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神秘的密室 1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503字
  • 2020-08-27 12:04:05

闹钟很快就响起,佟尘辉在迷糊中一把抓起它,熟练的关掉开关,然后把它放回原处。他用力摆摆头,疲倦的睁开眼睛,时间过得真快,闭眼前的画面仿佛就在眼前,佟尘辉感觉自己刚刚躺下才闭上眼睛,可立马又要睁开眼起床。他发现自己的头很重,脑袋还嗡嗡作响,于是又在床上躺了五分钟才慢慢爬起来,他认为在睡着的情况下,睡几分钟总比不睡要强。他一下子溜下床,跑到镜子前看了看,脸上气血不足,眼睛里的血丝又多了几条,镜中的自己仿佛又苍老了一点。

今天早上佟尘辉依旧出门跑步,晨练回来他带回一碗牛肉面,是一两的分量,一杯豆浆,一个烧麦。他不敢带太多,他担心小女孩一下子吃不了这么多。

小女孩已经起床,佟尘辉打开门看见她正站在客厅的窗户边上,她一动不动的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风景,晨风吹起她耳边的头发,随风而动的头发纷纷扬扬,像万千条丝绦一般在阳光下欢快的翩翩起舞。

晨曦温暖,从东边普照过来被她的身体挡下的阳光在她身后变成了一道孤寂的掠影,一眼看去那影子被拉得有些长,它被从窗户里遗漏进来洒落在地上的阳光包围着,身旁是闪亮的金黄,中间灰黑的影子成了黯然失色的陪衬,佟尘辉却觉得它比阳光还要耀眼几分。突然佟尘辉发现它对着自己笑了笑,孤寂的影子好像拥有了生命一般,它还调皮的对着佟尘辉翻了一个白眼,便又回到了主人的怀抱,原来小女孩刚刚移动了一下,所以它才立刻隐没了身形,重新回到了主人身上。

“叔叔,您回来了。”小女孩向佟尘辉打了个招呼。

她知道佟尘辉给她带回了美味的早点,没走几步她就停下来感激的看着佟尘辉,她的脚下好像被胶水粘住了一般,怎么也迈不开步子。

为什么是他呢,对自己好的人怎么会是他,他为什么要对自己好,小女孩在心里不断问自己。他们本是毫无关联的两个人,后来老天跟他们开了一个玩笑,寂静的岁月让她以为曾经的一切都只是过去,她把它锁入最遥远的记忆中,尘封进黑暗的世界里。没想到现在现实重新给了她一个耳光,把她打醒的同时又把他们的命运交织在一起。那把锁,即将被打开,而回到自己脑海中的它,就像一个被扒光了衣裳,裸露在众人面前遭受口诛笔伐之后等待被行刑之人。

小女孩不知道该怎么办,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很无奈,绝望正在猛烈的攻击她,面对凛冽的攻击,她的身体和意志正在一点点沦陷。

“来,尝尝味道怎么样?”

佟尘辉把带回的早点往桌上一放,立马就解开了装面条的袋子,霎时一股特殊的香味跑了出来,仅一会功夫就装满了整间屋子。盒中的臊子、葱花、薄薄的一层红油以及白净的面条组合在一起一片火红,漂浮在红油顶上的面条沾附着一颗颗闪亮的油珠,只消一眼食欲立马就会被勾起。

佟尘辉不知道这孩子的口味,所以每天变着花样给她买早餐,以此来确定小女孩的饮食爱好,往后的时光就给她买她喜欢吃的。

佟尘辉把筷子递到小女孩手中,小女孩眼里全是感激,她内心深处的爱和感动再一次被打开,佟尘辉是她目前遇见的对她最好的陌生人。

其实,关于吃小女孩是不讲究的,这几年小女孩跟她的父亲在一起过惯了颠沛流离的生活,她怎么会挑食呢。她把面条搅拌了一下,然后夹起一撮放进嘴里,味道真的很好,这是她这辈子吃过的味道最好的面条,没有之一。

突然一滴液体掉入面里,她发现佟尘辉正好看见了这一幕。为了避免尴尬,她伸出舌头哈了口气的同时,还腾出手对着嘴巴扇了扇,“味道倒是不错,就是辣了一点,瞧把我眼泪都辣出来了。”

她说着还不忘朝自己的眼睛指了指。她不再尴尬了,她却发现了佟尘辉脸上细微的变化,于是她又补充道,“不过呀,我就喜欢这种刺激的味道,正是因为这样才让味道上升了一个层次,人间美味就是多一味。”说完小女孩埋着头,做出一副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

“您为什么不吃,冷了味道可就不好了。”小女孩搜寻一番,但除了自己手中的这一份面条,她什么都没看到。

这时在一旁安静的看着小女孩的佟尘辉开口了,“我吃过了,今天我吃过才回来的。”他微微一笑向小女孩解释道,佟尘辉发现与这个孩子在一起自己的笑容竟多了起来。

“吃了?”小女孩疑惑的看着佟尘辉,“吃的什么呢?不如尝尝我这个吧,味道很好的。”

“活了十几年,面条吃了不少……”小女孩突然凑到佟尘辉耳旁,故作神秘状,“告诉您一个秘密,这是我目前吃过的最好吃的面条。”

佟尘辉被小女孩突如其来的举动逗乐了,他指着小女孩盒中的面条,告诉她今天早上自己吃的也是同样的面条,佟尘辉看出了小女孩的疑惑,立刻说道,“我吃的那份可比你这份的分量足足多了两倍。”佟尘辉边说着边用手夸张的比划了一下,不过小女孩却没有发现佟尘辉在说这话的时候喉结动了一下,好像吞了一口唾沫。

“那您是在同一家店吃的吗?”小女孩指着面条,她在问佟尘辉是不是在买面条的这家店吃的。

“嗯!”佟尘辉点点头,“我太饿了,就先吃了一碗再给你打包回来的。”佟尘辉抱歉的说道,“回,回来太早也怕你没起床。”

小女孩只是点点头,并没有说话,脸上也看不出任何表情,因为现在她在想另外一个事情。

佟尘辉生怕小女孩忘了还有其它的食物,又关心的提醒道,“喝口豆浆,尝一下烧麦。”佟尘辉像想起了什么,“还有你喜欢的酱肉味包子,还是咬一口就会喷出油而不腻的汁液的那种,趁热吃味道更好。”

听佟尘辉这么一说,她的食欲瞬间回来了,可她拿起包子并没有入口,“您也来一个!”小女孩看着佟尘辉,把包子递了过去。

佟尘辉笑了起来,他把双手同时举到胸前,手心朝外,手背向内,然后交叉着双手对着小女孩摆了摆手,“我的肚子不小,但是刚才吃得太多,已经装不下,再吃恐怕肚子就撑破了。还是你吃吧,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不碍事。”前面的话是佟尘辉向小女孩解释的,后面的话是他对小女孩语重心长的关心。

“肚子好撑,我也吃饱了,既然您也吃不下,那就先放在这儿明天早上再吃吧!”小女孩想如果他的确不吃,扔了怪可惜的,那就留来当明天的早餐,明天早上就可以不用给自己带食物了。

“你这么瘦,多吃一点才行,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关键时候,没有足够的营养供应对身体发育不利,不但长不高,而且面部还没有气血,这样就一点都不好看了。”佟尘辉发现小女孩今天吃得很少,她喜欢的酱肉包都没动,他指着自己,“叔叔小时候就是生活条件差,经常都吃不饱,补充不了每天所需的生长需求,所以叔叔小时候一副面黄肌瘦的模样,一点也不好看。如果你渴望像童话里的公主一样好看,那就要多吃蔬菜、水果、豆浆这些食物,保证足够的营养供应。嗯,如果当时有这样好的条件,叔叔至少还能比现在高10厘米,如果你想长更高一点的话,那就一定不要挑食!现在生活条件好了,要珍惜这样的环境。今天你没有昨天吃得多哦,难道是不好吃吗?”佟尘辉最后又问道。

“不是,味道很好,说实话我第一次吃到如此美味的面条。”

“那就把剩下的吃了,吃了才能拥有强壮的身体。”说着佟尘辉提起自己的右手手臂,向小女孩展示了一下他的肌肉,“吃饱才有力气寻找你的父亲。”其实佟尘辉想对小女孩说的是,吃饱了才有力气抵抗烦恼,吃饱才有力气战胜痛苦,吃饱才有力气对抗绝望。不过他不可能说出口,说出来会勾起小女孩的忧伤,说出来对小女孩而言反而是一种打击,佟尘辉只是悄悄的在心里对自己说,听到这样的话他的心也不好受,更何况是小女孩呢。佟尘辉怜悯的看了一眼小女孩。

小女孩柔和的说道,“我真的吃不下了,如果我饿的话,我一定不会客气的。我父亲告诉我,吃饱就行了,女孩子不要吃太多,我还是一个孩子,应该听父亲的嘱咐呢,不然长成大胖子可就不好了,您可以尝一下。”

听到小女孩的解释佟尘辉有些想笑,可看着满脸认真的小女孩,仔细一想又觉得她说得并没有错。

小女孩不知道佟尘辉为什么不吃,但她知道佟尘辉根本没有吃面条。她一直站在窗前,亲眼看到佟尘辉从窗前的那条道路经过,经过的时候佟尘辉两手空空,他什么都没有带,这些早餐是他走过后才买的。因为佟尘辉从窗前经过到回到家中,只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他买早餐至少去了两个店,加上路程,十几分钟能到家,他的速度已经算是很快的了,如果他再吃上一大碗面条,十几分钟的时间根本不够用。很明显佟尘辉没有在同一家餐馆吃面条,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她知道佟尘辉撒了谎,小女孩猜测他还没有吃早饭。

“明天我给你带新鲜的,如果的确吃不下,这些就留给我明天当早餐吃!”佟尘辉看了一眼小女孩,她看上去并没有吃饱的样子,于是又语重心长的说道,“如果待会你饿了就热来吃,厨房的电器都是能用的,我现在就把蒸锅掺上足够的水,格子上放上一个碗,你饿了就把包子、烧麦放入碗里,待锅里冒雾气后看时间,五分钟后关火,然后等四分钟后开锅,开锅后就可以享用了。”佟尘辉说得很仔细,他心怕小女孩有一丁点不明白的地方。

佟尘辉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对着小女孩抱歉的笑了笑,“哦,对了还没教你点火呢,你跟我来一下厨房。”

佟尘辉耐心的教会小女孩点火,又告诉她一些安全事项后才放下心来。

小女孩看着佟尘辉认真的模样,不禁在心里由衷的感叹起来,这个叔叔细致、脾气好、有耐心、会照顾人、更重要的是有一颗善良的心。认识这样的人真好,可惜我们……老天为什么要跟她开这么大的一个玩笑呢,她有些无奈,抬起头看着天花板,好像在问苍天。

“我去上班了,你在家里反锁好门,除了我谁敲门都不应,更别开。如果有情况可以跟我打电话,还可以到窗户边呼救。”佟尘辉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很认真,脸上的表情突然就严肃起来。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的表情太过严肃,可能怕小女孩不适应,也担心吓着她,于是又笑着安慰道,“如果,我说的如果,只是一个假设,这样的情况并不一定会发生,我只是想告诉你碰到这样的情况应该怎么处理。”对佟尘辉来说考虑周全只是为了防患于未然。

“留在家,我今天不跟您一起去吗?”小女孩惊讶的问道,她以为她会跟佟尘辉一起出门。

“嗯!”佟尘辉点点头,他原本准备带她一起出门的,但自己还要工作,一来没时间照顾她,二来待在队里,人来人往的也不方便,如果带她去队里,时间长了谁都知道小女孩在他家,那反倒不好。思来想去还是家里清净。开始他还担心小女孩安全,可后来一想也没人知道小女孩在他家,她在这里应该是安全的。

“我出门了,注意安全,有事记得打电话。”

佟尘辉一边说着一边举起右手,中间三根指头弯曲贴于掌心,大拇指和小指自然展开,然后把大拇指贴于耳部,他微笑着向小女孩做了一个打电话的动作。离开前他再一次嘱咐小女孩。

小女孩牢牢的记着佟尘辉临行前的嘱咐,待佟尘辉关上门,她就立马反锁上。反锁上门她并没有马上离开,她背对着门,微微抬起头,后脑勺靠在冰冷的铁门上,她慢慢闭上眼,面部朝着惨白的天花板。

已到楼下的佟尘辉直接走向停两轮车的车棚,所谓车棚只是顶上加了一个遮阳挡雨的盖子,周围并没有加围栏。还在大老远的地方他就看到了他那辆老旧的摩托车,车身的漆已经掉了一大半,座位上的布垫早已经褪了色,左边的踏板还断了半截,轮胎已被磨平早看不见凹痕,反光镜也掉了一个,整个车子散发着陈旧的味道。不过对于佟尘辉这样师傅来说并不影响正常行驶,况且他还非常了解车况。

除了佟尘辉这辆车,整个棚子里的车都在八成新以上,佟尘辉这辆独特的车往这车棚一放,反而成了最显眼的那辆,只不过显眼并不是因为鹤立鸡群。估计这车除了用来卖废铁,也没人愿意招惹它。不过这车陪了佟尘辉这么多年,从内心上讲他还真舍不得把它扔掉,因为对有些人来说,越老的物件越有感情。

插上钥匙,佟尘辉费了好大劲才把火点燃,刚启动车,排气筒就迫不及待的喷出一股乌烟,对于这些他早已经习惯,这几乎成了他每个周的必修课,一个星期中总有那么几天要跟这个车子较上几次劲,不,是这辆车子跟他来上几次劲,不过运气好的时候一个月也碰不到一次。

只要启动这辆车子便会发出一连串沉闷的低鸣声,这声音有时候像一个新生儿的呱呱初鸣,有时候又像是一个大限将至的年迈老人的呻吟。只要这个声音经过,门卫就知道是佟尘辉来了;只要听到这个声音响起,同事就知道佟尘辉找证据去了。除了新来的人会被这个独特的声音吸引外,其他人对这个声音早已经习以为常,慢慢的,时间稍微长一点,新人便也习以为常了。

佟尘辉骑着他的专属坐骑在一个早点店停下来,他没有熄火,也没有下车,听到这个马达轰鸣声,老板已经走了出来,他们没有任何交流,面无表情的老板只简洁的说了两个字,“几个?”

佟尘辉伸出弯曲了大拇指和食指的右手,仅一会老板便取来三个白白净净、蓬松饱满的大馒头。老板左手递上馒头,右手接过钱后便径自走回店里;而佟尘辉左手递上早就准备好的零钱,右手接过馒头后,轻轻一轰小油门便朝刑侦队驶去,这一过程他们依旧没有多余的交流,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这是多年来无数个这样的早晨达成的默契。

多年前一个晨光熹微的早晨,佟尘辉第一次来到这个店门口,那时候佟尘辉点了这个店有名的包子,时至今日店老板依旧记得当时佟尘辉咬下第一口包子的情景,就是那个时候几个小混混突然来店里闹事,刚刚咬下一口包子的佟尘辉正是这个时候被呛到了喉咙。

面对威胁小店的老板没有一点办法,老板卑微懦弱的向几个混混求饶,就差没有下跪了,可那几个人依旧不依不饶……

无辜的老板被吓得跑到角落蹲在地上抱着头缩成一团。眼看几个混混就要对无辜的老板下手,这时佟尘辉突然冲上来用自己的身体挡在老板身前。

蹲在地上哆哆嗦嗦的老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待他起来时那几个人已经走了,店里除了自己就只剩下佟尘辉。他们就这样认识了。

后来佟尘辉经常光顾这个早餐店,唯一不同的是,以前佟尘辉除了点包子外,还要点一杯豆浆,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一直到今天,他都只要馒头,包子和豆浆再也没有点过。馒头的数量还是一定的,要么三个,要么六个,要么九个,绝对不会在这三个数字之外。单从数字上看他是一个特殊的顾客,不过老板也并没有在意,客人怎么买他就怎么卖,他不好打听客人的想法,也没兴趣关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