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佟尘辉的猜测 3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336字
  • 2020-08-26 19:14:10

“快过来坐。”佟尘辉向小女孩招了招手,小女孩这才向长椅走去。“来,拿着你的两份。”说着他又把右手的两个塑料袋递到了小女孩手上。

陈然虽然不大情愿,但见状还是走了过去。速战速决吧!他可不想被熟人看见。就这样,路灯下的长椅上三个人“大快朵颐”起来。

“好特别的味道,除了较辣外,这个味好熟悉,吃着有一种回到小时候的感觉,难怪叫’妈妈的味道’。”佟尘辉自顾自的说道。

听到佟尘辉的感叹,陈然的心中竟也生出这种感觉来,只有小女孩用疑惑不解的眼神看着佟尘辉,她并没有他俩的感觉,所以不能理解此刻他俩的那种心情。

“味道的确很好,可这燥热的天气吃面条却有点难以下咽。不过还好,贴心的老人家送了一份清凉小甜点,这汤汁比汤圆更可口,醪糟加红糖,汤色亮丽还解渴。你们也尝尝。”佟尘辉提醒道。

“这天气的确不适合吃面条,不过这面条太难得,这样的味道我很久没尝过了,我还是先把面条解决了,美味怎么能辜负呢!”陈然三两下解决完面条后端起汤圆先喝了一口汤汁,“嗯!别人家的醪糟汤圆放的是白糖,而她家放的是红糖,这醪糟不像来自采购更像自己做的,味道浓郁绵长,熟悉又难忘的味道,总能勾起人的回想。”陈然感叹。

其实佟尘辉今天的心情非常复杂,因为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刚刚食物带给他的回忆让他平静了一下。

小女孩沉浸在美食中,完全忘了佟尘辉他们的存在,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模样陈然忍不住笑了笑,“这孩子一定是饿坏了,在办公室给她糕点她还不要。”这样想来心中不免有了丝愧疚。

佟尘辉对陈然使了一个眼色,陈然先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会意的点点头,他们就这样先后消失在灯光外的黑暗里。

“这孩子今天能寄宿在你那儿吗?”佟尘辉语气平缓,但声音却压得很低。佟尘辉还是很放心把孩子交给他的,因为他非常清楚陈然的为人,通过今天的接触他知道陈然还是当初自己认识的那个陈然,一点也没变。

出什么事了,要寄宿在我家,陈然心想。随即问道,“你要出远门?”

佟尘辉看出陈然犹豫不决的样子,严肃的说道,“你知道我的工作,忙起来根本没时间照顾她。”

陈然知道佟尘辉是工作狂,可他在没有跟家里那位打招呼的情况下是不敢贸然带人回家的,哪怕是孩子。他的确犯难了,一边是同学兼兄弟,虽然多年不见,但感情还是在的,更何况这孩子懂事,他也喜欢。可一想起家里那位他就不敢贸然做决定,陈然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佟尘辉看出他有难处,虽然是好兄弟但也不能强人所难,“不方便……没事,我再想想其它办法。”

佟尘辉正准备往回走,却发现陈然依旧没动静,佟尘辉知道他是在责备自己,虽然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但知道此时他的心里一定很自责。

佟尘辉转过身,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了?”

陈然没出声。

“如果是刚才那件事你就别管了,我有办法的。走吧!那孩子还等着我们呢!”佟尘辉安慰道。

陈然突然拽了一下佟尘辉,“明天我值班,如果你不方便,可以把她带到我办公室来!至于晚上……”佟尘辉没有回答,他轻轻拍了拍陈然的肩膀,然后转身朝灯光下的光明走去。

其实寄宿陈然家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佟尘辉工作忙,担心照顾不好她,佟尘辉猜测那个被人谋杀的男子是女孩的父亲,如果真是这样他担心女孩的安危,小女孩寄宿自己家很多人都知道,他觉得小女孩寄宿在自己家并不一定安全,除非他二十四小时都在女孩身边,他担心当年的事再一次在自己身边发生。陈然是今天偶然遇见的,莫说别人,就是自己也觉得意外,小女孩寄宿他家更安全,因为根本就没人知道,寄宿时间也不用太长,佟尘辉知道只要把这段风声时间过了就好了。

“吃好了?”

“嗯!”小女孩一边点头一边用手里的纸巾擦了擦嘴。

“时间不早了,你也赶快回家,嫂子会担心的。”佟尘辉对陈然说道。

陈然点点头并未说话。

佟尘辉和小女孩一直把陈然送到他停车的地方,“陈叔叔再见!”小女孩朝陈然挥动着小手。

“那我回去了,你们路上也注意安全。”陈然又看向小女孩,“空了记得来看叔叔哦,下次我教你新的游戏。”

佟尘辉一直看着陈然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才慢慢转身。回去的路上小女孩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佟尘辉没有惊扰她的梦,直到到家,他还在摩托上坐了五分钟才把她叫醒。

一到家佟尘辉一边烧水,一边督促小女孩洗漱,然后快速又简单的做了卫生。家里很久没有这么闹热了,虽然现在很晚人也很疲倦,但却激发了他曾经的那种充实的幸福!

忙完一切他敲开了小女孩的门,“叔叔要出去一趟,一个人在家有人敲门千万别开,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客厅那台电话是能用的。”说着佟尘辉指了指客厅座机的地方,回过头时又把一张卡片递到小女孩手中。卡片是用白纸裁的,上面写着一排数字,虽然只是简单的几个数字,但却显示着写字人的笔力浑厚,字体刚劲有力,当然这是小女孩认为的。

“你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过来接你。记住,有事打电话!”说着,右手模拟成手机的样子在耳朵上晃动了一下。“晚安!”佟尘辉轻轻带上了门。出了门,他长长的舒了口气,总算好了。他看了看表现在十二点四十八分,比预料的时间还早一点,但佟尘辉还是以最高限速朝刑侦队的方向驶去。

很快他就来到大楼下,白昼的喧嚣早已淹没在浓重的夜色中。虽然马上就到凌晨,空气中不时也会有微风传来,但海州大地上的地气并未完全消散,人站在白天太阳烘烤过的地面,依旧能感受到地表传来的热气,即便如此也还是比白天好了不知道多少,本就沉闷的空气夹杂着地表散发的阵阵热气,依然让人有一种烦闷的躁动,这就是海州城夏日别具一格的特色——最热的时候非凌晨五点地气不散。地气不散,热量循环,海州城就像一个闷热的蒸笼。

隐没在草丛里的蛐蛐叫个不停,除了蛐蛐的叫声四周安静得看不到一个人影。佟尘辉抬起头,三楼有一间办公室的灯还亮着,他的嘴角浮起一丝笑容,“小伙子还挺准时的。”

“佟队。”看见佟尘辉进了门,年轻人从椅子上站起来恭敬的打了一个招呼。

这个年轻人叫秦超,地道的海州人,对佟尘辉的故事早就耳濡目染,在他心中佟尘辉就是一个传奇,一个时代的英雄,他一直把佟尘辉视为偶像与榜样,就是这个传奇的人物让他萌生出了当警察的愿望,他选的学校填的专业皆是受佟尘辉的影响。

严格说来他的身体素质不算很好,在侦查方面也没有天赋,他出色的地方在于对计算机的运用,他读书的时候计算机在这方面的运用并未推广,当时计算机只是他的一个爱好与特长。但他与其他人不一样,当同龄人沉迷游戏,谈恋爱,追求时尚,追星的时候,他却埋着头看刑侦方面的书,同时还在加强身体锻炼,不断训练提高自己的格斗技巧,毕业那年在老师与同学的诧异声中他的各项毕业考核均以年级前十的成绩顺利结业。当别人诧异的时候,只有他自己知道,除了自己的努力与坚持,还有榜样与信仰带给他的力量,也就是这个力量让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也让他成功进入了这个神圣的职业。毕业没几年计算机的优势渐渐显现,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计算机渐渐被运用到刑事侦查中,他的爱好与特长也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进入海州刑侦队后,哪怕站在他面前的佟尘辉看上去与其他人一样普通,他对佟尘辉的崇拜与敬意也丝毫未曾降低,他知道榜样不仅能带给人力量,还能让崇拜榜样的人非常努力的变得与榜样一样优秀。

佟尘辉点点头,伸出右手向下压了压示意他坐下。

秦超并没有坐下,他从桌子上拿起一份早就准备好的资料,恭敬的递到佟尘辉面前,“佟队这是你要查的人的资料。”

佟尘辉迟滞的伸出双手,几乎颤抖的接过资料。

佟尘辉的反应让秦超有些纳闷,他在心里嘀咕,佟队怎么了,这可不是他平时的作风,他今天怪怪的,似乎还不在状态。

佟尘辉没注意秦超细微的变化,他翻开资料,“韩承刚”三个字,首先映入眼帘,旁边是一张打印上去的黑白头像,虽然只是一张头像,但他微胖的体型在他脸上似乎依稀可辨,而他的整个身影却在佟尘辉脑海里闪现。佟尘辉合上资料,陷入了沉思。

秦超见状先是一愣,随后根据职业习惯大声诵报,“韩承刚,男,身高1.75米,体型偏胖,靖州市人。五年前来到海州,四年前不知何故突然离开海州,两年前再次来到海州。父母早亡,妻子五年前不知所踪,目前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一个13岁左右的女儿。”

秦超一口气介绍完韩承刚的基本情况,他悄悄地朝佟尘辉看去,佟尘辉不知什么时候已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秦超来到刑侦队以来第一次见到他们队长有这种状态,似乎有些魂不守舍,一直以来佟队给大家的印象可是果断、勇敢、稳重、沉着冷静、处变不惊……心理素质强悍。别说在队里,哪怕是在局里也是公认的。

秦超虽然很意外,但他还是继续补充道,“据查五年前韩承刚在靖州一直以卖肉为生,他是一位屠夫,从小就在菜市场长大,他父亲也以卖肉为营生,他继承了他父亲的衣钵。这个职业虽然算不上高雅,但还是能让他们一家人的生活过得足够滋润。”

他突然停了下来,目光再次移向佟尘辉,正好与佟尘辉的目光撞在一起。佟尘辉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他下意识的把目光移开,这才继续说道,“五年前他来海州时走得匆忙,我猜当时他除了钱和金银首饰外其它什么东西都没带走,连一头杀后还没有卖的猪肉都没来得及处理,直到发出难闻的气味被邻居发现才知道没有人在家,他的邻居都说他们悄无声息的失踪了,慢慢的坊间越传越神乎……我至今想不明白他当初为什么会来海州,他在海州也并没有找到比他原来待在靖州时更好的工作,从他当时匆忙离开的行迹来看,他好像在回避着什么东西。”

后面这些秦超可没有写在报告里,报告里写的都是一些官方也就是明面上的基本情况,相当于我们说的简历,而后面这些是秦超通过调查,同时经过多方渠道好不容易得来的资料信息。韩承刚待在海州期间的资料倒是好寻,可其它地方的就需要时间了,而且可信度还有待查证,所以秦超觉得还需要核实。

其实佟尘辉非常清楚,秦超已经做得相当不错了,化验结果还没出来,佟尘辉先通知秦超查找“韩承刚”的个人资料,从通知他到现在也仅仅几个时辰,佟尘辉知道早些拿到此人资料总会有用处。

“但是,但是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秦超看着佟尘辉疑惑的说道。

佟尘辉眉头一皱,认真的看着秦超,此刻秦超的脸上神情严肃,佟尘辉知道一定是秦超有重大发现,佟尘辉点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几个月前他回了一趟靖州,从靖州回来刚好两个月他就遇害了,我觉得这事有些蹊跷,似乎跟他当年突然离开靖州有关。”

佟尘辉点点头,眉头皱得更厉害了,他感觉这个事绝对没有想象中的简单,整个案件的思路也在他脑中越来越清晰。

“还有其它发现吗?”佟尘辉看向秦超。

“我不清楚他去靖州干嘛,但是我发现他的身份证过期了,不知道他是不是去换新身份证,毕竟自从五年前他离开靖州后这还是他头一次回去,而且回去没多久就遇害了。”

佟尘辉轻轻点头。

“我,我感觉”秦超欲言又止。

佟尘辉知道他可能还有其它发现,或者有什么自己的看法,佟尘辉看着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感觉五年前他来海州是为了避难的,我猜他的杀身之祸早在五年前已经形成。”秦超有这种看法,虽然还没有证据能证明,但秦超还是想在第一时间把自己的分析结果说给佟尘辉听,然后想听听佟尘辉对自己分析的看法。

虽然佟尘辉赞同秦超的分析,但是他既没有表态,也没有点头。

经过这段时间跟佟尘辉的学习,秦超进步非常大,他早已不是刚来刑侦队的那个愣头小伙子。

最后佟尘辉还是露出了赞许的目光。

秦超看懂了佟尘辉的意思,他摸了摸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这些都需要查证。”几个字突然从秦超口中蹦出来。

“查证是必须的,办案就是要实事求是,我们一定要保证案件的真实性,绝不容许任何人亵渎法律与人民的尊严!”佟尘辉说这话时铿锵有力,而秦超听得也热血沸腾。

秦超的毕业成绩还算不错,但刚调到刑侦队时陌生的环境让他还是不能适应,甚至在工作上偶尔还会出错。在别人责备与冷落他的时候,佟尘辉却依然小心翼翼的引导着他,这些作为当事人的秦超当然是知道的。偶尔情绪低落的时候秦超会生出绝望的念头,那个时候的他又开始怀疑自己是否适合这个工作,当初该不该进刑侦队。佟尘辉好像看出了他当时的心思,他找了一个空闲时间像朋友一般把秦超约了出来。那天他俩谈了很久,说了很多东西,不管是生活上的,还是工作上的都有。秦超印象最深刻的是分别前佟尘辉对他说的话:“有时候适合比努力重要,有时候努力比适合更重要,这并不是绝对的,它因人而异。但不努力一下你又怎么知道自己不合适呢!之所以会怀疑与迷茫,也许是因为努力还不够,还差一点火候。”

秦超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他突然想起自己第一天加入刑侦队时佟尘辉与他的谈话:

“你喜欢警察这个职业吗?”

秦超没有多想坚定地回答道,“喜欢!”

“你愿意为这个职业奉献你的青春,甚至人生吗?”

“愿意!”

“真的愿意?你的内心真是这样想的?我要你实在真诚的回答我。”佟尘辉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大,他非常严肃的说道。

“愿意,这是我内心的想法,在我报警校的时候我就已经下定了决心。

“很好!但我更希望你能用事实证明。”说完佟尘辉就走了,从那以后佟尘辉对他异常严格,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佟尘辉想让他在压力中成长,却没人知道佟尘辉在暗中经常帮他,更重要的是佟尘辉教给了他很多的知识,正是这样他才有了如此迅速的进步。

当时秦超的额头早就沁出了汗,佟尘辉走后他才悄悄地擦掉额头上的汗珠,那个场景历历在目,每当想起那个画面,他的心就更加坚定,斗志也会在不经意间增加几分。

他暗暗告诉自己:“我会证明的,我会用行动证明给您看,也会证明给所有人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