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突如其来的噩耗 1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138字
  • 2020-09-19 11:57:19

时间过得真快,它如海州夏天忽而掠过的一缕晚风,刚才还温柔的抚摸脸庞,倏的一下就飞到对岸去了。转眼间又到周五,下班后佟尘辉立刻就来到学校,时间还早他找了一个合适的地把摩托停妥当。离校门口还有些距离他便听见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从里面传来。他站在校门口透过铁栅栏往里看,操场上已经聚集了很多朝气蓬勃的孩子,他们天真烂漫,笑容纯真无邪,天生向往自由,他们小小的身体里充满了无限活力。看着他们佟尘辉脸上的笑容会多很多。在他心里孩子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精灵。佟尘辉很开心,只是没有人注意到他的笑容,他正深情满满的注视着校园,校园里有他的牵挂,而里面也有惦记着他的人。他喜欢这样的生活,他希望往后余生都能这样,每一天都有他渴望去接的人,每一天都有人盼望着他去接,而每天他都有人可接。其实他接的不是人,而是一个希望,他们是灿烂的花朵,祖国的未来。

佟尘辉今天在校门口等了很久都不见小女孩的身影,他想也许今天她做卫生。一批又一批的孩子从他身边经过,最后操场的人影越来越稀少,热闹的学校也在喧嚣声中慢慢安静下来。

佟尘辉着急起来,自己站的地方这么明显应该不会错过,他锁好摩托,一路小跑着来到廊道。佟尘辉远远看见教室的门开着,但听不到任何声音从里面传出,他疾步走来,站在门口搜寻,最后把目光停在一道人影上。没错,那人正是小女孩,教室里只有她一个人,此时她正低着头认真的比划着,看样子应该是在做功课。佟尘辉以为她可能是作业没完成被老师留下的,难怪佟尘辉在校门口等这么久也不见她的人影。他却不知道小女孩根本没被老师留下,她只是想节约一点时间,提前把作业完成,然后把周末的时间腾出来去看望老爷爷,她想老爷爷了。由于太投入,在教室认真写着作业的她完全忘记了时间,更忘了有人在外面等她。

小女孩听到动静抬头一看是佟尘辉,“叔……叔叔。”她这才注意外面早没了其他同学的声音。

现在时间已经不早,外面的天色与放学时的天色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太阳依然挂在天上,只是位置发生了变化,它的光芒也暗淡了不少。她猜佟尘辉在校门口等了她很久,她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她不好意思看佟尘辉,像在认错一般重重的低下头。

“把书本收拾一下,我们先去吃饭。”佟尘辉的声音平缓,语气极其温柔,没有一点责备她的意思,“今天想吃什么?”

小女孩怯怯的抬起头,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佟尘辉和善的笑容。她轻轻点头,脸上的不适也慢慢散去。点头间佟尘辉已经来到她面前,当她还在愣神中时,佟尘辉已经开始帮她收拾起书本,很快佟尘辉就把她的书包收拾好,然后随手挂在自己左肩上。

“走吧!”佟尘辉的语气依旧温柔。

小女孩笑了笑,站起身跟在佟尘辉身后。

来到操场时佟尘辉回过头看着小女孩,“今天想吃什么?”

小女孩摸了摸脑袋,竟不知怎么回答,她最怕佟尘辉问她这个问题。她并不挑食,对她来说只要能填饱肚子就好,其实最重要的一点是:她觉得自己不应该对佟尘辉提任何要求,佟尘辉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应该让他来将就自己,她觉得佟尘辉根本没有责任与义务这样做。

“您喜欢吃什么?”小女孩试探性的问道,接触了这么久,她还不知道佟尘辉对食物的喜好。

佟尘辉并没有回答,他再次停下脚步看着小女孩,那眼神好像在说:我什么都可以,你喜欢就好。

小女孩的心被那道温柔的眼神温暖了一下,但她对那道眼神好像有着一种怯意,她不敢直视那道光,她轻轻低下头随口说道,“那抄手怎么样?”

“你想吃抄手吗?”佟尘辉看着小女孩微微一笑,“还有其它选择吗?”

小女孩沉默了九秒钟,但却不是在思考,只是这样看上去的确像经过了一番思考,最后没结果的确是因为绞尽脑汁没想到,或者根本就没有。

“没有。”她的声音很小。

“那咱们就去吃抄手。”佟尘辉看着她神秘一笑,“我正好知道有一家抄手的味道不错,带你去尝尝。”

“好的,去尝尝。”小女孩模仿起佟尘辉的腔调,这样的情景看上去倒也温馨。她偷偷瞥了一眼佟尘辉,其实她选择吃抄手是因为便宜。她不想佟尘辉花费太多钱,毕竟他们非亲非故,就这样她心里都有愧疚,可自己目前的情况也没办法,总之能省一些是一些吧!当然她也相信佟尘辉的眼光,她相信只要是他带自己去吃的食物味道应该都不错。

抄手的味道果然没让小女孩失望,可能是今天太饿,也许是今天胃口好,小女孩最后一口气把汤汁也喝得干干净净。

佟尘辉见她意犹未尽的模样,以为她没吃饱,准备再给她点一份小碗,小女孩连连摆手,示意他不用再点,然后满意的摸了摸鼓胀的小肚子,好像在说自己已经吃饱。

“满了,已经装不下。”她指着肚子叹了口气,“没想到中碗的分量这么多,可把我撑坏了,味道好分量也足,难怪生意这么好。”

“合口味就好,喜欢下次咱俩再来。”佟尘辉看着脸蛋红彤彤的小女孩,又关心的说道,“吃撑了就坐上几分钟,休息一会,缓缓劲咱在出发。”

“不碍事,走慢一些就是了。”

“真的不用休息?”佟尘辉看着小女孩语重心长的说道,“坐上几分钟,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不碍事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佟尘辉点点头。

吃这些食物的优点就是方便快捷,价格也实惠,只是佟尘辉担心长此以往孩子的营养跟不上。

一路上他们有说有笑,小女孩把学校里发生的有趣的事讲给佟尘辉听,佟尘辉也给她说着一些现在的,或者过去发生的有趣之事。

今天回家很早,到家后太阳都还没下山。

刚到家小女孩就迫不及待的打开书包做起作业来,佟尘辉看着她认真的模样满意的点点头。他走到小女孩身边,默默地在一旁看着小女孩做着作业。

小女孩现在正在做数学题,佟尘辉并没有说话,因为这些题对小女孩来说根本没有困难。不一会她就把所有的数学题做完,佟尘辉在一旁看得真切,她并没有出错,数学题的正确率在百分之百。

小女孩收起数学本,在拿另外的作业的时候她瞥见站在旁边的佟尘辉,她瞪大眼睛有些奇怪的看着他。

佟尘辉知道刚才小女孩实在太投入,根本没注意旁边的自己。看着她奇怪的眼神他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说道,“今天晚上休息,不用上班。”

小女孩立刻明白过来,她向佟尘辉点点头,然后收回眼神开始做起其它作业。当她回过头时佟尘辉已经没在身旁,佟尘辉已经在六分钟前回到卧室,他怕影响到小女孩,脚步放得非常轻,所以小女孩才没注意佟尘辉已经离开。

客厅一下子就剩她一人,佟尘辉在旁边她有些莫名的紧张,可看着空空荡荡的屋子时她竟有些失落,一种难以言说的孤寂感走进她的内心。

没多久,小女孩就把所有作业完成,她收起作业,眼睛不自觉的看向佟尘辉的房间,房间的门关着,小女孩想也许他太困,已经睡着了。她拿出语文书,开始预习星期一要讲的课。

佟尘辉再出来时天色已经黑下来好一会,听到开门声小女孩立刻朝那个方向看去,她知道佟尘辉出来了,但还是忍不住想看上一眼。

他俩真有默契,佟尘辉的目光也刚好从那边传来,两道目光撞到一起,没有一点尴尬,两道目光相视而笑,很快便恢复平静。

佟尘辉先去了一趟厕所,出来时他没有回房间,他直接走到客厅,轻轻坐在陈旧的沙发上。

小女孩合上书也来到沙发旁,她轻轻坐到佟尘辉旁边。

佟尘辉什么都没说,他猜,小女孩肯定有啥事要对自己说。

“叔叔,您明天有时间吗?”果然小女孩开了口。

佟尘辉有些奇怪,不过还是如实说道,“明天上午要上班,下午,下午要看情况。”他也不知道明天是否有空,所以也给不出一个具体的答案,“是不是有啥事?”佟尘辉看向小女孩,脸上全是关切的神色。

小女孩把两只脚闭得极拢,她沉默了。良久,她才缓缓抬起头,很认真的看着佟尘辉,“我想老爷爷了,我想,我想去看看他,不知道,不知道您有时间没有?”

佟尘辉看向小女孩,此时他发现小女孩眼里正闪着一道光。

佟尘辉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你作业做好了吗?”

小女孩用力的点点头,她今天努力完成作业就是为了这个呀。她心里是这样想的,自己早一些把作业完成,只要叔叔方便他们就可以去看望爷爷,关于这件事她是考虑了很久的。

佟尘辉这时候才明白,小女孩今天放学时久久没出来,以及今天做作业这么认真的原因。

“我,我就是突然很想他,而且,而且最近不知道怎么的一想到他心里就发慌,见不到他心里更慌,晚上还会经常梦到他,在梦里有几次我都听到他对我说:他想我了。”小女孩突然抬起头有些慌乱的看着佟尘辉,“这个周末如果您有空,我们就去看望一下他好不好?”小女孩在祈求,她的话语也非常中肯,佟尘辉有空才去。

佟尘辉根本拿不定主意,去老大爷家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可来回跑一趟还是需要花费不少时间的,如果明天要加班,那根本去不了。他很想一口答应小女孩陪她走一趟,可万一有变化他怎么跟她解释,他可不想失信于这个小姑娘,不,应该是小女孩在内的任何人。

“我也想他老人家,可我不能肯定这个周末是否能去,但我能跟你保证:一旦有时间我们就去。”

佟尘辉灵光一闪,一个想法在脑海中形成,他看了一眼小女孩,话到嘴边并没有出口。他有一个顾忌,佟尘辉闭上眼睛想了想,仅仅两秒钟他突然睁开眼,一道声音在屋中响起,“如果白天没时间,那明天下班后咱俩吃了晚饭再去怎么样?”

佟尘辉看着小女孩,在等待她的答复。只是这样的话天黑的时候他们应该还在路上,等他们回到家时肯定已经是夜晚。

“好!”小女孩干脆利落的答道。她非常开心,丝毫不掩饰内心的喜悦,好像一阵风突然吹散头顶的乌云,一下子见到了阳光。

“那我们就说定喽!”佟尘辉确定道。其实佟尘辉不想晚上去的,一来路途远,他担心自己的车在路上出状况;二来大晚上的他不想从那个工厂经过,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只要接近那个工厂他就会感到一阵莫名的心悸。那里好像潜藏着一种他未知的东西,陌生却又隐隐有一丝似曾相识。佟尘辉不相信鬼神,可只要接近那个地方就会让他心神不宁,那绝对不是害怕,他有意回避那个地方,是因为他讨厌那种虚无缥缈的感觉。

“好的!”小女孩毫不掩饰心中的兴奋。

“那你早点洗漱,早点上床休息。”佟尘辉看了一眼小女孩,“如果真是这样,那明天回来应该非常、非常晚。”佟尘辉说两个非常的时候是间隔开的,中途他停顿了一下。

小女孩一边点头一边看向佟尘辉,佟尘辉脸上的表情好像在告诉自己:休息好才是最重要的,只要你休息好,路程再远我也送你去。

“明天不上学,如果你觉得困就多睡一会,只要完成了功课睡一下懒觉也无所谓,周末嘛就该放松一下。”佟尘辉爽朗一笑,“明天早上我给你带包子,带回来后我把包子装入盘子,放进铝锅中,水呀什么的我都装好的,你起床后只需要点火,水开后再蒸五分钟,关掉火后再等上五分钟就可以食用。”佟尘辉担心她不明白又补充道,“你看见铝锅盖子上开始冒雾气就是水开了,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揭盖,不然散失了热气,五分钟这段时间包子就蒸不热。另外还有一点要注意,用火结束后一定要及时关掉,不然烧过头,把水煮干后会有发生火灾的危险,总之一定要注意安全。”

佟尘辉又把小女孩带入厨房,给她演示了一遍流程,特别嘱咐她点火的方法,最后又简单的给她交代了几句才放心的走出厨房。佟尘辉考虑周全,给小女孩讲解也细致。小女孩知道佟尘辉这样做是为了不影响自己睡觉,顺便也把安全意识给她灌输了一下。

这晚他俩休息的都很早,小女孩睡得很香,她做了一个梦,梦中她看见他们去了老爷爷家,老爷爷给她找了好多好多她从未见过的山间野果,还教了她很多很多编制其它物件的新技术,他们三个人坐在那间有谷风车的屋子里说了好多好多的话。他们都很开心,老大爷笑得像一个孩子,说到兴致处他开心得连眼泪都快掉出来;不苟言笑的佟尘辉脸上也不时漾起笑容,那个笑容像微风在平静的湖面上荡起的丝丝涟漪,普通、平凡、真实又如画卷一般唯美;小女孩开心得前仰后翻,她的笑容天真纯粹,她笑着的时候小嘴微微张开,露出那缺了一颗门牙的空隙格外惹眼,笑容就像无需装饰在大自然中慢慢绽放的花朵,动作清晰可见,连花瓣慢慢张开,花蕊慢慢延伸都能用肉眼捕捉到。

畅谈一番后屋子又安静下来。最后,老大爷给她讲起了故事。她觉得老爷爷的声音慈祥、动听、耐人寻味,那道声音中还充满着长辈特有的关爱……

那天一大早她是在很香很甜的美梦中笑着醒来的。

这晚佟尘辉睡得也很好,他好久没有睡过这么长时间,以至于今天起床的时候他都不自觉的伸了伸懒腰,不想起床。很久没睡这么长时间,突然像这样睡一宿,一旦睡好,起床的时候全身都感觉酸软。这样的感觉佟尘辉也说不清楚,如果一定要作一个解释,那大概跟醉氧是一个道理。反正他还想在床上多躺一会,好像昨天晚上的梦境意犹未尽,让他突然开始恋床,他想把梦接着做下去。

佟尘辉买来早餐,与昨天晚上给小女孩说的一样,他把包子入盘,在铝锅里放入三脚架后盛上合适的水,再把盘子放入铝锅内的三脚架上……做好这些他又看了一眼。这样小女孩起床只需加热就可以吃了,快捷又方便,见一切妥当后他才满意的点点头。

今天星期六,但佟尘辉出门的时间比前几天还要早。出门的时候他轻轻带上门,然后又掏出钥匙反锁了两转,他的动作很轻,他担心吵醒小女孩,难得周末让她多睡会,佟尘辉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