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大爷记忆中的往事 1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4793字
  • 2020-09-07 18:39:04

菜已上桌,佟尘辉和小女孩分别坐在八仙桌的左右,他们把上席方留给了老大爷,但是老人并没有立刻坐上去,他转身回到了他的卧室。

没多久他就走了出来,只是手里多了两碗微微泛黄的透明状液体,他先放了一碗在给他预留的位置前的桌上。

小女孩好奇的看着碗里亮丽的汤色,一种很好喝的感觉涌上她的心头。

老大爷把另一碗递向佟尘辉,佟尘辉见状赶忙站起身恭敬道,“我不喝酒。”

小女孩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碗里的是酒,难怪看着有些熟悉,不过这酒跟她以前见到的白酒也不大一样。这酒色微微泛黄,好像往里头加了什么东西一样,害得她误以为是什么好喝的饮料。

“这是自家酿制的高粱酒,酒出锅后储藏了几个月,等到自家树上的冰糖柑完全成熟后,从树上挑选最大的果子,每个果子切成四瓣,根据自己口味再加入少许冰糖,一起放入装有酒的小坛里,然后加盖封坛泡上几个月。等酒、柑、冰糖彻底融合后,起盖的那一刹那,酒香、柑香、冰糖香组合成新的香味,四香叠聚,香香累积,香气四溢,一瞬间整间屋子都被它霸道的香气占领,叫人怎么能够不心动呢?什么叫沁人心脾,这就叫沁人心脾。还未品尝就已经闻其香,知其味,陶其醉,那才真叫一个香啊。舀起半勺放进嘴里,那滋味太美满,简直是悠长久远,回味无穷。”

老大爷意犹未尽,他好像是一个置身于仙境中的醉翁,美酒与美景相伴,让他沉浸其中的却只有美酒,他也毫不吝惜的为他的美酒挥洒着唾液,“这酒,地道着呢!”

老大爷对佟尘辉诉说着这酒的纯正,他好像在说不喝这酒是最大的遗憾,佟尘辉今天的来访是他最大的幸运,因为只有自己这里才有这样纯净的老酒、好酒、美酒,不尝一下简直就是天大的憾事。

老大爷热情满满,但他却忘了佟尘辉不喝酒,对于一个不喝酒的人来说,再美的酒都没有一杯水实在。

佟尘辉也并不是不会喝酒,只是他从来不会再在公共场合喝,下班期间或者在不影响工作的前提下,他私下一个人的时候偶尔也会来两口,毕竟酒最大的好处是能麻痹自己,但它也会误事。

听老大爷绘声绘色的描述,你别说佟尘辉还真想来一口,看看老大爷的夸赞和酒的质量到底相差几何,只是他知道今天不能喝,因为他开车来的。

“今天的确不能喝,我还要开车。正所谓: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大晚上的喝酒开车危险,况且喝酒开车是法律所不允许的,自己还是执法人员,就更应该严格遵守。”

佟尘辉清楚开车喝酒是对自己生命的儿戏,也是对别人生命的不尊重。作为一个执法者,面对这样的行为是应该严厉打击的,自己都不以身作则,还何以要求别人,如果知法犯法,那就罪加一等了。

“那你看能不能这样,干脆你们明天再走,咱俩今晚好好推杯换盏。”

佟尘辉一听脸色一下子变了,今天已经误了些时辰,如果明天回去不是就会耽误明天的工作吗?今天的事已办,车子必须开回去,这可不是自己的车子,他可没有权利让它在外面随便过夜。

佟尘辉很是无奈,看着老大爷坚持的样子他更是哭笑不得。

“今天回去还有工作,的确不能耽误,您看这样……”

不等佟尘辉说完,老大爷便打断了他的话,“天都黑了还有什么工作?”老大爷有些怀疑的说道,“就算有什么工作也是明天的事了,今天咱们不谈工作,好好放松一下,明天回去你就拿出十二分的精神来对待工作。”

老大爷停顿了一下,他看了一眼佟尘辉又说道,“人总要休息,不可能一直忙吧?你知道为什么有白天,就对应着有黑夜吗?其实就是为了调节生物躯体机能。不管是昼出动物,还是夜行动物,白昼出行,夜晚必定休息;夜晚出行,休息时间就一定在白昼。有生命的物体总有一个休息时间。你看,不管是动物还是植物,只要生长在这个地球上就要遵守这个规律,人也不例外。”

老大爷还没有喝酒,佟尘辉就感觉到他口中的酒气越来越浓,看来这酒真不能喝啊!喝,不知道又会说些什么来。

佟尘辉猜测老大爷喜欢一个人喝闷酒,也许平时他就是这样排忧解愁,打发无聊时间的。毕竟古语说得好:“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佟尘辉在心中感叹。

佟尘辉连连摆手,一副使不得的模样,对付坏人他有自己的招数,但是对于一个热情好客的老人他却少了那份淡定从容。从了他的意,那就有可能会影响工作,若要不影响工作,那必定会违反原则。

“明天的确有工作,上班都有时间规定的,从这里回海州全高速至少需要一个多小时,这只是到海州出高速的时间,赶到上班的地方还要耗费些时辰,明天走就迟到了,必定会耽误工作。酒不能陪您喝,我们吃菜,来,您们尝尝看这手艺合不合胃口。”

佟尘辉一边说着一边夹起一块不肥不瘦的蹄子肉送到大爷碗里,跟大爷夹好后,他又夹起一块跟刚才差不多一样不肥不瘦的肉送到小女孩碗里。

小女孩满意的吃起来,软糯爽口,肥瘦相宜,味道跟色泽与香味一致,简直就是色香味俱全,小女孩边吃边点着头。

佟尘辉移开视线重新回到老大爷身上,老大爷并没有动筷子,那块肉放在碗中还是原来的模样,碗里向上冒着若隐若现的一丝细烟,那是肉块散发的热量。老大爷双眼盯着眼前的那碗酒,看不出任何表情。

佟尘辉把眼前的酒端到老大爷面前,“这样您来喝酒,我在旁作陪,喝酒要适量,就算是药酒喝多了也伤身,您老喝高兴就行了。吃菜,吃菜,菜要吃好,剩下的酒可以改天再喝,但绝不能委屈了自己的胃,今天就让我来陪您好好唠嗑唠嗑,不喝酒也能尽兴,我们都要高兴。”

老大爷沉默了一下,他把两碗酒放到一起然后问道,“你真的不喝?”

佟尘辉愣了一下,他悄悄瞥了老大爷一眼,看不出他脸上有任何表情,佟尘辉心里更没底了,他没有立马回答。

老大爷却又说话了,“你不喝,就把它们倒回去。”他突然笑起来,“你不喝,我也不喝,一个人喝酒没劲。这酒啊咱先把它存起,等你以后方便的时候咱再把它取出来,到时候咱俩一定要不醉不归。”

老大爷不喝酒并不是一个人喝酒没劲,而是客人没喝,主人怎么好喝呢。如果是那样,那不就是招待不周了,至少老人的心里是这样想的。

“来,您尝尝。”佟尘辉站起身,恭敬的指着老大爷的碗。

“不急,我先把酒存上再说。”老大爷神秘一笑,端着酒碗就向卧室走去。

一直等到老大爷回席佟尘辉才动筷子,小女孩见佟尘辉在等老大爷,吃完佟尘辉给她夹的那块肉后她也放下了筷子。

佟尘辉一边介绍桌上的菜品,一边给他俩夹着菜,自己吃得并不多。席上气氛融洽,老大爷并没有因为佟尘辉拒绝喝酒而表现出任何的不开心。

佟尘辉见时机差不多后,便开始关心的询问起老人,不过在这之前他要确定老人的情况。

“大爷,这山上一直都是您一个人吗?”佟尘辉夹起一块红烧茄子放进老人碗里。

老人放下手中的筷子,“可不是吗?难得你们能来看看我。”

老人感激的看着佟尘辉,好久没人来看他了,桌上从来都只有一副碗筷,今天他非常开心。其实劝酒也是老人感激的一种方式,因为那自家酿造的酒算是他比较拿得出手的,那可是他的最爱,这些年就靠着它陪着自己。

“那您……”佟尘辉突然停了下来。

老人循声看向佟尘辉,直接又干脆的说道,“有什么可以直说。”老人很感激佟尘辉,虽然他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现在他已经把佟尘辉和小女孩当成亲人一般。

“那您的孩子呢,他们都不回来看您吗?”佟尘辉不知道老人有没有孩子。有的话是在外面上班,还是在外面安了家?佟尘辉并不知道,但是他感觉他们都没有回来过。佟尘辉一直不好意思问,从老人家目前的情况来看他猜没有,但是也不敢确定。

老人没有回答,他把双手合在一起,低下了头,目光落到了自己的碗里。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被佟尘辉看在眼里,佟尘辉有些后悔向他问了这个问题,但是不问又不能……

老大爷陷入了沉思,他看上去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佟尘辉没有再开口,除了小女孩吃饭的声音,堂屋又安静下来,老人和佟尘辉同时沉默了。

小女孩觉察到异样,她包着菜的小嘴突然停止了咀嚼,筷子也停在半空,她看了看老爷爷,又看了看佟尘辉,一时竟不知所措。

突然,“吱嘎”一声异响,虚掩的大门被一股风吹开,风打破了屋子里的沉静,所有人的目光同时朝大门看去,老大爷沉思的思绪也一下子被唤醒。

随后凉爽的山间晚风轻轻打在众人身上,众人精神一振,好像沐浴在冬天的初阳下一般温暖且轻柔。

门外夜色如水,门内灯火通明,屋内的光像天上的月亮一般引人注目,漆黑夜里的昆虫像蚊子闻到了血腥味一般,疯狂朝着有光的屋子里涌来。

光明真好,连这微小的蝼蚁都如此向往,所以才有了飞蛾扑火一说。

“扑腾、扑腾……”玻璃质的灯泡外壳被什么东西撞得直响。

佟尘辉抬起头,两只飞蛾环绕在灯泡旁,它的身体不时笨重的撞击在玻璃壳上,发出一声声闷响。

佟尘辉噌的一下从条凳上站起来,他来到门边,只听“吱嘎”一声他关上了门,他的动作很轻,只是这扇门太老旧,它像一个年迈的老人,只要轻轻挪动一步便会发出一声沉重的喘息声。

佟尘辉担心门还会被风吹开,他索性扣上了门方,然后悄然回到席位。

屋内气氛又一下子变得沉寂。这桌子菜味道不错,可谓色香味俱全,可是大家一下子就没了食欲,好像全都失去了兴致。

佟尘辉没有再开口,他心里认为今晚就这样过去了,不料老人却突然说话。

“动筷子,动筷子,大家继续吃,两个飞蛾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在我们山里太常见不过,不用管它,只要把门关好,它飞累后自己就会停息的。”

听老大爷这么一说,佟尘辉和小女孩才慢慢的拿起筷子。

老大爷这才满意的笑起来,不过他脸上的笑容很快就被严肃所取代,他突然低下头,“我也一直想不明白这个事,这些年来它一直折磨着我。”

老大爷的语气突然变化,佟尘辉知道有事,可仔细一听,自己根本听不明白,他用余光看了老大爷一眼,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他索性直接看向老大爷。

老大爷像突然明白什么似的,又重新说道,“我有两个孩子,老大是女儿,小的一个是儿子,他俩相差两岁,我老伴在小儿子十四岁的时候就走了,从此他俩一直由我一个人拉扯大。”

老大爷突然停下来,他的脸色有些难看,除了表情略显忧伤外,还有一些不可思议的成分在里面。佟尘辉想难道是他的孩子没有孝心,不赡养老人,如果真是这样他这个警察可得好好管管。可当他仔细一想,又觉得这个事情好像并没有想象的那样简单。

佟尘辉小心的看了一眼老人,老人此刻的表情仿佛被凝固了一般,他脸上的神情被定格在上一刻那复杂的画面里。这一瞬间好像空气都被传染,里面也夹杂着几丝淡淡的忧伤。佟尘辉感觉到了这些细微的变化,但他并没有说话。

终于老大爷的嘴唇微微颤抖了两下,他又开口说道,“这个事情我觉得很奇怪,到现在我都没想明白……”

佟尘辉看向老人,轻轻皱眉,他虽然并未开口,但他的表情好像在询问老人什么事情令他奇怪。佟尘辉隐隐觉察到老人有什么心事,老人的心里好像埋藏着什么秘密。

佟尘辉的大脑飞快的旋转着,连神经也跟着这个节奏跳动,最后竟不知不觉的闭上了眼,阴暗的密室突然出现在他脑海,他的身体轻轻抖动,一下子睁开了眼,连瞳孔都不自觉的放大了些。

刚才闭上眼的时候那间密室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那里好生奇怪,自己明明看了几遍现场,除了像床一样的相关物品和铁链、充满腐朽气息呛鼻的灰尘以及头发外,便再也没有其它发现,就算真有什么痕迹,也早就被久远的岁月清洗干净。

又是那间密室,难道真的跟那间密室有关系,那里到底隐藏着什么,每当想起那间密室他就会莫名的焦躁不安。这辈子除了那件事让佟尘辉有过这种感觉外,还从来没有其它事能让他如此不安,佟尘辉心中感到奇怪的同时又有些慌乱。他怕,他怕那种折磨灵魂又让人崩溃的感觉。

“话还要从七年前说起,那是七年前的一天,我还记得那天上午下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说来也奇怪那天上午还下着雨,中午突然就放晴。”老大爷有些吃惊的看着佟尘辉,他向佟尘辉诉说着当时的场景,仿佛那个景象就在眼前,老大爷正在努力的抓紧它。

老大爷沉浸在久远的回忆中,全然没有注意佟尘辉表情的变化,听到“七年前”三个字的时候,佟尘辉的心突然一紧,他的神经也一下子绷紧。七年前不正是那一年吗?相同的数字刺激着佟尘辉,七年前是对佟尘辉这辈子影响最大的一年,佟尘辉如今的模样里都有七年前发生的那事的一部分功劳。时间上竟有几分相似,职业上的敏锐感觉让他把它们联系在一起,不过很快他又在心中安慰自己哪有这么多的巧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