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佟尘辉的猜测 1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336字
  • 2020-08-23 12:57:18

刚吃完早餐,佟尘辉的电话就响了,电话是队里打来的,“佟队,化验结果出来了,死者为男性,死者头部多处受创,鉴定结论为钝器所伤;胸部受利器致命一击,嗯!应该是匕首所伤!死者身上未发现身份证、银行卡等有效证件,身上只有一个钱包,钱包里除了几张零钱什么都没有,钱包上并未提取到任何指纹。据尸检资料显示,死者身上多匹肋骨骨折,还有两匹被折断,显然生前经过了一番殴打与虐待。”电话那头停顿了一下,“嗯!死者身份、死者身份正在确定。”

佟尘辉知道凶手处理过现场,但他也知道如果连被害人是谁都不知道,那一定会影响破案的进度。佟尘辉很着急,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些即时证据会慢慢消失,时间过长,特别是几十年后无迹可寻的情况也不是没有的。

佟尘辉并没有说话,他沉默了。

听不到佟尘辉的声音,电话那头立马解释道,“这伙罪犯非常狡猾,能证明死者身份的有效证据已经被他们全部销毁,要查出死者的身份需要一点时间,我们正在努力,一旦有消息立刻通知您。”

佟尘辉对电话那头说道,“尽快查清死者身份,一有消息立刻告诉我。”他的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感情色彩。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回答,“是,我们会……”

“嗯!”还未等电话那头把话说完,佟尘辉说了一句就匆匆挂断电话,电话的另一头,只听到一连串的“嘟嘟”声。

佟尘辉知道这样找无异于大海捞针,他可没有时间能浪费,他知道线索可是稍纵即逝的,对于破案,有时候打的就是时间战。在他挂断电话的那一刻,一个想法已在他心中产生。

“待会跟我去一个地方,帮我一个忙。”佟尘辉看着女孩,显然在征求她的意见。

小女孩也看着佟尘辉,只是她的眼睛瞪得老大,她诧异的说道,“我能帮你什么忙?”

佟尘辉看出了她的心思,忙解释道,“对你来说很简单,就看你帮不帮我喽!”佟尘辉小心翼翼的说道。

“什么事,你能先给我说说吗?我不知道怎么帮你。”

“只要你愿意就行了,很简单的。”

小女孩用力点点头,能帮忙她当然愿意,在她心中这个叔叔是好人,再说她也想为这个昨天收留自己,今天又对自己照顾有加的叔叔做点什么。这可是自己在这十多年间碰到的好人之一。

“跟我来吧!待会你就知道了。”说着佟尘辉已经打开了门,他转过身来,“你怕疼吗?”

怎么突然问这个,小女孩觉得莫名其妙。“怕!”她随口答了句。

“不怕!”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很快又纠正道。

佟尘辉看了看她,笑了起来。

小女孩的脸刷的一下红了。

见状佟尘辉笑得更带劲了,看着小女孩尴尬的表情,他赶忙捂上了嘴巴。

“怕,怎么不怕疼呢?不怕疼是骗人的,傻子才信!”她也笑了起来,不过很快就收起了笑容,她严肃的说道,“不过再疼我都能忍住。虽然我不知道你要我做什么,但是你是好人,放心吧,我会帮你的!”

小女孩异常的平静,脸上的苹果红早已不见踪影。

佟尘辉收起笑容,仔细看了看小女孩,他在她身上看到了干练与从容,更隐隐透着一股坚韧!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油然而生!

佟尘辉来到队里,办公室没几个人,他看了看表,离上班时间还早。他把小女孩交给一个同事,简单嘱咐了几句,然后对小女孩说道,“叔叔要出去一趟,这段时间你哪儿都不要去,听阿姨的话,叔叔很快就回来。”

“我爸爸来了都不可以离开吗?”女孩噘着嘴问道,她虽然比其他同龄孩子成熟,但偶尔也会露出可爱的一面,不过这正是她童真的展现。

“你爸来了当然能,你爸来了你就可以跟他一起回家。如果这段时间你爸没来,你就一定要在这儿老老实实的待着,哪儿都不能去,直到我回来,切记呀!”刚说完他又笑着补充道,“听话啊!中午叔叔带你去吃大餐!”

“小陈,麻烦你了。”说完话他已经消失在门外。

小女孩突然有些不适,她朝门口跑去,走廊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佟尘辉已经远去。她呆呆地看着空空荡荡的走廊,愣在了那里,良久,才慢慢的走了回来。

“他去什么地方呢,难道是工作?肯定有他的事,我等他就是了。”她小声嘀咕着,落寂的孤独感突然传来。

小女孩来到陈阿姨旁边,她找了一张空椅子坐下,偷偷地打量了阿姨一眼,这个阿姨正在认真的看着资料。

“阿姨!你这是什么资料呀?”小女孩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个阿姨没说话,依然埋着头。

“大家都忙着呢!我这个不速之客可不能打扰了他们。”小女孩心想。

她闭上眼睛刚准备养会儿神,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你跟佟队很熟?”说话的正是旁边的陈阿姨,她笑嘻嘻的看着小女孩。

小女孩先是一愣,随即微笑道,“我们昨天才认识。”

“昨天才认识?”她疑惑道,“局里谁不知道,要佟队参加饭局有多难,局长的面子怕都不够,刚才佟队居然要请你吃午饭,还是大餐。我没听错吧?”

小女孩心里“咕咚”一声,不敢相信地看着她,话刚挂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佟叔叔这么厉害?”

“难道你不是海州人?”她疑惑地看着小女孩,“在咱海州谁不知道大名鼎鼎的佟队,当年他可是名震海州的呀!”

“他,名震海州?难道他就是那个海州神探?”小女孩一直以为只是同姓而已,没想到……不等她回答,女孩抢先问道,“他是不是有个孩子?”

“那是以前的事了,那个孩子很可爱,如果他还在的话,有这么高了。”说着她用手在身前比划了一下。

“你是说他已经不在了。哎!”小女孩叹息了一声,“难怪,照片都泛黄了,得有些年头了吧!”小女孩的脸微微发烫,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短短的一刹那,时光却在她的脑海中飞越了几年,从现在穿越到几年前,又从几年前去了昨天,然后又从昨天回到现在……

记忆的片段不断的闪现与交替,最后画面定格在那一段:她的眼前浮现出一个小男孩的面貌,男孩的嘴角流着血,微微浮肿的面部,丝毫掩盖不了他那纯洁得像一朵最原始的花一样美丽的笑容,只是那朵花是白色的。她的眼睛微微一润,竟情不自禁地掉下泪来。

“难怪,昨晚觉得如此相似。”她小声嘀咕道。

命运安排的,怎么逃避都躲不掉,只是当它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却又让人如此难以接受。

佟尘辉回去时,队里已经人声鼎沸。小女孩依旧坐在那张凳子上,只是她现在埋着头已经睡着了。

佟尘辉想难道昨晚没有休息好,不过他还是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她的右肩膀,女孩警觉性地抬起头,她揉了揉眼睛,当看清来人是佟尘辉时她开心的笑起来,“您回来了”。

佟尘辉点点头,也露出了笑容,“走,跟我出去一趟。”

“去哪儿?”

佟尘辉没回答,径自朝门外走去。

“嗯……”还未等她说出口,佟尘辉已消失在屋内。小女孩赶忙从凳子上站起来,匆匆向门外跑去,等她跑到大楼外时,发现车已经停在大门口,而佟尘辉此时已经坐在他那辆摩托车上,看来刚才他没熄火,不过这么大的噪声自己刚才在办公室却没有听到。

小女孩不知道佟尘辉为什么这样急,但是看到他急匆匆出门,她也跟着跑了上来。

佟尘辉看着喘着粗气,满脸通红的小女孩佟尘辉心中有些不忍,“上车。”他只说了两个字。

“你还没告诉我去哪呢?”小女孩终于说话了。

佟尘辉看着前方,一副准备把车开走的样子,听到小女孩的询问,他才慢慢侧过头说道,“一会你就知道了。”

小女孩不再询问,她上了车。

车子行驶到城市干道上时佟尘辉才说道,“我们去医院。”

“去医院,去医院干嘛?”小女孩有些诧异。

“待会就知道了。”佟尘辉看了一眼反光镜,“去医院采集血样。”

“采血?”小女孩有些吃惊,难道今天早上他叫我帮忙就是采血,可转念一想,我的血有什么用呢?小女孩纳闷。

“嗯,对。”佟尘辉严肃地说道,“你不是要找你爸爸吗?这样、这样能更快的找到你爸爸。”

可只采集我的血液有什么用,血液又不会自己去找她父亲,她疑惑地看了一眼反光镜中的佟尘辉,一股不好的预感在她心中生起。

“其实很简单,只需要在你手臂上扎一下,把血样装入试管,几秒钟应该就能完成。”

“嗯!”小女孩没有反驳默默答应了,几滴血对她来说算不上什么,但是她始终想不明白这与找到她父亲有什么关系。

前面出现一个红绿灯,车子行驶到那里时,红灯刚好亮了起来,佟尘辉手上、脚上同时一动顺势把车刹住,将车停在红灯前。

他转头看向小女孩,像一位慈父对自己的孩子似的说道,“可能有点痛,怕吗?

“当然不怕!”

佟尘辉看着前方,微微一笑。此时,红灯已变成绿灯,他一下子松开刹车,油门轻轻一点,车子平稳向前驶去。

来到医院的时候已经人山人海。佟尘辉扫了一眼,挂号窗口排着长队,身旁不时有步履匆匆的行人走过,空气中原本夹杂着的淡淡汗臭味更加明显。佟尘辉看了看时间,此时已经十点四十分,佟尘辉有些焦躁,看着长长的队伍他的额头沁出了汗。

死者的化验情况法医更清楚,如果带小女孩去法医那里会更方便,但佟尘辉不想给小女孩带来更多的麻烦,万一化验结果契合,他担心小女孩一下子接受不了,所以直接带她来医院。他想,先把血样采集,然后再由他亲自把样送到法医那里作对比,如果真的是他父亲,那自己可以缓一下告诉她,让她慢慢接受,他担心这事成事实。

佟尘辉隐隐的感觉到这是一条重要线索,就算他判断错了对案件也没影响,反正案件还没有进展。再说了,排除的可疑越多,更接近事物的真相!

只是今天来晚了一些,看这情形一时半会怕弄不好了。他正踌躇间,一个人迎面朝他走来,他全然没有察觉,直到那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晨辉,哦!不,应该是佟队长!”来人略显尴尬的笑了笑,“多年未见……”他瞥了一眼佟尘辉牵着的孩子,因为好久不见,刚才只顾寒暄,全然没注意跟他一起的人,“怎么,你生病了?还是……”他指了指那个孩子。

在他拍自己肩膀的时候,佟尘辉就开始在脑海里回想,可不管如何努力就是想不起他的名字。听到有人叫他“晨辉”,一种亲切感瞬间就弥漫到他全身。“晨辉”是“尘辉”的谐音,高中同学才这么叫,意思是像清晨初升的朝阳般的光辉,他仿佛穿越到那段时光,往事历历在目。

“陈然,没想到能在这儿遇到你。”佟尘辉右手握成拳头轻轻在他左胸膛捶了捶,看着他的白大褂笑着感叹道,“你小子行啊!终于实现你多年前的愿望了。什么时候来这儿上班的?”

“大学毕业就到这儿来了,一直待在这家医院。你知道的,救死扶伤是我多年的夙愿,我离不开这个职业。海州养育我长大,有我最深的牵挂……我离不开这个地方。”他笑了笑看着佟尘辉,像自嘲又非自嘲的说道,“我呀,这辈子注定了那都去不了,只能待在咱海州这个小城!”

想想毕业后自己就被分配到裕熙镇派出所,一年后又调到了海州市,“老同学,在海州咋都不联系呢?想当年我们可是在一张床铺上睡觉,在一个搪瓷缸子里饮水,咋俩可是无话不说,无事不谈的,你的事我都清楚,我啥事你都知道。”

“谁不知道佟大队长日理万机,抽不开身呢!”话刚出口陈然就有点后悔了,这话虽然是大实话听着却一点也不顺耳,他尴尬一笑,然后严肃的重新说道,“也想联系你的,知道你忙,还不是怕打扰你嘛!”

佟尘辉也没生气,这几年他的确很忙。同学关系虽然不错,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了,高中毕业后大家各奔东西,升学的继续上学,没升学的就去学一门手艺啥的上班去了,大家都忙,联络就越来越少。倒不是感情淡了,只是那之后相距太远,而且都有了各自的新生活,各自都沉浸在自己的行业中,专业不同相互间的话题更少了。再后来成家了,成家立业后那还有相聚的时间,大家都忙活着各自的生计,一些人的地址甚至换了又换,慢慢的就断了联系。

佟尘辉结婚的时候没有通知任何人,不是他不想通知,而是这个时候他家里早已没了亲人,他的妻子也是孤儿,孤儿组合的家庭有了他们从来没有过的温暖,但还是少了些像其他新人似的祝福。他俩性格倒是有些相似,他俩一致认为人这一生简单平凡就好,最后一商量决定不办酒席。有人祝福的新人往后的日子不一定幸福,没人祝福的新人以后的日子也不一定不幸福,祝福与幸福与否根本就不是正相关的关系。经济基础算一个,但是最最重要的还是两人的和谐程度,以及相互的包容理解。当天他们到民政局领了结婚证,晚上享用了属于他俩二人的烛光晚餐。他们的婚礼就这样简单结束,连一个证婚人都没有找,因为那时候他们双方的父母早已不在人世。

对他俩来说,他是她的全部,她是他的所有,他俩互为对方的全世界。我心有你,你心有我,爱就是放在内心深处最深的牵挂,他俩一致认为他们夫妻就是相互间最好的证婚人。结婚后佟尘辉本来想约这些朋友聚一聚,哪知道后来一直忙就把这事搁下了,再后来他家就发生了巨变……

“你生病了,还是……”陈然见佟尘辉还愣着又问道。

佟尘辉这才反应过来,“案子上的事情。”他看了一眼小女孩,“你知道的有些事情不方便就来医院了。”

“需要帮忙吗?”陈然豪爽地说道。

佟尘辉愣了愣,然后看向陈然,他脸上是诚挚与坚定的表情。佟尘辉转过头看向小女孩,小女孩一脸茫然。

“他还是跟以前一样:沉着、冷静、坚定、果断……自己呢?一改以前的风格,在老熟人面前反而显得有些别扭。”佟尘辉心想。

其实,倒不是佟尘辉扭捏,只是他不喜欢麻烦别人,特别是多年不见的老熟人。以他目前的影响力,要在海州医院通关系,那还不简单,也不过就是一个电话的事情。

“多年不见,你还是未变!”

陈然把目光移向小女孩,“其实,我们都没变。变的只是时间,而跟着时间变化的是年龄,我们正在慢慢的老去。”陈然感叹。

佟尘辉笑了笑,“你的确没变,只是更幽默了!”佟尘辉略微停顿了下,“我需要抽血样。”

“血样!化验吗?”

“不,带走。”

“带走化验!”陈然惊讶道。

“嗯!”佟尘辉看向小女孩,压低声音说道,“DNA鉴定,虽然只是简单的几个小血球……”佟尘辉又悄悄地看了一眼小女孩,“毕竟正规的医院安全、放心些。”

陈然意味深长地点点头,“嗯!这好办。”陈然松了口气,这还不简单,自己就可以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