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夜幕下的萤火虫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7602字
  • 2020-09-12 16:43:36

没有人说话,他俩在朦胧的夜色里静静的站着。一股山风疾驰而过,耳边呼啸生风的同时也带起了小女孩眉间的头发,轻盈的万千丝绦飘然而起,倏的一下,飞舞的头发便随着山风的落幕戛然而止,他们周围又恢复了平静。

月光如洗,恬淡静美,周围静悄悄的,除了眼神在转动外,就只有心脏在跳动。

一大朵乌云突然跑了过来,月光被它挡在身后,这一下夜更暗了,漆黑的夜越发寂静,好像连月亮都感觉到了困倦。

突然一个小亮点打破了平静,那个光点一闪一闪的正向他们靠近。小女孩一下子被吸引住,她瞪大了眼睛,既惊喜又好奇的看着它,一闪一闪向前移动的光点,就好像一个在黑夜里为迷路的人指引方向的明灯。

临近小女孩头顶的时候,她突然跳起来向那道光抓去,那道光好像有意识的回避了向它抓来的那只突如其来的手。

小女孩扑空了,但是小女孩手上带来的劲风,却让那个光点摇摆起来,跌跌撞撞了好几下那个亮点才重新在空中稳定下来。它的速度也因为小女孩带来的劲风的阻力而降到最低点,不过很快它就像重振士气的士兵,仅作短暂停留便又奋力的朝着前方飞去,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原来它是有生命的。”看着百折不挠的小亮点女孩惊叫道。这个惊叫并不是恐怖,也不是紧张,而是突如其来的惊喜一下子在心中绽放,猝不及防间便开满心田。她实在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最后只有让惊异的叫声来代替她心中的好奇与惊喜。

“它叫萤火虫。”佟尘辉看见扑了空的小女孩,轻轻摇了摇头说道。

话语刚停他就向萤火虫跑去,仅仅两步他便来到萤火虫下方,轻轻一跳那光点就消失不见。微风拂过这片空间,气流很快又正常流动,空中立刻又恢复了原状。

佟尘辉踏出两步便又回到小女孩身边,“看!”佟尘辉把握成一团的右手展示在小女孩面前,然后慢慢打开紧握的右手,一道光芒在他的掌心出现,那道光一闪一闪的在他掌心忽明忽暗。

“多可爱的小精灵呀!”小女孩感叹着,脸上仿佛被写上了两个大大的惊奇二字。她嘴巴大张,两眼睁得老大,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兴奋,她想把这个神奇的一幕保存下来,带去教室然后分享给同学们看。不过她也在想,也许有同学见过,说不定他们不会像自己一样兴奋。

“它自己就会发光,如此小的个头,居然自带光芒,简直太神奇了!”她对着佟尘辉喊道。

小女孩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精灵,她觉得这样一闪一闪的小精灵非常神奇,在她心目中这样灵动的精灵只有童话里才有。她住过的几个地方从来都没有看见过它们的身影,直到现在她都还认为这些精灵是童话世界里的产物,它们只属于童话中,只能在童话里出现,而她现在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她认为自己此刻就置身于童话世界里。

“它就是这样神奇的精灵,不过它跟人类一样都是大自然的杰作。”佟尘辉淡淡道。

小女孩没有回答,她慢慢的把手伸向佟尘辉的掌心。

“轻一些。”佟尘辉突然大声说道,“它们虽然会发光,但它们的生命是非常脆弱的,稍有不慎就会伤到它们。”

小女孩这才知道她心目中的精灵原来也这么脆弱。它们的光虽然耀眼,但它们的生命却不能与它们发出的光亮相匹配,想到此小女孩心中不由得多了一股无名的忧伤。她悬在空中的手也轻轻抖了一下,看着掌心的小精灵,她心中的兴奋和好奇正在一点点消散,心中渐渐多了一丝怜悯。

小女孩突然收回伸出的手,任凭那道光在佟尘辉手中游移。

佟尘辉看到小女孩突如其来的变化,以为刚才自己吓到了她,于是充满歉意的看着小女孩说道,“碰一下没关系的,只要掌握好力度,不伤到它就好。”

佟尘辉把手掌慢慢的移到小女孩眼前,那道光一闪一闪的,有些微弱。

小女孩怯怯的伸出右手,用食指轻轻的触碰了一下,那道光一下子就熄灭了。她移开手指那道光又重新亮起来,等过了好一会儿,它才探出个小脑袋来继续向前移动。

小女孩“嘻嘻”的笑了两声,她把手指放在萤火虫行走的路线前,萤火虫敏锐的察觉到不对劲,它停了下来,仔细的嗅了两下,便调转头朝左边走去。

“小家伙还挺聪明的!”小女孩眼里闪过一丝惊异,她的脸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惊讶归惊讶她并没有放弃,她又把手指拦在萤火虫前方,跟刚才一样它还是从容淡定的绕开了。

也是佟尘辉耐心好,才会容忍地看着她一次次调皮。其实佟尘辉心里是这样想的:只要小女孩不伤害它,他就不会出手阻拦,小孩子嘛偶尔调皮一下也是正常的,大不了自己陪她幼稚一次。

也许是它疲倦了,也许是它被小女孩的执着所感动,也或许是它放松了警惕,经过小女孩多次坚持,萤火虫终于沿着她的食指爬了上去。

小女孩顿时兴奋的放平了手掌,就这样萤火虫趴在她手心。小女孩不再去触碰它,因为她始终记着佟尘辉的话。她有时候会突然担心自己伤到它,好几次她都有放了它的冲动。

她认真的观察起眼前这个小家伙来,如果下次老师再叫自己写关于动物的作文,那她一定会写萤火虫,而且还是今天的这只萤火虫。她一定要写得与众不同,超出老师和同学们的预料,让老师和同学刮目相看。

远处的那道亮光早已经消失在天那边,十几分钟前佟尘辉一直看着那道光隐入最边上的树林中,他盯着那道光消失的方向看了很久,直到确定再也没有光会从那个地方亮起。

其实老大爷在进入最边上的树林,确定佟尘辉他们看不见自己手电发出的光后,他就停下脚步观察周围的情况,发现没有异常后他立马就关掉了手电。他站在原地闭上了眼睛,瞬间视线里就是黑漆漆的一片,好一会儿等自己的眼睛适应了周围的亮度后,他才睁开双眼,眼前一下子豁然开朗起来。

柔和的月光像一层轻薄的纱,覆盖在树上的同时也轻轻披在老大爷身上,而遗落到地上的光却变成了一汪温柔的水,大地就像一个美人儿,她此时正在那温柔的泛着微波的水中沐浴,那层纱是为她准备的出浴时穿的浴衣。

老大爷行走其中,他感受着细纱轻盈的同时,也享受着如水的温柔。走在有月光的夜晚老大爷都不喜欢打手电,不开手电的原因并不是为了省电,而是为了融入大自然,天上有月光指路,又何须再用人造灯火。

在夜晚,哪怕一个人处在同一个环境下,手电下的夜色和月亮下的夜色是完全不一样的,月色下有手电光中看不到的风景,月色下的夜更加美丽动人,人在不借用外力的情况下更能融入大自然,这样才能清晰的感受到月下夜色中不一样的风景。

佟尘辉看了看手表,现在已经九点半,小女孩手中还拿着那只萤火虫,看样子她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老大爷应该安全到家,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佟尘辉向小女孩招呼道。

小女孩看向天那边,那里安安静静的,颜色也跟眼前的不一样。那个地方灰蒙蒙的一片,好像一幅极其暗淡的只能看见一个大致轮廓的水墨山水画,暗淡的月光、浓重的夜色、成片的树林这些事物就像是被胶水裹夹着一般,它们交织在一起,已经融成一片,早已分辨不出任何色彩。

“老爷爷应该到家了。”小女孩也说道。

“把它放了吧?”佟尘辉看见小女孩把萤火虫带着往车上走。

“可不可以回去后再放。”小女孩发现佟尘辉很在乎这个小生灵,她小心翼翼的看着佟尘辉,有些怯怯的说道,“我想,我想跟它多待一会儿。”说完她低下了头,像个犯了错的小孩。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一幕佟尘辉有些心酸,他知道小女孩在央求自己,但是他更知道如果小女孩把它带走,对萤火虫来说意味着什么。他只是想救下它,这个只消用手指轻轻一捏便能决定它生死的可怜虫。

小女孩合上了手指,也许是担心自己低头的时候它趁机跑掉,她左脚脚尖点地,脚后跟悬在半空,左脚轻轻晃动,脚尖与地面轻轻摩擦着,重心全放在了右脚上。

“还是把它放了吧!”佟尘辉终于打开了张了又闭,闭了又张的嘴唇。他把声音压到最低,仅一米范围内才可听清,“它们属于大自然,在大自然中它们才美,如果你把它们带回家,它们反而不漂亮了。有翅膀的生物与生俱来的适合天空,在空中它们的生命才会变得有意义,再那里它们的样子最漂亮。”

“嗯!”小女孩抬起头看着天空,空中月光皎洁,繁星点点,她充满了向往之色,但是她并没有打开微闭的手指。

“如果……”佟尘辉认真的看着小女孩缓缓说道,“如果你把它带到海州,那它一定活不过今晚,带走它你相当于给它判了死刑,这里才是它们的家,离开这里它们便不能活下去。”

这不是吓唬她,他说的是事实。一个物种如果突然离开它们原本赖以生存的地方,那么它们除了要面对不知何时到头的颠沛流离外,还将面临食物匮乏的严重危机,那么等待它们的除了绝望外,就只剩下死亡。

小女孩知道佟尘辉生气了,现在的佟尘辉除了严肃外,声音也变得响亮。他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威压,这种气势让小女孩心生胆怯,甚至让她有些呼吸困难。小女孩第一次见识到佟尘辉生气时的样子。虽然小女孩知道他对自己并没有恶意,但他身上散发的那种气势给她一种很强的压迫感,能给她带来这种感觉的人佟尘辉是第一个,就连他父亲的那些所谓的“朋友”都没有一个人能让她这样。

小女孩这个时候才知道以前佟尘辉对她太好,对她过于关怀。以前在佟尘辉身上表达出来的全是对她的照顾和关爱,眼前这个男人果然像别人传的那样不简单。但她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厉害的一个男人对这些小生命如此在意。仅仅因为它们可爱吗?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想扔掉手上这个发光的物体。

“我会好好保护它的,我保证不伤害它。”小女孩一脸天真的说道,她相信只要自己不伤害它,它就不会死,她认为去海州除了能多陪陪自己外,对萤火虫来说只是换了一个新环境,“到家后你看着我放它。”

佟尘辉知道小孩子的那股倔劲上来了,看着她天真又可怜的样子,佟尘辉又好气又好笑。好像跟她讲不通这个理,毕竟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对于生死的意义还不明白,只单纯的认为只要自己不动手,就不会对别人造成伤害。

佟尘辉微笑着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叔叔知道你会保护好它的。”他的脸色突然一变,“但现在根本不是一回事,它们跟人类不一样,它们的体型更小,它们的生命也更脆弱,根本经不起你带它们到海州这段距离的折腾。人活一世大概百年时光,而它们一生仅有几个月,甚至只有几十天。在这个世界上,不管高大还是微小,每个生命都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尊重,不管是人还是其它动物,每一个生命都不应该被亵渎。你对它们最好的保护,就是不去打扰它们。它们有自己的生存空间,跟我们完全不一样。如果现在你带走它们,它们就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家园,它们在人类建造的城市里是不能生存的,去了那里等待它们的将是死亡!”

虽然佟尘辉说的她不能完全明白,但她明白了它们应该留在这里,它不可能跟随自己,哪怕仅仅是一程,它们的路得它们自己走。

小女孩慢慢张开手,掌心的小家伙一闪一闪的发出微弱的光。一缕风沿着手掌吹过,一直蜷缩着的小家伙动了一下,又一缕微风吹来,风仿佛唤醒了它,它舒展了一下四肢然后带着它特有的光向前方走去。“噗”的一声,它一展双翅带着它特有的光向天空飞去,它重新恢复了自由。

萤火虫往前飞了大概一米,它就突然降低了速度,然后旋转了一个小圈,一下子改变回最初的路线。它知道自己走错了方向,立马就纠正过来。

看着自由飞翔的萤火虫,佟尘辉一下子放松下来,“你知道我最喜欢的三种昆虫吗?”他突然向小女孩问道。

小女孩有些惊讶的看着佟尘辉,她怎么会知道佟尘辉喜欢什么昆虫呢!

“不知道。”小女孩摇摇头轻声说道,不过她眼前一亮,看着天空中的萤火虫突然想到了什么,“萤火虫吗?”小女孩指着头顶的那道光,她想萤火虫肯定能算上一种。

佟尘辉点点头,“它排在第一,另外两种能猜一下吗?”佟尘辉看着小女孩。

小女孩想了很久,她的脑袋里飞快的闪过自己所见过的一个个昆虫的信息,她努力的搜寻,但始终找不到与萤火虫相似的昆虫,最后她有些落寂的摇摇头,好像在说猜不到了。

佟尘辉认真的看着小女孩,“我喜欢蚂蚁,它们不仅力气大,能扛起数倍于自己身体重量的物体;它们还是非常出色的建筑师,它们的巢穴是很有艺术价值的,里面包含着出色建筑师的心血;它们也非常有团队意识,它们以群体为核心,以种族发展至上为原则,从来不计较个人得失,它们是一种非常团结的昆虫。”

佟尘辉停顿了一下,看着远方继续说道,“我喜欢蜜蜂,它们为百花授粉,延续了生命,为秋天的累累硕果贡献了力量,它们为这个世界传播着希望;它们也是出色的建筑师,它们的蜂房、蜂巢非常讲究,是很有建筑价值的艺术品;它们团结,有集体意识;它们乐于奉献,为别人酿蜜,自己食用的却非常少,它们从来不会计较,甘愿奉献,宁愿用自己的辛勤劳动,无私的为陌生人送上一份甘甜,苦了自己的身体,却甜蜜了别人的心房。”

佟尘辉说完一个都要停顿一下,他抿抿嘴唇,这次看向了天空。入眼便是满天星河,在璀璨的星光下,萤火虫的光,显得有些微弱,在皎洁的月光下它们只是一道卑微的身影,但是它的光从来都不卑微。佟尘辉甚至觉得它的光是空中最耀眼的,哪怕今天并不是没有星光如水色般浓重的夜晚。

“我喜欢萤火虫,因为只要是夏天,它们都会在每一个没有月光,没有璀璨星河的夜晚亮起。白昼它不会出现,夜晚它才出来。它以自己的身体为能量源,为黑暗的世界奉献着一道亮光。它虽生于黑暗,但是它却向往着光明;它虽如蝼蚁般微小,却有鸿鹄一般的志向。它努力振翅飞向空中,它燃烧自己也要点亮这个世界,它是黑夜与白昼的桥梁,它是黑夜的守护者,这个世界需要它们的光。小精灵必须自由翱翔在天空,因为这样它们的光才能照亮每一个人。”

佟尘辉指着不远处的那道微小的亮光,“你看,空中的萤火虫好像在说:世间的黑暗总是会遮蔽人们的视线,我讨厌它,我要用我身体里的光,点亮我经过的每一个地方,照亮那一个个漆黑的夜晚。”

佟尘辉激动的说道,仿佛天空中飞着的不是萤火虫,此时翱翔于天际的正是他自己,他正在发出微弱的亮光。

看着在空中自由飞舞的萤火虫,小女孩笑了起来,那个笑容纯真又纯粹,它出自天然没有任何雕饰,这样的笑容只有老人和小孩脸上才有。

此刻,她好像明白了佟尘辉的苦衷,她抬头看了看佟尘辉,那个坚强又有爱心的男人。

上车没有多久,小女孩就睡着了,在车上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梦里她看见了很多很多的萤火虫。她看见它们飞到了海州,还飞翔于全世界,她发现它们在海州也能生存了。

它们数量庞大,甚至城里都不再需要路灯,只靠它们发出的光就能点亮整个海州城。她还发现它们不止在夏天出现,连冬天都会有它们的身影。只要天色一暗,它们就会成群结队的出现,只为点亮这个世界,为迷路的陌生人指引方向。天一亮它们就各自散去,天一黑它们便振翅从四面八方赶来齐聚一堂。

一只萤火虫的光的确微不足道,但是成千上万,成万上十万、乃至上百万只萤火虫发出的光却是璀璨夺目的。它们甚至能轻易掩盖住月色与星光,让它们黯然失色。那道光象征着光明,不仅能照亮脚下的路,还能指引人们找到曾经失去的最珍贵的东西,这个东西可能是一个人,一个物件,一件事,甚至一个愧疚,一个遗憾,或者一段时光……

通过它们的光,小女孩找到了她的父亲。她父亲瘦了,但是人也精神了。父亲告别了往事,彻底告别了过去的自己,他们一家人开始了新的生活。

佟尘辉紧握方向盘,极力躲避着山路上的碎石和土坑。他尽量不让车身过于颠簸,他调整了一下正前方镜子的位置,透过中间的那个反光镜他发现小女孩已经躺在座位上,她已经睡着了。再看时间已经十点一十六分,这一看不打紧,却也勾起了自己的睡意。

他放下些许车窗,一股凉爽的山风席卷而来,他赶紧把车窗又摇上去几分。此时他最想的就是点上一只香烟,美美的来上几口,一解此时的困倦,但当他看见后视镜中躺下的小女孩时,他立刻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回去的路上一直陪伴着他的只有吹进车内的凉爽山风。

没人知道佟尘辉临走的时候,借喝茶的间隙,悄悄放了八十元在桌上的茶缸子下。他收了老人的土特产,老大爷家条件本就不好,他觉得不能白拿,如果直接给钱老大爷绝对不会收,只有给他悄悄放上,还必须是容易被老大爷发现的地方,这样就相当于自己花钱买的了。

他本来想多放一些的,但一摸荷包却发现全身上下只有一百零九块钱,还全部都是零钱。钱今天来的时候买生活用品花掉了,他留下二十九元,掏出了八十元钱。八十元不算多,但也并不少,因为那个时候八十元在海州的购买力还是很强的。另外的路上还要用,佟尘辉想差额以后可以补上,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

时间又过去了这么久,老大爷应该早就发现了那几张八十元的钞票。想到此,他咧嘴一笑。

佟尘辉先送小女孩回家,待把土特产拿回家,给小女孩简单的交代几句后,他才把车开回队里。

今天本来是去现场核实的,看望老大爷虽然也是佟尘辉心中所愿,但从今天的行程来看主要还是因为顺路,没想到在老大爷家待了这么久。

如果专程去看望老大爷他就不会开这辆车了。其实他有一个二手车子,只是那个车子比较老旧,开长途的话有在路途中出意外状况的风险。万一走在路上车突然坏了,那可就麻烦了,所以那个车如非必要他不会行驶太远。虽然是四轮滚动的车子,装载量更大,但是可靠程度与他的两轮摩托差远了。他的摩托虽然也很陈旧,外观还难看,车的噪音也很大,但那个摩托的总体性能还是很不错的。一般情况下,就算开得再远也不会有出故障的风险。多年以来的上下班时间,不管风里还是雨里一直都是这个车子陪伴在他左右。有时候别人会在背地里议论他为什么舍不得换辆新车。对此佟尘辉也有耳闻,不过,他要么当作什么都没有听到,要么先是勉为其难的一笑,继而在摇摇头。

他现在去队里除了去办事外,另一个目的就是还车。他把车往车库一停,就朝刑侦大队办公楼走去,他在办公室整整停留了一个半小时。

回到家已经很晚,打开家门屋内一片漆黑,屋里的灯关着,佟尘辉猜小女孩已经睡着。

其实小女孩并没有睡,她躺在床上双眼却是睁开的。她没有开灯,屋内黑漆漆的一片,只有她的两颗大眼睛在来回转动,她在车上美美的睡了一觉,现在的精神反倒很好。

简单的洗漱后佟尘辉就上了床。他全身疲惫,眼皮沉重,刚努力撑开双眼,眼皮就往下坠,实在是太困了,没多久他就进入香甜的梦乡。

他也做了一个关于萤火虫的梦,在梦里他看见成群结队的萤火虫,它们散发出耀眼的荧光,无数个小光点汇聚成一个波澜壮阔的奇观,当所有的萤火虫都升空的一刹那,整个世界都被照亮,那画面的确震撼。

佟尘辉惊讶得瞪大了眼,张大了嘴,他震惊得目瞪口呆。那画面除了令人震撼外,还如画般美丽。他仿佛置身童话世界中,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童话世界了,佟尘辉心想。

在那道璀璨夺目的亮光中他看到了他的妻子和孩子,还有他的所有亲人。当他跑过去准备抱起孩子的时候,他扑了一个空,那个人影好像是透明的,自己的手根本触摸不到,也许这就是两个世界的区别。随着佟尘辉的靠近那个影像还在一点一点的消散,突然一道强烈的白光一闪,佟尘辉下意识的闭上双眼,当他再次睁开眼时,那道白光消失了,跟随那一道强烈的白光一起消逝的还有成千上万的萤火虫,那些所有的佟尘辉所熟悉的人像瞬间就淹没在黑暗中。他用尽全力朝黑暗中抓了几下,除了感受到一股巨大的阻力外,什么也没有。

佟尘辉的额头上沁出了汗,他在绝望中挣扎了几下便被吓醒,睁开眼刺激的光让他不由得眨了眨眼睛,原来天已经大亮,初阳已经在窗外隐隐出现。

佟尘辉闭上双眼,他努力感受着刚才那道光的余温,在他的脑海里那群萤火虫依然在星空下飞舞,它们发出的光依旧璀璨夺目,突然他的眉头紧锁,两滴泪从他紧闭的双眼中挤了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