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女孩临时的家 2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408字
  • 2020-09-18 20:45:54

“现在您负责她上下学?”

“嗯!”

“您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佟尘辉疑惑。

“刚才对您说的关于她父亲,以及她的事您千万不能告诉她。”

“好的!”佟尘辉轻轻点头,哪些话可以说,哪些话不可以说他还是知道的。

“那邓老师打扰您了,以后也辛苦您了!”

“这些都是小事,况且我还是她老师。”邓老师有些不解,眼前这个人认识这个孩子没几天,却比自己这个老师还要关心她,弄得她还有些怪不好意思的。

佟尘辉今天虽然没有迟到,但他却比平时晚到很久,平时别人早上根本没机会欣赏佟尘辉摩托特殊的轰鸣,今天当这个声音由远而近传来的时候,很多人都像中彩票一般开心。他们庆幸自己来得比佟尘辉早,要知道能在早上上班的时候听到佟尘辉摩托车特有的轰鸣这样的情况,可是一年也听不到几次的。庆幸的人好像在说:今天终于比他要早。

以往下班佟尘辉总是不慌不忙,不是查资料,就是翻卷宗,有时候会因为一个案情一个人独自想半天,像发呆一般一坐就是很久,连同事走完了都不知道,等他想明白的时候整栋大楼往往只剩下他一个人。在别人眼里佟尘辉厉害是他聪明,有能力,与生俱来的办案天赋,却少有人知道,他能比别人更快破案,也跟他拥有这种少有人有的努力、严谨与认真有关。他绝对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与案件相关的细节,正因为他拥有这些别人不具备的特质,所以基本上才没有他办不了的案件。

“细节决定成败”这几个字用在侦探事业上也没错。一个细节的确显得微末单调,也许还没有用处,但是众多的细枝末叶汇聚在一起后就能形成一条重要的线索。一条完整的证据链,往往成为破案的关键。

今天还没有到下班时间,他就看了很多次手上的腕表,他担心错过接她的时间,下班后他也跟随人潮大军一起离开办公室。当他的那辆摩托车特殊的轰鸣响起时,很多人都不自觉的朝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能跟他一起上下班是一件罕见的事,大家都知道下班时看见他离开一定是他有什么急事要去办,如果与案子无关那他一定还会回来。

佟尘辉到学校的时候路上行人已经稀少,三三两两零星的身影偶尔从身边擦肩而过。旁边有人经过他都会仔细看上一眼,他以为过来的人是小女孩。看着越来越安静的校园,他忧心忡忡,脚下的步伐不由加快几分。他担心小女孩等不到自己会着急,他担心他俩会错过,他最害怕的还是由于自己晚到而没接到她,好像自己没有按时出现,她就会突然从自己身边消失掉一般。这样一想他更着急了,汗水不断从额头上冒出来。

他一把抹掉聚集成水正欲往脸上流淌的汗,“明天一定要来早一些!”他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他在责备自己,因为刚才下班的时候他并没有立即走,他稳了一会儿。

从校门到小女孩教室的那段路并不远,几分钟的路程他却感觉像走了几个月。他想飞奔而至,可脚下像被什么东西粘住一样,他想跑,却怎么也跑不起来,反而觉得身下的脚步越来越沉重。

教室门是打开的,刚才经过其它班级时教室门基本上已经关闭。看着敞开的教室门佟尘辉仿佛看见了小女孩,他一下子冲上去,双眼快速一扫,最后把目光停留在那个熟悉的身影上,看到这个熟悉的身影他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

教室安安静静的,里面除了小女孩已经没有其他人,孩子正埋着头认真的看着桌面,好像在做功课。

听到响动小女孩抬起头,见来人是佟尘辉时她兴奋的大叫起来,“叔叔,你来了。”她兴奋中有些惊讶,今天这么早就来了,她以为自己会等很久,所以她决定先把作业做完。

“把书包收拾一下,我们先去吃饭。”佟尘辉看着她,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一般,他眼里有一些愧意,好像在责怪自己迟到。

“等我一下马上就好。”小女孩快速收拾好东西就向佟尘辉走去。

“今天想吃什么?”

“随便。”

“没有随便卖哦!”

“随便就是吃什么都可以。”她看着佟尘辉解释道,见佟尘辉没有回答她突然问道,“您想吃什么呢?要不今天听听您的意见。”

佟尘辉每次都有意照顾自己,小女孩怪不好意思的。

佟尘辉发现小女孩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睛正看着自己,好像在等着他回答。他微微皱眉,小女孩的话好像还真问住了他,一直以来他对食物没有特殊要求,只要能填饱肚子就好,这就是他对吃食的态度。

小女孩好像看懂了佟尘辉的心思,“我们去吃饺子吧?”

佟尘辉听到“饺子”二字连连点头,刚才被小女孩一问,自己什么都想不起,那里还记得有饺子这样的吃食,“饺子好,饺子甚好,我知道有一家饺子味道还不错,我带你去尝尝。”

“味道如何?”他们刚出饺子馆佟尘辉就问道。

“味道还不错。”小女孩见佟尘辉认真的看着自己,她怕自己的回答让他失望,于是又补充道,“好吃。”她一边说一边故意做出回味的样子。

看着她开心的样子佟尘辉满意的点点头。

刚上车还未来得及启动车子,小女孩突然说道,“我想回家一趟,我想回去找几件换洗的衣服。”小女孩说的家其实是他们租房子的地方。

佟尘辉回过头看了看小女孩的穿着,还是他们头一次见面时的那套衣服。从见面到现在已经穿了好几天,仔细一看上面还有一些污渍,一直以来自己都没有注意,佟尘辉的脸竟一下子泛红。平时还好一直在家里没出门,就算出门也见不了几人,可今天不一样,今天小女孩来上学,别说学校,就是班上也有好几十号人,而且全都是认识的熟人。佟尘辉不知道小女孩是如何在众多同学面前度过难熬的一天,看到衣服上的污渍他仿佛看到她一天的尴尬,佟尘辉在心中暗自责备自己的疏忽大意。

“在什么地方?”

“往城西方向走。”小女孩指着一个方向,佟尘辉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那里正好是海州的西边,她的方向感还挺好的。

城西是海州城辖区内发展最缓慢的地方,也是经济最落后、环境最差的地方。

城西名为城,实为村,只是规模更大,房屋更密集,人口数量更多。它像一个建在城市边缘的大型聚落,不过它又与村有区别,因为说它是村,可是城西的本地居民较少。由于地处城市边缘等原因,当地人要么把房产卖给外来务工者,要么把房子以每个月一定数额的钱租给外来人员。本地人一般没在那里住,他们大多数已搬到环境、条件更好的城中、城北、城东、城南,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乎都是没能力搬走的贫困户。所以城西人口结构主要以外来人口为主,人口流动性较大,带来的影响是人员成分较为复杂,人员复杂又给本地的治安维护带来一定困难。

佟尘辉的思绪还在城西那个地方,小女孩却又开口道,“在城西东路的第五个路口左转,进去五米后右转有一条泥土路,沿着泥土路一直进去。”小女孩想了想,“从这条泥土路到我家开车的话最快也要十多分钟,如果速度慢一些大概需要二十来分钟。”

小女孩把路线说的很仔细,偏僻不好表述的地方她把时间都给算出来的。她看着佟尘辉好像再问他听清楚没。

“好!”佟尘辉点点头,这孩子的方向感还蛮强的,他微微一笑,又把小女孩刚才的描述重新在脑海里过了一遍。

待确定清楚路线,佟尘辉才回过头,启动车子向城西方向驶去。佟尘辉的车速不慢不快,车子一路上匀速向前,行驶一段时间后道路两旁的房子渐渐发生变化,佟尘辉知道只要路上建筑物出现明显差异,他们就来到城西的地界。

小女孩仔细看着前方的路,每每行驶到转角的路口时,她的手都会下意识的握紧自己的衣角。小女孩担心路线走错,佟尘辉没去过她住的地方,越靠近目的地附近的路线越不熟悉而且也越复杂,所以她认真又紧张的观察着前方的路线,特别是在不易辨别的岔路口,她的整个身体都会不自觉的僵硬,手下意识的更是想去操纵车头行驶的方向。还好佟尘辉记忆不错,车子一路驶来也并未出错,他一直按照自己指引的线路行驶的。小女孩不敢有丝毫懈怠,她依然全神贯注的盯着前方,如果一旦发现行驶路线出错,她也好及时纠正路线。

车子终于来到她口中的那条泥土路,后面的路线不会再有岔道,只消一条道走到底。小女孩松了一口气,到这时她紧张的神经才放下来。

进入这里建筑物也发生显著变化,这里的房子明显比水泥路旁的房子矮小,少了那种建筑物该有的气势,反而多了一分卑微。它们与前面主公路上的房子比起来的确微不足道。

房子的存在除了供人住宿外,还有一个功效就是展示它的美学价值,而这里的房子仅仅是为了生存,能扎入土壤供人居住就好。马路的优劣似乎与贫富有关系,泥土路与水泥路就好像富人区与贫民窟的分界线,两种迥异的风景在这条分界线上一览无遗。

里面更像乡下,可明显又比乡下的环境要差了很多,这里的房子较密,基本上看不到乡下养眼的新绿。

佟尘辉记起小女孩的话:“从这里进去最快要十多分钟,最慢大概需要二十来分钟。”

这条路宽度倒是充足,但路面坑坑洼洼,路面不时还有几块拳头大小的碎石,较难行走。

车子不断前进,佟尘辉也不时避让、不断选路,有时候是直线,没一会又变成曲线,如此往复。白天还好,要是夜晚那才难行,如果不是技术过硬的老师傅,新手肯定会摔不少跟头,不过这也并不一定是坏事,因为只消到这里来上一晚,估计新手也会摔成师傅了。

佟尘辉想自己的速度不是最慢,也并不是最快,取个中间数最合适,那十五分钟到,他降下速度看了一眼腕表,已经行驶十分钟。

“还有多远?”佟尘辉的声音在小女孩耳边响起。

小女孩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大概还需要五分钟车程。”

“在终点前面一点的位置有停车的地方吗?”

“终点的前面一点?”被佟尘辉突如其来的一问,小女孩愣了一下,她微微侧过头看着佟尘辉,不明白他的意思。

“哦!我只是,我只是觉得停在家门口有些惹眼。”佟尘辉心中有些担忧,可跟小女孩又解释不清楚。

小女孩看了一眼漆掉得差不多的摩托,这车不惹眼呀!如果是警车那还真是如他所说的一样。改变她想法的不是佟尘辉,而是突然想到的父亲的那些“朋友”。

她意识到不对马上说道,“前面倒是有一个好停车的地方,到那个地方我就叫你。”

“前面十五米左边的黄色土墙屋檐下可以停车。”几分钟后小女孩突然对佟尘辉提醒道。她提前指挥佟尘辉把车停在离目的地还有些距离的地方。

“好。”佟尘辉轻轻应了一声,可疑问也从他口中说出来,“停在这里安全吗?”他的声音很小,小到只有离他如此近的小女孩才能听到。没得到小女孩回复前,他慢慢降低速度,最后把车停在路边。

佟尘辉知道这辆车子破旧,一般也不会有谁愿意招惹,但是这个地方的情况他是非常清楚的。以前这里是海州出了名混乱的地方,自佟尘辉调入海州的第二年开始,这个地方的治安情况才得到大大改善。

虽然仍有少量偷盗案发生,但是这么多年以来从未发生过大案,别说命案,就是超过四人以上的聚众斗殴都没有再发生过。不得不说佟尘辉在这方面还是很有一套的。

在他的大力整治下,黑恶势力在海州抬不起头。罪恶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壤,很多不务正业的人开始进入正途。暴徒弃了恶,黑社会从了良。他们也成为这个城市普通的劳动者,这些人也终于开始为海州的繁荣奉献了一份力量,当然这里面还是有极少一部分远走他乡的人。

虽然如此但还是有少数人行走在偷窃的道路上,这些人一般是外来人口。一来他们对海州不了解,二来他们刚来海州没有门路,于是干起小偷小摸的勾当来。这样的人一般都是单独作案,基本上没有同伙,更不会有组织,因为现在海州已经没了罪恶滋生的土壤。这样的人在海州也最受唾弃,只要被发现都是被群攻的对象,所以这样的人也就越来越少。

这车的声音这么惹耳,恐怕早被人盯上,只等待自己离去后下手了。佟尘辉还是有些担心,因为那些初来乍到的人在没有门路的情况下,还是会铤而走险。由于海州的特殊性让他们不敢对好车下手,于是只有专门寻找破旧的车。对那样的人来说只要能换钱,卖废铁也无所谓。虽然不值钱,但如果丢失后他们可就得走回家,更可怕的是失去坐骑后,以后恐怕就得走着上班了。

“不用担心,这户人家我认识。”

佟尘辉点点头,他的心这才放下来,轻轻一轰油门十几秒钟后就来到那屋檐下。

佟尘辉停好车,把小女孩抱下来。

屋门开着,房子里应该有人。在佟尘辉打量间,小女孩已经朝大门走去。佟尘辉目送她进入那黑漆漆的屋中,直到她的身影完全被那片黑暗掩盖。

没一会儿小女孩就从那扇门里走出来,只是此时她身后跟了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妇女走到门前便不再向前,她站在门边对着佟尘辉笑了笑。佟尘辉也礼貌的报以一个微笑,两人在无声中打了一个招呼。

“张阿姨麻烦您了。”小女孩客气的感激道。

“不碍事,不碍事,这么点小事你还跟姨客气啥,你爱停多久就停多久,姨给你照着就是喽!”

这个中年妇女倒是客气,不过一看就是一位能说会道的强势女人。佟尘辉知道这样的女人是惹不得的,一旦惹怒她就得面对她的疾风暴雨。

小女孩向张阿姨挥挥手,张阿姨也对着她摆了摆手。看着小女孩离开的背影,她还不忘补上一句,“待会记得来耍啊!”

“好的,张姨您留步,我先回去了。”小女孩一边点头一边跟张阿姨告别。

小女孩走在前,佟尘辉跟在后,路上碰到熟人小女孩总会主动打招呼。回到这里她一下子变得活泼起来,看来她在这里待的时间并不短,佟尘辉心想。

五分钟后小女孩在泥土公路右边停下来,她站着的地方有一条小路,小女孩正对着小路的方向。

佟尘辉向她所对的小路看去,这条小路由长约40公分、宽约30公分、高约25公分外形较为规则的砂岩铺成,台阶像整齐均匀的楼梯一般笔直向上,后面的台阶被上面的房子遮住,看不到尽头。

一开始佟尘辉以为她租住的房子在泥土公路边,没想到是在半山腰上,要去她家还得爬山。这石梯步笔直向上倒也壮观,佟尘辉猜想房子后面的石梯路应该拐弯了吧!山腰上房子密集,佟尘辉不知道是那一户,更不知道还要走多远。

小女孩对着佟尘辉一笑,好像在说我就住在上面,“从这里上去。”

佟尘辉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微微一笑,轻轻点头。

他俩一直往上爬了差不多八分钟,直到路弯曲到另一个方向,小女孩才停下来轻轻拉了一下佟尘辉的衣角,然后指着远处那栋低矮的瓦房,“在那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