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佟尘辉的猜测 2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195字
  • 2020-08-24 20:22:35

“陈老师好!”一个穿着白大衣的年轻小伙子刚好从这里经过。

“小高,化验室的门关了吗?”

“嗯!没关,罗老师还在里面。”小高心里好奇,陈老师怎么关心起化验室了,但他又不敢多问,只是站在原地。

陈然看他愣在那里笑了笑,“谢谢你,你先忙你的吧!”随后陈然转过身对佟尘辉说道,“跟我来吧!”

陈然带佟尘辉他们来到一条僻静的廊道,他突然停下转过身对佟尘辉说道,“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很快就来。”

佟尘辉目送陈然走进一扇小门,他一眼便知门内不是化验室。

不一会儿,陈然走了出来,佟尘辉发现他的手里多了一个小袋子,一个类似小试管用于储存液体的容器,还有一根未开封的针管。他向佟尘辉笑了笑,“是这个小女孩吧!”

佟尘辉点点头。

“来,小姑娘,配合一下叔叔:伸出你的左手。”

小女孩愣愣的看着他,她没有伸出左手,也没伸出右手,而是把双手藏在身后,看来她怕打针。

“听话,待会叔叔给你糖吃!”

小女孩没有受糖衣炮弹的诱惑,反而把手藏得更好了。陈然无奈地看着佟尘辉。

佟尘辉把目光转向小女孩,他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小女孩肩膀,“你忘了我们早上的约定!”

小女孩嘟哝着嘴,极不情愿的伸出了左手。

血样采集好后,陈然简单嘱咐了几句就把血样交给了佟尘辉。他看了看表,十二点十六分,已经下班一会儿了,“走,我们吃饭去!”

除了陈然他们都没动,陈然这才注意到佟尘辉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

“怎么,有事!有事到点也该吃饭嘛!况且我们很久没见面了,趁现在这个机会聚一聚,此时正好是下班时间。”

佟尘辉低着头没有回答,陈然见状又补充道,“你倒没什么,这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见佟尘辉没有反应陈然又说道,“这是我们高中毕业后第一次见面,今天机会难得,不说聚一聚,怎么也得一起吃个饭。”他看了看有些松动的佟尘辉,“不过我得先说好,今天我请客!”

陈然还想说什么,可还没等他开口佟尘辉就补充道,“咋俩还分彼此,你想吃什么,你请客,我买单。”

佟尘辉不在乎吃不吃饭,他早已习惯了三餐不定时的生活。一来两人多年未见,二来今天别人帮了忙,实在是拉不下脸。他平时最讨厌开后门拉关系,不安程序办事,因为他觉得不按程序办事,自己倒是走了捷径,更多按章程办事的人就要多耗费精力与时间,多走冤枉路,因为配置的资源是一定的,当资源被不当占用后,更多人的资源就得不到有效配置,社会资源就得不到合理分配。今天也算偶遇,的确时间也急,要不是碰到老同学陈然,可能就要折腾到下午去,甚至更长时间。别人帮忙办事,请吃饭也是理所当然的,更何况还是多年不见的老同学老朋友。

“走吧!”换作陈然愣住,轮到佟尘辉催促。

虽然那天中午时间急促,但他们还是聊了很多。回忆高中时候的一些往事,算是叙旧;互相关心近况,算是问候。

“酒逢知己千杯少!”虽然他们没喝酒,却有那种无酒也知己的情怀。佟尘辉很久没有这样放松,回忆起高中时的一幕幕佟尘辉不禁心生感慨!他甚至惊讶自己什么时候开始这样多愁善感了,却不知道陈然也沉浸其中,他们都好像返回了高中时代,那个充满青春悸动的年龄,无忧无虑的谈论着未来,谈论着梦想!那时的一切在现在看来仿佛是一场梦,两人刚打一个盹就同时醒来,仅仅一瞬间他们就被带回了现实。

佟尘辉如愿的付了账,他独自一人带着血样出了门。小女孩则跟着陈然去了医院,用他的话来说她不想小女孩过早接触与她这个年龄无关的东西。血样交出的时候他的内心是复杂的,他无法预知结果。如果与她无关那接下来他有义务帮她寻找亲人,那至少还存在着希望;可如果化验结果一致,那她的人生将会发生巨大变化,她该何去何从,她能接受吗?这个问题在佟尘辉脑海里徘徊。他与小女孩只是萍水相逢,不过当这种事发生在他面前时他还是难以接受。佟尘辉讨厌看见这样的事,但是作为警察这种事总会遇到。他希望这样的事永远也不要发生,但他总不能如愿以偿的擦肩而过,看见后他更不可能置之不理。“但愿是自己想多了。”他安慰着自己。

送完血样佟尘辉直接回了队里,他下午有事要忙,临行前他和陈然商量了一下,下午这段时间小女孩暂时由陈然照顾。

与以往相同佟尘辉又是最后一个下班,他刚行驶到主干道手机突然响起,他靠边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停下车。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立刻传来陈然的声音,“你在哪呢?”

佟尘辉抬起头看着黑漆漆的天空,下班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他知道自己太久未过去陈然已经开始担忧,所以才打电话来询问。

佟尘辉刚准备开口,那头的声音已经传来,“我们还在医院,你什么时候过来……”显然陈然已经着急。电话那头停顿了一下,四秒过后声音再次传来,“说好的一起吃晚饭呢,晚餐都变成宵夜了!”陈然忽而幽默的说道,语气中完全没有一点抱怨的意思。

他看了看附近的建筑物,路上行人不多,但此时整个城市依旧灯火璀璨,“我正在赶来的路上,很快就到了。”佟尘辉宽慰道。

佟尘辉以最高限速向医院的方向驶去,过了大概半个小时,佟尘辉来到医院楼下。他没打电话,而是先用目光在那栋楼上搜寻,今天上午陈然告诉他办公室位置的,这并不是住院楼,好多办公室的灯并没有亮,佟尘辉把目光停留在四楼那盏璀璨的灯光上,那正是今天上午陈然告诉他办公室的位置,锁定目标后佟尘辉快速朝那里走去。

门虚掩着,佟尘辉先敲了敲门,然后轻轻推门而入。

“陈大夫!”佟尘辉先微笑着打了一个招呼。“辛苦了!”然后又一脸严肃的感谢道。

陈然放下手中的笔从椅子上站起来,佟尘辉这才发现他刚刚正在与小女孩做益智类游戏,小女孩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看样子她好像很开心,她对他好像也很亲近,他俩倒是挺谈得来的,佟尘辉心中一悦:小女孩并不像自己心中想象的那样内向。

“你总算忙完了!”陈然感叹,“来来来,先过来坐一会,缓缓劲。”

“今天辛苦你了。”佟尘辉再次感激。

“咋俩谁跟谁呢,这么多年的交情,那时候咋俩可是吃住学都在一块儿,连衣服咋俩都是一起穿,看你这话说得见外的,你再这样说我可要生气了。”

佟尘辉并没有说话,他只是微笑着点点头,然后走过去拍了拍陈然的肩膀,不知道什么时候两只手已经紧紧握在一起。

良久,佟尘辉才说道,“时间不早了,走吧!”原本佟尘辉想说送他的,但想到自己那辆摩托他临时取掉了那些话。

“回去了吗?”陈然问道。

佟尘辉点点头。

陈然却摇了摇头,“我们还等着你吃夜宵呢!”

“吃夜宵,你们还没吃晚饭?”佟尘辉疑惑的问道。他的语气变重了一些,语调中还透着一股责备之意,“一个小时前不是请你先带她去吃饭吗?”佟尘辉还是担心小孩,毕竟她们在长身体,而且小孩的胃比成年人的更脆弱。

“我们不是在等你嘛,今天不是说好的一起吃晚饭,难得的机会,等一下也没什么的。今日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了。”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明显有些落寞。

陈然看了看小女孩,“你不回来她都不去,我也没办法。”他的语气平淡。

佟尘辉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语气过重,别人好心帮他照看孩子,自己还对好心人发火,这样的确有些过分。佟尘辉用抱歉的眼神看着陈然,“你们想吃什么?”他的语气也变得和缓起来。

“旁边有一家餐馆味道还不错!我们都商量好了,就看你的意思了。”说着他看向小女孩,“走吧!先去瞧瞧。”陈然猜测佟尘辉并没有吃晚饭,他知道大家都饿了,毕竟现在时间已并不早。

“那家,那家是什么?”佟尘辉眉头轻蹙,吃什么陈然并没有说,他隐隐觉得“那家”两个字好像有什么问题。虽然佟尘辉嘴上并没有多说,但在心中他却仔细想了想,最后疑惑的看着陈然。

吃什么他本不在乎,只要他们喜欢就好,可连吃什么都不知道,他心里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佟尘辉办案中的那种寻根问底的精神慢慢显露出来,只是把工作中的敬业精神带到生活中,在旁人看来就显得有些较真了,不过陈然并不介意,一来他们的关系够铁,二来他喜欢佟尘辉这种务实精神。

“这个点除了夜宵也没什么吃的。”陈然看着佟尘辉笑了笑,“有烧烤、粥、炒粉、面条……如果,你有更……”

“那走吧!”没等陈然说完佟尘辉已经说道,看样子他还有些迫不及待了。

等陈然带大家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那家店铺已经打烊。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关门了,陈然心中纳闷,他却忘了路上的行人早已经稀少。本来准备给佟尘辉一个惊喜的,现在惊喜没带来,反而给自己平添了几分失望。

“是这家?看着还挺不错的,可惜来晚了。”看着店铺的招牌佟尘辉的食欲已被勾起,他有些遗憾地说道,“只能换一家了。”

说着大家朝前面走去,沿途的店铺多半关了门,店铺关了门的路段光线暗淡了很多,只留下稀疏路灯孤独的光芒。

一行人匆匆向前,佟尘辉突觉眼前一亮,连忙向右前方看去,嗬!几十米道路上唯一开着门的店铺,而且还是一家餐饮小吃店。它就像夜晚的海岸边矗立的一盏明灯让大家一下子看到了希望。

佟尘辉抬眼看去,招牌上硕大的几个字:“妈妈的味道”。名字倒是别出心裁,佟尘辉笑了笑。还未进入已经看到店家正在收拾桌凳,看样子好像已经打烊了。众人刚刚生出的希望瞬间就消失,陈然的肚子咕咕地叫了一下,原本不是很饿的他饥饿感竟突然增加了几分,如果关门就只有去吃烧烤了,他在心中想,作为一位医生他是不喜欢吃烧烤的。

“老板,有些什么吃的?”走到门口的佟尘辉先开了口,不管怎样还是得先问一下,万一有吃的呢。

“几位,不好意思,小店已经打烊。”老板抱歉的说道。

“这不还没打烊,门还开着呢。”正当佟尘辉他们失望的时候,小女孩却指着大开的门微微一笑对大叔说道。

“几位不好意思,小店的确关门了,煮面条的水刚倒,你看凳子也都收了。”听这么一说他们立刻抬眼看去,地板被拖得干干净净,木凳子已反扣在桌子上,里面厨房的方向还有一个人影在晃动。

“你们有面条?”这话是对里面那个人影说的,所以音量也比先前增大了几分。

只是问题被外面这个人抢先回答了,“嗯!小面是小店的特色。”

特色,听他这么一说,味道好像很不错的样子!陈然心想,自己往常从这儿经过居然都没有注意,不过好像平常人还是挺多的,陈然脑海中一闪,好像还有那么一点印象。

“大娘!今天我们还没吃晚饭,一路过来就您家开着门。”陈然恳求的说道。

小女孩这才发现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走了出来。她的双鬓斑白,额头上有几道深浅不一的凹痕,头上一半的发丝已被岁月染成了白色,无情的岁月给了她苍老的同时,也给她微笑的面容增加了几分慈祥。看来旁边那个男子是她的儿子,小女孩猜测。

“能不能方便一下……”

“可是……”

“我看这样吧,接些水在小锅里煮。”老奶奶打断男子的话对他吩咐道。男子点点头不再说话,转身向里面走去,很快里屋就传来打火的声音。

“来,你们先进屋坐。”说着她就近放下一张桌子的凳子。

“不用了,我们打包走。”佟尘辉的声音并不小,可正在放凳子的老奶奶并没有听到。

放下凳子老奶奶又熟练地拿起桌布擦拭起桌子来。可桌子擦好后她才发现身后居然没有动静,当她转过身时却看见他们三个人拘谨的站在门口不肯进屋。

“愣着干嘛,快进来坐呀!”

“我们打包走,就不进来了。”佟尘辉目光转向里屋大声说道,“面条不要用碗盛,我们打包带走。”

老奶奶看向他们,又看了看他们脚下,刚刚拖的地板在灯光的反射下格外明亮耀眼,老奶奶知道这几位食客怕弄脏自己刚打扫的地板。她笑了笑,轻轻摇了摇头转身走向里屋。

十分钟后她走了出来,此时她的手里多了几样东西,四个塑料袋,一只手两个,每个塑料袋里装着一个便利餐盒,男子紧跟其后,他手里拿着两袋。老奶奶把手里的四个袋子递了过去,然后转身接过男子手里的两个袋子,“拿着!”

这次没有人接,陈然他们愣在那里,心里琢磨着是不是弄错了。

“奶奶,我们三个人,三份就足够了。”

看着疑惑的几个人,老奶奶笑了笑,“一共六份,三份面条,三份汤圆,一人一份面条和一份汤圆,汤圆我多加糖的,天气热醪糟汤圆好着呢,能解渴。”老奶奶看着不解的三人,明白他们心中的疑惑,于是又解释道,“哦,汤圆是送的,不收钱,你们放心吃吧!”说着把另外两份也递到了陈然手上。

“这怎么行呢!谢谢您的好意,您的心意我们心领了,但钱还是要给的。”说着佟尘辉把钱塞进老奶奶怀里,在煮面条的时候,佟尘辉已经看到了价目表,听到老奶奶的话他又加上汤圆钱和打包的费用。

“说好的只收面条钱,多的你拿着。”老奶奶好像有些生气。

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老奶奶不收汤圆钱,唯一的解释是遇见好心的店主了。

“老人家您把钱收好,您们做生意也不容易。”陈然也说道。

“来,找你零钱,你们给多了。”老奶奶递过零钱,佟尘辉他们对视了一眼,没人去接。

“拿着,你们再这样东西就不给你们了。”边说边做着要收回食物的动作来,看得出老人家是真的生气了。

佟尘辉他们不好再推辞,接过老人家手里找的零钱,一连说了几声谢谢后方才出了门。

回去的路上行人更少,一路上他们只碰到两个行色匆匆的路人,不过此时却比白天凉爽了些,不时有一股清爽的微风扑面而来。时间太晚了,路上众人无语,他们只顾着朝一个目的地前进,很快就来到陈然办公楼下。

“就在这儿坐吧!”佟尘辉指着路灯照耀下的长椅。

“不上去?这儿不太好吧!”陈然眉头一皱。

“我看这儿挺好的,不仅环境优雅,还有纯天然的音乐伴奏。”听着草丛里蛐蛐的叫声,佟尘辉风趣的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