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神秘的密室 3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7777字
  • 2020-09-01 14:47:09

小女孩打开了那包大白兔奶糖,她拿出两颗,剥掉其中一颗的糖纸,然后放进口里,“真甜,要不要来一颗。”

佟尘辉不喜欢吃糖,还没来得及说不用,小女孩却已经把糖塞进了他的嘴里,他不好再推辞,只好安心的嚼起糖果来。这糖果味道还不错,自己还头一次吃到这种味道的糖果,他差点忘了这糖还是他刚刚买的。

吃完一颗糖佟尘辉意犹未尽,他看了看小女孩,“再来一颗怎么样?”

小女孩看着佟尘辉开心的笑了起来,“味道不错吧?”

“嗯,还行。”看到小女孩得意的表情,佟尘辉笑了起来,立马又补充道,“中午吃咸了,吃点甜的改善一下口中的味道。”

小女孩有些莫名其妙,她在心里想,中午的馄饨咸吗?自己吃的怎么不咸,我觉得味道刚刚好呀。没有多余的纠结,她熟练的剥掉手中那颗糖的糖纸,然后放进了佟尘辉嘴里。这次她的动作很慢,上次喂糖很突然,她几乎一瞬间完成,因为她怕佟尘辉拒绝。这次她的动作很慢很轻,甚至还有一些温柔,因为她怕伤到佟尘辉。

“我爷爷在的时候喜欢给我买这个糖,只是一下子买不了这么多,一次只有两三颗,那时候觉得这糖老好吃了,不但甜,而且还有一股浓浓的奶香味。”小女孩觉得这糖还是当年的味道,只是爷爷已经不在了。

佟尘辉捕捉到小女孩脸上细微的变化,他轻轻咳嗽了一声,“马上上高速了,你先休息一会,到地了我在叫你。”佟尘辉觉得上高速后车子就没有那么颠簸,小女孩就可以安安心心的睡一会。

“现在不困了。”她觉得只要有人陪她说说话,睡意一下子全都没有了。

“路程还远,还有一会的,你安心的睡一觉。”佟尘辉在坚持,因为他知道这几天小女孩都没有休息好,昨天晚上也睡那么晚。

小女孩不再反驳,她靠在座椅上闭上了眼睛。

“前面的座椅是可以放下来的,你可以把座椅稍微放低一点,这样更舒服一些。”佟尘辉关切的说道。

小女孩睁开了眼,她一脸迷茫的看着佟尘辉,她根本调不来呀!佟尘辉也看出来情况,忙说道,“调节器就在座位的右边。”

小女孩很聪明,很快就找到调节器并调整起来。

佟尘辉见她调得太多,才突然想起小孩子做副驾驶不妥当,可现在已经上了高速,没办法只有等停车后再换到后面去了,“座位不能调得太低。”佟尘辉担心待会自己忘记,于是告诉小女孩,“一般情况下,小孩子不能坐副驾驶,等停车后你就换到后面的位子上去。”

“为什么不能坐副驾驶呢,都是座位呀?”小女孩疑惑,车上就他们两人,自己不坐就空着了,空着还不是浪费,这是她心里的想法。

看见小女孩淘气又微微生气的表情,佟尘辉微微一笑说道,“前面的座位危险系数要高一些,小孩子的自助能力弱,坐后面更安全,乘车安全里也是这样说的哦。”

“嗯!”小女孩明白似的点点头。

果然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她很快就睡着了,车里一下子安静下来,佟尘辉突然有些不习惯,他剥开一颗糖放进嘴里,香甜瞬间四溢于他的口腔。

没多久车子就行驶到那个废弃厂房,佟尘辉先找了一个宽敞的地方调了头,然后把车停在一个靠边的地方。他向副驾驶室看去,小女孩还在梦乡,她小口微张,睡得正香,看着这样的场景,佟尘辉会心一笑,仿佛见到了自己的孩子一般。其实只要看到小孩纯真的笑容或者见到老人幸福的表情,都会牵动佟尘辉的心,见到这样的画面他总会悄悄地在心里幸福一笑,世界上没有比老人和小孩子的笑容更可爱、更好看的表情。

佟尘辉没有惊扰小女孩,他把前排座位左右两边的车窗均留下一个比拳头还小一些的空隙,这样外面的人就不容易看清车内的情况,既能对流通风,又能阻止外面的人在不破坏玻璃的情况下打开车门,职业习惯让他觉得这样更安全。

佟尘辉熄了火,他拿出一支笔和一张便签,先在便签上写下:“留言条”三个大字,然后在便签空白处继续写下内容:

可爱、聪明、懂事的小朋友;叔叔下车去办点事,很快就回来,你醒来后千万不要独自下车,一直在车上等叔叔回来。

下面的落款是警察叔叔,旁边还画了一个穿着制服,戴着警帽的民警形象。佟尘辉把便签贴在小女孩坐的座位前显眼的地方,这样只要她醒来,第一时间就能看到。

佟尘辉刚打开车门还未来得及下车,就听见小女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叔叔,到了吗?”

佟尘辉像拿了别人东西的贼,他的身体居然微微抖动了一下,“还,还没,叔叔下车办点事,你在车上等我,我没有回来你千万不要下车。”佟尘辉嘱咐道。

“办事,办什么事呢?”小女孩有些好奇,“我能跟您一起去吗?”

佟尘辉一愣,脑海里浮现出那具尸体的模样,不安的心立马被勾了出来,“你还是在车上等我吧,叔叔一会就回来。”

小女孩想一起去,她看了看车外的环境突然说道,“这地方一个人影也没有,好荒凉,我一个人待在车上害怕。”

佟尘辉想了一会,他总感觉带她去不好,可听她这么一说,留她一个人在车上又有些不放心,佟尘辉挠挠头沉声道,“不用怕,我马上把车门反锁上。”佟尘辉看到小女孩担忧的神色,立马压低声音安慰道,“放心,这样待在车内是很安全的,你只要安安静静的等到叔叔回来就好了。”

听佟尘辉这样说小女孩不但没有放下心中的包袱,担忧的神色反而越发加重了。

没走几步佟尘辉又走了回来,他打开车门,一脸严肃的看着小女孩问道,“你真的确定要去?”

“嗯,一个人待在车上也不好。”小女孩看见此刻佟尘辉突然一改往日温和的表情,她甚至都不敢正眼看佟尘辉一眼,低着头怯怯的答道。

佟尘辉见状立马收起严肃,和颜悦色的说道,“一个废弃的工厂也没什么可看的,待会啊保不齐你会失望的。”佟尘辉脸上突然又多了两分严肃,“去还是不去?你自己考虑清楚,现在重新做决定还来得及。”他发现自己的表情过于严肃,于是努力的在脸上挤出一个笑容,“工厂废弃太久,我怕你会失望,里面的景象甚至有些瘆人,我担心你受到惊吓。”

佟尘辉看了看表,有些着急的说道,“如果你执意要去那就走吧,还有我在你身边。不过你得答应我,待会进去不能乱跑,必须寸步不离的跟着我。”

“好,我听您的。”看到佟尘辉态度转变,小女孩立马答应。

他并没有马上走,待关上车窗后他才放心的锁上车门。

小女孩走在佟尘辉右边,厂区大门的位置空空荡荡,两扇铁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被人拆掉。刚到门口一股凉风就从里边吹来,小女孩打了一个寒颤,凉爽到贬人肌肤的冷风,冷清加上这个地方的荒凉而更加显得阴冷。没走几步一股阴森的气息就席卷而来,很快便蔓延到小女孩全身,她的身体微微一缩,下意识的用双手抱住自己。

越往里走越暗,偌大的地方没有灯,或者有灯也没有通电,但里面还是有几缕光。光是从大门那里以及几个缺口遗漏进来的,在太阳旺盛的时候,因为有阳光的普照,里面虽然较暗,但是依旧能看清人的身影。

除了脚步声里面再也听不到其它声音,一大一小的脚步声回荡在这个半封闭的空间中,给这个地方增加了一丝诡异。

很快他们就走到这个工作间的中心位置,另一个位置隐隐传来一抹光晕,比来时大门那个方向的光要弱上好几分,他知道那是另一个工作间。佟尘辉站在正中央,慢慢挪动脚下的步子,一扫整个工作间,确定没有人后他才放心的打开事先准备好的手电筒。

他仔细的搜寻着地面,奈何工作间太大,况且广布垃圾、杂乱的地面根本没有他想要的东西。看着佟尘辉认真的样子,小女孩知道他在寻找什么,心竟不自觉的“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起来,小女孩愣了一下,停在了原地。

佟尘辉还在向前进,太投入的他根本没注意小女孩的举动。小女孩突然动起来,不过她的目标却是跟佟尘辉相反的方向,就这样他们俩的距离越来越远。

不知过了多久佟尘辉才发现异常,他在心里责备自己,都怪自己太粗心,连小女孩什么时候走散的都不知道。刚开始他心里仅有一丝隐隐的不安,但很快他就变得焦急起来,后来担忧占据了他的内心。他准备大声呼叫,可看到这片黑压压让人压抑的环境,刚喊出一个字他便停下来,后面的话被他咽下喉咙,回声片刻就消散,只留下“哒哒哒”的脚步声像跳动的舞步一般回响在这片空间。

他跑向发现尸体的那间废弃大屋子,虽然尸体早已经被运走,但是原本躺着尸体的地方,因为遗留下的尸渍痕迹几乎把尸体的原貌刻画在原地。

佟尘辉看到那个虚影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巨人观的模样在佟尘辉脑海中若隐若现。屋内、特别是躺着尸体的地方已经用消毒药水处理过,屋中早已经没有了尸臭味,反而有一股若隐若现且好闻的消毒水气味,那些扰人的蚊子也不知去向。

佟尘辉缓了缓神,然后三两步走到较为中心的地方,拿着手电筒绕着屋子转了几圈,并没有发现小女孩的踪影。没在这里,她到哪里去了呢?佟尘辉有些失落,他甚至有些后悔让小女孩下车,他的心开始“砰砰砰”直跳。

不过他没有丝毫停留,一个箭步向外面冲了出去,在第一个工作间也没有发现人,刚刚明明还在的,就那么一会儿时间……

小女孩一定很着急,佟尘辉在心中想。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小女孩找不到自己时无助的画面来,会不会是去车那了,来不及多想一个箭步佟尘辉向停车的地方跑去。他围绕车子转了一圈,就连车子下面都看了,也没有发现小女孩。几个地方都寻了,皆没有人影,会去哪里了呢?一直处于担忧中的佟尘辉开始疑惑起来,他想了想,最后把目光放在厂房里。在里面,没错,一定还在里面。可刚刚几个地方都看了,并没有发现。难道……

佟尘辉心中一动,很快又来到他俩失散的地方,这次他没有开手电,他重复起小女孩走失时的大概情景来。

突然他双眼一亮,迅速朝一个地方看去,那是这个工作间的东北角,从今天第一次进来的时候,佟尘辉就觉得那个地方怪怪的,可他走过去并没有发现什么。也许刚才自己疏忽了,佟尘辉径自走了过去,同时打开了手电筒,表面上这里除了堆放着一些杂物外,和其它地方并无异处。可细心的佟尘辉早就发现这里的空间要比其它三个方向小,这里的宽度比其它地方更窄,而且并不是因为堆了杂物的原因,这些陈旧的杂物是被别人搬来混淆视线的,真正的原因是这里的一部分墙被人为加厚了,或者根本不是加厚了墙,而是修建了……

佟尘辉又向前走了几步便来到尽头,手电光照上去,在这些杂物中立马出现一条缝隙,缝隙像一条通道,只是仅能供一人通过。

佟尘辉只看了一眼,便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他的动作很慢,他观察着前面的环境,也小心的从那些杂物旁边经过,他担心杂物突然掉下来挡住他的去路。只是多走上几步,他便发现这些杂物表面上堆放凌乱,实际却根本不会轻易掉落下来,因为这些像是被人为精心加固的,容易掉下的已经被处理掉,剩下的这些除非是一个成年人使尽全身力气用力摇,不然根本不会掉下来。

很快通道往右转了一个弯,他再往前走五步便没了杂物,前面是一条水泥通道,虽然还是漆黑一片,但是佟尘辉却觉得一下子变得豁然开朗起来,因为少了经过杂物通道时的那种压抑感。

又拐了一个弯,佟尘辉来到一个看似像门,却又全是水泥墙,仅能供一个人侧着身子才能通过的狭窄地方。佟尘辉还是仅看了一眼,便毫不犹豫的走上前,他侧着身子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果然这里原本是一扇门,只是外面被人用水泥加了堵只剩下几十公分宽的狭窄入口的墙,里面并没有被处理,站在里面那扇门清晰可见。

谁会这样大费周章的做呢?佟尘辉既好奇又疑惑。但是现在已经容不得他多想,他转过身一个人影出现在他眼前,那人发现了手电光,也突然转过身。

佟尘辉一眼认出那是小女孩,她看着手电光出奇的冷静,手电光打在她的脸上一片苍白,那个身影似乎已经与这里的环境相融合,看上去好像一个漂浮的幽灵。如果不是来寻找她,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突然看到这么一个人,绝对会被吓一跳。

“你没事吧?”佟尘辉着急的问道,三两步便走到小女孩身边,待确定她平安无事后又安慰道,“不怕,有叔叔在。”他坚毅的目光在告诉小女孩有他在就安全。

等小女孩稳定下来他才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儿来了,让我找得好辛苦。”

这个地方连自己都没发现,小女孩却不知道怎么着就走到这里来了。佟尘辉一声叹息,不过话语中没有一点抱怨的意思,反而是安心的松了一口气的轻松。他一扫这个隐蔽的密室,阴冷,沉闷,压抑,还渗透着一股无形的恐惧,走进这里他的心中有一种发毛的感觉,他甚至能清楚的感受到这里充满了死亡的味道。

“我好担心你。”佟尘辉看着小女孩,“从现在开始你必须一步不停的跟着我。”他的话虽然温和,但是里面却有一种身为长辈做出的不可违背的安排,以往跟她商量的那种语气已经荡然无存。

小女孩没有说话,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她仍旧静静的站在原地,可能是因为密室阴暗的环境和恐怖的氛围,佟尘辉丝毫没有注意到小女孩脸上细微的变化,而这变化根本不是因为佟尘辉刚才说的话。

待交代完佟尘辉才仔细观察起密室的情况,密室早已布满灰尘,屋子正中间有一个吊灯,灯座上的灯泡还在,如果通上电看上去还能用的样子。

亮光一闪,手电移动了方向。突然佟尘辉发现左侧一壁上有一张大布悬挂着,大小像极了一块遮挡阳光的窗布,只是它的位置比一般人家的窗户高了许多。佟尘辉猜测是通风用的,这块布遮掩着通风口,毕竟谁会把窗户开这么高呢。

佟尘辉灵光一闪,突然向入口处跑去,小女孩莫名其妙,但她并未开口。很快佟尘辉便走了回来,不过此时他手里多了一块二十多公分宽,五十多公分长,形状较为规则的石头,看着他吃力的样子,这块石头应该并不轻。石头是他从入口处抱来的,细心的佟尘辉在来时的路上发现。一块毫不起眼的石头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

佟尘辉直接把石头放在有布的那面墙下,安放好石头他便立马跳了上去,他垫着脚尖刚好能摸到那块布。还好佟尘辉的身高较高,如果换一个人估计他刚才下的功夫就白费了。

佟尘辉小心翼翼的拉开那块布,一瞬间那块被掀开的布如一艘被砸破了一个洞的船,霎时一缕强烈的阳光像汹涌的潮水般涌了进来。佟尘辉和小女孩的眼睛都被狠狠地刺激了一下,他俩同时闭上了眼。良久,他们才适应了正常世界的光,慢慢睁开了眼。

原来是一扇窗户,而且还是那种参照模具用水泥浇筑而成的花窗,透光,通风,透气。

佟尘辉小心的把窗布卷起来,他知道这块窗布的时间太长,只要自己稍微一用力它就会被撕破。

佟尘辉轻轻跳下,脚刚着地受到惊扰的尘埃便弥漫开来,一颗颗尘埃漂浮在空中,它们有一个共同目标,那就是追逐很多年前消失的那道光。

佟尘辉一动不动,看着这些尘埃欢快的在阳光下跳舞,它们很久都没有见过阳光了吧,人间的阳光真好,蓝天白云下的阳光真温暖,阳光普照下阴霾瞬间就被驱散,连尘埃都如此喜欢,佟尘辉不禁在心中感叹。

这时密室的景象才完全展现在他们眼前,里面灰尘密布,一眼就能分辨出这里已经尘封很久,窗户的对面有一张像床,却远比床简陋、窄小且破败的物体,其实就是一个空架子,连一张床垫都没有,上面有两张黑漆漆的像棉絮一样的东西,与其说是床,倒不如说是一个窝,动物的窝。

佟尘辉走近一看棉絮上的灰尘已经累积很厚,他蹲下身让自己的目光与棉絮成为一条线,他隐约发现棉絮上除了灰尘还有一些像人头发一样的东西。

佟尘辉抹掉灰尘,下面立刻现出几根头发,果然不出所料,这里曾经住过人,根据头发的长短来判断,应该是一个女人,不过佟尘辉也不敢肯定,因为那上面还有一些极短的头发,况且如果一个人待久后,在没有条件剪头发的情况下,就算是一个男人他的头发也是会变长的。

佟尘辉还发现那张像床的物体前还打了两个小桩,桩子上各有一条链条。链条早已经生锈,经过长时间的侵蚀,链条已经小了一号,并且有的地方已经被蚀坏。他知道这是斑驳了岁月才能留下的痕迹。

这里曾经囚禁过人,绝对不是住过人这么简单。具体是谁已经无从考证,因为从目前的环境来看,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这哪里还是密室,简直就是一间牢房,佟尘辉恍然大悟。这个房间有太多的未知,但是跟前不久的命案应该没有多大的联系,因为这里应该已经很久没住人了。

佟尘辉隐隐猜测这里死过人,而且绝对不止一个,虽然没有尸体与骸骨,但他似乎隐隐感受到这里曾经经历的恐惧、痛苦、绝望、呐喊、挣扎……这些也许是曾经的事,但是这里是一个密闭空间,死亡的气息一直挥散不出去,在这里不断的循环,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它们已经集聚为怨念,让进来的人内心发毛,心中充满恐惧。

现在阳光照进来了,希望曾经在这里死去的人的灵魂从此能够得到安息。怨念慢慢散去,这里的环境能够恢复如初。

小女孩一直看着那张床,她的身体在颤抖,只是佟尘辉没有发现。突然,小女孩“哇”的一声痛哭起来。

佟尘辉这时才把目光移到她的身上,小女孩已经蹲在了地上。佟尘辉以为她被这里的景象吓住了,忙跑过去一把抱起她,一边说着安慰她的话一边摸着她的后脑勺。

小女孩用力挣脱了佟尘辉。他并没有阻止,他想她肯定是被吓坏了,等她平静一会儿就会好的。

小女孩直接朝外面跑去,他本想叫住她,可最终话还是没有说出口。

佟尘辉仔细的看了一遍密室,密室应该是后来改造过的,毕竟这间工厂早在十几年前就已关闭,现在这里根本找不到有用的线索,密室中的东西早已泛黄,如果有线索的话都早已经埋藏进久远的岁月里。那时候的一切都已物是人非,要想探寻这间密室的秘密几乎不可能,因为这里连一根遗留下的骸骨都没有。

佟尘辉突然转身一阵助跑,用力蹬在那块石头上,他一下子飞起来,右手已经紧紧的握住了那块窗布,然后使出浑身力气一下子把它扯下来。

“还这里一片光明!”他脱口而出。

做完这些佟尘辉走到床边拾起几根头发,然后取出一张纸小心的把头发包裹在里面。

刚包好头发的佟尘辉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蹲下身子在那张床上仔细的摸索起来,很快他的手里又多了几根头发,只是这几根头发较先前的更短。拿到近前他才发现短发与长发的粗细与色泽明显不一致,显然这些头发的主人并不是同一个人。佟尘辉判断这里至少住过两个人,而且还是不同性别的人。他把那几根头发连同粘附的灰尘,一起包入刚才的那张纸中,最后把它放进了兜里。

佟尘辉走到出口的时候突然停下来,他慢慢转过身,面色凝重的看着这里的一切,好像在做最后的道别,“陌生的人啊,愿你们安息!”佟尘辉轻轻的说出了这十个字。

佟尘辉离开了,但是他的那句:“还这里一片光明!”却依旧回荡在那个空间。

佟尘辉很快追上小女孩,他出来后突然想起,第一次来的时候自己走到这个角落来看过,当时这里看不到通道,通道口被掩盖了。是谁打开的呢?佟尘辉心中发出了疑问。如果是小女孩,那她一定来过这里,并且熟悉这里的环境……但是如果是她的话,刚才自己为什么没有听到搬动东西的声音,难道当时自己太投入疏忽了。如果不是她,那这段时间一定有人来过。如果有人来,会是谁呢,难道是凶手?佟尘辉心头一惊,一个疑问又在他心里产生,但是他来做什么呢?

佟尘辉叫住小女孩,然后他们一起进入不久前发生凶杀案的那间屋子,现场看不出任何打斗过的痕迹。那个人是被杀后才带进来的,还是在这里被杀的,刚才那间密室会不会与这个谋杀案有关系?此时佟尘辉的心中产生了太多的疑问。

佟尘辉在那里呆了半个小时,小女孩就一直站着等了半个小时,其实佟尘辉带她进来的时候,空气中若隐若现的消毒水气味,以及地上的种种痕迹,让她已经发现了这里的异常,她猜出这里不久前发生过命案。

走在路上的佟尘辉心事重重,他发现事情比他想象的要复杂,这里曾经好像是一个犯罪窝点。可自己当警察以来,除了几天前的命案,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地方发生过命案,或者有任何犯罪事件发生。但刚刚看到的一切告诉自己一切都没想象的简单,今天要不是这个女孩他可能还不会发现这间隐蔽的密室,更不会知道这里埋藏多年的秘密,他隐隐感觉到这里还隐藏着一些其它的东西。

佟尘辉把车退到了那条马路的尽头,刚才发生的事让他意识到把车停在显眼的厂门口并不合适。从走出厂门的那一刻,佟尘辉总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身后有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那感觉让他发毛,还让他隐隐有一些不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