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佟尘辉的猜测 4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683字
  • 2020-09-03 18:28:50

“你的资料很及时,还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今天辛苦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秦超点点头对佟尘辉说道,“您也早些回去休息。”他本来想说不辛苦的,但话最终没有出口。

办公室又剩下佟尘辉一个人,看着窗外稀疏的灯火佟尘辉陷入了沉思,他讨厌复杂的案子里牵扯进毫无抵抗能力的无辜,而最痛苦的莫过于这样的事情赤裸裸的发生在他面前。

从目前获得的资料来看这个案子不简单,甚至自己的心中隐隐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二次出现这样的预感,第一次出现以他的妻子遇难而告终,他的生活也因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佟尘辉石化般的站在窗前,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他的心却隐隐的充斥着几分担忧,这种感觉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感觉,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个案子到底隐藏着什么,这么一想那具巨人观尸体又出现在他脑海,就这样,现在与过去两个毫不相关的画面不断地在他脑海中交替。

他看着远方一盏盏熄灭的灯火,“靖州”二字突然钻进脑海,唐震的面容也闪现出来,每当佟尘辉脑海中出现唐震的身影时,佟尘辉都会潸然泪下,此刻他眼中又涌出了泪花。

唐震是佟尘辉的同学,唐震与佟尘辉还是知己,他俩有相同的崇高理想,也是他们那一届最优秀的两个学员,当然他俩还被称之为全学院配合最为密切的黄金搭档二人组。

毕业后唐震去了靖州,他加入了靖州刑侦队,由于工作上的出色,他很快就成为队里的骨干。可是人生无常,世事难料,几年前他在追查一个案件的时候牺牲在一线。消息传来的时候佟尘辉犹如晴天霹雳,当时他双脚一软跌倒在地。原本他们说好毕业后要去一个地方的,后来因为牵挂佟尘辉回了海州,唐震说靖州需要他,于是去了靖州,就这样他俩分散到两地,毕业后他俩仅见过一面,没想到那一面竟然成了最后的诀别。佟尘辉常常责备自己,如果当初跟唐震一起去靖州,如果自己一直在他身边,如果……也许就不会发生那样的悲剧。

佟尘辉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2点38分,这个时候整个海州都安静下来,璀璨的万家灯火已经只剩下几盏,从远处看这些黯然失色稀稀拉拉的灯光,就像萤火虫发出的光一般微弱,世界静悄悄的,仿佛整个海州城都睡着了。

从佟尘辉下车到走至家门,他没有碰到任何人,到这个点连蛐蛐的叫声也变得稀疏起来,也许它们的演唱会刚结束。除了个别选手还在熬夜练习外,其它歌唱家已经回家歇息了。

佟尘辉在门口站了一会,他吸完手中剩下的烟才取出钥匙打开家门。他怕惊醒小女孩,所以把动作放到最轻,把声音压到最低,佟尘辉轻轻关上门,然后轻手轻脚的走到客厅,经过小女孩房间门口时,小女孩的房间门突然就打开了,看着倦意依旧的小女孩佟尘辉满脸愧意,他以为是自己吵醒了小女孩,他愧疚的看了看小女孩,在心中暗暗责备自己太不小心,佟尘辉一副抱歉的模样愣在那里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女孩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倒是先招呼起佟尘辉来,“叔叔,您回来了?”

听到这个声音佟尘辉才回过神来,他努力挤出笑容,可这个时候面部肌肉根本不听他的使唤,“嗯!”他先是点点头,而后又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最后尴尬一笑,结巴的问道,“你,你醒了。”

小女孩好像看懂了佟尘辉的心思似的,她很认真的看着佟尘辉回答道,“睡醒一觉了,昨晚水喝得太多,起来上厕所,这不,正好碰到您回来。”小女孩画风一转突然调皮的说道,“就这样被堵到门口了!”

佟尘辉知道小女孩是在逗他乐,看着小女孩那顽皮的模样,他差点没笑出声来,不过这样一来尴尬的氛围一下子就得到缓解。

小女孩见状收起笑容,认真的看着佟尘辉,“您平时都这么晚回家吗?”

“嗯!”佟尘辉点点头,不过他很快又摇摇头,“也不是,也不一定……哎!”突然被别人这样问,佟尘辉还真有些别扭,这一瞬间他居然有些乱,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若在平时像现在这样晚他会在办公室凑合一夜,他摸了摸脑袋,过好一会才说道,“你去上厕所吧!”佟尘辉避开了她的问题。

“您每天都这么累吗?”小女孩像没听见佟尘辉的话反而又问道。

“累?怎么会累呢。”佟尘辉看了一眼小女孩,认真的说道,“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是不会感到疲倦的。”

“喜欢?”小女孩看着佟尘辉嘴里蹦出两个字。

佟尘辉点点头,“其实喜欢只是一方面,我是一名民警,肩上扛有警察应有的责任,人民需要我们的时候我必须向前,可以流汗,也能流血,但是绝对不可以辜负老百姓的期盼,这是一个合格的人民警察的责任与义务,我义不容辞。”佟尘辉好像在告诉她不管从哪方面出发这些事都是他应该做的。

小女孩看着佟尘辉眼睛睁得大大,她感觉佟尘辉突然变了一个人,眼前这个人依然是那个和蔼可亲的叔叔,但是她却觉得眼前这人的身影高大起来,甚至超过了自己的父亲,这个男人除了有爱心外,还有责任与担当,也许还有她还未来得及发现的闪光的地方。她喜欢跟这样的人待在一起,因为她觉得跟他在一起有一种从来未曾有过的安全感。

小女孩一双扑闪的大眼睛看着佟尘辉,“我明白了,您把您的工作当成了您的爱好,甚至当成了您的信仰,您把您的工作融进了您的生活,甚至已经把它融入进您的生命。”小女孩毫无保留的把她的想法说了出来。

佟尘辉的脸有些泛红,他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小女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话是从她的口中说出的吗?从来没有人在他面前说过这样的话,现在这话从一个小孩口中说出,佟尘辉的心突然激烈的跳动了一下,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不过仔细想想,跟她说的还有几分相似。不过佟尘辉还是疑惑的看向她,她知道信仰是什么吗?他们才认识几天而已,况且还只是一个上小学的孩子。

“你不是要上厕所吗?去吧。”佟尘辉再次转移话题。

小女孩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又调皮的看了看佟尘辉,“哦!对,您不说我都差点忘了,您看我这记性。”最后也不忘模仿大人的口气幽默的叹息一声。

佟尘辉坐在沙发上,他本来打算等小女孩回房间后自己再休息,可小女孩从厕所出来后并没有马上回房间,她没有说话,直接往沙发上一坐。

佟尘辉见状意识到她有心事,也许是想她父亲了,“厕所上了,该回房间睡觉了哦!”他提醒道。

“醒了之后就睡不着了,先坐一会儿。”小女孩看到佟尘辉疲倦的样子马上又补充道,“现在时间不早了,困了您就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呢!我已经睡了一觉,可是休息好了的哦。”

小女孩说话就像一个大人的语气,不过她说的很多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她跟她父亲说话也是这样吗?佟尘辉突然有些好奇。

“你确定你睡好的?”佟尘辉关心的问道。

“嗯哒!”小女孩重重的点点头。

“其实我也睡不着,不过我的精力旺盛,一点都不困。”佟尘辉突然笑着说道,“既然你睡不着,我也睡不着,那不如让我陪你说说话!”从认识到现在因为一些原因,佟尘辉几乎没时间好好与她交流过。

小女孩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佟尘辉以为她生气了,他正在想是否是自己什么地方说错了话?还没有找到答案他就看到小女孩突然对着自己笑起来,并且还说道,“既然这样,那恭敬不如从命喽!不过,不过呀是我陪您说话。”

小女孩觉得佟尘辉什么都好,就是太孤单,她不知道平时有没有人跟他聊天,当然这个“聊天”指的是摆谈生活上的事情。

那天他俩聊了很久,说了很多话,他们什么都聊,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佟尘辉惊讶的发现自己突然什么都会说了。佟尘辉没敢在小女孩面前提起他父亲,他怕勾起她的思念,他怕她伤心。果然佟尘辉的做法是对的,因为通过对话佟尘辉才知道,小女孩并不开心,她没有走出忧伤,她有心事,还是很重的心事,佟尘辉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心事,更不知道她的心底埋藏着什么,但却能清晰的感受到小女孩内心的痛苦与挣扎,还比较激烈,除了关心她父亲的安危,也许还有其它心事。她的心中好像还潜藏着对什么人的亏欠,那个人一定是他的父亲,佟尘辉在心中想。

这个孩子天性不坏,不过她的经历好像并不简单,也许跟她父亲有关,这样想着那具巨人观又浮现在他脑海,一种不可名状的瘆人感涌入心头。

佟尘辉知道并不是每一个小孩都一定能够快快乐乐、开开心心的成长,但即使不能拥有最基本的东西,也不应该背负与她年龄毫不相干的沉重包袱,她们的骨头太嫩,承受不起那份重量。看着天花板他突然觉得有些残忍,他又可怜起这个孩子来,佟尘辉真想帮她分担一些,可好心在某些事面前并不起作用,那些事涉及到小女孩的隐私,况且他们仅认识几天而已,有些事提及不仅会尴尬,也许还会伤到孩子的自尊心,他不好开口,更不知道怎么启齿。

佟尘辉突然眼前一亮,有个地方说不定她会喜欢,“我改天带你去一个地方,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去?”佟尘辉期待她的答案,他想那个地方也许能缓解她的心情,如果她不想去,那就不去,问一下也无妨,万一她愿意呢。

话刚说完小女孩就露出了兴奋且期盼的表情,“可以出去玩了,那当然好啊!”

小女孩就这样无所事事的在佟尘辉家里待着不仅会待厌,还会胡思乱想,出去散散心,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肯定是最好的,说不定不仅能缓解她的心情,还能帮她走出困扰。

“不过……”小女孩脸上的笑意瞬间全无,露出了担忧的神色。佟尘辉以为她会拒绝,竟有些紧张的看着她,等待着她的答案。

“不过,会不会耽误您的时间,影响您的工作啊?”小女孩知道佟尘辉想陪陪自己,她早就感受到了这个叔叔带给他温暖,从她记事起从来没有感受过母亲的温暖,她从小就跟着爷爷相依为命,后来又跟着爸爸过上了颠沛流离的生活。眼前这个人虽然认识时间短,但是自己却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个叔叔给他的温暖有些时候甚至超过了自己相依为命的亲人。她说不出这是什么感情,但她知道这是爱,是人世间最简单最纯粹关心爱护她的爱。

“不会,我会找一个空闲的时间去。”佟尘辉怎么会耽误工作,忙的时候他的时间都是像挤牙膏一般挤出来的。

“真的?”小女孩不敢相信佟尘辉说的话,她一副怀疑的模样,“可是您每天都很忙的呀,今天,今天都这个点才回家。”

“该忙的时候就忙,该休息的时候就休息,哈哈,劳逸结合。”佟尘辉见她不相信便又解释道,“干我们这一行工作时间不稳定,并不是每天都像今天这样,今天只是一个例外。”

“嗯!”小女孩点点头并没有再说其它的。

佟尘辉见状又说道,“你放心,只要你想去,我一定会找时间带你去的,还有其它地方呢!”佟尘辉话刚出口就有些后悔了,其它地方她会喜欢吗?自己倒是非常喜欢那里,可认识的人也没几个愿意往那样的地方跑的,而且以目前小女孩的情况,她根本不适合去那里,那里的环境说不定会勾起她内心的痛,再一次撕裂她还没愈合的伤。

“其它地方,其它什么地方?很好玩的吗?”小女孩来了兴致,好奇的问道。

“嗯,没……”佟尘辉突然变得支支吾吾起来。

小女孩敏锐的觉察到了什么,她嘟起小嘴,做出一副生气的模样。

“其实,其实就是说的要带你去的地方。”

“那是什么地方呢,有什么好玩的呀?”小孩子一般都好奇,而且还喜欢刨根问底,好像知道了答案,就会立刻身临其境,马上就能体验到其中的乐趣。女孩充满了期待,她猜测可能是游乐场,但想了想又不确定,她看着佟尘辉想从他口中得到答案。

“我带你去看风景。”

“什么地方?”

“带你去大山里,那里风景秀丽,空气清新……那里有各种奇花异果,珍禽异兽,还有各种可爱的昆虫。比如:色彩绚丽的蝴蝶;穿梭于花丛中嗡嗡鸣叫的蜜蜂;头顶上扎了两根冲天辫,用手一碰颈部就会‘咯吱咯吱’作响的天牛……”

佟尘辉不时用手比划着那个场景,同时还模仿着鸟语虫鸣,甚至还模仿出自己陶醉于花香中的样子,所有的场景他都描述得绘声绘色,好像最期待那个环境的人是他自己一样。

“山里?”小女孩露出失望的表情,大山对她来说根本不算稀奇,她喜欢那里的空气、风景、一草一木……但是她讨厌那里扰人的蚊子、叮人会立马起疙瘩的昆虫以及咬上一口会有生命危险的毒蛇,况且山里的路还特别难走。

“其实也不是专程去看风景,主要是去收集一些资料,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去看望一位上了年纪的老爷爷。”佟尘辉没有隐瞒,直接给小女孩说道,“顺便带你去透透气,看看外面的风景……说不定你会喜欢那里的呢!”

佟尘辉一直想抽空去看望老大爷,除了看望他老人家外,关于老人家的个人问题佟尘辉还准备与老大爷交换一下意见,那天一面之缘后老大爷也成为了佟尘辉比较牵挂的人,只是苦于抽不出时间。正好他正准备这两天再上去看看案发现场,老大爷家离那里本就不远,佟尘辉正好可以去他家坐坐。

听到去看老爷爷,小女孩瞬间来了兴趣,她兴奋的问道,“哪天去,你把时间定好了没?”小女孩的爷爷虽然很早就过世了,但是爷爷的模样,她至今不会忘。爷爷对她疼爱有加,爸爸常常不在家,爷爷在世的时候总是爷爷陪伴在她身边照顾她。有一次爸爸喝醉了酒要打她,最终还是爷爷让她免遭其苦;还有一次那时她爸爸在家,她淋了一场生雨,得了一场重感冒,一个人躺在床上,他爸爸喝醉了酒没有管她,要不是爷爷及时发现找来医生,可能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了她,所以她亲近老人,也喜欢老人,愿意跟老人待在一起,聊聊天,说说话。

“就这两天。”佟尘辉也不确定,他也给不出具体时间,“确定后我提前告诉你。”

“那就这么说好喽!”小女孩打了一个哈欠,虽然她用右手手掌挡了一下,不过还是被佟尘辉看见了。

佟尘辉看了看表,现在已经凌晨四点过,天快亮了,已经睡不了多久,他看着小女孩一脸困意的样子,心想睡一觉总比不睡要强,哪怕打一个盹儿也好,于是说道,“时间不早了,今天就到这儿吧,赶快回房间休息。”

“天就快亮了,现在去休息也睡不了多久,要不咱再聊一会。”小女孩的样子明明很困,可嘴上却没有要休息的意思。

佟尘辉却不知道虽然小女孩困了,但她此时却突然发现跟佟尘辉聊天很轻松、很开心,还让她有一种惬意的感觉,她已经记不清楚多久没像现在这样放松过了。要是每天都这样多好呀,她在心中祈祷。

“嗯……”佟尘辉轻轻叹息一声,而后又摇摇头,“不好,今天太晚了,睡觉对人非常重要,睡眠对小朋友身体发育有好处,以后在一起的时间还很多,先去休息吧!”佟尘辉说以后在一起的时间很多,好像小女孩是他的女儿,他们是一家人一般,他完全忘了他在帮小女孩寻找父亲,她只是暂住在他这里,迟早会离开。

不过小女孩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却暖暖的,她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佟尘辉已经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了,一股莫名的幸福感突然从心底的某个地方涌起,要是自己也有一个像这样的父亲该多好呀。

“嗯!”小女孩点点头,脸上盛开了沉浸在幸福中的笑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