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山高路远地偏,自有趣味盎然 3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141字
  • 2020-09-03 11:47:13

原来用篾条编制的小动物是这样的,小女孩手里拿着两个新物件,一只是鸟儿,一只是小羊。这两个竹制品极其简单,仅是用篾条编制一个大概的动物体型,然后把脑袋加上便成型,如果不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出这是小羊和鸟儿。很快她就学会了编制的方法,在她看来这是除了“蚂蚁子爬楼梯”外最简单的编织。

老人发现了小女孩的失望,他收起刚刚完成的鸟儿,然后重新取来篾条,“爷爷给你编两个新玩具。”

小女孩只看了一眼,便把视线移开,她以为跟刚才的小鸟和小羊一样。

老大爷看着小女孩笑了笑,然后便认真工作起来,这次他的速度变慢了许多,并不是他手上的速度慢了,他的技艺依旧娴熟,只是他手中编织的物件难度更大。虽然复杂,但是毕竟编织的物件体积小,在老大爷穿针走线般的熟练操作下,一个袖珍的筐子便成型。

筐子虽小,但是却精致,比生活中用到的背篓之类的竹制品好看了很多,小女孩的目光再次被吸引过来。

编好筐子老大爷并没有停手,他继续手中的工作,小女孩以为是编织另一个玩具,因为爷爷刚刚说的要编两个玩具的。

很快这个物件也在老大爷手中完成,它明显小了很多,耗费的时间也少了一半。现在看来它并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它应该与筐子是一套,因为它看上去像是一个盖子。

果然老大爷用两个指头捏着盖子的提手,磨合了两下便把它盖在了筐子上。

加上盖子的筐子精致好看,盖子像一件衣服,瞬间把筐子的档次提高了几个层次。小女孩叫不出名字,因为她第一次见到这么袖珍精致的手工工艺品,她越看越喜欢,把它拿在手上看了一遍又一遍,都舍不得放下,新鲜竹子淡淡的清香环绕在她身旁,她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

“真不错里面还可以盛东西,好看又实用!”小女孩连连赞叹。

不知什么时候老大爷已经拿起棕叶子编织起来,手中的棕叶子在他手中来回跳动,就好像在欢快的舞蹈一般。又过了一会,一只活灵活现的小鸟出现在老人手中。

“呵,好漂亮,比蚂蚱还要精致呀!”小女孩惊喜万分。

她小心翼翼的接过老人手中充满灵性的鸟儿,生怕自己吓到了它。可拿到手中她又舍不得放下,好像只要脱离自己的手它就会立马飞掉一般。

“走,爷爷带你去摘山里的野果。”编织好这些物件老大爷又迫不及待的准备带她去接触新鲜玩意。

小女孩拿着栩栩如生的鸟儿认真把玩,她根本没听到老大爷在叫她。

见状老大爷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爷爷带你去摘山里最好吃的野果。”

小女孩转过头看着老人,她的样子并不愿意离开。

“待会回来再玩,它们以后都是你的玩伴了,我保证没人能从你的手里抢走它们。”

小女孩这才站起来像是询问,“摘野果?”她知道山里的野果是纯天然的,味道纯正,果味酸酸甜甜,她最喜欢的还是山果浓郁四溢的果香,闻上一口就能让人陶醉,回过神来的她立刻向往起来。

“你们来得正是时候,现在山中刚好有一种野果成熟。”

听闻到此小女孩眼中已满是期待,她真想马上就看一看老大爷口中所说的野果长什么样。不过很快她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走吧,我们先去看看,你一定会喜欢的。”老大爷的声音传来,再看时他的背上已经多了一个背篓。

小女孩突然愣了一下,“可是,可是叔叔还没有回来……”

老大爷差点忘了佟尘辉的存在,他摸了摸头,“不碍事,我们叫他一起去,你等我一下。”老大爷出了门,他以为佟尘辉就在附近。

几分钟后老大爷走了回来,小女孩一直看着大门,老大爷进屋好一会了都不见后面有人进屋,小女孩很失望。

“没看见人。”不过老大爷很快又说道,“不碍事的,他可能去了附近的山上,说不定待会我们出门就碰上了。”

老大爷说着就要往屋外走,可走到门口的他却发现小女孩没有任何动静,老大爷摇摇头又走了回来。

“为什么不走呢,不喜欢吗?”

小女孩轻轻摇头,她担忧的说道,“叔叔回来见不到我们他会担心的。”

“不用担心,距离并不远,就在屋后的山上,我们很快就能回来。”

“可,可我答应叔叔在他没有回来前不能离开这间屋子。”

老人满意的点点头,心想这孩子还蛮听话的,“我们的目的地就在这栋房子的后面,距离并不远,放心吧,只要他在房前呼唤一声我们就能听见。”说着老大爷指了指屋后那个方向。

小女孩下意识的向后面看去,可当她的目光撞上墙后,她立马又回过头,最后把目光放回老大爷脸上,她看着老大爷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

“是我叫你出门的,如果他责备你,我就帮你解释。”见小女孩拿不定主意,老人干脆说道。

小女孩没有说话,她只是轻轻摇摇头。

“你想给他一个惊喜吗?”老大爷不再劝说,他突然问道。

小女孩虽然心中不解,但她还是点了点头,能给他惊喜肯定是好事,她当然愿意。

“那我们就去后山给他摘些野果回来,让他尝尝山里野生水果的味道,给他一个惊喜。”见小女孩开始动摇,老人继续说道,“他应该喜欢这种野果,看到它们他一定会很开心的。”

小女孩听到老人说“开心”二字时,她仿佛看到了佟尘辉的笑容,她的心不自觉的动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

不过她马上又补充道,“不过一定要早去早回。”小女孩答应去了,但是她提出了这个要求,他怕佟尘辉回来见不到人,久等担心。如果他们赶在佟尘辉回来之前到家就可以避免这种情况发生。

“好的。”老大爷点点头,“那我们快走吧!耽误了时间可就不好了。”

佟尘辉几乎是一路小跑回来的,他担心他们等待太久。看到大爷家房子时他才停下来缓了一口气,仅作片刻停留他便向老大爷家走去,只是跑已经变成了走,因为他不想小女孩看到自己气喘吁吁的样子,但是就算是走他也是以最快的速度前进。

屋外没人,门虚掩着,听不到屋里有任何动静。佟尘辉敲响门,里面没人回应,刚停下敲门的动作便只剩下了自己的心跳声,此刻除了佟尘辉的心脏跳动外,整个世界仿佛都安静下来。“咚咚咚”佟尘辉的心跳还在不断加快。

突然,哗啦一声,老旧的木门摇晃了两下,便被佟尘辉推开,空空荡荡的屋内没有一个人影,佟尘辉心头一紧,刚才不是嘱咐过小女孩自己没回来就不要出门吗?小女孩一向听话,现在屋内没人,连老大爷也没了踪影。

什么情况?一股不详的预兆浮现在佟尘辉心头,佟尘辉仔细看了屋内的情况,里面还是自己离开时的模样,所有的东西都没有动过的痕迹,连编织的手工品都还摆在桌上。

他们去哪了?难道已被人绑架,可屋内并没有打斗的痕迹,自己一路回来也没有碰到任何人。屋内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人却没了踪影,他有些担忧,心中一紧,连冷汗都冒了出来。

佟尘辉转身向屋外跑去,他沿着房子转了一圈,什么都没发现,最后他来到屋旁的空地,呆呆的立在那里,目光有些深邃的看着远方,好像要看穿那边的一切。

一个小时前太阳的光芒逐渐变淡,已经开始向西沉去。现在佟尘辉才注意到太阳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淹没在大山后面,天色也跟着太阳光芒的谢幕而逐渐变成浓酬的油纸色,天边的晚霞在燃烧完以自己躯体作为能量源的最后一点能量后,也如那眉间一黛,很快便被乌云吞没。

白昼正在谢幕,黑夜已悄然登场,天黑了下来,佟尘辉的心也像被乌云侵蚀着,愁绪积聚成阴霾笼罩在他心头。一股山风袭来,凉意瞬间遍布全身,佟尘辉下意识的用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身体。

他闭上了眼,在心里默默的数着数,“1、2、3、4、5、6……”他感受着风的气息,感受着温度的变化,他甚至还感受着身边的一切,他要确定一个方向然后去寻找他们。

佟尘辉睁开眼的同时,脚步也跟着动起来,他没有丝毫犹豫,转过身便看向房子旁后山的方向,他直接朝那条小路走去。小路很窄,佟尘辉前几次来都没发现它,因为它被杂草密林包裹着,只在入口的地方留下很少一部分,若不仔细观察根本发现不了那里有条路。微小的缺口即入口,刚一个猫腰钻进去,佟尘辉立刻就感受到来自几个方向草和树枝的阻挡,通行一个人都困难,佟尘辉这才明白,为什么不容易被人发现。

看着狭小的缝隙,佟尘辉停下了脚步,路的尽头有什么,什么人会从这儿过呢?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了方向。

正在纠结的时候他发现前方有一个打滑的痕迹,印子是新的,因为上面还附着几根被踩断的草,草断裂处的痕迹还是新鲜的。佟尘辉想什么人会往这里走呢,难道真的是老大爷他们?可他们去那边干什么呢?

佟尘辉犯起难来,疑惑间他发现前方的路上有几根被折断的树枝,这让他越发的肯定起来,就算老大爷他们没去,肯定有人去,而且时间就在几个小时前。

佟尘辉毫不犹豫的朝里面走去,越往里走视线越开阔,路也变得宽敞起来。这里的植物与来时路上的植物竟有些差异,最大的差别是此地林中藤蔓较多,其它地方根本看不见,佟尘辉感到奇怪,毕竟两地的距离也并不遥远。

再向前走了几步,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传来。那声音,那声音分明是小女孩的,佟尘辉高兴得差点没有喊出声来。他忍住心中的喜悦,快速向声音的来源移动,前面有两个人影,佟尘辉很快分辨出来,高的那个是老大爷,矮的那个是小女孩,老大爷好像还背着一个小背篓,他们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佟尘辉一下子坐到地上,他紧绷的心终于放下来。

这时小女孩发现了佟尘辉,她叫了一声叔叔,然后用惊讶的目光看着佟尘辉,她不知道佟尘辉怎么找到这里的,不过脸上的惊异很快就消失,先转化成一个笑容,慢慢的又变成刻在脸上的歉意,“叔叔,我……”

她知道佟尘辉是来找自己的,明明答应佟尘辉不出门的,可现在却跑了出来,看着佟尘辉气喘吁吁的样子,她似乎看到了佟尘辉的担忧。她心中充满了内疚,她想向佟尘辉解释,可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慢慢的脸上的歉意变成了不安和不知所措。

老大爷看见了佟尘辉,也发现小女孩的不安,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小女孩怯佟尘辉。

他走过来先跟佟尘辉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又对他解释道,“孩子坐在家里等了你很久,我见她焦躁不安的样子,就想带她出门走走,于是想到叫她上山摘野生水果。”老大爷一边说着一边侧过身子,把装在背篓里的成果展示给佟尘辉看,“她本来不愿意出门的,因为你还没有回来,她怕你回来后找不到她而担忧。我告诉她,到时候我给你解释,但是她还是不愿意,最后我告诉她就在后山,并不远,很快就能到家,我们摘野生水果给你吃,你一定会开心的。说了这么多她才勉强同意出来的。她想给你一个惊喜,说不定你没吃过这个水果呢。”老大爷停顿一下又说道,“就算吃过,也许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回味一下不是也挺好的吗?”

老大爷最后抱歉的说道,“出门前她向我提了一个请求,那就是一定要早去早回!我答应她的。这不还是因为我腿脚不便耽误了行程,都怪我,怨不得孩子,你就别责怪她了,要怨就怨我,我叫她出来的。”

佟尘辉本来有些生气,他出门的时候特意嘱咐她,自己没有回来不能离开,倒不是埋怨她不听话,而是因为如果小女孩出了什么事,他怎么向她家人交代。

听老人这么一说,佟尘辉的心慢慢平静下来,平安就好。

佟尘辉什么都没有说,他笑了笑,伸手就要取老人身上的背篓,老大爷摆了摆手。

其实前不久,就在老人向他走来的时候,佟尘辉就准备取下老人的背篓,背到自己身上,但是被老大爷拒绝了。这次佟尘辉没有放弃,此地的山路连自己空手都不好走,更别说上了年纪背着半篓子山货的老大爷。路窄且崎岖,自己摔一跤倒还没事,爬起来便是,可若是上了年纪的老大爷摔上一跤,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佟尘辉已经摸到背篓的带子,他正准备取下,却听见老大爷开了口,“你年轻些,那边还有一些大果子,再不摘就坏了,你去摘一下。”老大爷心想今天可以多摘一些,待会让他们带回城里。

“什么水果?”佟尘辉好奇的问道,他还没看到藤蔓上结的水果,所以不知道自己应该上哪去采摘。

“八月瓜。”老大爷刚准备开口,却听见小女孩先说话了。小女孩拿着手中长长的,外形像香蕉,还开着口的紫红色野果,在佟尘辉眼前晃了晃,然后兴奋的说道,“看,就是这个,也叫八月炸,味道可好了,您尝一尝。”小女孩迫不及待的把手中的野果递到佟尘辉手中,她想第一时间把自己最好的东西分享给自己最尊敬的人。

末了,她好像想起了什么,又补充道,“把壳去掉,吃里面的瓜瓤。”原来小女孩担心佟尘辉不知道食用方法,于是又好心的提醒道。

“嗯!”佟尘辉微笑着对小女孩点点头,他知道小女孩关心自己。手中拿着这个个头较大的野果,佟尘辉的眼神凝固了,埋藏在脑海深处久远的记忆再次被打开。

佟尘辉知道这是八月瓜,这种水果他老家也有,他小时候还摘过,在他家乡不管是老人,还是孩子都喜欢这种野生水果。

上一次吃八月瓜还是几十年前,那时候的情景他记忆犹新,但自从那次后他再也没有机会品尝过。每当回忆起当年那个场景,他都会想起自己的遗憾,而关于上次那个场景的遗憾,排在第二位的就是忘了八月瓜的味道,从几十年前开始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想起过,那种味道不仅有好吃的水果味,还有快乐的童年以及家人团圆幸福的温馨,那种幸福给了他一辈子的温暖。佟尘辉小心翼翼的把它保存到现在,直到几十年后的今天依然是当年的新鲜模样。

佟尘辉忘掉的只是水果的味道,家人一起的点点滴滴,不管是快乐、艰难,还是幸福、无助,关于家人的一切他都记得,每当想起他都会被那段时光温暖。过去的一些事往往会物是人非,但是记忆会把它们永久保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