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忽而夏志 4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716字
  • 2020-09-13 16:51:27

小女孩知道夏志在这里很开心,其实,早在他们进入福利院的时候,她就发现夏志脸上出现了难得一见的放松。看着夏志与往常大不相同的表情,在那一瞬间真的牵动了小女孩的心。

一张张平静安详的脸上的慈眉善目,一下子温暖了小女孩冰凉的心。在小女孩眼中,这屋子里不仅住着老人,还住着人世间的温暖与真情。这里有人类最原始的眼神,这里有人类最纯粹且无需任何修饰的笑容,这里有慈眉善目下的独特的关怀。在这里一个最普通、最简单的举手投足中就能发现真心……简单不失温馨,淡雅里藏着温情……

这些东西不正是小女孩现在所渴望的吗?她突然想在这里多待一会儿,为了夏志,也为了自己,也为那丝忽而生起的悸动。

夏志终于介绍完,他暗自松了一口气。旁边有老人象征性的拍了拍凳子上的灰尘,热情的招呼夏志去他身边坐坐。夏志并没有去,他微笑着点点头,礼貌性的拒绝了老人的邀请。

夏志发现活动室的人数并不齐,好些老人没在,也许他们在宿舍,说不定已经休息。他重新走向背篓,一把提起背篓,然后端着背篓来到人较少的一张桌子前,他一边从背篓里捡出八月瓜,一边说道,“还有些老人家没来,我把他们的放在桌子上,一人两个。”

夏志共捡出40个野果,他在向小女孩介绍最后一位爷爷的时候,哪些老人没在现场他心里就已经有数,一共有20个老人没来。

做完这些夏志看向众老人,“今天就不陪大家了,还有些事等着我处理,您们聊,过段时间再来看您们。”夏志双手成拳,然后抱歉的举起。

这一次那个老奶奶并没有阻拦,她知道他有事,其实只要有人隔一段时间就来看他们一下,他们就已经心满意足。

这就回去啦。经过刚才那个单个人轮番介绍的过程,小女孩已基本适应这里的环境,现在突然要离开的时候,前不久还想回去的她突然有些不舍。

她微笑着挥了挥手,对着人群最密集的地方说道,“爷爷再见,奶奶再见,爷爷奶奶再见!”

夏志把剩下的野果重新背到背上,也朝着人群挥了挥手。

“有事先去办,你们慢走,记得有空就来耍,车开慢一点,路上注意安全。”老人异口同声的说道。这道声音很响,好像活动室的顶棚都在震颤。这些爷爷奶奶也太默契了,小女孩暗自惊讶。

“小朋友,放假后记得来看奶奶。”舒奶奶对着小女孩说道。

“好的,放假后第一时间来这里。”小女孩抬起右手向舒奶奶摇了摇,“奶奶再见!”

舒奶奶也向她挥了挥手。

夏志谢绝了老人们的送行,他们腿脚不便,外面又黑漆漆的,自己出去也一样,没必要兴师动众。在所有老人的目光护送下,这一大一小的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走出活动室。

“夏至……”

刚走到活动室大门口,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夏至身形一滞,他俩同时停下脚步,然后不约而同的转过身。

刚才还一副热闹景象的活动室突然安静下来,所有老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夏志身上。一瞬间这些老人仿佛判若两人,刚才活跃的脸上还洋溢着欢笑,仅仅一瞬间这些老人的表情全都变了。他们的表情已经凝固,苍老的脸上看上去多了一丝落寂,这些老人的眼里甚至透着一股失落的哀伤。

室内没有悲鸣,甚至还听不到一点声音,但是小女孩却能感受到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绝望悲鸣。她心头、双眼同时一热。

她突然发现这些老人已经离不开夏志,好像对他有一种深深的依赖,这种依赖是建立在信任上的,不是亲情却又完全超越了亲情。夏志的一个动作就牵动了这里所有老人的心,小女孩不知道为什么他有这样的魔力。

佟尘辉有秘密,他叫夏志……到现在她依然不知道他隐藏了什么,但她好像已经明白他的秘密是善意的。她对他的看法又一次转变。他平凡中透着伟大,她知道他身上闪烁着的是人性的光辉。看着身旁这个男人她突然觉得自己渺小起来。

夏志努力的在脸上挤出一个笑容,然后用力向屋内招了招手,整个过程他并没有说话。后来小女孩才知道这个时候他的嗓子已经咽哽,根本发不出声来。

小女孩发现夏志的脚步欲行又止,他的手更用力了,两分钟后他不舍的转过身,然后迈动脚下沉重的步伐。

在他转过身的一刹那,女孩分明看到他的眼眸中闪着光。这样的光是泪水包裹在眼中,然后在光的反射下才能看到的。行走在黑暗中她感觉到他的身体在抖。

“夏志……”走了几米后屋内又传来一道微弱的声音。

夏志没有停留,但在微弱灯光的映照下小女孩发现他的身体抖得更厉害了,那是剧烈的颤抖。小女孩还发现在他身体颤抖的同时他的右手还朝着脸上抹了好几下。

后面的声音不断传来,随着他们的身影慢慢远去,那些声音越来越低,她甚至一度认为是自己听错了。

小女孩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忧伤正在黑暗中沸腾,不,应该是在他的身体里沸腾。有些人善于掩饰自己的悲伤,这样的人他们的痛从来不轻易示人,一直都把它们埋藏在心里,独自一人慢慢消化,她知道夏志就是这样的人。

夏志的步伐越来越快,后来他们之间拉上了一段不长不短的距离,但是当夏志走到那条通道口的时候,他还是提前停了下来。他在等小女孩,等小女孩走到身边时,夏志轻轻拉住了小女孩的手。

这期间他们两人没有任何交流,夏志把小女孩的手握得紧紧的,女孩甚至感受到有一股轻微的疼痛感从手中传来。她不知道夏志为什么突然捏得如此紧,更不知道其实夏志担心她在黑暗中再一次走失,紧握住她的手,夏志的心里才会感到踏实。这样她就不会找不到方向,更不会迷路了。

走出那条走廊夏志并没有马上离开,他向旁边亮着灯的房间走去。小女孩以为他去找刚才那位叔叔开门。

夏志轻轻敲响房门,门开了,开门的却不是刚才那位叔叔。

“夏志,你来了,快进屋来坐。”开门那人见是夏志,连忙热情的把他迎了进去。

“周院,打扰你了。”夏志也说着客气话,算是招呼了对方。

小女孩知道周是姓氏,院是什么她就不清楚了。她想,周院这个名称应该相当于是一个官职之类的称呼。如果硬要让她打个比方,那她一定会说:相当于她们学校的校长,比如:周校、陈校。

男子进屋后立即转身泡起茶水来。

夏志见状立刻阻止道,“周院,茶就不用泡了,我顺道来坐一会,待会我还有事要去办,看看你马上要走。”

“不碍事,来一趟茶还是要喝一口的,怎么能怠慢了你。”

细心的小女孩发现这里的人对夏志都很热情,也非常客气。不管是成年人,还是白发苍苍的老年人,他们对夏志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尊敬,与其说是尊敬不如说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见对方这么热情夏志没有再推辞,不过他立刻说道,“我给你带了点从山上摘来的野生水果。”夏志一边说着一边抓出野果往桌上放。

“这不是八月瓜吗?这么多,现在就成熟了。”周院略微沉思,好像陷入了遐想,“咱海州城周围可没有这玩意,再远一点的地方也少,我知道的地方只有一个。你去犍涟山了?”周院有些惊讶,他放下还未入杯的茶叶,走过来接住夏志捧着的野果,

“嗯!”夏志点点头,他听到这个名字有些警觉,于是淡淡的说道,“一个朋友送的。”说完他又看着周院问道,“你对那个地方熟悉?”

“以前去过,所以知道那个地方,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我记得我们进入犍涟山的时候,在一座山上看到很多这种野生水果的藤蔓。当时很吃惊,从没有见过数量如此庞大的。不过遗憾的是我们去的时候那野果正在开花,本来准备成熟后再去,后来有事耽误,一拖再拖最终没有得以成行,还是没有口福呀。不知道现在那些藤蔓还在不在,就算现在去应该也找不到当年那个地方了。”周院有些感慨,他看着桌上的八月瓜,对夏志笑着说道,“不过,今天就有口福了。”

“嗯!”夏志轻轻点头,他知道犍涟山的范围是非常宽阔的,不知道他们当年是从哪儿进的山,“那赶快尝尝味道咋样,是不是记忆中的味道。”他本还想问点什么,但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周院也不客气,拿起一个剥开,雪白晶莹的果肉立刻出现在他眼前。他美美的咬上一口,甜糯爽口的感觉立即蔓延到口腔,口感比以往任何时候吃过的都要好,糖分和水分也充足了很多,个头也比从前的大,“这野果不错,在我印象中还是小时候吃过,要不是今天有幸一尝,我恐怕都记不得它的味道了。”他说着喉咙不自觉的动了动,然后一口把手中剩余的野果咬下,“小时候家里没什么吃的,一到八月瓜成熟的季节,就爱钻进山里寻找这玩意儿。一晃就几十年了,现在虽然生活条件好了,但还是蛮怀念那段时光的。”周院感慨万千。

小女孩发现他在夏志面前什么都说,完全没有任何遮掩。他们好像认识了很久,给女孩的感觉就是:他俩好像是一对有几十年交情无话不说的知心朋友。

她在心里想:夏志跟这些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呢?这些人明显非常在乎夏志,可他为什么又不用真名,却取了一个与他毫无关系的假名字。

他到底在隐藏什么,他到底有什么秘密?小女孩偷偷看了夏志一眼,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小女孩对他有了一个大致了解,但是她依旧不明白其中的含义,以及这样做的意义。

小女孩摇摇头,她实在猜不透眼前这个人。她发现这个人远远比自己想象的更难理解,他身上一定隐藏着别人未知的秘密,秘密是什么还有待去了解。她又看了一眼夏志,现在她相信那些东西都是好的,不过那还是惹人遐想联翩,她突然对这个人好奇起来。

一回头周院看到站在角落的小女孩,“这孩子是?”

“朋友的孩子,她想来看看这些老人家,我来就顺便把她捎上了。”夏志看着小女孩对她说道,“这是周叔叔。”

“哦!”周院随口应了一声后又打量了一番那个孩子。

“周叔叔好!”小女孩向周院招呼道。

“小朋友你好!”周院微微一笑,对小女孩回应道。

“你们也吃,不喝茶就吃水果,也解渴的。”

“我们吃过了。”

夏志捡出背篓里的所有水果,很快又把桌上的野果分成两堆,分好他指着较小的一堆对周院说道,“这堆是你的。”说完夏志又指着较大的一堆说道,“这是给那些老伙计的,劳驾你分发给他们。”

老伙计指的是福利院里的工作人员,比如:门卫赵师傅,厨师姚师傅……

周院当然明白,只是对于这些小女孩就不知道了,她皱着眉头不明就理。

“好的,只是老赵回家了,还要几天才来,这野果不耐保存,等他回来后恐怕就……”周院看着夏志说出了他的担忧。他知道八月瓜的特点:不易保存,等老赵回来的时候野果肯定已经坏掉,他想告诉夏志老赵的那份他送不到。

“没关系,那把他的给大家一起分了。”

“好的,如果他提前回来我就把我的分给他。”

“嗯!”夏志点点头,“那我们先回去了。”

“茶都还没喝呢,把茶喝了再走。”周院挽留。

“先存着,下次来好好陪你喝喝茶,聊聊天。”夏志笑着说道。

“好,听你的。”周院虽然这样回答,但他却知道下次来恐怕也没有喝茶聊天那般的闲情逸致时间。

“那我们先走了,下次见。”

“你们慢走,小朋友下次又来耍啊!”

“好的,谢谢叔叔。”

出了门夏志又向另一边亮着灯的房间走去,小女孩以为他去招呼其他人,毕竟背篓里还有差不多半篓子野果。

夏志敲响门,开门的却是刚才开大门的周师傅,“周师傅麻烦你给我们开一下门。”夏志客气的对周师傅说道。

“要回去了,要不再进来坐一会。”周师傅听到敲门声他立马就向房门跑来。他知道是夏志,因为他要回去肯定要找自己开门。

“改天来,今天还有其他事呢。”

“好的,你稍等。”

夏志走到摩托旁,他解开绳子,用手封住袋口,然后袋口朝下,袋底在上,轻轻的把袋子放进背篓,待袋口触底后才松开封住袋口的手,然后轻轻提起麻袋腰部,慢慢的把袋子里的野果倒入背篓中,最后又把麻布袋子对折几下盖在野果上。他把小女孩抱上前座,一把背起背篓这才上车骑着摩托车离开了这个院子。

在路上夏志微微侧头问道,“饿没?”

“没有,没有饿。”

夏志又轻轻侧头,他想看一眼小女孩,他知道她肯定饿了,只是不好意思说而已。

“还有一个地方要送,再忍一会,送了就带你去吃夜宵。”夏志安慰道。

“没关系的,要说饿的话也只是有那么一点点。”

此时小女孩并没有觉得有多饿,肚子根本没感觉,也许是饿过了头,现在没心思想吃的。她在想还剩半篓子八月瓜,这么多野果要送多少户人家。送不完难道又把它们带回家吗?她替夏志担忧起来。

夏志见她不再说话,以为她实在太饿,便不在言语,慢慢换了档位,一轰油门加了速,摩托便快速向前方驶去。

行驶半个小时后摩托终于在一栋偏僻的建筑前停下来。透过车头灯光小女孩又发现一扇大铁门,只是这扇门比刚才的那扇门要小很多,它的左边也有一扇像过道一般窄的小门,同样是用铁条焊成的。

铁门前的门卫室亮着灯,窗户开着。夏志走过去对着向外张开的玻璃窗户上敲了敲。很快里面有一个脑袋晃动了两下,那双眼睛便向夏志望来,那人没看清楚,又拿起桌上的老花眼镜,这一看才露出笑容。

“夏志你来了。”那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的男人笑着对夏志招呼道。

“刘师傅,打扰你了。”夏志客气道。

“哪儿的话,你来开心都来不及呢,怎么会打扰呢。稀客啊,赶快进来坐。”刘师傅一边说着一边摸出手电前来开门。

“最近在忙吗?”刘师傅打开小门也没看夏志就问道。也难怪他会这样问,夏志已经好久没来了,那些娃都挺想他的。

“有些忙,一时走不开,正好今晚空一些就过来看看。”夏志把摩托骑到小门停下,“我带了些山里货,尝尝。”夏志指着自己后背。

“嘎吱”一声刘师傅一下把铁门拉开,他看了一眼夏志指着的地方,满脸惊喜的朝夏志走来,“什么山货?”他一时想不起这个时节有什么山货。

夏志神秘一笑,“你看了就知道了。”

夏志的神秘笑容勾起了刘师傅的好奇,见他这么神秘,刘师傅期待的心也更加强烈,他脚下的步子也跨得更大,两步便来到背篓边。他掀开掩盖在上的麻布袋子,一个个紫红色的野果出现在耀眼的电筒光下,“你上哪摘这么多八月瓜?”刘师傅倒是识货,他看着夏志好奇的问道。

“一个朋友送的,你先尝尝味道咋样。”

刘师傅拿出一个颜色最艳的,剥开果皮,洁白如玉的果肉在强烈的手电光下显得晶莹剔透,他朝着那诱人的果肉美滋滋的咬上一口,“咋这么甜?”

“不好吃吗?”夏志奇怪的问道。

“好吃,好久没吃这么纯正的有浓郁果香的水果了。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吃太甜的食物,但是这是含着纯天然浓郁果香味的自然甜,口感好,营养价值也高,我还真感觉不到腻。”

“喜欢就多拿几个。”夏志对他说道。

“那我可不客气喽!”刘师傅虽然这样说,但是他并没有多拿,他随手捡出两个,“谢喽!”

“你跟我还客气啥,客气就见外了。”夏志摆正车头,“我先进去了,回头见。”

夏志像回家一般,打了个招呼就轻车熟路的往里钻,看样子这个地方他也挺熟,看来是常客。不过他来干嘛呢?刚才去看望老人,是老年福利院。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小女孩向摩托前进的方向看去,里面好像比老年福利院更宽广。她又看了看另外两个方向,除了摩托去的地方亮着几盏灯光外,另外两个方向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