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大爷记忆中的往事 4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7258字
  • 2020-09-12 16:44:20

佟尘辉把袋子放在堂屋,靠在一个角落的墙上,他准备跟老大爷告别,“大爷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您早点休息!”

老大爷转过身,佟尘辉看着他还是把那句话说出来,“感谢您今天的热情款待,山上的食材很好。”佟尘辉最后不忘补上一句,就好像在对老大爷说,今天是完美的一天,我过得非常开心!

“嗯!”老大爷点点头,他知道他们要回去的,他甚至都把东西给他们准备好了,不过他还是问道,“真的要回去?”

“嗯,明天还有明天的工作。”在佟尘辉心中工作是不能耽误的,佟尘辉担心老大爷生气,他偷偷瞟了老大爷一眼,庆幸大爷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去海州还有好些路程,早点下山也好,路上注意安全,晚上开车尽量慢一点。”

老大爷语重心长的嘱咐道,本来他想叫佟尘辉空了来耍的,但因为刚才说好的,佟尘辉下次来要带他去另一个地方体验体验,他对那个地方不感兴趣,这至少是他去之前的真实感觉。他也不知道去还是不去,但对方的好意他也不好再拒绝,所以话到嘴边最终都没说出口,老人把它咽下了肚,这样也算他有意无意的回避了这个问题。

“嗯!”佟尘辉点着头,恭敬的站在原地,像一个受训的晚辈,从他诚恳的眼神中好像在说:嗯!知道,谢谢您的关心。

老大爷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两秒前他看了一眼佟尘辉的双手,之后他的眉头就开始紧锁起来。

佟尘辉知道他是在找腊肉袋子,不过佟尘辉并没有说话,他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你刚才接过去的袋子呢?”老大爷终于开了口,话刚说完,他四处搜索的眼睛就发现,刚才还在佟尘辉手中的袋子,此时已经靠在一个角落的墙上。他立刻走过去提起那个袋子,然后快速走回佟尘辉身边。

“这是自家喂养,自家腌制的腊肉,味道还不错,你带回去尝尝。”

从老大爷微末的声音、试探的语气以及凝重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怕佟尘辉不喜欢腊肉。可腊味算是山里比较拿得出手的东西,如果佟尘辉不喜欢,那他真的就没有什么礼物可送了,所以他希望佟尘辉能喜欢。

佟尘辉流露出一副惊喜的模样,不过从他口中说出的却是,“大爷,我家没开火,这些腊味虽然好吃,但是回家后我也没办法做,况且您这儿去集市也挺远的,您还是留着自己吃,多补补您老的身体。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如若有时间,我上山来吃,还是柴火做出的香,更接近本味,更地道,到时候可要麻烦您了。”

佟尘辉知道老大爷这样的家庭一年也买不上几次肉,腊肉基本算是他家唯一的高能量的营养品,佟尘辉怎么好意思要老大爷的腊肉呢。

“你家没开火?”老大爷半信半疑,他的手不自觉的朝桌上指了指,可是桌上除了一个茶缸子和一把蒲扇外什么也没有。

其实老大爷想说,没开火能熟练的做出这一桌子佳肴。如果不是知道他是一个民警,老大爷真怀疑佟尘辉在餐馆工作,要么家里就是开餐厅的,因为老大爷知道像他这样熟练的厨艺,是需要经常练练手的。如果长时间不接触,别说其它的,就连最基本的盐巴的用量都掌握不好。一日不摸,半月生疏,“一生百疏”的道理老大爷还是懂的,老大爷不清楚他家是否开火,但他知道佟尘辉经常做饭,而且还不是家常饭。

佟尘辉点点头,别说做饭了,就是连家都很少回。去过他家的小女孩是知道的,佟尘辉看着小女孩,好像在等她帮自己证明。

老大爷质问道,“真的没开火?”他有些不相信,拥有这样的厨艺的人不在家里下厨简直就是浪费。

小女孩好像明白了佟尘辉的意思,她走过来看了看袋子里的腊肉,数量还不少,她一脸惊讶,这得吃多久。她明白这是老爷爷感激叔叔的回礼,第一天走动,毕竟来而不往非理也。她知道老爷爷这样的人特别在意这些,他这样的人最要强,不愿意轻易欠别人的人情。

小女孩很快恢复平静,她用有些稚气的声音说道,“叔叔家里的确没做饭,什么材料都没有。”她感觉自己说得不对,想了一下又补充道,“条,条件限制真没办法,这么多美味……”

小女孩脸上露出了羡慕的神色,她抿了抿嘴唇,好像这些腊味已经变成了餐桌上的佳肴,随时都可能被她分享,“这么多腊肉,如果没办法煮食扔了多可惜。”她看着老大爷脸上有些无奈,佟尘辉知道她这话是想请老大爷理解。

“没开火?”老人突然笑起来,“没关系,那是以前的事,这些菜拿回去再开也不晚,只要有家在,开火做饭还不简单。”老人突然看向佟尘辉正色道,“不管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刻苦钻研的,你这样的厨艺都来之不易,有时间多给孩子、家人做做饭,多陪陪她们。”

老大爷神秘一笑,压低声音说道,“你做菜的这个绝活,我保证她们一定喜欢!”抬眼看着土黄色遍布着裂痕的粗糙墙体,老大爷落寂的脸上满是羡慕之色。

佟尘辉并没有说话,他没有摇头反对,也没有点头承认,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老大爷以为他默认了。

只有一旁的小女孩的心纠紧着,她的两只手握成一团,分别紧紧的拉着左右的两个衣角。她小心的看着佟尘辉,紧张的她好像担心接下来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屋内依旧风平浪静,佟尘辉安静的站在原地,什么事都没有。倒是老人又开口了。

“这些八月瓜你带回去,她们肯定也会喜欢的。”老大爷把角落的腊肉提到桌边,又把背篓中的八月瓜拿到一起,“既然要回家做饭了,那就再带些土豆回去。”

老人找来一个袋子走向厨房,没多久他走了出来,只是此时他手中的袋子已经变得沉甸甸的,“这些都是山里货,自家土里刨出来的,也不值钱,就是新鲜。”老大爷边说着边把土豆往搁着背篓的旁边一放,几件物品瞬间就堆积像一座小山。

佟尘辉没有说话,他发现老大爷考虑得多周全的,这一件一件的家什证明了他的一片好心。他知道这是老大爷的好意,再推辞老大爷可能要生气了,自己还要跟他商量事呢!何况老大爷一个人也吃不了那么多。就在前一刻佟尘辉突然想到,自己家里没开火吃不上,但还是有地方能够用上的,他们应该喜欢,这样想来佟尘辉竟有些兴奋。

“回去快些开火做饭,我地里还有好多菜呢,想吃新鲜蔬菜随时来摘,反正我一个人也吃不完,所以你千万甭跟我客气。”老大爷看了看旁边那堆给佟尘辉准备的食物,知道他这次不方便再拿其它东西了。

“走,我送你们下山。”老大爷的这一声有些响亮。

一直未说话的佟尘辉终于回过神,“送我们……”

他话还没说完老大爷就抢白道,“送你们去停车的地方。”

“我们自己过去就是了,大黑天的,您的腿脚不方便,就不要出门了。”佟尘辉知道老人腿脚不好使,到了晚上眼睛也误事,他怕老人一个人回来的路上出意外。

“这里的路,我从小就走起,几十年了,绝对没有人比我对这里的一草一木更熟悉。我老头子没有其它本事,但这事我敢承诺:下山的路就算闭上眼我也能走出去。”老大爷声音洪亮,话语中充满了绝对的自信。大家都知道他的话有些夸张,但也并不是没有一点道理,不得不承认这里的一切事物他最熟悉。

老大爷的脾气上来了,倒不是佟尘辉拗不过他,只是不好跟他过于争辩,毕竟他是前辈。他就这样默认了。

老大爷本来要背背篓的,佟尘辉这次没有由着老人,他抢先一步把背篓背在自己背上,还顺手抓起袋中的腊味,一把把它扛在肩上,最后只剩下一小袋土豆,老人弯下腰把它提在手中。老人这才突然想起什么,他叫来小女孩,把自己编制的物件全给了她。看着手里捧着的精致手工品,小女孩乐开了花,她非常喜欢这些手工,这也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手工品。

“吱嘎”一声佟尘辉打开木门,一股凉爽的山风迎面吹来,山风温柔的抚摸着众人的脸庞,没有理想的温度却依然沁人心扉。

夜色如水,黑夜浩瀚无边……两秒过后被乌云遮住的月亮慢慢探出头来,皎洁的光辉瞬间从天上掉下来,夜色也终于被重新定义了色彩。

淡淡的金光洒满人间,这道光覆盖之处就像是披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朦朦胧胧如入仙境,飘飘渺渺如出浴女子的肌肤。所到之处一片宁静,目之所及皆是安详,置身其中仿佛入画,行走其间恍如隔世。

佟尘辉走在最前算是开路,小女孩走在中间她需要保护,老人走在最后轻车熟路。

走在路上小女孩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佟尘辉家里没有开火,他并没有时间在家做饭,拿这么多菜回去有什么用,大包小袋拿着吃力费劲不说,拿回去吃不上坏了丢掉多可惜。小女孩看着自己前面那个背上背了一背,肩上扛着一袋,正向前迈着沉稳步伐的男子,心中充满了疑惑,很多时候她真弄不明白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过转念一想,也许他怕老人家生气,不想辜负老人的一番美意。

没多久他们就穿过了那片难行的树林,佟尘辉的步伐迈得不大,走得也并不快,他不时回过头看看身后的情况,如果发现他俩跟不上,他还会再放慢一些速度。

又过一会他们终于来到车前,紧挨停车这个方向的厂房上半部分隐隐可见,在月光的映拂下那里一片惨白,更给厂区披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佟尘辉总有一种感觉,那就是那个方向好像有什么东西盯着他们。他情不自禁的往前走了几步,仔细一看,厂房静悄悄的,月光照映下的厂房除了一片惨白外,什么都没有。如果揭下照在它身上的月光,再增加些亮度,那它还是白天的模样。佟尘辉眨了几下眼睛,还猛烈的摇晃了几下脑袋,他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

老大爷发现了佟尘辉的异常,他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向佟尘辉,然后抬起头朝佟尘辉望着的方向看去,那里正是厂房的方向,那个地方除了一片模糊的惨白外,并没有任何异常。

老大爷轻轻拍了拍走了神的佟尘辉,佟尘辉一个激灵很快就回过神来,他抱歉的看着老大爷,只是老大爷根本看不出朦胧月光下佟尘辉脸上细微的变化。

老大爷轻轻咳嗽了一声,佟尘辉突然想起老大爷说过的话:关于这里的一草一木绝对没有人比我更熟悉。

佟尘辉收回目光,有些期盼的看着老大爷,“那个地方您熟悉吗?”佟尘辉指了指厂房。

老大爷谨慎的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然后用力的摇摇头,作了否定的回答。

佟尘辉有些失望,再次转过头看着厂房的方向,好像看着那边才能让他踏实,他的眼睛盯得死死的,仿佛要把那里看穿,找到埋藏在里面的秘密。

“厂房废弃很久很久了,当时厂里出了安全事故才关的门。有人说这里风水不好,阴气浓重,最后还传出这里闹鬼。鬼有没有我不知道,但是这里的确怪怪的,曾经在半夜还传出过婴儿的哭声,后来越传越邪乎,我也没进去过,我对这里不感兴趣。”老大爷突然说道,但是他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看厂房的方向,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转过身背对着它,并且还负手而立。

没有得到佟尘辉的回应,老大爷回头看了佟尘辉一眼,模糊的脸庞根本看不出任何表情。老大爷以为佟尘辉又走神了,他有意咳嗽了一声后才又说道,“不过还好厂并没有倒闭,只是搬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佟尘辉仍旧没有反应,他还沉浸在老大爷最初的话语中。佟尘辉思考后认为有婴儿的概率非常小,可能是其他声音被人们误会成了婴儿的哭声。比如女人的声音,孩子的声音,在一些特殊情况下发出的声音可能与婴儿的声音有几分相似;再比如说一种动物,娃娃鱼的叫声也与婴儿的声音相似。佟尘辉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他甚至越发认为这里的东西与他自己有几分联系。

老大爷拍了拍佟尘辉,好心提醒道,“先把东西放下吧!”老大爷心想一路走来爬坡上坎的应该费了不少劲,到目的地后还舍不得放下,一直背着这些家什不重吗?开始他根本没注意,现在发现后第一时间提醒对方。

“嗯!”佟尘辉一摸脑袋感觉自己失了态,再看老大爷手上已经没了那个小袋子,自己还没打开车门呢,就这样让别人陪自己干站着,佟尘辉更不好意思了。

他快速朝车子走去,那袋土豆放在后备箱的空地上,小女孩正蹲在旁边,所有人都等着自己。佟尘辉满脸歉意,但是没有人看得到。他摸出钥匙打开车门,先叫小女孩坐上车,才把装腊肉的袋子和装土豆的袋子,放入后备箱左边的角落,然后又拿出一张塑料布铺在右边,他有意腾出右边宽敞的空位,这是他放八月瓜的地方。做好这些他才抬起背篓,刚准备倒入车内老大爷来了,他一把拉住背篓阻止了佟尘辉的下一个动作。

“成熟的八月瓜身子娇贵,经不起折腾,这样装着带回去更容易保存,你把背篓一起带回去,下次来的时候再带来。”老大爷考虑周全,难怪他没用塑料袋装八月瓜,原来他一开始就考虑好的,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人。

“捡出来放在车上,下车我就立刻把它们拿回家摊着,影响应该也不大。”

“山里凉快是因为海拔高,植被覆盖率高,放在这样凉爽的环境倒是没事,可现在海州的天气依然很热,不利于水果保存,炎热的环境下水果还是少挪动好。”

“但,但是您要用背篓怎么办?”佟尘辉说出了心中的担心。

“你下次记得带来就是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要空闲的时候才能来,这一别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佟尘辉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空,如果太忙他是走不开的,“我担心到时候您急着用背篓,我又来不了……”

“不用怕,我家什么都差,就是不差背篓。别忘了,跟你的那个厨艺一样,编织可是老头子我的拿手绝活,你放心的拿去吧!”老大爷有些自豪,他好像在说:你尽管拿去,没了我再编一个就是了。

佟尘辉点点头,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他说出了自己现在担心的问题,“您现在一个人回去没事吧?”

“在我的地界能有什么事,刚才不也是我自己走过来的吗?”老大爷晃了晃手中的手电,得意的说道,“况且我还有这个家伙呢!”

虽然听老大爷这样说,佟尘辉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但是一想到如果自己去送老大爷,留女孩一个孩子在车上他也不放心,而且停车的地方又离那个诡异的废弃工厂如此近。这里去老大爷家路程说远不算远,但是说近也并不近,万一在这个过程中小女孩出了啥事,他怎么……

转念一想,老大爷身体硬朗,这里的环境他又如此熟悉,除非有人预谋,不然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时间不早了,大爷您先回去。”佟尘辉见老人并没有回去的意思,他知道老人想送自己离开后再动身,但他更清楚从这里走回大爷家还是需要耗费些时间的。佟尘辉担心老人的安危,毕竟是在漆黑而且根本不会碰到行人的夜晚。

“不着急,不着急,月刚上枝头,时间还早得很。”老大爷觉得他们回海州才远,相比之下自己从这里走回家倒是更快,也不费事。

“大爷外面风大,还是快些回家,大晚上的要耍也要回家去耍。你不用担心我们,我们会安全到家的。”佟尘辉有些急了,他担心的看着老人,“您不回去我们也不走,这大晚上的,你一个人回去我始终不放心,不亲眼看着您回去我这心里不踏实!”佟尘辉直截了当说出了心中的担忧。

“哦!”老大爷恍然大悟,他点了点头,最后还不忘叮嘱道,“路上注意安全,千万记住车开慢一点,不要急着争一时的时间,安全最重要!”

佟尘辉点点头,“您老也慢一点,注意安全,您要记住如果有啥事,千万记得到镇上给我打电话,我会尽快赶过来的。”佟尘辉看着老大爷突然压低声音,“您先走,我在这里看着您,一直等到您越过那座小山,看不到您的手电光为止,我才启动车子下山。但是,但是您千万慢一点,晚上路不好走,小心别摔跤。”说完这些佟尘辉突然想到了什么,又立刻补充道,“您也别担心我们,我们在车上不但安全,四个轮子跑得也快,要不了多久就到山下了。”

佟尘辉刚刚说完车门便打开了,小女孩从车上走了下来,刚才还困意十足的她,精神一下子好起来。她手上拿着老大爷编织的那个蚂蚱手工品,刚下车她就快速朝老大爷跑去,一下子扎进老大爷怀里,“爷爷,爷爷。”小女孩舍不得老大爷,她带着几分哭腔叫起来,仿佛眼前的人是她的亲爷爷。

老人轻轻摸着她的头,“我们还会见面的,放假了记得来看爷爷,爷爷带你去摘山果,带你去玩更多好玩的。”老大爷神秘一笑,口中带着几分诱惑力,“这些只有我们山里才有,城市里可是找不到的呢!”

“嗯!”小女孩用力的点着头,“放假了我一定来看爷爷,爷爷陪我玩,我给爷爷揉肩;爷爷给我讲山里有趣的事,我跟爷爷谈学校里发生的事。”

“嗯,好,好,那我们不见不散。”老大爷笑道。

“嗯!”小女孩突然想到了什么,她一下子从老大爷怀里挣脱开,“那,那我们来拉个勾。”

老大爷笑得更灿烂了,他们同时伸出右手,笑呵呵的一同说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做完这些小女孩并不满足,她眨巴了一下眼睛,“来,我们在盖一个章。”说着两人又伸出右手大拇指对着大拇指,很快这一大一小的拇指触碰到一起,相互留下了一个印记。小女孩觉得这样更稳当,就好像上了双保险。

今天老人,佟尘辉,小女孩他们三个人都很开心,但要说最开心的两人,那一定是小女孩和老大爷了,因为他俩的遭遇有些相似,此时他们的心境也几乎一样。

孤独的原因有千万种,但孤独的感受都一样,当一个人处于低谷的时候,也许陌生人的一个善意微笑,就能成为一次救赎,而当有人向那个人伸出手时,那绝对是一根稻草,稻草虽然不值钱,但是加上两个字它却能救命,所以才有了“救命稻草”这个词语。

老人临行前佟尘辉不忘提醒,“我会一直看着您翻过那座山,您老慢一点,有什么事就到山下打电话联系我,或者直接去派出所也行。”佟尘辉突然感激的说道,“谢谢您今天的热情款待,食材不错,是我近几年来接触的最好的食材,谢谢您的礼物。”

老大爷刚走两步佟尘辉突然想起什么来,他对着老大爷说道,“记住我跟您商量的事,考虑好了可以随时联系我。”佟尘辉说过让老大爷先去看看后再回复,但离别前他还是再次提醒。万一老大爷想通了呢,如果真是这样那他直接来接他就好了,这样也算做好一件事。

果然,佟尘辉遵守了自己的诺言,他一直看着老人消失在拐角处,直到过了几十分钟老大爷携带的那道光出现在对面那个山头。

由于老大爷那道光距离遥远,在佟尘辉这个位置看来就是一个小光点,它的光圈很小,从远处看,身处茫茫黑夜的那个小亮点毫不起眼,如果不是他们有意识的往那个方向搜寻,根本不会注意那个像流星一样转瞬即逝的小光点。

他和小女孩就这样看着那个小点一点点慢慢向前移动,看着那道光他们就像看到了微笑着的老大爷。

有那么一瞬间小女孩的小脸突然抽动了一下,她笑了起来。那一刻女孩的脸像是一面湖,那抹恬淡的笑像一丝微波荡起的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涟漪向湖面慢慢荡漾开去,欢快如音符一般传染于湖面,幸福像轻泛的波纹在翩翩起舞,微波逐渐消失,湖面终又归于平静,热闹随波而逝,只是欢快与幸福却没有跟随湖面的平静而消逝,它们跑进了湖中,已经与湖中的水融为了一体。

看着老大爷消失的方向,佟尘辉露出了一个恬淡的笑容。他发现从今天的某一刻起老大爷和小女孩与以往不大相同:小女孩较之前更加开朗;佟尘辉去过老大爷家里两次,这一次他发现老人身上有明显的变化:今天老人脸上的笑容多了,他整个人充满了活力,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