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山高路远地偏,自有趣味盎然 4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325字
  • 2020-09-03 21:16:03

佟尘辉轻轻咬了一口乳白色的果肉,入口滑嫩,果味香甜,小时候那股熟悉的独特香味环绕在佟尘辉口中,久违的味道刺激着他味蕾的同时,也刺激着他的神经。

小女孩看着佟尘辉奇怪的表情,她眨巴眨巴着眼睛好奇的问道,“味道不好吗?”话刚出口小女孩就后悔了,她摸了摸额头上的刘海,企图掩盖住自己已经涨红的小脸蛋。

“好,味道很好,好久没吃过同样味道的水果了。”佟尘辉重新舒展了一下面部表情有些激动的说道。

是吗?可他明明还皱着眉头,小女孩在心里想,不过听他的意思,他好像对这个野果很熟悉。

佟尘辉心中的复杂情绪没有人知道,那些东西只在他心里剧烈挣扎,能看见的只有他额头上时隐时现的几道皱纹,小女孩看见的也仅仅是连一丝涟漪都荡不起的几缕一闪而逝的微波而已。

老大爷见佟尘辉还沉浸在八月瓜的味道中,他不好打扰,于是轻轻放下背篓,准备自己去多摘几个野果。

佟尘辉见状一下子吞下剩下的八月瓜,然后一口气跑到老人前面,“还是我去吧!您在这里等我一下。”佟尘辉争着去并不是他的速度快,而是前面的路不好走,他怕老人摔倒。

老人看着佟尘辉点点头,“就在前面一点。”他指着右边的一个方向,佟尘辉放眼看去,那个地方要矮一些,好像是一个陡坡,“慢一点,注意安全,能摘就摘,不能摘的地方千万别去。”老人善意的提醒着。

“叔叔,注意安全!”小女孩也关心的对佟尘辉大声喊道。刚才她差一点摔下去,幸好老人及时出手抓住她,到那时她才发现下面是一个悬崖,她被吓得不轻。所以这种情况如果让她去,不但帮不上一点忙,还有可能成为佟尘辉的累赘。

她睁大眼睛,看着佟尘辉,连眼皮也不敢眨一下。她又将两只手的指头交叉在一起,然后紧紧握在胸前,她知道现在她能做的只有在心里为佟尘辉默默祈祷。只是她不知道大人跟小孩不同,更何况那人还是佟尘辉。

佟尘辉一边走一边观察着附近的藤蔓,这就是八月瓜的树苗,自己小时候最熟悉的植物之一,刚刚进山的时候居然没有认出来,佟尘辉不禁有些唏嘘。

他还发现这里的八月瓜,不仅树苗粗壮,叶子肥大厚实,连果实都比小时候的大上好几分,他知道不仅仅是因为这里的气候好,还因为这里的土壤肥沃,这里除了太过于偏远,还真是一个富饶的地方。

佟尘辉开始下坡了,这里树木本就密集,走在斜坡上对他来说太过简单。他的脚踩在斜坡上,伸出左手牢牢的拉着后面的树,然后用右手选择一棵与自己双手距离合适的树,待右手抓紧后便放开左手,然后又用左手去探前方的树。

他的动作很快,就像专门训练过的一样。他这样做不仅安全,而且速度也很快。

小女孩呆呆的看着他,眼里有吃惊、羡慕、崇拜……不过崇拜之色更多一些,她这时才明白原来自己多虑了。如此循环佟尘辉很快便到达离自己最近的那棵果树,他看着挂满藤的果子,眼神中满是赞叹与惊讶之色,“这结得也太好了吧!”他不由感叹。

佟尘辉摘下一个,一股清香味立即扑鼻而来,还是儿时的味道。佟尘辉仿佛已经穿越到过去,置身于过去的欢声笑语里,沉浸在童年的欢乐时光中,那真是一辈子里最快乐又最惬意的美好时光啊!不过有这样感觉的时间并不长。

天越来越暗,佟尘辉透过树间的缝隙向天边望去,晚霞一片潮红,山顶又能见到红霞了,佟尘辉不禁在心中感叹。

白昼正竭力的散发着最后一缕余辉,余辉的光早已没了几小时前的强烈,白昼已到尽头,它即将被黑夜取代,这是它用生命谱写的最后的赞歌,这样的壮阔让人悲悯又令人肃然起敬,连黄昏都被染成了惹眼的血红色。

天快黑了,佟尘辉还有事要做,他告别了好不容易才回忆起的快乐童年,生硬的把自己拉回到现实。

佟尘辉麻利的脱掉那件已经浸满汗水的白色体恤,然后抖了好几下,他认为这样做能甩掉很多不干净的东西。

做完这些他便抓起衣服的四个角,这样衣服就变成了一个像口袋一般的东西。佟尘辉把摘的第一个野生水果放了进去,然后开始挑选个头最大、又裂开一条缝的野果,很快衣服便被装满,藤蔓上还有很多成熟的野果,这还只是第一棵树。

老人好像看清了佟尘辉下边的情况,他提着背篓走到正好对着佟尘辉的上方,向佟尘辉招呼了一声,然后小心翼翼的把背篓对着佟尘辉站着的地方放了下去。

佟尘辉接住背篓,他这才知道原来老人已经把背篓里的野果捡了出来。老人发现佟尘辉用衣服做的临时袋子已经装不下,所以才让他把野果摘下后放进背篓里。

佟尘辉掂了掂包裹在衣服里的野果,沉甸甸的已不少,加上老大爷那里的,他们三人根本吃不完,况且这个水果的保存时间并不长。但他又不好违背老大爷的意思,他想也许老大爷有老大爷的想法,说不定他另有用途。于是他轻轻的把衣服中的野果放在地上,便开始快速的摘下符合规格的野生水果,然后放进背篓中。

这一棵摘完居然就有大半背,虽然是小背篓,但还是让佟尘辉吃惊不已。看着藤蔓粗壮的主干,他想这得长多少年呐,从主干的成色与形态等方面来看,这根藤蔓还会继续生长。

佟尘辉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八月瓜,跟小时候的差别那么大,他甚至想是不是因为不是一个品种,从树干、枝条、叶子、花和果实来看,这的确可能是最大的原因。

背篓里的战利品沉甸甸的,佟尘辉小心的移到另一株藤蔓旁,这次他的速度明显又快了几分,他已经清楚那些是成熟的,甚至都用不着看一眼,只需用手的触感就能判断成熟度。他伸手轻轻一摸,如果感觉是成熟的野果,便用力一扭,摘下野果把它放进背篓。以佟尘辉这样的速度很快就把背篓装得满满当当的。

佟尘辉背起满满一背篓的八月瓜,又一把抓起地上衣服里包裹的八月瓜。他本想鼓足劲一口气冲上去,可刚迈出一步他便发现不对劲,坡太陡,来的时候空着手,走下来倒是容易,现在背上驮着满背篓的八月瓜,手里还提着一些,上坡的难度大大增加。

佟尘辉用左手接过八月瓜,解放出右手,因为他更习惯用右手。这一次佟尘辉的速度很慢,下坡容易上坡难,更何况他身上还有负担。他用右手抓住前方距离合适的树,五根手指像五个铁爪般牢牢的扣在树上,右手使出全力把自己的身体往上拉,这时双脚才敢小心翼翼的向上移动。

对此时的佟尘辉来说,他右手抓住的每一棵树的距离,就好像一部梯子的每一个台阶。只有身上的背篓背靠着大树他才踏实,也只有这样他才会伸出右手继续前进。

佟尘辉爬上去的时候并没有喘气,不过他早已大汗淋漓,没穿外套的后背布满了一层油亮亮的汗珠,脸部的汗水也不少,有的还正在往眼睛里钻。佟尘辉用右手一连往额头上抹了几下,额头上就像是有一井泉眼,汗水没一会又冒出来,每一次抹了额头的手都像刚从水中取出来的一样,用力一甩便全是水珠。

小女孩一直紧张的看着佟尘辉,看见佟尘辉吃力的样子她的后背都沁出了汗,直到现在她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来。

背着重担的佟尘辉本来想告诉老大爷,剩下的八月瓜先放在这里,等会他再跑一趟,但话还未出口,他便发现这些八月瓜已经被老大爷打包好了。跟他手中的一样,工具依然是衣服,不过这次是老大爷的。再看小女孩,佟尘辉才发现她还用衣服兜着几个。

“把你的放进背篓里。”佟尘辉一边说着一边蹲下身子,直到背篓与小女孩一般高。

“背篓已经装不下,这几个就交给我好了。”小女孩看着佟尘辉微笑着说道。她知道佟尘辉关心自己,她也明白佟尘辉怕她拿着八月瓜不好下山。

佟尘辉侧过头往背篓里一看,的确已经装不下,他这才想起刚才自己已把八月瓜塞满了背篓,里面已经没有多余的空间。

“给我两个。”佟尘辉继续说道,在不影响下山的前提下,佟尘辉认为自己手里还能拿下两个。

小女孩楞了一下,下山的路狭窄,有些地方的树枝甚至已经快把小路遮蔽完,如果不用一只手开路,根本就走不出去,而现在佟尘辉根本腾出手来拿任何东西。

“还是留给我吃吧!看,我又解决了一个。”小女孩调皮的说道。

“你开路至少需要一只手帮忙,我们三个人,我和她一老一小,只有你最强壮,更适合在前面开路。我们跟在你后面,这样下山更快。”小女孩刚说完,还未等佟尘辉开口,老大爷也说道。

其实他们都知道,这样的环境除了带把砍刀走在前头,边走边砍才算开路外,其它的都不算开路。

见状佟尘辉便不再多说,就这样佟尘辉在前,一行人朝老大爷家的方向走去。一路上众人无语,因为大家都认真的盯着脚下的路和面前的树,谁都没有多余的精力分心来谈其它。

直到走到老大爷家屋前的空地,小女孩才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充满疑惑的问道,“现在明明已经过了八月,怎么还有八月瓜呢?”

小女孩的话突然打破空气中的宁静,她像自言自语,又像在询问别人。她以为八月瓜名字的由来顾名思义就是八月份成熟,所以才称之为八月瓜,根据今天的收获情况,明明现在这个时间才是大丰收的时候,是不是名字取错了,她一直在思考。

虽然他们两人都知道八月瓜顾名思义就是八月份成熟,但是他们从来都没有注意过关于八月瓜取名的这个细节。

长辈告诉自己它叫八月瓜,就称呼它为八月瓜,从来没有想过它为什么叫八月瓜,更没有思考过它叫八月瓜是否合适,听女孩这么一问,他们才注意这个问题。

站在女孩的角度,她说的好像还有那么一点道理。

“这个……八月瓜取名用的是农历,不是现在的阳历。”老大爷率先开了口,他向女孩解释道。

可话还没有说完,露出疑惑神色的女孩打断了他的话,“可现在农历也并不是八月份。”

女孩还认真的扳着她的手指,果然,孩子较起真来既可爱又让人头疼,但不论如何她的态度是非常认真的,就冲着这一点老人和佟尘辉都愿意给她解释。

老人笑了笑,他被小女孩的执着给逗乐了。看着小女孩满脸认真的表情,老人立刻收起笑容,他知道小女孩等着自己告诉她答案,小孩子是最单纯,也是最天真的,她们天性纯真善良,是最容易惹人爱的年纪。

“其实这只是大概的时间,由于气候等差异,每个地方成熟的具体时间不同,总体上它的成熟期还是很长的。就拿我们这个地方来说,在一个月前就能吃到八月瓜,但这只是先成熟的极少部分,我们这个地方现在才是主要成熟时间。”

老大爷看着小女孩微微一笑,“如果你下个月上山依旧能找到成熟的八月瓜。”老大爷的眼中流露出期待小女孩下次光临的眼神,不过很快他又正色道,“老一辈取的名肯定有他们的道理,因为从全国范围来看,产八月瓜的地方基本上都是农历八月份成熟,所以才取名八月瓜,只是我们这个地方特殊而已。这样的称呼是大众,我们这里情况特殊跟其它地方不一样属于小众,小众是应该要服从大众的,所以在我们这个地方这个称呼出现一定差异也就不奇怪了。”

老大爷越说越搅,他感觉自己都快弄乱了。

小女孩看了看佟尘辉,佟尘辉向她点点头,默认了老人的说法。同时佟尘辉也在心里暗暗的佩服起老大爷,接触老人两次,佟尘辉觉得老人不像一个普通山野村民,他好像经历过一些事,不过时间应该是老大爷回到这里之前的年轻时候。

推开门屋内一片昏暗,两米左右的范围内只能大致看清物体的一个模糊轮廓,佟尘辉没有再往里走,他停下来站在门口。

老大爷很快走上来打开了灯,橘黄色的灯光立刻遍布整个堂屋,这灯光好像自带着温度,没一会温暖就装满了整个屋子。

佟尘辉好奇的抬起头,目光移到发光的位置。灯光少了城中灯的璀璨,反而多了几分寂静的暗淡,看着那道光他甚至都没有眨一下眼。

灯绳是从屋顶掉下来的,电线应该是跟着屋子中间的那根主梁牵来,灯泡悬挂在屋子正中央。细心的佟尘辉发现灯座上已经布满斑驳的点点锈迹,灯泡的外玻璃上布满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旁边还接上了两个蜘蛛网,两只蜘蛛分别居于两张网的中央,颇有几分大将风度,悬挂着灯泡的线成了蛛网最近的着力点。

佟尘辉放下背篓,把装在衣服里的八月瓜拿出轻轻放在桌上,然后走出堂屋来到屋檐下,这才用力抖动白色体恤,他要把粘在体恤上的灰尘都通通甩掉,重新穿上衣服佟尘辉才回到堂屋。

“现在天色已晚,今天就在我这里把晚饭吃了再走,我这就去做饭。”老大爷走到佟尘辉面前对他说道。

“我们还要赶回去,最近有些忙,改天空了一定再来拜访,到时候我来给您下厨。”今天在这里耽误了这么久,佟尘辉有些着急,他想早一点回海州,另外他也不想麻烦老大爷。

“回去也要吃饭,现在都这个点了,今天再忙也把饭吃了再走!”老大爷指了指屋外的天色,用非常严肃的表情看着佟尘辉,话语中充满着不可商量的余地。

“就算你不饿,可总不能饿着孩子吧!”老大爷继续说道,说完他还不忘看了看女孩。

佟尘辉没有说话,他知道老人是真的生气了,上次老大爷说他做了好多饭,自己和小卢没有吃,不知道他一个人吃了多久。

老大爷见佟尘辉没有说话以为他已默认,于是说了一句:“等我一下!”便满心欢喜地钻进了厨房。

佟尘辉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他不说话并不是担心女孩挨饿,因为他买了面包和水的,另外他还为女孩准备了一袋牛奶,当然也并不是害怕老大爷发怒,而是害怕老大爷发怒后不理他,因为他还有事要与老大爷商量,这也是他这次来此地的目的之一。

进屋后小女孩懂事的把茶缸子添上开水,她轻轻呷了一口,感觉水温合适后她才端去给老大爷。老大爷喝了后她又把茶水递给佟尘辉,佟尘辉喝完她才接回茶水。“咕噜”一声她满足的喝下一大口,最后重新添上开水才把茶缸子放回桌上。

做完这些小女孩才放松的往条凳上一坐,她的心情好久没有像今天这样放松。不过心情的确是放松了,但她的身体也开始疲倦。不过刚坐下的她一眼瞥见谷风车后,整个人一下子又有了精神。她如一根弹簧一般蓦地站起来,然后跑向谷风车把玩起来,全然忘了老大爷曾经告诉过她转动空风车肚子会痛的忠告。

佟尘辉见小女孩玩得开心,立刻抽身向厨房走去,他去厨房一来是为了帮忙,二来是想跟老大爷商量个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