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忽而夏志 1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4799字
  • 2020-09-11 19:48:05

今天是多年以来佟尘辉第一次睡过头,他今天并没有晨跑,给小女孩带回早点后他就骑着他的专属摩托风一般的离去。

临走前他塞给小女孩十元钱,并告诉她如果中午他没有回来,她就自己出去吃饭。佟尘辉交了把钥匙给小女孩,他神情严肃的嘱咐她,出门一定要注意安全,回来的时候看看后面有没有陌生人,如果有异常立刻去门卫室求助,到家后一定要反锁门。

小女孩接过钱紧紧的握在手中,十元钱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毕竟在他们这个地方这个数字足足可以解决五顿饭的。

佟尘辉回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半,他发现门已被反锁,于是敲响了门。过了好一会儿门才打开,他一眼就发现小女孩的脸色并不好。

关上门回到家中,“你感冒了?”佟尘辉关心的问道,“还是哪儿不舒服?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告诉叔叔。”

“没,没感冒。”佟尘辉问得突然,小女孩的回答竟有些慌乱。

佟尘辉更加奇怪了,没感冒怎么一副精神不振的样子,不过他也没有多想,因为他还有事要办。佟尘辉走到垃圾桶边,往里一看里面只有两块八月瓜果皮。早上出门的时候他换了垃圾袋的,小女孩并没吃多少八月瓜,也许昨天一下子吃得太多,有些腻了。

八月瓜本来就不易保存,加上现在海州的天气又热,吃不完两天就会坏掉。昨天老大爷摘得太多,老大爷年纪大不宜多吃,全部都给了佟尘辉,他又不好拒绝。从老大爷家出发的时候他一直在纠结这么多八月瓜怎么处理,扔掉实在可惜,他突然想到可以像腊肉的用途一样解决。佟尘辉不禁心中一喜,他们一定会喜欢的,看来这一趟意义非凡。刚下班回家,顾不上吃饭,佟尘辉现在最重要的事是把八月瓜送出去,因为佟尘辉担心再晚一些别人就休息了,那可就只有等到明天。

“你不喜欢八月瓜?”

小女孩看向佟尘辉,她感觉今天他怪怪的,“喜欢。”小女孩一脸茫然不过还是说道,“入口嫩滑,口味香甜。”

“嗯。”佟尘辉点点头,“我看你没怎么吃呢。”

小女孩才发现原来是这样,难怪刚才叔叔绕到那边去,原来是去看垃圾桶,还观察得蛮细致的,小女孩在心中想。

“昨天一下子吃得太多,今天得稳着点,水果虽好,也不可贪嘴,不然一下子吃太多会拉肚子的。”

“嗯!”佟尘辉赞同的点点头,“这个水果易坏,存放时间不长,如果这两天不吃完恐怕会坏掉……”

小女孩看着满背篓的八月瓜点点头,这么多光凭他们两个人是无论如何也吃不完的,倒掉太可惜,小女孩一脸惋惜的模样。

“所以我准备送一些出去。”佟尘辉看了看小女孩,又补充道,“你看你要留多少,把你要的留下,剩下的才送人。”

“那您呢,需要几个?”小女孩准备把佟尘辉的也预算下来,她想给他留几个。

“我……”佟尘辉突然愣住,以往这种事情他从来不会考虑自己,今天突然有人帮他考虑,他心中一暖,竟有一股莫名的感动。

“我就不用留了。”佟尘辉的语气中多了一分温柔。

“不留了。”小女孩惊讶,“您不喜欢吗?”

“也不是。”佟尘辉突然又点点头改了口,“嗯!”

小女孩有些不敢相信,叔叔怎么突然又改口,昨天在山上的时候看他的样子明明很期待,明明很喜欢的。

“我的也不用留,一起拿去送人。”

佟尘辉看了看小女孩,两道目光瞬间相遇,此时小女孩正微笑的看着他。佟尘辉隐隐感觉小女孩有意不留的,难道是因为自己没要么?佟尘辉也弄不清楚原因。

“那留四个好不好?”

“好,一人两个。”小女孩马上应承道。

“我说的是我留四个哟,那一共就八个,你把你的四个算掉了。”佟尘辉突然补充道。不等小女孩回答,他便从背篓里随意捡出八个八月瓜。

“我把它们放在桌子上,想吃就自己拿。”其实佟尘辉想说的是喜欢都是你的,别客气,想吃可以把它们都吃完,不用给我留。佟尘辉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聪明的小女孩知道他的意思。不过小女孩除了心中感激外,脸上却装着一副懂不起的表情。

“我出门了,你一个人在家注意安全。记住我走后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反锁门。”

自从发生那件事后,佟尘辉变得更加谨慎了,那次意外她们没有锁门,因为一时的疏忽让别有用心的人轻易得逞。也因为那件事,佟尘辉对反锁家门有了阴影,每次睡觉前他都会检查一遍门反锁好没有。这在那以前他是从来不会这样做的,那个事情发生后佟尘辉整个人好像一下子就没了安全感。像他这样好像是有些缺陷,但是也有好处,毕竟这样更安全。的确很多事情是有两面性的,从此佟尘辉变得谨慎,如果有人想对他下手那是非常困难的。

佟尘辉每次离开前都要这样提醒小女孩,小女孩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她从来都没有厌烦过。她觉得佟尘辉每次这样提醒自己是对自己的关心,她感受到了来自佟尘辉心中的爱。佟尘辉每次出门前对她这样说的时候她都非常开心,并且内心还非常满足。因为那一刻她也终于拥有了普通孩子应有的爱,她也终于有人关心,有人牵挂。

佟尘辉刚提起背篓,还没来得及背到背上小女孩就问道,“现在出去就是为了送这些野果吗?”

现在时间已经不早,她觉得送水果也用不着这么急,没必要一定今晚就送到。

“嗯,现在去,再晚一些恐怕别人就休息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佟尘辉手里多了一个麻布袋子,小女孩不知道袋子是做什么用的,她也没问。

“可以明天再送呀!”果然是这样,可这么着急干嘛呢?小女孩脸上写满了惊讶,“现在实在是太晚了。”

佟尘辉轻轻放下提在手中的背篓。

“没关系的。”佟尘辉好像在说这个点还早,他早已习惯了这个时间,并且也习惯这样的生活,“明天还有明天的事,万一明天太忙,那就只能再往后推迟,有些时候有些事一推就不知道推到什么时候去了,说不定最后被推掉都有可能。所以,今天决定的事就今天完成。”佟尘辉看了看小女孩关心的说道,“困了就早点回房间休息。”

说完佟尘辉才重新背起背篓,刚侧过身就看见沙发边上的十元钱。佟尘辉有些纳闷,给她的钱一分都没有动,那她中午吃的什么?佟尘辉看向小女孩,难道她没有吃午饭,难怪一副精神不振的样子。

佟尘辉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轻声问道,“你今天没出门?”。

小女孩看向佟尘辉,当两道目光相撞时她首先移开了视线,她不敢直视佟尘辉的眼睛。佟尘辉的眼神平淡,眼里什么都没有,但是小女孩就是不敢直面他。小女孩低下头像犯了错一般,她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默认了佟尘辉问的问题。

佟尘辉一把放下背篓,“那你,那你……”佟尘辉本来想问那你吃的什么?但是他突然把已到嘴边的话咽下了肚。

昨天给小女孩买的零食,她送给了老大爷,除了昨天带回家的八月瓜,佟尘辉家再没有零食之类的吃食。他突然想起垃圾桶里的果皮来,佟尘辉已经猜到她也没吃晚饭,他现在必须先送八月瓜,因为再晚一点就得等到明天,等到明晚可能野果已经坏掉一部分。

“走,我们一起出门。”佟尘辉走到小女孩身边蹲下身子告诉她,“不过叔叔要先送这些野果,送完叔叔再带你去吃夜宵好不好?”

佟尘辉原本不准备带她去的,他不想小女孩太早接触那些地方,但是看到小女孩一脸憔悴的样子,他想带她出去好好吃一顿补补身子。

“去送水果吗?”小女孩不知道这么多八月瓜佟尘辉要送给谁。

“不耽误时间的,送完我们就去吃夜宵。”佟尘辉赶紧解释,他的意思是不仅是送水果,更重要的是带她去吃夜宵。

“好,那我们赶紧出发吧!”小女孩也感觉时间越来越晚。

佟尘辉开着他的那辆专属摩托,小女孩坐在她前面,他身后背着装满八月瓜的背篓,发动机陈旧嘈杂的轰鸣立刻引来路人的眼光。

“现在还要出门啊?”同住一栋楼正在路上散步的冯大爷闻声识人,他对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摩托车大声招呼道。

佟尘辉对着冯大爷点点头,抱以一个微笑作为回敬,“您老散步呢。”佟尘辉的声音很大,那一瞬间掩盖住了发动机的轰鸣。

摩托一路匀速穿城而过,沿着繁华的街道一直来到城边上,在这里璀璨的灯火逐渐被浓重的夜色所取代。那边,华灯热闹,霓虹璀璨,镁光灯正在不停闪烁……这边,夜色如墨,天地相接,夜色笼罩下的所有物体皆为一色……摩托正处在两者之间的交叉点上。

佟尘辉突然刹住车,把摩托靠在路边。小女孩好奇的转过头向身后看了看,那边的光耀眼,她不自觉的眨了眨眼睛,赶紧转回了头。

仅仅几公里的距离,同一片天地却呈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面貌,令所过之人产生一种莫名的忧伤。虽然只经过短短距离,却好像历遍了人世间的世事沧桑,仅仅是地域上的区别,却造就了两种不同的命运。小女孩感慨万千,也许这就是繁华与孤寂的区别吧。

黑夜像一头看不见边界的凶猛野兽,远光灯刚把它撕裂出一道口子,可坚持不到两秒就重新被黑暗吞没,公路俨然成了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随着摩托车的不断前移,那道灯光竟像摩托车的激光武器一般不断的撕扯着那头怪兽。怪兽在拼命阻止灯光前进的同时,也不断修补着那道光给它带来的创伤,最终这头无边无际、凶猛无比的怪兽妥协了。它眼睁睁的看着那道光在自己的身体里游移,然后悄无声息的跟在光的身后把伤口一点点修复。夜色中只有这道光孤独的身影在不断的前行,就连它自己都不知道它受伤没有。虽然它也清楚自己的努力微不足道,但是它依然全力以赴的坚持着,从来没有一丝想要放弃的念头。它们仿佛都拼上了性命,很快战场上出现胶着状态,局势也慢慢的稳定下来。摩托穿梭在这张片如墨一般的夜色中,就像穿越在浓重的水墨画里一般,那道孤独的身影俨然成了别人眼中惊艳的风景,只是画中人全然不知。

又过一会摩托车一个转弯来到一条泥土马路上,在那条泥土路上行驶六分钟后,车速慢慢下降,最后佟尘辉把车停在一扇由钢条焊成的铁门前,只消一眼便知这扇铁门经历了漫长的岁月,钢条上的斑斑锈迹就是最好的证据。

借助摩托车强烈的灯光,从小女孩所处的方位来看,左边挂着一块白色的木质牌匾,在灯光的映照下隐约能看清牌匾上写着:“海州市老年福利院”八个黑色大字。

小女孩心中纳闷,不是说送八月瓜吗?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她甚至怀疑是不是因为天黑叔叔迷了路。

正在担忧的时候佟尘辉却突然熄了火,很快车灯也跟着熄灭,周围立刻一片漆黑,他们一下子进入了黑暗世界,只有铁门内有几盏稀疏的灯亮着。不知道是灯光本来就暗淡,还是因为距离遥远,那几道光就像在浩瀚的半空中飞舞的几只萤火虫一样毫不起眼。

这下子小女孩更摸不着头脑,等了大概三分钟后,小女孩终于鼓起勇气准备回过头问佟尘辉,就在她回头的那一刹那,佟尘辉突然开了口。

“能不能答应叔叔一个事?”佟尘辉说话的声音不大,他有意压低了声音,好像担心被别人听见,但是他说话的语气严肃且认真。

小女孩奇怪的看着他,难道大老远把自己带到这里来,就是为了给自己诉说这个请求吗?小女孩虽然吃惊,但她还是点点头,爽快的答应了佟尘辉的请求。

佟尘辉并没有马上说出他的请求,他纠结了一下,好像在做什么艰难的决定,这样又过了大概两分钟他才开口。

“待会不管别人怎么叫我你都不要说话,他们叫我什么你就叫我什么,他们说我是谁我就是谁,不要奇怪,更不能问,连惊讶的表情都不能做。”佟尘辉停顿了一下,他又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还是叫我叔叔,有什么疑问回家后再问我,在这里千万不要多说。”

过了一会佟尘辉突然想起了什么,他突然补充道,“不能告诉他们我的身份,不能告诉他们我是警察,反正关于我的一切都不要对他们讲。记住,他们说我是谁我就是谁,你只能跟他们一样称呼我。”佟尘辉自己都觉得越解释越乱了,他不知道小女孩懂没懂,他不禁焦急起来,“在这里我的身份只能是他们眼中的我,你要跟他们保持一致。”

佟尘辉焦急的看着小女孩问道,“你明白了吗?”

佟尘辉的意思小女孩基本上明白了,但是对于这个事情她有些摸不着头脑,她不明白他这样做是什么意思。他不是警察吗?怎么还有另外的身份,他到底有什么秘密,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小女孩不禁担忧起来。内心经过一番激烈挣扎的小女孩还是点点头。

佟尘辉还是有些不放心,他又说道,“你不能告诉他们我的一切,我不叫佟尘辉,我叫……”佟尘辉纠结了一下,还是脱口而出,不过他的声音却越来越小,连紧挨着自己的小女孩都没听清,“我叫夏志,在这里你要叫我夏志,我只能叫夏志。”

“叫您什么?”小女孩目瞪口呆的看着佟尘辉。

“夏志。”佟尘辉看着小女孩又耐心的说了一遍,“夏天的夏,志气的志,我叫夏志,如果容易忘记,那你就记住二十四节气中的夏至这个谐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