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忽而夏志 2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4334字
  • 2020-09-11 20:39:19

佟尘辉着急的看着小女孩,一脸认真的恳求道,“现在你记住这些就行了,其它的回去后再给你解释。”

“好的。”小女孩点点头,同意了佟尘辉的请求。她第一次看到如此紧张的佟尘辉。他在她心目中的样子正在一点点改变,不过她实在不忍心看到他担忧又紧张的模样,所以什么都没问,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虽然她表面平静,内心却有千万个为什么在翻腾,他不是姓佟吗?怎么突然就变成了姓夏,小女孩内心里有千万个不可思议,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因为这里有人知道佟尘辉曾经做过什么不光彩的事,佟尘辉这个名字在这里的口碑不好,这个名字在这个地方见不得人吗?

小女孩难受的闭上眼睛,一个连自己真名都不敢用的人,肯定有什么不可示人的秘密。秘密是什么呢?她不知道,但有这样行为的人,在普通人眼中一般都多含贬义。

答案就埋藏在里面,小女孩咬着嘴唇在心里想,不管那个结果是什么,我都一定要找出那个秘密。内心坚定的她目光坚毅的看向铁门内,此刻那冰凉的铁门如此刺眼,远处那昏暗的灯光看着那么凄凉。小女孩突然觉得铁门内的世界像一座监狱,里面仿佛镇压有随时都会失控的猛兽,以及封印着猛兽们的一个个惊心动魄的故事,其中一个位置仿佛还是给夏志预留的。

佟尘辉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小女孩在心中不断询问自己。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她的内心在争论,一个声音在替佟尘辉辩护,一个声音在给佟尘辉抹黑,争论毫无结果,那两个影子甚至都快大打出手。小女孩的内心正在一点点崩溃,不过在佟尘辉面前她却依旧装作一副万事顺遂的模样。

此时佟尘辉心里也在挣扎,现在他真后悔带小女孩来这个地方,他想走,他想启动发动机,然后骑上摩托车一溜烟离开这里,可握着方向把手的手根本就移动不了,手已经不听他使唤,他整个人僵在那里。

有些事情除了自己,真的不能再让第二个人知道,以前佟尘辉做到了,现在却慢慢的被眼前这个小女孩打乱,坚持这么久,突如其来的变化,佟尘辉还真有些不习惯。以前他清楚地知道,在这两个地方他是夏志,他干着他心目中夏志该做的事;在其它地方他叫佟尘辉,并且履行着佟尘辉该有的职责。在这之前他总能在不同的场合轻松自如的切换两个角色的关系,此刻他竟然不知道自己该是谁。佟尘辉还是夏志?他第一次因为名字头疼起来。把自己赤裸裸的展示给别人看是什么感觉,此刻佟尘辉甚至认为他把自己完全解剖在别人的视线之下供人欣赏,他看着小女孩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

这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小女孩恬淡且优雅的微笑,那道萤火虫闪烁的光又浮现在他脑海,好像一下子就出现在他眼前。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已经来了,也许让人知道并不是什么坏事,毕竟一个人的力量过于单薄,有人知道才有机会让它们传承下去。

一个人的寿命毕竟有限,这些事业不应该在几十年后跟随自己的离开而消失,它应该被传承。但仔细一想谁人又愿意用自己的精力、用自己的人生来办这样的事呢?他知道继他之后这盏灯应该会有后来者前来点亮,他不正一直在寻找这个人吗?中国人注重传承,这个香火不能断,应该延续下去,萤火虫的光不能灭,也不会灭。

佟尘辉满怀期待的看着小女孩,他觉得小女孩身上闪着光,却不知道此时他自己的眼睛正发着光。

佟尘辉的心终于平静下来,他轻轻摇摇头,以后的事谁也不知道,说不定哪天意外先来,就没有了以后。

佟尘辉的手动了几下,启动了发动机,灯光一下子把浓重的夜色撕裂出一个大缺口,那道明亮且充满些许暖意的灯光立刻充填进去,照亮了眼前的景象。大门是从里面上的锁,门口并没有人,佟尘辉终于按响喇叭,恬噪的喇叭声冲天而起,周围的寂静一下子被打破,喇叭声久久回旋在附近空间,可依旧不见有人前来开门。门卫室没有开灯,黑漆漆的一片,难道今天门卫室没人,又或者是上厕所去了。

正纳闷间一阵金属撞击声传来,“嘎吱”一声沉重的铁门被缓缓拉开,一个人影出现在他们眼前。

“夏志来了。”那个男子首先说了话,直接向佟尘辉招呼道。

虽然已是深夜,但小女孩似乎看到了他脸上洋溢着的欢笑,很明显这个人非常欢迎夏志的到访,哪怕现在是深夜。不过对于这些小女孩并没有太多在意,此时她心中突然蹦出一句话:果然,还是称呼他为夏志!

夏志回敬了一个笑容,抱歉的说道,“周师傅,麻烦你了。”

“哪里的话,我们欢迎你的到来,也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们院的照顾。”

佟尘辉说的是大半夜上门来打扰,那人却扯得有些远了,不过小女孩却捕捉到了什么。

“刚才在屋子里,没有听见声音,他们说有喇叭响,我还不相信,出门一看果然有道灯光,看到灯光我猜肯定是你来了。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来人指了指旁边的小屋,“老赵母亲生了病,他请了两天假,昨儿一早便回家去了。”他满脸歉意的向夏志解释道。好像在说他不是故意的,事出有因,请夏志不要见怪。来人对夏志很是恭敬,生怕怠慢了他,惹得夏志不高兴一般。

“不碍事,只是现在来打扰你们休息了。”

夏志看见周师傅脚上已经换上拖鞋,他在心里想以后尽量不要在晚上来访,不过不是前来有事,自己白天又走不开,他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间点来的。

“怎么会呢,我们也在乘凉聊天。快进屋去坐。”周师傅又招呼道。

“赵师傅母亲没什么大碍吧?”夏志关心的问道。

“没大碍,只是简单的感冒,现在已经基本康复。”周师傅转过身,重新走到铁门旁,“嗨!还不是想儿子了,一个人住也难怪。老赵晚上给院长打电话来,他想多请几天假,好好陪陪他母亲,组织叫我给他顶几天班,这不今晚睡觉的时候我还得到这儿来。”周师傅指了指旁边那个漆黑的小屋,眼里有几分不情愿之色。

夏志笑了笑并没有再说话,他按响喇叭,周师傅立刻躲到一旁,摩托车从他身边缓缓驶入那扇门。

可进入那扇铁门仅两米远,摩托车却突然停下来,夏志转过头对着后面黑暗的空气喊到,“周师傅,我带了些八月瓜,你过来尝尝。”

那个黑影看到摩托突然在前方停下,他知道有啥事,所以抓紧锁上铁门。听到这个叫声他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转过身向夏志大步走来。

看到黑影靠近,夏志说道,“在我身后的背篓里,你拿几个去尝尝。”夏志抱歉的看了一眼那个影子,“刚才只顾着与你说话,忘了带的八月瓜。”

那个影子也没客气,从背篓里抓出几个八月瓜来,他立刻剥开一个放进嘴里。

“味道怎么样?”夏志问道。

“不错,你在哪儿弄的这么多八月瓜。”周师傅看着满满一背篓的野果,好奇的问道。他知道这玩意虽然好吃,但不易保存,而且只生长在高山密林中,要摘这么多八月瓜,可要费不少劲。一般情况下城里可吃不上这样的野果。

“好吃就好。”夏志开心一笑,丝毫不掩饰内心的满足。周师傅喜欢,那他们应该也会喜欢。待确定了对方的感受之后才回答道,“一个朋友送的。”

“哦!”周师傅点点头,意犹未尽的咬下最后一口果肉后,又伸出右手从背篓里拿出两个野果。

“回头见。”待他拿出八月瓜后,夏志又招呼了一声,便骑上摩托向前方有亮光的地方驶去。

周师傅又剥开一个八月瓜,一口咬下去,顺滑爽口,他咂了咂嘴,看着手里的水果没有回答。因为摩托已经绝尘而去,他再说什么别人已经听不见,夏志的话已经淹没在如墨一般的夜色中。只剩下周师傅的自言自语,“好久没吃这玩意儿,味道他娘的比小时候还好,我也沾了这福利院的光,跟着享福了。”周师傅满意的笑了笑,他额头沁出了汗水,一股带着海州夏天特有的燥热的晚风吹来,他的话也很快被夜色所吞没。

夏志把摩托停在一处偏僻的平房前,门开着里面并没有开灯,他们刚才看到的灯光是从旁边的房子里发出的。

“差点忘了。”

夏志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就拿出一个麻布袋子来,他把袋子翻转过来,用力抖了几下,想要把里面的灰尘全部甩掉。待他觉得干净后才重新翻转回来,然后小心翼翼的往里捡野果,他一边捡一边在心里默默数着数。

小女孩虽然不知道夏志把野果捡到麻布袋子里的原因,但也主动过来帮忙,两个人的速度明显快了很多。看不出来这背篓样子不大,容量却很大,背篓看着虽然不高,但宽度却明显比夏志见过的其它背篓要宽,肯定是老大爷自己编制的,这大爷的手艺倒是挺别致的。

几分钟后夏志眼见还剩半篓子野果时他立刻停下来,看到夏志停下动作,小女孩也跟着停下来,夏志拿出一根绳子把麻袋口扎紧,然后把它轻轻放到车上。

他抬起头看着小女孩,似乎明白她此时的困惑,有意无意的说了一句,“要给别人留一点。”说完才背起地上的背篓往前走了两步。

“跟着我。”夏志提醒道。

小女孩点点头,走在夏志身后,走进去小女孩才发现这哪里是房间,连一扇门都没有,只是一个门洞而已,准确的说是一个通道更合适,难怪没有开灯,路灯肯定已经损坏,还未来得及修理,小女孩想。

夏志行走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通道内,速度不但没有受丝毫影响,他的脚下反而像生了风一般,步伐更加矫健。没走几步小女孩便跟不上夏志的步伐,他俩的距离越来越远,最后失去方向的小女孩连续碰了两次壁。

夏志发现了孩子的窘迫,也意识到自己的大意。他停下生了风般的步子转过身,面前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夏志站在原地没有再向前走,他怕往前会撞上小女孩。没一会他感觉眼前有一个黑影在移动,原本那道黑影移动的速度很慢,可快到夏志旁边的时候她突然加了速,那道黑影一下子就朝夏志冲来。夏志本想躲避,但转念一想,万一她撞到墙上怎么办?他把两脚分开稳稳的站在原地,然后微微张开双手。夏志本想一把接住那孩子,没曾想到那道黑影一下子撞到他身上。

感受到夏志温度的小女孩像突然找到了依靠,她一头扎进夏志温暖的怀里,把头放在他的衣服上,然后死死的抱住夏志。这时小女孩才发出声来,有点像哭泣,又好像在对他撒娇。

夏志看着扑在自己怀里的影子,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一般,他抬起右手轻轻摸了摸那个圆圆的小脑袋,“撞疼没?”

过了好一会才传来小女孩的嘤嘤声,“才没有呢。”

看着小女孩对自己撒娇,夏志心里有些复杂,不过他清楚一点,眼前这个小女孩从最初的熟悉自己,到现在慢慢的开始依赖自己。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小女孩对他的信任,这种感觉是要很亲近的人才会有的,比如说父女之间。夏志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熟悉又渐渐生疏的脸庞来。

“我牵着你走,这样你就不会再走丢了。”夏志深情的看了小女孩一眼,那道眼神里装满了慈父才有的爱,只是他们此时身处黑暗,小女孩根本看不到他那满含慈父之爱的眼神。

“让我来做你的眼睛,带你去寻找前方的光明。”夏志的声调突然一变,他模仿起电视里英雄的语气来。

小女孩什么都没说,只是突然抬起头,她的那对大眼睛瞪得老大,她用期待又渴望的眼神看着他。

“走吧!”夏志说了一声,便转身牵上小女孩的左手向前方走去。

黑夜再暗也挡不住夏志脚下的步伐,他仿佛长了一双能看透黑暗的眼睛,行走在黑漆漆的过道里他就像信步于蓝天白云之下的自家庭院中一般。看着他轻车熟路的样子,小女孩还真以为他生了一双能看穿黑夜的眼睛。夏志的确是天生的夜行者,但她却不知道夏志能闭上眼睛自由穿行在这里的原因是:他是这里的常客,他对这儿的熟悉程度绝对不亚于这里的任何一个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