所提供的样品与被害人身上提取的样本检测出的DNA数据有三个以上的DNA基因座不同,检测结果不符合遗传规律,故可排除两人的亲子关系。

结果让佟尘辉意外,他有些震惊,不过他的眉头很快就舒展开来,他为小女孩感到开心,至少死去的那人不是小女孩的父亲,她不会感到孤独,这个世界上还有她的亲人。

不过等他重新拿起地上的物品时他立刻又陷入了沉思。如果不是他女儿,死者会是谁呢?如果不是她父亲,这孩子的父亲去了哪,为什么突然离开她?原本根据秦超的资料以及女孩班主任的描述,佟尘辉对确定他们的关系已多了几层把握,可这突如其来的检测结果让他有些猝不及防,好像以前的判断以及以前积累的所有资料都要全部推翻,一切重新来过。肯定是哪个环节出了错,一定是什么地方被自己疏忽掉了,可当他仔细思考时又没有半点头绪。看来这个案子比想象中更复杂,佟尘辉的心有点空,头有点疼,心中的疑问也渐渐多起来。

两人一路无话,不知走了多久他们终于看到了菜地,菜地碧绿青翠,每棵菜都努力的向上舒展着。为了多接触一缕阳光,为了多沐浴一滴雨露,它们都在努力的争取着更优越的生存权,汲取更多的生长养分。绿油油的菜地朝气蓬勃、积极向上,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它们的模样就像正值青春年华、风华正茂的少年。看着这样养眼的青翠,小女孩原本沉闷的心情突然得到好转,嘴角分明还有一丝像微笑的东西在慢慢浮现,可她依然没有说话,只是自顾自的迈着脚下的步伐。佟尘辉的思绪却一直停留在那个地方。

没多久老大爷家的土黄色房子终于出现在他俩眼前,再近一些时深灰色的木质大门也清晰可见,大门虚掩着,门中间有一条狭小的缝隙。小女孩和佟尘辉同时发现:一道阳光正从那条缝隙钻进去,他们都不知道那道调皮的光照亮那间屋子没有,但不论如何他们都知道:反正里面有一道与光一样闪亮的线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