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女孩临时的家 1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394字
  • 2020-09-16 18:12:24

天边渐渐亮起一抹鱼肚白,如墨般浓稠的夜幕悄然褪去,天已经亮了,清爽的晨风迎来了第一缕朝霞,绚丽的朝霞把天空染得红彤彤的,没一会灿烂的霞光就洒满了整个海州大地。

佟尘辉今天的精神很好,睡得好他起得也很早,他早早带回早点,便坐在桌前等小女孩起床。昨天回家太晚,加上自己又困,他忘了与小女孩商量关于上学的事。佟尘辉觉得已经过去这么久,并没有发现任何对小女孩产生威胁的东西,他认为风声已过,小女孩也应该回去上学,学业是万万不可耽误的。况且发生命案后的好几天里小女孩都待在学校,也没出啥意外,要么对方不知道她的存在,或者不知道她的踪影,要么就是自己多虑了。学是应该去上的。

“吱嘎”一声房门被打开,小女孩从里面走出来。她准备去厕所,可还没到门口佟尘辉就叫住她。

“昨天休息好没?”

“嗯!”小女孩点点头,“休息好的。”昨天太困,躺在床上便睡着了,她好久没睡得这么香甜,昨晚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那就好!”佟尘辉点点头,“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关于上学的事。”

小女孩看了佟尘辉一眼,她已经走到佟尘辉身边。

“我准备今天送你去上学。”佟尘辉看着小女孩,脸上尽是商量的神色,好像在对她说,你看怎么样?

“上学?”她有些惊讶,自己都差点忘了上学这事,不过她很快就回过神来,向佟尘辉肯定的回答道,“好的。”话刚出口,她又隐隐感觉到不好,上学似乎预示着离开这里,这一瞬间她居然开始舍不得这个地方。

她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佟尘辉的话却又在她的耳畔响起,“你还是在这里住,我每天早上送你去学校,下午放学接你回家,中午,中午的午餐就在学校解决。”佟尘辉的话全是商量的口气,他看着她脸上也是一副商量的表情,他再等她表态。

“好的。”小女孩虽然面无表情,但内心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开始她以为自己上学后他会把她送走,毕竟她在这里已经待了好几天。

“那先去洗漱,洗漱好就来吃早餐,早饭吃后收拾一下我就送你去学校。”

小女孩点点头,心中的兴奋并没有表现在脸上,她开心的走进卫生间洗漱去了。

“我吃好了。”

上学与假期完全不一样,氛围一下子就变了,小女孩吃早餐的速度也快了很多。几分钟后她便从房间走出来,只是背上却多了一个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背的那个书包。

孩子还是上学的模样好看,因为她们像初升的太阳一般朝气蓬勃,她们身上寄托着上一代的期盼,也承载着下一代的希望。

“书本带齐没?”佟尘辉笑着提醒。

“所有东西都带上的,我们随时都可以出发。”

佟尘辉掏出五元钱递到小女孩手中,“把钱带上中午吃饭。”

小女孩伸出右手轻轻推了一下,“昨天的钱还没用呢,应该够吃好多天了。”

“你先拿着,揣在身上已备不时之需。”

“我身上有,应该能用一个星期的,用完再说。”小女孩不好意思说用完再向佟尘辉要,她看着佟尘辉坚持道,“学生钱带太多不好。”

“好吧!”佟尘辉见小女孩推辞,他没有再坚持,不过他还是说道,“没钱后要及时对我说,饭还是要吃饱的,你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亏待什么都不要亏待自己的肚子。”

“嗯!”小女孩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眨巴了一下,趁着点头的空当,她一下子低下头。

在小女孩的指引下他们很快来到学校。他们来得太早,操场上并没有几个人,佟尘辉走在小女孩后面很快就来到教室,跟小女孩想的一样此时教室并没有开门。把小女孩送到教室后佟尘辉并没有离开,因为他要见见她的班主任,关于她的事需要做一些交接,他俩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等待着。佟尘辉不时看向手上的腕表,上班应该来得及,他想。佟尘辉是一个非常有时间观念的人,从事工作几十年他从未迟到过。

小女孩看出佟尘辉脸上的着急,她懂事的对佟尘辉说道,“叔叔,你先去上班,等会教室门开后我自己进去就行了,再晚些我担心你会迟到的。”小女孩知道佟尘辉每天都起很早,她认为起这么早,如果迟到可太不值了。她想了想似乎看出了佟尘辉的担忧,于是看着他又说道,“老师那我会跟她解释清楚的。”

“不碍事,时间还早着呢,放心不会迟到的。”

佟尘辉一直陪她在走廊上站了三十多分钟,这段时间他俩一直未说话,中途不时有孩子来到走廊。

“暮雪你来了。”一个看上去跟韩暮雪差不多大,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兴奋的说道,她一边说着还一边拉着她的手。

“韩暮雪你终于来了,我昨天下午还问邓老师,她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来。”说话的是一个个头与韩暮雪差不多高的胖男孩,这个男孩看到韩暮雪丝毫不掩饰内心的喜悦。佟尘辉不知道这个男孩正是她的同桌陈星。

“韩暮雪……”

“韩暮雪……”

好多刚到的孩子都跟她打着招呼,她也一一回应。看来她跟班上的同学的关系还挺融洽的,看到他们久别重逢的喜悦,佟尘辉不禁多朝人群看了一眼,这时候他才发现她的个头明显比其他同学高一些。

“邓老师来了。”一个男孩朝着人群里吼了一声,刚才还热闹非凡的走廊立刻安静下来。

“老师,韩暮雪同学来了。”一个小女孩跑向走廊边上,她压低声音对迎面走来一个中年女子说道。

人群向两边散开,中间让出一条路来,一道身影立刻进入佟尘辉视线,那是一个中年女子,个子高挑,中等身材,瓜子脸,头上披着一顶乌黑浓密的长发,长发成自然状态散开,上面看上去还是湿润的,很显然她刚洗过头发不久。她眼眶上戴了一副眼镜,眼镜不仅没有对她的外貌打折,反而给她增添了一份温文儒雅,她的衣着虽然简单朴素,但丝毫掩饰不了从她身上散发出的内在气质。

邓老师的视线在人群中搜索,佟尘辉比这些学生明显要高上一大截,他往这儿一站简直就是鹤立鸡群,显眼的他很快进入她的视线,不过邓老师并不是看他,她的视线停在佟尘辉旁边的小女孩身上。她微笑着对小女孩点点头,好像在欢迎她的归来,原来她是在找韩暮雪的身影。

韩暮雪对着老师微微一笑礼貌性的问候道,“邓老师,早上好!”

邓老师打开教室门,她并没有立刻走进去,打开门后她退到一旁。走廊上的学生大军有序的进入教室,热闹的人群像散去了激情的潮水,走廊上很快安静下来,最后只剩下三个人。

小女孩慢慢走向教室,不时回头看向老师和佟尘辉,好像有什么话想说一般。佟尘辉朝小女孩挥挥手,示意她进去上课,最后走廊上只剩下佟尘辉和邓老师两人。

邓老师没有跟着学生回教室,她虽然知道佟尘辉不是韩暮雪的父亲,她也根本没见过佟尘辉,但她知道今天是这个男子送自己的学生来的学校,她停在走廊上就是等他,她也想了解清楚自己学生的情况,毕竟她耽误了几天的学习时间,作为老师在学习上有责任关心她。

“邓老师,您好!”佟尘辉微笑着向那个中年女子招呼道,“我是……”佟尘辉本想向老师介绍自己,说明情况,可看见仅仅几米之遥的教室内射出的几道好奇目光,他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不过立马又说道,“可否借一步说话?”

邓老师朝教室看了一眼,明白了佟尘辉的意思,她虽然有些不解,但还是轻轻点头。其实佟尘辉担忧小女孩的同学听到他们的谈话后会影响到小女孩。

佟尘辉往前走了两步,可邓老师根本没有跟过来,佟尘辉回头一看邓老师已经走向教室,佟尘辉有些奇怪,不过他立刻就明白过来。

“你们先上自习,把今天要讲的课文预习一下,田文轩你维持纪律。”邓老师洪亮的声音从教室里传来,教室里的嘈杂声一下子变成琅琅的诵读声。再看时邓老师已经轻轻带上教室门朝着佟尘辉走来。

“有话就在这儿说吧!”邓老师回头看了看教室门,好像在告诉佟尘辉自己已经打消了他的顾虑。

佟尘辉点点头,心想这儿也不错,琅琅的读书声遮掩了其它声音的传播。

“邓老师,您好!请问您是不是韩暮雪同学的班主任?”

邓老师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佟尘辉一番,她并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点头,算是对对方的问题作了肯定回答。

“我是市公安民警,你应该知道韩暮雪的父亲几天没来接她。”佟尘辉认真的看着她一字一句说出来,“他失踪了,现在我们正在调查这个案子。”

佟尘辉并没有告诉她孩子父亲遇害的事,在他看来这个事情最好暂时不要对外声张,也暂时不能告诉孩子,他怕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承受不了这个打击。

“警察同志,您好!”邓老师终于给佟尘辉打了招呼,可接下来的话却让佟尘辉有些尴尬,“您的证件能否一阅?”邓老师看着佟尘辉直截了当的说道。她这种安全意识倒是没有错,但她的样子好像并不信任佟尘辉。

办了这么多案,这种事情他也遇到过,但今天他跟小女孩一起来学校,遭遇怀疑还是让他有些哑然。

佟尘辉站得笔直,他摸出证件在她面前停上几秒,然后又快速收回袋中,动作干脆利落,一气呵成。

“您是……”邓老师眉头皱了皱,露出惊讶的表情,不过她很快恢复过来,“警察同志您好!刚才……”她对着佟尘辉尴尬一笑。

佟尘辉什么都没说,也对着她微微一笑,好像在说不碍事,然后把谈话内容转移到小女孩身上,“他父亲还没有消息,据我们了解她在北徽没有其他亲人,所有最近一段时间这孩子都由我们照顾。”

“嗯!”邓老师点点头。

“我想了解一下这个孩子的其它情况,希望您把知道的都告诉我,这对寻找她父亲很有帮助。”

“好的,关于这个孩子的事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会据实而说。”

佟尘辉知道有用线索并不多,但是既然来了他有必要了解一下,毕竟她才是孩子的班主任,在海州除了她父亲也就她更清楚孩子的情况。

佟尘辉提示道,“比如:她的性格特点,家庭情况,她与班上其他同学有什么明显的区别没有?”他想了想又突然问道,“您应该见过她父亲?”佟尘辉猜测她们见过面,因为她父亲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见过,开家长会的时候,他身材比较胖,个子也很高,从外形来看属于比较魁梧的那种类型。”佟尘辉听到“胖”这个字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一个画面来,也许是因为胖在外形上与别人差距太明显,所以对胖的外貌比较敏感,毕竟巨人观的其中一个条件就是体型肥胖。

“对他不是很熟悉,只是……”她皱了皱眉头,看了佟尘辉一眼小心的说道,“只是我感觉他跟别人不太一样。”

“他不爱说话?”佟尘辉看着她。

“他的确不爱跟陌生人说话,别说这些家长,就是我这个班主任他也不愿意多说,我从没有见他笑过,但我所说的他跟别人不一样并不是这个。当然这些只是我个人认为,仅能给你提供一个参考。”邓老师看着佟尘辉很认真的说道,她担心自己的话会给对方带来误导。

佟尘辉看着她点点头,若有所思。

“我在海州当了几十年的老师,接触的家长也不少,可以说各行各业的家长均有接触,但像他一样的还是第一个。他给我的感觉并不是那种内向不善言谈的人,相反有点像那种经历过世事沧桑,看淡世间一切,不愿多谈往事的那种人。他经历过的事不愿意对外人提及,所有才有意识的把自己封闭起来,在外人看来以为他性格内向、不善言辞,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这是有意识的自我保护,把自己与别人隔离开是因为心里藏着事。”

佟尘辉看着她有些疑惑,心想她俩应该没接触过几次,她却分析出这么多东西,这不是自己的工作吗?眼前这个女子那里是教师,简直是一个活脱脱的侦探?

看着对方疑惑的表情,邓老师连忙解释道,“他脸上还有刀疤,还有……”她想了想后面的话却没有说出来。

仅凭一个刀疤就能判断,佟尘辉更疑惑了。

见佟尘辉不可置信的表情,邓老师突然说道,“我是学心理学的,可以通过观察言行举止来分析出对方的大致性格以及一些其它情况……”邓老师认真的看了一眼佟尘辉,突然神秘一笑,“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您也是心里藏着事的人。”她忽而一笑,“还是那种比较重的心事。”

佟尘辉的脸上突然严肃起来,他又重新认真的看了一眼眼前这个普通的中年女子,她一脸严肃,并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他重新分析起她的话来。

“这些仅是我个人看法,只是随口一说而已,您也不用太当真。”邓老师又解释道。可现在佟尘辉已经认真起来,他突然想多听一些她分析他的事情。

“这孩子听话,成绩也优异,在我们班她的成绩排名没有掉过前两名,在整个年级她的成绩也没掉过前四名,只是她也并不爱说话。”她皱皱眉仔细想了一下,“她最大的特点是比同龄人成熟,而且超出的不是一星半点,她善于把自己的成熟隐藏,好像她并不太愿意让别人了解她,她心里也藏着事。”邓老师突然看了一眼佟尘辉,佟尘辉被这突如其来的一眼吓了一跳,他感觉这眼神别有深意。

“这心事也比较重,我猜跟您的差不多。”邓老师话说得很直,哪怕对方与自己第一次见面她也毫无保留。

果然不出所料还是扯到自己身上来,不过关于小女孩的分析他俩倒是有几分相似,虽然她接触孩子的时间比自己要长,不过佟尘辉还是挺佩服她的,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

“据我所知她的家庭条件并不好,她跟她父亲相依为命,好像已经没有其他亲人。”邓老师突然想起了什么,“哦,对了,她是转学到我们学校的,她在靖州上过学,据说她去过很多学校,中途还停过几次学,所以她的年龄比班上其他同学都要大,个子也要明显高一些。她什么都落下了,就是成绩没落下,别看她现在上五年级,好多六年级的题她都会做,连一些高她一个年级的学生都会找她探讨,甚至还有人向她请教。这孩子另外一个特点就是刻苦钻研、努力学习,自学是她的一个特点。”

“嗯!”佟尘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还等对方继续诉说,可邓老师停下来后便不再言语。

佟尘辉抬起头发现邓老师也正看着自己,从邓老师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她知道的已经说完,已无话可说。佟尘辉本来想询问关于这孩子比同龄人成熟,是比她们班上的人成熟,还是比与她同一个年龄的人成熟。不过他并没有再问,他想,应该是比两者都要成熟。

“这段时间对这孩子来说是关键时期,麻烦您多照顾一下她,也留意一下她身边的情况,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以联系我。”佟尘辉说的关键时期指的是怕她承受不了她爸爸失踪这件事,另一个担心她的人身安全。

“我是她的老师,您放心在学校我一定会照顾好她的。”

佟尘辉微微点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