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忽而夏志 3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4716字
  • 2020-09-13 18:46:03

没一会夏志突然停下来,一股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他们已经走出过道来到一个空旷的平地。两人身处黑夜中,受视线的影响小女孩不知道平地四周布满了低矮的房子,一眼可辨的只有分布在不同角落的两盏灯孤单的亮着。一盏灯闪亮,一盏灯昏暗。

夏志径自朝左边那抹较亮的灯光走去。这次小女孩紧紧跟在他身后,没走几步就听见有谈笑声从里面传来,语气虽然平和,但是声音却略显苍老。

“夏志,你来了。”

“过来坐,过来坐。”

“你又瘦了,要照顾好自己呀!”

……

一道道慈祥的声音传来,这些声音都是对同一个人说的。

他俩刚走到门口,所有目光便聚积到夏志身上,更多的声音向他招呼来。

小女孩循声望去,发出声音的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他们有的围坐在桌子旁,桌上摆着他们的杯子;有的散坐的附近的凳子上,摇晃着手中的大蒲扇,或三个,或五个,或六个围成一圈,聚成一团唠嗑家常;当然也有两个人坐在一起,并不说话的;偶尔还有两个单独坐在角落的。这些老人中有男有女,不管坐在什么地方的老人,他们对夏志的到来都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兴奋,人也一下子精神了很多。小女孩有些吃惊。

只消一眼便知这是一个休闲室,小女孩这才将自己的视线沿着整间屋子走了一圈。她发现屋子里除了自己和叔叔,其他人全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不是老爷爷,就是老奶奶。有的精神健朗,脸上红光满面,说话声音也洪亮;有的神情看上去有些恍惚,脸上布满凹陷的皱纹,仅仅抽动一下嘴角,那密集的一条条皱纹就如同触碰到了开关一般立刻被牵动,腊黄的脸上扭动的一条条皱纹像即将枯萎的花朵,只需轻轻一碰,沟壑边缘本就摇摇欲坠的花瓣就会掉落下来。

“夏志,这孩子是?”一个精神硬朗的老爷爷问道。

“不会是你的孩子吧?”另一个看上去精神还不错的老奶奶兴奋的问道。

“这是朋友的孩子,她来看望您们。”夏志微微侧头看着小女孩说道,“快叫爷爷、奶奶。”

小女孩看着一屋子的老人,她知道叔叔让自己跟这里的所有人打招呼,“爷爷好,奶奶好。”小女孩有礼貌的喊道。爷爷这个词包含了对这里所有坐着的男人的称呼,奶奶这个词包含了对这里坐着的所有女人的称呼。

“嗯,小朋友真乖。”看上去精神抖擞的老人回应道。

除了少数几个面无光泽、萎靡不振的老人外,其他老人都满意地点点头。

“我给您们带了山上摘的新鲜水果,来尝一尝。”夏志差点忘了背上背着的八月瓜。他靠近人群最密集的地方放下背篓,然后用手抓出一把。从人最多的桌子前开始,挨着顺序一人发了一个。

递到一位老人手中时,老人惊讶的大声说道,“这不是八月瓜吗?怎么现在就成熟了。”他迫不及待的剥开外壳,把果肉送到嘴里美滋滋的咀嚼起来,“糯滑顺口,纯正的果味,还是当年的味道。”老人仿佛诉说着往事,连眼眶都开始潮湿。他又咬下一口,幸福感跟随果肉在口中爆汁而四溢于口腔。

分发好八月瓜时夏志的额头已经渗出汗,他的后背也已湿透,不过他并没有立马坐下来跟这些老人一起分享喜悦,保证人手一个八月瓜后,夏志又开始帮那些手脚不方便的老人剥开果皮。做完这些夏志把背篓往桌旁的凳子上一放,然后开始往桌上捡野果,他一边捡一边数着数。

“这是八月瓜,凉性的水果您们要少吃,我担心吃太多会引起您们肠胃不适,所以每人限量两个,如果喜欢这个野果,又认为自己肠胃还不错的老人家,可以跟我说我再发一个。”

夏志知道八月瓜保存时间有限,如果每人给太多,一下吃不完就会坏掉,这些老人都有勤俭节约的习惯,水果坏了也舍不得扔,吃下肚里对身体不好;上了年纪的人肠胃本来就不好,如果老人一下吃太多就会有拉肚子的危险,所以夏志有计划的限了量。

夏志看着桌上的野果,觉得放在上面不好,很多老人可能不会主动去拿,于是又将桌上的野果一个一个耐心的分发到每位老人手上。

“很多很多年没有吃过这样的野果了,我记得最后一次吃到八月瓜还是二十多岁的时候。”老人眼神里满是回忆,他看着夏志说道,“八月瓜口感的确不错,它让我回忆起小时候的味道,我能不能再来一个。”

夏志点点头,转身从背篓里拿出一个较大的野果递到那个老人手上。这个老人开了头,另外有好几个老人也开始开口,夏志先看了看他们的身体状况,确定没有问题后也一人发了一个。

“时候不早了,今天我就先回去了,改天再来看望您们。”夏志指了指门外漆黑的夜色,抱歉的说道。

“才来几分钟就要走了吗?好久不见,我们特别想你,过来再坐一会,陪我们聊聊天。”那个看上去特别干练的老奶奶说道,她看了看夏志身旁的小女孩,用左手向她招招手,“小朋友过来,上奶奶这儿来坐。”

说话的这位老奶奶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那股气质让小女孩心生好感的同时也有着一丝敬畏之心。从她身上散发的气质来看她年轻的时候一定非常能干,从她外表来判断她年轻的时候应该还是一个漂亮的美人儿。

小女孩面对突如其来的招呼,先愣了一下,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有好几双眼睛正看着自己,她的小脸蛋微微发红,面对这些慈祥热情的老爷爷、老奶奶她居然有些不好意思。女孩看向夏志征询他的意见,征求夏志的意见并不是她害羞,而是夏志急着回去,她想听他的安排。

夏志知道这些老人喜欢孩子,老人想近距离接触孩子,他刚想说话,那个老奶奶却叫了他。

“夏志,带孩子来看我们这群老骨头都不跟我们介绍介绍,下次见面都不知道怎么打招呼。”

夏志摸摸后脑勺,他本不打算今天介绍的,介绍起来本也快,但是人太多,若每个人拉一下家常,那就需要耗费不少时间了。倘若在他们兴致正浓的时候突然打断他们,那又实在太没礼貌。小女孩中午就没吃饭,看她的样子应该早饿坏了。夏志有些心疼。但是老奶奶说的也没错,大老远来看望他们都不引见一下那还叫什么探望,连拜访都称不上。就好像小女孩第一次去朋友家串门,玩了一整天,下次再上门的时候连名字都叫不上,那尴尬不说,还没有礼貌。既然他们都提出来,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看着前方一个个长辈夏志满脸歉意,他看了一眼小女孩,示意她跟上自己,还是从人最多的那张桌子开始介绍。夏志走到那张桌前小女孩却并没有行动,好像她体内的能量就快消耗尽,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夏志回头看了一眼有些着急,不过还是朝小女孩招了招手,她这才向夏志走来。

“这个女孩是我朋友的孩子,她叫韩暮雪,这孩子喜欢与老人交流,她一直叫我带她来看望大家,但是今天真的来到这里的时候她却有些茫然不知所措,还是因为她的性格有些腼腆,这样的场合她还是头一次。我知道突然来到陌生环境的她有些不适应,熟悉就好了,我相信在往后的日子里这个可爱大方的孩子一定能给大家带来欢乐。”

小女孩的脸在那一刻红得像一个成熟的苹果,她根本不知道这个地方,这里的一切她也并不清楚。她不知道夏志为什么会说这么多关于自己的事,而且多数都不是事实,这趟也根本不是自己主动要求来的,他撒了谎。她并不知情,一开始她根本就不知道夏志会来这个地方,进门前他告诉自己不要提及关于佟尘辉的一切,在这里他叫夏志,在这里都听他的,还告诉自己不要乱说话。这一刻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处境竟尴尬起来,想到这里她不禁愣在原地,连尴尬一笑的表情都做不出来。

介绍完小女孩,夏志开始介绍起屋内庞大的老人大军来,“这是陆爷爷,这是宋爷爷,这是舒奶奶。”

夏志介绍第三个的时候,旁边一个老爷爷打趣道,“可以叫她美女奶奶。”

舒奶奶也不生气,她只是淡淡的说道,“人老了,那还有什么美不美的,就算真的漂亮,那也是年轻时候的事喽,现在我就是一个黄脸老太婆。还是年轻好,能吃能喝能跑能跳,还能挣钱,想去哪就去哪,自在又快活,那才是人生的黄金年龄,那才是一生中最幸福、最快乐、最自在的宝贵时光。现在呀,我们都老了不中用了,别再去奢求保住容颜什么的,人老后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强健的体魄比什么都重要。我呢,也没什么别的要求,只求老了能有一个容身之所,老到动不了的时候没有人嫌弃,还有人愿意陪在我身旁,陪我度过自己在这人世间的最后时光,死了之后能有一个安身之地。人的一生不容易,所有人都哭着来到这个世界,所以,我希望每个人在告别这个世界的时候都能微笑着离开。哭着来,笑着走,是一个人对自己来到这人世间走一回最大的尊敬,也是对生命的尊重,还是对自己这一生较为满意的一个肯定,这样的人生才算圆满。不管开不开心,反正到时候我一定会笑着告别这个世界的。”

说最后那句话的时候老奶奶语气坚定,她不能左右别人,但是对于自己她好像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她会笑着告别这个世界。

舒奶奶只顾着跟老爷爷说话,竟忘了站在身前的小女孩,当看到一直等着自己的小女孩时她露出了抱歉的神色,不过眉头仅皱片刻便一闪而逝。

“小朋友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小女孩看着舒奶奶,这个问题刚刚叔叔已经说过,不过她还是礼貌的回答道,“我姓韩,叫韩暮雪。”小女孩瞪大眼睛,长长的睫毛立刻向外舒展开来,她天真可爱的说道,“姓韩的韩,朝朝暮暮的暮,雪花的雪,如果根据年龄来,您可以叫我小韩,如果想要叫得亲切些,也可以叫我暮雪。”

小女孩微微侧头,一脸可爱的看着舒奶奶,左脸嘴角还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小酒窝。

“好,那我就叫你暮雪。”舒奶奶压低声音,模仿着孩子的腔调,好像在哄自己的孙子。

“小朋友感谢你来看望我们,也很高兴认识你。”舒奶奶向小女孩伸出右手,“我的姓你知道的,我姓舒,叫舒雅。”

小女孩慢慢的伸出右手,一下子握在舒奶奶的手上。小女孩发现舒奶奶的手苍老,有老茧,还布满了像皱纹一样的东西,虽然比较粗糙,但是却能传递给她一种不可言说的温暖,那丝温暖最后慢慢渗透到她的心房。眼前这人仿佛就是自己的亲奶奶一般。

一只大手,一只小手,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大手微微弯曲,小女孩的小手很快就隐没在大手中,好像被大手保护起来一般。

夏志并没有往前走,他一直看着她们对话,后来变成看着老奶奶一人说话,直到老奶奶把话说完,最后等舒奶奶跟小女孩握了手他才走向下一个老人,他好像知道舒奶奶会跟小女孩说话,也知道她会跟小女孩握手。

“这是唐爷爷,这位是……”夏志介绍到第五位的时候他的喉咙好像突然被什么东西卡住。他退了一步来到刚介绍过的唐爷爷面前,重新介绍道,“这是唐大爷,这是唐二爷。他俩老一个姓,为了好区分我就按年龄大小排序称呼,您们看合不合适?”夏志恭敬的向这些老人征求意见。

“好,这样方便区分,也不影响姓氏。”那个唐大爷捋着下巴的胡须赞同道,其他人见唐大爷发话也附和着点点头。

“既然您们都同意,那我就这样办。”夏志这才接着介绍第五个,“这是唐二爷,这是傅奶奶,这是王大爷,这是唐三爷,这是张大爷,这是李大爷,这是韩奶奶,这是王二爷……”

每当来到一位老人身前夏志都会先礼貌的微微一笑。他就这么一个挨着一个的介绍下去,口中的唾沫都快干涸,他感觉自己的嗓子眼都快要冒火。

小女孩在一旁也暗暗咂舌,这阵容也太过于壮观,若是哪户人家有这么多人那可真不得了,而且还是全部上了年纪的老年人,这才更吓人。一个家庭正常情况下有两位老人,如此庞大的老人群体得出自多少个原生家庭,的确让人意外又震撼。

小女孩暗暗吃惊,她吃惊不仅仅是因为这个群体庞大,还惊讶夏志不但记得他们的名字,连所有人的年龄排序都清清楚楚,好像还能丝毫不差的背出他们的岁数。看来夏志对这些来自各个地方不同姓氏的老人都非常熟悉,就好像特意做过一番调查。

看着他们相处时融洽和睦的样子就好像一副画,只是小女孩觉得她是画卷外的事物。她总感觉自己与他们隔着一些东西,那些东西让自己与他们之间有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这段距离让小女孩感到不自在,也许是因为第一次来的缘故。

夏志跟自己完全不一样,这些老人就像夏志的长辈,夏志就像他们的孩子,他们像家人一样亲切,毫无违和感。夏志已经完全融入到这个环境里,这里简直就是夏志的另一个家,他们共同组成了一个其乐融融的超级大家庭。

小女孩打心底羡慕他们,内心也充满着向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小女孩始终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