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大爷记忆中的往事 2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072字
  • 2020-09-07 12:25:30

“吃过午饭我女儿要去镇上办事,听她说是去她同学晓燕家。我问她是否回家吃晚饭,她看着我微微一笑,然后对我说要回家吃晚饭。看她那表情我就知道她的心思,她不是为了回家吃晚饭,而是为了赶在吃晚饭前回家把晚饭做好,我知道她一心想着为我分担一些家务。临行前她还对我说耽误不了多少时间,只是去镇上给同学送一个东西。她走的时候我还嘱咐她记得带上伞,她说不碍事就出门去,我追上她硬往她手里塞了一把伞,并告诉她:把伞带好,今天的天气不对,有备无患,回来记得把伞带回家。”

老人停顿了一下,他站起身端起桌子边缘的茶缸子,喝了两大口缓了缓劲才继续说道,“一直到晚饭时间都不见我闺女身影,我们以为她很快就会回家,饭菜冷了又热,热了又凉。我在心里安慰自己她马上就到家,在这样的心理暗示下,经过反复几次回锅的菜都变了颜色,失去了光彩。最后我儿子坐不住了,他跟我一商量,决定由他去镇上把他姐姐接回家。我告诉他山路难走,先吃一碗饭垫垫肚子再动身,他说不碍事,接上姐姐回家一起吃。”

老人的目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移到桌上,一动不动的盯着桌面,他没有揉眼睛,但两只眼睛却通红。说话间老人已经咳嗽了多次,话语也断断续续起来,就好像喉咙被什么咽哽了一般,“娃……娃告诉我饭菜快凉了,叫我别等他们,让我先吃,他们回来热一下就是了。娃还安慰我,他姐只是在同学家耽误了时辰,不碍事的,叫我不用担心,他保证把他姐安全接回家。”

“唉……”老大爷沉重的叹息了一声。

佟尘辉跟着这一声无奈的叹息循声向老大爷看去,老大爷的神情很复杂,复杂的脸上分明有一种难以言明的痛苦。

“午饭后我亲眼目送闺女离去,黄昏时分又目睹二娃离开,这些事皆发生在同一天,仅仅相隔了几个小时。闺女沐浴在正午时分的灿烂阳光下的意气风发至今保存在我脑海;二娃慢慢隐没在浓重夜色里匆匆而去的背影,我现在仍然记忆犹新。时隔多年这些事情在我脑海中依然清晰可见,仿佛就发生在昨天,隔上一阵子就会来刺痛一下我的心脏。”

老大爷的语气慢慢变化,佟尘辉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他隐隐感觉那两个孩子已经遇难。小女孩不大明白,但她能清晰的感受到老爷爷内心的痛苦。

“那天我没有吃饭,桌上的饭菜摆了一夜,我也在桌旁守了一夜,我在等我的孩子们。”老大爷又咳嗽了一声,“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那天我目送的两道背影竟成了最后的诀别,而他们隐入林中的身影也变成定了格的画卷,从此他们再也没有从那个离开的方向出现。”

老大爷一把把右手盖在额头上,然后用力的揉起来,不知道他柔的是额头还是眼睛,又或者两者都有。

“他们……他们竟都消失了。”老大爷的声音突然变大,“两个大活人呀,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很快老大爷就平静下来,“那天我一宿未眠,直到鸡打鸣,天快亮了都不见他们的踪影,娃临走前告诉我只要找到他姐,不管多晚,他都会先带她回家。我心里越来越不安,我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天没亮我就摸黑下山去,我找到晓燕家,那时晓燕她们一家还在睡梦中。我叫了门,经过询问才知道昨天闺女根本没有来过,二娃倒是来了,但打听到姐姐没有来过他立马就走了。晓燕她们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仅说了两句话他便很着急的匆匆离开了,好像是去找他姐姐。我知道坏事了,于是立马跑到镇派出所报了警,后来警察也去晓燕家询问了情况,也去她家看了,并未发现任何可疑情况。派出所也没查到线索,最后把他们列为失踪人口。”

老人突然放下额头上的手,“现在依旧没有他们的消息,也没有发现他们的尸体,他们就这样神秘的失踪了,直到现在是生是死没有一个人知道,你说奇怪不奇怪。”老大爷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我家世代皆本分,从未得罪过任何人,也没与任何人结怨,更没与任何人结仇,从我记事起我家里老老少少连架都没有跟别人吵过一场……两个大活人呀!按理来说,就算人死了也应该有一具尸体吧!”

小女孩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她的眼神和脸色也同时发生了细微变化。只是还处于情绪波动中的老大爷以及注意力集中到老大爷身上的佟尘辉并没有发现。

“你知道他们下山的时候走的哪条路吗?”一直未开口的佟尘辉突然问道,从佟尘辉的表情和语气来看他似乎很在乎这个问题,好像答案就在里面。

老大爷突然抬起头,疑惑的看着佟尘辉,他不明白佟尘辉问这话的意思,更不知道两条路除了远近和行走的难易程度外,还有什么其它区别。

佟尘辉见老大爷不解的神情,笑了笑解释道,“我只是好奇想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没别的意思,这是多年来养成的职业习惯。”他看着老大爷,小心的问道,“您能否确定他们走的是小路,还是厂区那条马路?”

“我闺女走的哪条,我虽然不确定,但是我猜十有八九走的是厂区那条。至于二娃他去的时候走的是小路。”老大爷一脸肯定的说道。

“那您走的哪条呢?”佟尘辉又问道。

老人疑惑的看了佟尘辉一眼,不过还是认真的回答道,“我走的是小路。”

“嗯!”佟尘辉点点头,不过他很快又问道,“直到现在都没有他俩的一点消息?”他看了看老人,马上又补充道,“包括派出所那边?”

老人不喜欢这个话题,不过他还是回答了佟尘辉的问题,“没有。”这个问题老人先前就说过,所以他只是简洁的说了两个字,并且声音还很小。

佟尘辉满意的点点头,在心中已有了自己的答案,与自己猜的一样,他闺女走的是厂区那边的马路,当时时间还早她并不赶时间,因为厂区那边的路要好走些,一个女孩子时间充足的情况下,一般会走好走的路线。而他的儿子走的小路,因为他急着找他姐姐,而且当时天还快黑了他赶时间。至于老大爷,他急着寻找闺女和儿子,所以他一定会选择便捷的小路。

通过这些佟尘辉分析出走小路是安全的,全程走小路的老大爷并没有失踪;他儿子走的小路,安全到达了镇上,晓燕她们也见到了他,证明他是后来失踪的;而走马路的闺女,连镇上都没有到达,因为晓燕她们并没有看到她,证明她是在路上失踪的。

佟尘辉有一种猜测,他的儿子是回来的时候去马路那边寻找他姐时出的意外。难道与那个密室有关,密室的模样浮现在佟尘辉脑海。

“大爷,七年前那个厂还有人吗?”佟尘辉突然问道,他一字一句说得不慢不快,但丝毫掩饰不了他话语中的着急。

老大爷的脑袋“嗡”的一声,他的脑子更懵了,他莫名其妙的看着佟尘辉,不知道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

小女孩眼神却在慢慢变化,她看着佟尘辉,眼里尽是崇拜之色。

佟尘辉以为老大爷没有听清楚,又重新说了一遍,“我是说,你孩子失踪的时候,那个厂还有人住吗?”

话出口佟尘辉就后悔了,他怕老大爷听不明白,所以才加了“孩子失踪”几个字,可说出口后他又觉得这几个字那么的扎眼。这是老大爷的伤心事,说这话触碰到了他的神经,不是揭人伤疤吗?佟尘辉真想打自己几个耳刮子,可话已出口。看着面部表情正在发生细微变化的老人,佟尘辉的心痛了一下。

不想老大爷却又说话了,“就在他们失踪的前几年,不但厂子早已经关闭,连我们这院子里的年轻人也搬得差不多了。”

老大爷语气平缓,他话里、眼里全然没有不快之色,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还下意识的朝他右边的方位指了指。佟尘辉当然明白他所指的地方就是后面的那些废弃工厂的房子。

“嗯!”佟尘辉点点头。那就没错了,他在心里暗暗道。

看来他的儿女失踪,极有可能与那间密室有关。如果自己猜得没错,他们早已经遇害。

佟尘辉突然可怜起眼前的这个老人来,他回过头正好看见坐在自己对面席位的小女孩。他有些猝不及防,另一股忧伤又向他袭来,这一老一小的两人,命运竟有几分相似,而让他们命运相似的东西竟来自同一个地方,佟尘辉感慨。

“来,吃菜,吃菜。”佟尘辉问完便不再提那些陈年往事,现在他甚至开始刻意转移视线。

佟尘辉见老大爷没有任何反应,知道他还沉浸在那段往事中,于是又看了看小女孩说道,“菜吃好了,那我们来尝尝正宗的甑子饭。”刚才一直在跟老大爷谈话,完全忘了饭还在厨房,根本没有端出来。

“等一下,美味马上就到。”佟尘辉起身走向厨房。

没一会他端来了那个甑子。他招呼了一下老大爷和小女孩,然后分别给他们添上米饭。他在给老大爷添的时候,只添了半碗。因为老大爷并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肢体动作,添多了怕老大爷吃不了。

在给小女孩添饭的时候,佟尘辉对小女孩微笑着说道,“这就是甑子饭,尝尝味道咋样?”

“松散爽口,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是纯天然的大米清香。”小女孩慢慢吃了一口,很快告诉佟尘辉自己的感受。

“不过……”小女孩眉头一皱,佟尘辉赶紧看向她,这时老人也回过神来,他们同时看向小女孩,等着她的下一句话。

看到两道目光像闪电一般朝自己袭来,小女孩的脸蛋儿瞬间绯红,她尴尬一笑,口中的话一时竟不知怎么出口。

老大爷和佟尘辉同时向她笑了笑,好像在说:“没关系的,有什么直说。”

“不过腊味更浓烈。”小女孩嘿嘿一笑,她的笑容带着她那个年龄段特有的纯真,“而且,而且米饭的清香基本上都被腊味掩盖住了,有些,有些……”女孩挠挠头,竟一时想不起那个形容词。

“有些串味。”看着焦急的小女孩佟尘辉补充道,他的话语中有着询问小女孩的意味。

“对对对,有些串味。”小女孩立刻应声。刚才还紧锁的眉头,此刻一下子就豁然开朗。

“腊肉煮在甑底,煮出的米饭是会带上一股腊味的。”老大爷带着歉意说道,“今天时间有些紧,为了方便就放在甑底煮的,所以……”

“其实有腊味也不错啊,一种食物,两种味道,我第一次吃到这样的食物。”小女孩有些兴奋,脸上露出幸福的表情,一边说着还一边心满意足的往自己的嘴里喂了一口。

老大爷看出小女孩是在安慰自己,“下次来啊,爷爷给你做一次正宗的甑子饭,保证你能吃出纯正的米饭香味。”老大爷对着小女孩微笑着说道。

老大爷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补充道,“如果想要稻香味更浓,那就要等到收稻谷出新米的时候,刚出的水稻煮出的米才叫香呢。一甑子满满的稻米清香,香味入鼻沁人心脾,入口回味悠长,仿佛整间屋子都是稻米香,久久回旋,不曾散去,一屋子满满的收获的味道。”

“那个时候是秋天吗?”小女孩一想到秋天百草凋零,千叶枯黄,心底油然生起一种难以言说的凄凉,悲伤自心中蔓延开来,最后荡漾在脸上。

“不错,正是秋天,一个收获的季节。”谈起秋天老大爷脸上立刻充满了向往的神色。

收获水稻的时候,遍地金黄,一颗颗金色的稻粒挂满枝头,它们组成了一个个饱满的稻穗,饱满的稻穗沉甸甸的把稻秆压弯了腰,那是秋天在向人们展示它特有的魅力—收获,那是用辛勤的汗水转化为丰收的喜悦的硕果在风中招摇。

“收获水稻的时候记得来看爷爷,到时候爷爷去镇上买本地的新米,给你做最正宗的甑子饭,吃上一口保证你满嘴都是稻米香,吃过后第二年到水稻收获的季节保准你还记得爷爷这个地方。”老大爷得意的一笑。

“爷爷,山上没有水稻吗?”小女孩有些奇怪为什么要到镇上去买,屋外不是有这么多地吗?

“爷爷这儿很多年前就没种水稻了,种水稻需要水,从前的稻田早已改成了土,现在已经存不了水,存不了水就养不活稻禾苗。山上已经没有稻田了。”老大爷感叹。

“为什么要把田改成土呢?”

“还不是因为种水稻费事。”也不全是,其实还是因为自己老了,干不动了,老大爷叹息了一声。

“哦,原来种稻谷这么困难,难怪老师说农民伯伯最辛苦了。”小女孩恍然大悟。

看着小女孩那严肃又认真的表情,老大爷和佟尘辉都笑起来。

佟尘辉看了看表,现在刚好八点整,从几分钟前开始佟尘辉已经偷偷看了老大爷五次,他的嘴唇也跟着轻启了几次,不过最后都闭上了。

终于他的嘴动唇启,“大爷,我……”佟尘辉看了看小女孩竟把后面的话咽入喉咙。

老大爷看向佟尘辉,知道佟尘辉有话要说,但他不喜欢说话扭捏之人。看着佟尘辉吞吞吐吐的样子他虽然并未说话,但他脸上的表情却在告诉佟尘辉,有什么就说吧,不用遮掩。

停顿了几分钟的佟尘辉突然抬起头,看着老人,“大爷,其实这次我来主要是想跟您商量个事,不知您……”

老人心里有一丝不悦,他心想今天带这么多礼物来看自己,原来是有求于自己,难怪对自己这么热情。老人正想开口,可转念一想,自己又有什么值得他觊觎的呢。

于是转而说道,“有什么但说无妨,不必拘谨。”

“我想带您下山,您一个人住在山上实在不方便。”佟尘辉说的不方便,指的是老人出门买米买菜什么的,还有他最担心万一老大爷生了病怎么办。毕竟年纪大了,身边又没有一个照顾他的人,山下医疗、交通都方便,还有人照顾,也不会担心有什么意外发生,能给人,特别是老年人安全踏实的感觉。

“下山?”老大爷一脸惊讶的看着佟尘辉。心想下山干嘛,我在山上待得好好的,山下非亲非故,下山后去哪儿住,就算找到住的地方,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些生活必须品,怎么解决。

山上虽然条件差、偏僻、偶尔也会感到孤独……但好歹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种种地,养养鸡,养活自己还是其次的,最重要的是在这里无忧无虑、快乐自在、没有拘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