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山高路远地偏,自有趣味盎然 1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497字
  • 2020-08-30 15:56:53

佟尘辉把车停在了一个偏僻的拐角处,下了车他走到车前方,确定了如果有人来厂区看不到这辆车子后,他才放心的打开后备箱。

小女孩也走了过来,看到塞满后备箱的物品,小女孩才知道佟尘辉去超市的原因,原来是给那个老爷爷买礼物,而且还是一些生活必需品。

“您什么时候买了这么多东西?”一直处于沉默中的小女孩终于开口了,她惊讶的看着佟尘辉,佟尘辉从超市回来的时候她一直在车上,她不知道佟尘辉买了这么多物品,所以没有下车帮忙,佟尘辉上车的时候她只看见佟尘辉给自己带了一包零食。

“去超市的时候买的。老大爷年纪大了,这里交通也不方便,他下山一趟也挺不方便的,我们顺便上来就给他多带一些生活必需品。”佟尘辉一把提起袋装米,满意的说道,“够他老人家吃一段时间的了!”

小女孩看着佟尘辉,脸上微微泛红,他怎么对每个人都这么好呢,不过仅仅是萍水相逢而已!她看着佟尘辉,觉得他的身影伟岸高大,而自己在他的面前显得多么微不足道。她想,以前自己为什么碰不到这么好的人呢?

佟尘辉左肩上扛着一袋米,右手提着油和牛奶,扛着米的那只肩膀的手上还拿着装着营养品的塑料袋。小女孩觉得这样的画面好美,这个样子的佟尘辉好可爱。

她扯了扯佟尘辉的衣角,示意他把左手拿着的塑料袋给自己。

佟尘辉对着她轻轻一笑,“不碍事,叔叔的力气可是很大的,别看我拿着东西,说不定待会你就跟不上我的脚步喽!”佟尘辉模仿着孩子的语气,他把音调拖得老长,因为他觉得这样更能拉近与孩子的距离。

“其它的你都不用管,跟着我就行了。”佟尘辉知道小女孩想帮忙,但是他清楚前方的路还远,而且并不好走。

就这样佟尘辉走在前,小女孩提着她自己装糖果、饼干的塑料袋跟在后面。很快他们就行走在那片树枝已经挡了路的茂密树林里,不过与小卢不同,这些树枝对小女孩丝毫没有影响,因为小女孩的身高在这里反而成了优势。

终于看到了菜地,小女孩的速度越来越慢,步子也迈得越来越小,她已经跟不上佟尘辉的步伐,佟尘辉总会有意无意的停下来等她一下。

目的地已在小女孩心中期盼良久,看到眼前环境的变化,她知道目的地已经不远。佟尘辉的白色体恤已经沁满了汗,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沿着脸颊滑落下来,他手接触到的物体也沾满了汗渍,不过他的步伐依旧从容,丝毫看不出疲乏之色。

看着一脸疲乏的小女孩佟尘辉安慰道,“快到了,再坚持一下,就在前面一点。”小女孩朝佟尘辉指着的方向看去,菜地的尽头真的好像有一座像房子模样的物体,收回目光的时候,她发现不远处的一块地里有一个人影在劳作,待她回过神时发现佟尘辉已经加快步伐朝那个人走去。

“大爷您还在忙呢?”佟尘辉的声音很快传来,原来是去给那个人打招呼,地里那个人应该就是要带我去见的老爷爷,小女孩心想。

老大爷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不敢相信有人给他打招呼,更不敢相信会有人来看他。佟尘辉又叫了一声,老大爷还是没有反应,不知道是他没听清,还是他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

佟尘辉放下右手提着的油和牛奶,用腾出的右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手上立马沾满了水,轻轻一甩水珠便像箭矢一般飞了出去。

佟尘辉缓了一口气,才叫出第三声,老大爷这才回过头来,看到来人他愣了好一会,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于是又使劲揉了揉眼睛,待看清来人是佟尘辉后,他一拍脑门抱歉又似确认的说道,“你不是那天那个民警吗?民警同志你好!”

佟尘辉尴尬的笑了笑,“那天不是说要来看您老人家吗?今天正好路过,就顺道来拜访您!”

老大爷看见佟尘辉手中拿着大包小袋的家什,“你这是?”

“您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而且这个地方上一趟街也不容易,上来顺便给您带一些生活必需品。”佟尘辉尴尬一笑,他是想告诉老大爷自己没有别的意思。

“这要花不少钱吧!”老大爷心疼的询问道。

“要不了多少钱?”看着老大爷面色凝重的表情,佟尘辉立马改口道,“这呀,不要钱,是单位发的。我工作忙,家里也没开火,这些东西看着虽好,但是我都用不上,时间长了还会坏,正好您老用得上,这甭就给您带来了。”佟尘辉见老大爷的表情稍稍缓和,末了又补充一句,“放坏后扔掉多可惜。”佟尘辉故意加重了语气,那个扔掉物品的人仿佛就成了老大爷。

“单位发的!你们单位还管这些?”老大爷点点头,很快便又羡慕道,“你们单位真好,有单位真好呀!”老大爷有些动容,他似乎在诉说有人管真好。

听老大爷这么一说,佟尘辉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刚才老大爷的话语若是被人听见,别人怎么想?可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再怎么后悔也收不回。现在话收不回,解释也不可能,佟尘辉一脸尴尬的站在原地,他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他什么都没说,甚至脸上尴尬的笑容都在一点一点的慢慢消逝。

“在这站着干嘛,走,快上屋里坐。”这次倒是老大爷率先反应过来,他收起锄头、割草刀,把地上的猪草抓进背篓里。

“会不会影响您工作?”佟尘辉担忧又谨慎的问道,谨慎是因为他怕自己这样一问老大爷误以为自己见外。

老大爷微微一笑,额头上的皱纹把眼睛拉成了一条直线,“来者是客,是客就不能怠慢,况且你们还是稀客!走,上屋聊去。”老大爷双手抓住背带,一用力便把背篓甩到了背上,动作一气呵成。老大爷年纪虽大,但是身体还算硬朗,佟尘辉看在眼里,他本来打算由自己去背的,奈何手上物品太多,根本腾不出手。

老大爷抬起头,正好看到佟尘辉旁边的小女孩,上次那个小伙子没来,这次倒是来了一个小孩子,老大爷很开心,误认为这是佟尘辉的女儿,但是他还是问道,“这位是?”他想佟尘辉亲口给他介绍。

“这位小姑娘是专程来看望您的。”他看向小女孩,“这位就是我给你提到的老爷爷,快叫爷爷。”

佟尘辉没有讲小女孩与他的关系,因为他觉得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楚。

小女孩看着老大爷开心的说道,“爷爷您好!我叫韩暮雪,您可以叫我小雪。”她的眼睛闪烁了一下,天真烂漫的说道,“雪花飞舞的雪。”

她跑向老大爷接过他手中的锄头,“锄头给我拿吧!”

老大爷还没反应过来,锄头已经到了小女孩手中。老大爷满意的笑了笑,却听见小女孩继续说道,“背不起重的,可以帮您拿我能拿的。”小女孩一脸天真,她的脸像一朵灿烂盛开的鲜花,认识了几天,佟尘辉也是第一次见到。

老大爷走在路上还在想,一个姓佟,一个姓韩,原来他们不是父女关系。

佟尘辉回过头看了小女孩一眼,便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小女孩看着佟尘辉远去的背影,轻轻点了点头,她明白佟尘辉的意思,他先回去放下东西后再来接她们。

老大爷和小女孩离家还有一半路程的时候佟尘辉就跑来了,这次他喘着粗气,脸上汗如雨注。他轻轻接过老大爷背上的背篓,一把背在自己背上,做完这些他又接下小女孩手中的锄头。

看着满头大汗的佟尘辉,小女孩双手握得更紧,不过一个孩子的力气怎么能有大人的力气大。

佟尘辉接过锄头语重心长地对小女孩解释道,“小孩子不能拿这些危险的东西,摔一跤可不是闹着玩的。”说着佟尘辉还向小女孩指了指锄头锋利的刀面。

“你这么客气干嘛,我这把老骨头慢慢走总能赶到家的。”老大爷抱歉的说道,“看看你衣服都浇透了,赶紧回家脱下来晾晾。”

“不碍事的,回到家洗个澡就好了,好久没这么畅快的流一通汗水了,这样的汗水浴有利于排毒呢。”佟尘辉打趣道。

回到家老大爷用那个搪瓷缸子泡上老荫茶,他并没有马上把茶递到佟尘辉手中,刚冲泡的老荫茶温度高,不仅无从下口,而且味道还没有完全融入茶水中。他把茶缸子往旁边一放,便开始催促佟尘辉脱下湿透的衣服。佟尘辉拗不过他,刚把体恤脱下老大爷就一把接到手中,老大爷把短袖晾在了屋檐下最通风的边沿。

小女孩打开手中的塑料袋,拿出饼干和糖果,“爷爷,吃糖。”

“你先吃,爷爷待会再吃。”

小女孩并没有放下拿着几颗糖和两包饼干的手,看着小女孩认真且又有几分怯意的表情,老大爷笑了笑,他弯着身子伸出右手摸了摸小女孩的后脑勺,满意的抓起两颗糖果,“谢谢,你自己也要吃哦。”

小女孩点点头,然后把袋里的糖果和饼干抓到桌子上,佟尘辉看在眼里,他这时候才明白小女孩随身带着她的百宝袋的原因,她想把自己喜欢吃的零食分享给这位刚认识的爷爷。

老大爷安顿好佟尘辉,便对他说道,“你出了太多汗,需要补充大量的水分,茶水在桌上,在泡一会就可以喝了,生津解乏,沁人心脾……”老大爷看了看佟尘辉,“你先休息会,我出去一下。”刚走到门口的老大爷突然转过身,指着一个角落,“开水瓶在那里,喝完茶自己添。”

佟尘辉朝老大爷指着的方向看去,一眼便发现了一个像开水瓶的东西,“好的。”

刚刚点了点头的佟尘辉突然站起来,他向门外大步走去,很快便追上老大爷,“您办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佟尘辉以为老大爷有什么活,他走出来看看自己有什么地方能帮上忙的。

“没什么活,我只是去取一点东西,很快就回来,你在家休息一下,喝点儿茶水解解乏。”老大爷看着满头大汗的佟尘辉说道。

“有需要的地方,随时叫我。”佟尘辉担心老大爷不好意思吩咐自己,于是又补充道,可话还未说完,老大爷已经走远。

果然没多久老大爷就回来了,他手里却多了一些东西,开始佟尘辉以为是些药草什么的,但仔细一看才发现老大爷手中拿的是牛筋草和棕榈叶子,牛筋草韧性好,棕榈叶子强度高,可以用来拴腊肉,但老大爷手中拿着的却是刚长出没多久的嫩叶。

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两样东西能当药材的,他不知道老大爷专程出门一趟取它们来有什么用。

“您回来了。”看着老大爷手中的物件,佟尘辉脸上露出了疑问。

老大爷点点头,没有看佟尘辉,只是看着小女孩笑了笑并且朝着她走过去,“你看爷爷给你带什么回来了?”

小女孩一看只是一把野草,而她还能清楚的分辨出野草的种类只有两种,她并没有回答,因为她担心答案从自己口中说出来后会令老人失望。

老人微微一笑,“爷爷给你带玩具回来了,”

小女孩看着老大爷手中握着的一把山中随处可见,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野草,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她本能的摇摇头,心想几根野草能是什么玩具呢。

这时老人却开口了。

“这个呀曾经是我们这里的孩子最喜欢玩的玩具之一。”老大爷看着窗外,他有些感叹,同时眼神中也充满了一抹向往之色,话语间仿佛自己已经回到了遥远的过去,往事明明发生了很久,却又好像近在眼前,只是再出现时已经变成了一个念头,而且还要经过人或相关场景的启发。

小女孩和佟尘辉竟同时被吸引住,倒不是因为那个未知的玩具,而是受到老人情绪波动的感染。

虽然老人的眼睛看着的是窗外,但他眼里看到的却是过去的往事,沉思良久,他才把目光从窗外收回,他拿起牛筋草和棕榈叶子,看了看佟尘辉又看了看小女孩。

“我们这什么都好,就是太偏僻,交通条件差。山里贫穷,没有什么好的玩具,我们只能就地取材,独辟蹊径用山里的这些东西给孩子当玩具,大山、土地的恩赐就是他们的趣味天堂,这些东西虽然简单,但也总能给这些山里孩子一个独特的欢乐童年。”

老大爷抽出一根牛筋草然后打上结,他的动作很慢,好像有意让小女孩看清楚。打好结他又抽出第二根,用同样的手法打好结,但是他并没有抽出第三根。事毕,他把第一根从第二根打结的缝隙穿过去。他拿着第二根,把另一根交到小女孩手中,小女孩不明就里,但还是把它接到手中。在一旁的佟尘辉却明白了,小时候他也玩过这样的游戏。

“你用力拉着那头,我拉着这一头。”老大爷终于说话了,他看着小女孩耐心的指点道,“我们俩的手与两棵草衔接处的距离要一致。”

小女孩点点头,她明白这样做更公平。

“预备……拉!”

小女孩感受到另一头传来的拉力,紧张中她把草握得更紧,同时也铆足劲朝相反的方向拖拽,可以看见两棵草被拉长的同时,还在慢慢变形。一时间两棵草像紧绷的弦,终于力量超过了一棵草本身的强度,“砰”的一声断裂开来,它像败下阵来的士兵,结果逃不过一败,过程却轰轰烈烈。

是小女孩手中的那棵,她的手也因为惯性突然向后退了几十公分。

“曾经这里的孩子都喜欢这样玩,我们叫它拉牯牛。”老人的笑容慈祥中带着淳朴,平淡中带着安详,这样的笑容是由衷而出的,它需要有一颗与世无争、天真无邪、灿烂阳光……积极向上的心。

老人看着小女孩就像看着自己的孙女一般,“因为这个草的韧性很好,牯牛是我们这儿的一种耐力好且强壮的动物,这种草生命力旺盛且强度高,耐拉而不易折断,拉而未断的草就像牯牛一般有韧性,胜利的草更是坚韧,所以我们叫它拉牯牛。”

小女孩这时才知道,原来这个游戏的名称是这样得来的。是呀,这里的环境与城市的环境差别大,人作用于环境,环境也限制着人,身处不同地方,连游戏方式也别是一番模样,但是这里的孩子的娱乐方式却也算得上别致。

小女孩拿起一棵粗壮的草,模仿老人的模样打了一个结,这次她并没有用手里的草穿入老人手中的草,而是等老人来穿她的。因为她发现主动去穿的草更容易折断,她心里这样想着,但是并未动声色。果然,一声轻响,这次轮到老人手里的草折断,小女孩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喜悦。

老人发现小女孩很聪明,玩一次便掌握了其中的技巧,他捋了捋胡须,看着小女孩露出了满意的神色,“嗯,不错!来爷爷再教教你编织。”老人认为她已经学会便想教她其它的。

小女孩知道她是取巧胜的,不禁一下子涨红了脸,不过她转念一想本来就是游戏,对于游戏肯定是要寻找有效技巧的,这样想来便又多了几分心安理得,一下子又沉浸在胜利者的喜悦中,就这样她喜欢上了这个游戏。

“爷爷,可不可以等一会再学编织,我想和叔叔试试。”小女孩意犹未尽,胜利的喜悦勾起了她的兴趣。

“叔叔?”老人喃喃自语,他这才知道孩子和那位民警的关系。

“嗯!”小女孩以为老人是在问自己,她点点头应了老人后,又认为老人已答应便又说道,“您等我一会。”

“好的。”老人随口一答,自顾自的点点头。

小女孩这才拿起几根牛筋草,走向佟尘辉。而老人却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向屋外走去,没一会他又回到屋内,只是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几块用竹子切成的薄片,他们这儿称呼为篾条,是用来编织竹制品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