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徐老师及他的爱情故事 2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7282字
  • 2020-09-15 18:17:58

直到几个月后的二号那天的下午他把信交给邮递员后,也从邮递员手里接过一封信。

没错,信是她写的,信封上还署了她的名,那信上的字迹正是他最熟悉,也是最喜欢的笔迹。

他欣喜若狂,仿如干旱了半年之久的大地上久未沾水的树突然淋到雨水一般。两只颤抖的手迫不及待的撕开信封,兴奋的拿出夹在里面的信纸。

他开心的看起来,不过很快他的笑容就被紧锁的眉头所取代,因为信里写到:

徐梁:

见信好!

请原谅我上次的不辞而别,也请原谅我这么久都没有给你回信。

本来我不该再与你联系的,不过有些事我还是应该对你说清楚,不然一直拖着你,对你、对我都没有半点益处。

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东西,正如那句话说的那样:有些事想不通头疼,想通了心痛。我头疼了很久,亦心痛过一阵,我也曾纠结,也感到过痛苦……但是无论结果如何我们都应该勇敢面对,毕竟该发生的事终究会发生,特别是像感情这样正式的事情。

你是知道的,我一直以来都非常喜欢你,甚至当初是我主动追求你。你是我喜欢的类型,你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你还是为数不多的有信仰的那类人……

真的,我喜欢的模样你曾经都有。只是后来我才发现我们根本不适合,现在看来那时的我还是够幼稚的。现在我才知道原来喜欢和爱是有区别的,我喜欢你,可是当时无知的我却把爱也强加了进去,后来我才知道那只是喜欢而已……

无论如何在我心里你都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也是一个坚强的男人,就像你一直坚持的那个事一样。说实话时至今日我都不知道你一直坚持的事到底有没有意义,反正你一直都在坚持,从未放弃。哎,也许在你心目中不管做什么事情,真的是自己喜欢就好吧!我知道不管多么困难你都会勇敢面对,你都不会放弃,你的坚强与你的优秀一样闪闪发光,没有什么事是不能熬过去的,因为你是一个坚强的男人。

感谢那段时间的陪伴,被你像孩子一样宠着的感觉真的很好。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开心快乐得像一个公主,那是我最幸福的时光之一。

也许你一时放不下,但总有一天你也会释然,毕竟我也是经过几个月才释怀的。

我还是要给你说这五个字:我们分手吧!也许,你会觉得我残忍,但长痛不如短痛,对于这段恋情,现在我们也是该放下的时候了。以后你一定会碰到一个你喜欢也真正喜欢你的女孩,这个喜欢包含了爱。

感谢你曾经的照顾,感谢你义无反顾的爱,就此别过!

祝:安好!

陆芸

徐梁的眼睛瞪得老大,他双眼通红,面部像一张被揉皱的纸,已经开始扭曲;眼眶里的泪倾泻得像溃了堤的洪水,一点也控制不住的往外涌;他的手也在剧烈的颤抖,手中拿着的这张纸好像太过沉重,连他悬在半空中的手都在被不断的往下压,手臂正在重压之下慢慢崩溃落下;连同手崩溃的还有他的情绪,以及他的整个身体。

他对着空中大吼了一声,可依旧卸不掉那份重力。“砰”他一下子把手中的信纸,连同那个信封重重的摔在地上。这样一摔跟随信纸一同扔掉的,还有那份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的压力,痛苦依旧痛苦,但这一摔却让他一下子冷静下来。

他抹了一把眼泪,蹲下身捡起地上的信封和信纸,小心翼翼的拍掉上面的灰,然后大步像宿舍走去。

他找出一张信纸,然后拿起一只笔便在纸上挥毫起来。他写了几下,可纸上依然一片空白,上面什么都没有留下。这个时候连笔也跟他作起对来,他真想一把扔掉笔,然后听它摔落在地时发出粉身碎骨的声音。可理智让他冷静下来,最终冷静战胜了冲动。

他在心里安慰自己应该是没有墨了,他取来墨水,为钢笔加上满满一管墨,再往旁边的草稿纸上一划,黑色的痕迹立刻出现在那上面。他拿上钢笔然后重新铺开信纸,手中小小的笔,此刻在他手中却仿佛有千斤重,那份重量好像给他带来一股巨大的压力。他的手都在不停的颤抖,无论怎么努力都控制不住,着急的他伸出左手一下子握在右手上,纸张上立马出现了他从未见过的沉重笔痕,几段文字便慢慢跃然纸上:

亲爱的陆芸:

见信好!

我已经收到你的回信,也看到了信中内容。亲爱的陆芸,原谅我,我真的想这样叫你一辈子:亲爱的芸。

收到你的回信我很开心,看到信中的内容却又让我颇感意外。我不知道这段时间你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你做了这个决定,既然你做了这个决定,肯定有你的原因,想来也是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不管你如何选择我都支持你,尊重你的决定,我还是你从前认识的那个徐梁,永远不会变。

很开心能够认识你,你是我大学四年来最大的收获,绝对没有之一。只消一眼你便能让我的脸刷的一下像苹果一样红上半边,脸上的熏红还能传染到我的心房,让我的心“怦怦”直跳。这种心跳的感觉真好,我知道这是心动的感觉,恋爱的味道,而且还是初恋。你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爱,你让我知道什么是浪漫,你让我尝到了爱情美好的味道,你让我从一个青涩的男生变成一个稳重的男人。哪怕我俩相隔遥远,我也能清楚的感觉得到空气中你的温度。

也许你会认为我只是你生命中的一个匆匆过客,但是我想告诉你,你真的点亮了我的整个夜空,给了我光明,至今都没有熄灭。它被点燃后一直都熊熊燃烧着,我知道它这辈子都不会熄灭,它会一直给我温暖,直到我死去的那一刻,我最后感受到的温度绝对是它给我的,而它是你给我的。

你说喜欢不是爱,其实你的这个观点我不赞同,在这一点上我跟你的观点恰恰相反。在我心目中喜欢就是爱。

我理想中的爱情是:一辈子只喜欢一个人,只爱一个人,把我毕生的爱全都只给予一个人,把她宠得像一个孩子,一旦牵手就不离不弃,永不分离!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美好终究离我太过遥远。如果真的如你所说,喜欢不是爱的话,那么我想大声告诉你:喜欢是爱吗?喜欢也许不是爱,但是喜欢可以发展成爱,我想把我的喜欢留给我最爱的人,情因喜欢而起,爱要从一而终。

爱情像放风筝,两人的感情越深、越和谐,风筝飞得就越高,可飞得越高线越容易折断,而飞得越高断线后越不容易找回。现在我们的风筝断了线,我依然站在原地,线还在我手上,可风筝已经飞越过好几重山,无论我怎样努力追赶都再也寻不回。那边的风景的确很美,也许风筝想去看看那边的风景。我知道还是因为我手中的线太短,不能让它在我手中飞得更高、更远,看更远更漂亮的风景。

现在我手中的线并没有变,可那头的牵挂已经掉了线。断了线的风筝就像我握不住的这世间美好,明明认为自己已经牢牢抓住,可打开一看手里却只剩下一把空气,除了我的思念、叹息、以及随处可见的空气外,其它任何东西都没有留下。

风筝已经没在线的另一头,此时它已经扔掉包袱,借助风势仿若飞鸟,轻身已过百重山,但是线却依旧在我手,牵挂也依然存我心,不管是线还是牵挂,我想我会把它保存一辈子。

现在我才知道我俩的区别,你是一只自由翱翔的飞鸟,只有天空才能配得上你那展翅欲飞的翅膀,而我是一只常年待在井底只能仰望天空的青蛙。我不应该因为喜欢你,就根据自己的情况把你留在身边,这样等同于把你困在笼中,无异于折断了你的翅膀,这是极其自私的表现。对不起我爱你,但是我没办法给你提供一个你渴望的将来,我们分开后从此你就没了束缚。你在空中飞翔的模样一定很美,不过很遗憾这辈子我可能都没有机会看到那样美丽的画面。对不起,对不起你,对不起我,对不起我们的爱情,对不起……

与你认识真的是我这一生中最大的幸运,你惊艳了我的岁月,照亮了我的人生,跟你一起的日子真的是我这辈子最甜蜜、最幸福的时光。如果时光倒流,一切都重新来过,我依然会选择你;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来生,我愿意一如既往的认识你,一次、两次、百次、千次,万次……就算会跌倒,我也不会轻易放弃任何靠近你的机会。如果你不愿意,那我站在几百米外的地方远远看上你一眼便好,我会把这来之不易的偶遇当做我俩的重逢。

无论如何,要开心,也要幸福,总之一定要开心与幸福!感谢你来过我的生命,点亮了我的人生,照亮了我脚下的路。

我知道我现在什么都给不了你,能给你的只有一个微不足道的祝福。请原谅我辜负了这辈子对你的诺言。对不起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牵着你的手跟你一起走到白头。如果真的有下辈子,如果下辈子的我幸运变得足够优秀,我一定会手捧鲜花来到你的面前勇敢的对你说上一句:我爱你!请把你的将来交给我,让我来对你的余生负责。

愿:幸福安康!

喜欢你的男孩

徐梁

信纸空白的地方已经填满,但他并没有搁笔,他还意犹未尽。这些文字是他流着泪写完的,纸张上也沾了一些泪,那些字好像不是用墨写成,而是以他心头滴下的一滴滴鲜血为墨一笔一笔书写的。此时的他看到信纸上的内容已是红字白底。

他的第一份爱情就这样无疾而终,那一刻他心死如灰,他开始怀疑爱情,也不是不相信爱情,只是不相信爱情还会降临在他身上。

两年后他才从她的闺蜜口中得知,她早已结了婚,后来再见面时她已经是一个有了孩子的妈。那一次见面是她主动来的儿童福利院,有一天她突然想到儿童福利院来看看,看他以及那一个多月的记忆。

见到她,他欣喜若狂。当他看见在她身旁那个跟她长相一样的孩子时,他一下子就明白他俩不但已经没了可能,他们之间还产生了某种隔膜。他的爱情直到这个时候才真正被彻底判了死刑。

他发现她胖了,那是幸福滋润的发福;她发现他瘦了,那是劳累憔悴的消瘦,不过这种瘦里面却有一种经过岁月洗礼成长后的成熟,而他嘴上的胡子让他看上去更有男人味。

她突然又想起那句话来:“人要为梦想而活着!”直到现在她才发现,他一直都为自己的梦想活着。这里不仅是他的梦幻家园,也是一个世外桃源,这里还是他实现梦想与抱负的童话镇。多年未见儿童福利院的面貌已经焕然一新,她知道这与他的努力与坚持分不开,这个时候她发现眼前的这个男人突然变得高大起来,好像还发着光……而自己在他面前好像突然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那是她离开后他俩第一次见面,当时他俩都以为这是他们这辈子最后的一次见面,令他俩都想不到的是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们居然还有见面的机会。

又过了很多年他才从别人口中得知,就在她不辞而别的那一年她怀了他的孩子,不过那个孩子的生命不超过六十天,准确的说是在肚子里不超过六十天,因为她(他)并未出生。

一个孩子来到人世间需要在母亲体内的温床上静静的待上十个月左右的光景,而那个孩子不到两个月便被人为的强行从那张温床上拿了出来。不见天日的她(他)根本没来得及成型,就被判处了死刑,而且还是死在那张最安全、最可靠的温床上。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有鬼神,如果人真的有三魂六魄,那她(他)还没有形成灵魂吧!

听到这个消息他泪流满面,泣不成声。那天他哭得像一个孩子,几乎把存了几十年的委屈全部都倾泻出来,他的眼睛也整整肿了一个多星期。他想悼念一下那个可怜的孩子,可他却发现她(他)连一个名字和墓碑都没有,在这个世界根本寻找不到她(他)存在过的半点痕迹。他哭得更伤心了,但是他从来没有埋怨过她,有埋怨也只是在心里怪自己没用。

他们的爱情就这样彻底宣告破产。他俩都没有真正埋怨过谁,陆芸还说过:“情出自愿,事过无悔!”只是可怜了那个小生命,她(他)是无辜的,最悲哀的莫过于她(他)还未见过灿烂的阳光,还未来得及对这个美丽的世界看上一眼,甚至连眼睛都从未睁开过,就在那张安全的温床上永远的离开了……

徐梁不知道那个未成型的孩子算不算这个世界的人,可他(她)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美丽的世界呀!虽然如此,但那个孩子却住进了徐梁心里,特别是每每到了那个月的时候,几乎整个月份的每一天,他都会在心里为那个孩子祈祷,愿他(她)灵魂得以安息,那个孩子在他的心里得到了另一种延续。

只是每当他想起那个孩子有没有灵魂这件事的时候,他都会痛哭一场,毕竟孩子是两个人爱情结晶组成的新生命,虽然是一个新生命,但是他(她)根本没有来过这个世界呀!他想那个孩子可能根本就没有痛苦过,他从未形成过完整的灵魂,又怎么需要安息呢?不曾开始,又何为结束,有时候他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小女孩看着徐叔叔有些不明就理,她虽然心里疑惑,脸上却并没有任何表现,嘴上也不好意思问。她向徐叔叔微微一笑,“叔叔好!”这次不用夏志提醒,也给他打了一个招呼。

徐梁向她笑了笑算回了礼,然后便看向夏志,他以为夏志要说关于这个女孩的事,只不过夏志却并没有提这事。

“我带了些八月瓜,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听夏志这么一说,徐梁才注意到夏志身后的背篓,他“哦”了一声。

夏志向他走来,一个左侧身把背篓送到徐梁面前。现在徐梁这个角度只能看见夏志的侧脸,不过他还是对着那个侧脸送上了一个感激的眼神。

他从背篓中随手拿出一个八月瓜,并没有马上剥开,他把手中的野果凑到眼前,仔细一看果皮呈紫红色,野果个大饱满,自然成熟的野果已经爆开出一道口子,白色的果肉晶莹剔透,上面还有几颗黑色的种子零星的点缀其间,灯光照着的部分闪闪发亮,里面的果肉好像呼之欲出。

“你去犍涟山了?”徐梁问道。

夏志奇怪的看着他,好像在说你怎么知道,“你去过那个地方?”夏志没有回答,反而发出疑问。

“嗯!”徐梁点点头,并没作过多解释。

“先进屋吧!”夏志没有过多询问,淡淡说道。

徐梁看着夏志背着的沉重背篓,他才恍然大悟自己把他堵在门外,意识到自己的失礼,他赶紧招呼夏志进屋。

夏志放下背篓立即问道,“味道咋样?”

“哦,挺甜的。”他回答极其简单。

他看到夏志认真的表情,正在咀嚼食物的嘴巴突然停下来,他的两瓣嘴唇微张,刚送入口中的那小块八月瓜从里面跑出来,轻轻掉在地上,不过徐梁自己却感觉那个声音好响,还好其他人并没有注意,“我的意思是挺不错的。”

他看见夏志转过身又一字一句的补充道,“真的,比咱海州市场上卖的那些常见水果好吃多了。”

“嗯!”夏志只是淡淡的回了一个字。他看着徐梁然后指了指背篓,“这些野果交给你,劳驾你明天发给那些孩子。”夏志的表情好像在说,全部水果都在这里,你看着人头分配。

“你不亲自分享给他们?”徐梁问道,夏志有一段时间没来了,徐梁知道那些孩子怪想他的。当然徐梁知道他忙,不然绝对不会长时间不来看那些孩子。

“我也怪想这群小精灵的,我早就想来看他们了。只是,只是最近走不开,不过……”夏志看着徐梁微微一笑,“不过有你陪伴,他们也会很开心的。”夏志那眼神分明在说有你陪伴我就放心了。

“那不一样,没有人能替代你在他们心中的位置,经常有孩子问我:夏志叔叔什么时候能来。”徐梁抬起头看着一个方向,见夏志没有反应他又伸出左手指了指那个方向,“好多孩子每天都会跑到你停车的那个地方看上一眼,有些孩子甚至每天会去三趟,早上看一次,中午吃饭前看一次,晚上吃饭前再看一次。我听孩子们说只要车子移动过位置,或者只要车子开走,他们就会知道你已经到来,就算没有亲眼见到你,知道你来过他们就很开心。有几个调皮一点的孩子还去推过那辆车子,可是以他们现在的力气怎么可能推得动那个庞然大物。有一次有两个孩子在那推车被我撞见,我有些生气问他们要是把夏叔叔的车弄坏了咋办?”

听到这里夏志突然打断徐梁的话,半开玩笑的说道,“那辆车怎么可能弄坏呢。”

徐梁停顿一会,他并没有回答夏志的话,而是继续说道,“那两个孩子告诉我,他们都想夏志叔叔。他们还说其他孩子只要看到车子移动就知道夏志叔叔来过,知道夏叔叔来过大家就会很开心。那两个孩子是平时最调皮的,偶尔还会欺负其他同学,本来我想教育一下他俩的,但是听到他们这样一说,我的心立刻软了下来,我告诉他们下次不要再来碰这辆车,然后就让他俩回去了。”那两个孩子顽皮归顽皮,其实还是很懂事的。

徐梁看着夏志认真又神秘的说道,“孩子们,孩子们还说只要你来过,他们就能感受到你的气息。孩子们神秘的悄悄告诉我:他们能在空气中闻到你的味道。”徐梁看着夏志好像在对他说你相信吗?不等夏志回答,另一句话却从徐梁口中说出,“因为你身上有爱的香味。”

夏志什么都没说,只是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好像有心事一般的想着什么。

“要不现在去看看他们,那些孩子一定会非常惊喜的。”

夏志也想去,因为他也非常牵挂他们。他看了看腕表,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他怕影响那些孩子休息。

“现在太晚,很多孩子应该都已经休息,我觉得还是改天吧。”

“不碍事的,他们知道你来,一定会兴奋的立马从床上蹦起来。他们巴不得一下子跳到你的背上跟你做游戏,听你讲故事。”徐梁看着夏志,等着他点头同意。

听着徐叔叔的话,小女孩似乎感觉到这里有很多孩子。虽然好奇,但她并没有说话。

夏志沉默了一下,很快避开这个话题,“这个野果易坏,明天记得分发给那些孩子。我先走了,等空一些再来看他们。”夏志又抬起头看着徐梁,“也许,也许是过段时间。”夏志也给不出具体时间,因为有没有空可不是他说了算的,说不定是一两个月后的事了。

“这孩子呢?”徐梁看着小女孩问道。

“这是一个朋友的孩子,正好顺路带她来看看。”

“哦!”徐梁这才恍然大悟。他一直以为这孩子是他交接给自己的,难怪没见他准备任何材料,也一直不见他提这件事。

“背篓呢,你不带走吗?”夏志已经走到门口,徐梁以为夏志忘了拿,于是提醒道。

“背篓是别人的,先放在这儿,我下次来的时候再取。”夏志回过身,“放在背篓里存着好一些,拿进拿出的容易损伤,如果明天你用袋子装着去分发,不透风、不透气不说,更容易受挤压损坏。”夏志认真的解释道。

“我们走了,改天见,告诉那些小天使我也想他们了。”

“嗯……”徐梁还想说什么,可夏志已经出门,并且帮他轻轻带上了门,他的那一个字还未来得及出门就被关在屋内,夏志根本没听见,徐梁已经到口的话也被他咽入喉中。

屋内又安静下来,只剩下墙上挂钟发出的滴答声,他转过身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现在的确太晚。徐梁又走到窗边,两只眼睛向外面搜寻着,他在找寻那道光,摩托车的光。

夏志出门后看了看宿舍的方向,没走几步他又朝停车的地方望去。那辆车好久没有启动了,平时至少都是一个月用两次的,时间过得真快,现在都快满两个月了,自己都还没来得及启动它一次,肯定已经沾上不少灰尘。此刻他真想去启动它,然后开着它绕两圈,可看着如墨般的夜色他一下子又打消了这个念头。现在就连蛐蛐的叫声也越来越稀疏,这个点好多夜晚才露面的天使都回家歇息了。

“走,我们也回家。”夏志对小女孩说道。

夏志带小女孩穿回城中,途中他带孩子去了夜市。本来他准备请小女孩大吃一顿的,奈何现在夜市的吃食并不多,他俩随便吃了一点,填饱肚子后就回家了。

回到家已经很晚,他俩都很疲惫,不过这样更容易入睡,简单洗漱后他俩各自回房间,躺在床上,卸去所有的疲惫安然进入梦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