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无助的女孩 2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290字
  • 2020-08-22 20:21:48

送走佟尘辉小女孩这才开始认真的看起室内的装饰来。她的目光扫了一圈,最后停留在房间的正前方的那面墙上,那面墙上贴着一张拼音贴图以及一张乘法口诀表,那上面的字迹告诉小女孩这是自己写上去的,之所以能较好保存是因为上面覆盖了一层类似塑料膜的东西。左边贴着的东西比较显眼,是几张奖状,奖状虽然已经开始掉色,但是岁月的磨蚀依然掩盖不了奖状散发的光彩。

右边有一块简易的掉了色,看上去有些老旧的移动式小黑板,黑板给人的第一感觉还算精致,但仔细一看就能发现黑板是自己做的,它的结构简单,也算不上精致。

小黑板上粘着几张便签,第一张便签上写着:“爸爸,今天早点回家,好吗?我和妈妈等你回家吃晚饭,因为今天是妈妈的生日!”

字迹歪歪斜斜,显然写字的人是一个年纪并不大的孩子。

旁边的一张写着:“这个周末学校要组织一次家长必须参加的亲子活动,学生要写出自己的活动感受,还要签上父母的名字。可是您几个星期都没回家了!爸爸,周末您回家吗?”

中间有一张写着“亲爱的爸爸:今天是您的生日,您都忘记了吧!我知道您这段时间忙,今天可能又不回家了,但您一定要保重身体,多喝水,在家的时候因为太忙,每次您都总是忘记喝水,在外面的时候没有我提醒,您要记得喝水哦!另外注意休息,不要太劳累,照顾好自己,保护好自己——可爱并且爱您的儿子。”

小女孩发现这些便签有几个共同点:纸张都已泛黄,墨迹已经变淡,但没有灰尘,每张便签的下面都写着显眼的日期。

女孩认得出这些纸条上的笔迹属于同一个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字迹开始变得工整,她知道这个笔迹的主人的书法在慢慢进步,不过她不知道这些都是佟尘辉被施了魔法定格了时间的记忆。

门的一侧有一张桌子,桌子的左上角摆着一个地球仪,中间放着一个相框,相框里有一张黑白照片。照片里有三个人,那三人的头像上好像被粘上了什么东西,从远处看,根本分辨不出具体模样,但是能分辨出照片上的性别,右边站的是一个妇女,中央站着一个小男孩,她猜测左边那个男子应该就是今天收留她的这个房子的主人,显然这是一张保存了很久的全家福。

小女孩突然感到一阵纳闷,为什么不见照片中的女主人和孩子呢?难道他们走亲戚串门去了。她的脑海里仅闪现了一下这个念头,她便迫不及待的向前走了两步继续观察起这张照片来,照片头像虽被什么遮了小部分,但距离越近,内容越发翔实。

就在下一刻,女孩的眼睛瞪得老大,她突然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似的,灵魂仿佛都被震了一下,她硬生生的愣了两秒,两副似曾相识的面容浮现在她眼前。女孩的瞳孔收缩了一下,她的身体微微颤抖,她被记忆带回到几年前,记忆里有一个小男孩,还有一个年轻的妇女,跟照片上的两人长得一模一样……

回到现实时,她的面部扭曲了,她呆呆的愣在原地,紧紧地闭上双眼,一股热泪还是从缝隙里面钻了出来。

她突然睁开眼,拿起桌上的相框,用手拉起衣服的一角小心翼翼的擦拭掉粘在照片上的污物,头像反而越擦越花。其实近看是能看清照片上三人的模样的,只是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充满戏剧性的讽刺来得太突然,她真的接受不了,所以想看更清楚一些。

她慌了,慌乱中她突然看见桌上的水杯,于是立马走过去,倒了些水在衣角上,几个来回后清晰的头像立马显现在她面前。她再一次看向照片,照片中小男孩左手挽着爸爸,右手牵着妈妈,脸上还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那笑容像春天里盛放的花儿一样美丽,清澈明媚的眼眸中透着一抹纯净无暇的光,那亮光点亮了小女孩的心,仅一瞬间便充斥到她的全身。

一个声音突然在她的脑海里响起,“你好,我叫佟思睿,你可以叫我‘思睿’”……

这个声音像梦魇一样撞击着她的心灵……照片依旧完好,房中景物未变,但是屋中人事已非,她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人狠狠地戳了一下,很痛,即将流血。

定时的风扇停止了转动,房间里那股淡淡的霉味突然又弥漫开来,小女孩不小心吸入一口,嗅觉受到刺激的她轻轻咳嗽了一下。她从来没有觉得恶心,这是第一次,但是她却认为恶心是因为这是罪恶的味道,它们正在狠狠地刺激她的神经,同时给她带来了一种难以言说又极其复杂的感觉,埋藏在心底深处的忧愁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勾起,她在这种感觉中度过了这个漫长的夜晚。

“咚咚咚!”沉寂多年的房门今天终于被敲响,“起床了,先洗漱,然后吃早餐。”

漫长的宁静终于被打破,小女孩脸上流过的泪痕早已干涸,她解脱似的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

打开房间门小女孩看见,餐桌上已经摆好一盘油条、一盘小笼包,左右两侧各有一碗冒着热气的豆浆。这样的画面让小女孩的喉咙不自觉的动了一下,一下子她就感觉到自己的肚子饿了,只有她自己知道刚才她已经吞了两下口水,她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吃过一顿早餐。

“你已经出门一趟了?”

小女孩不相信桌上的早点是他做的,除了不相信他的技术外,她还知道他的厨房里目前还拿不出这些食材,现在时间还这么早,他的速度还蛮快的,小女孩在心里感叹。

佟尘辉感觉自己耳朵听错了,这个不爱说话的女孩竟然主动跟自己说话了,他不禁睁大眼睛想确认清楚,小女孩晶莹的目光正盯着自己,分明在等待自己回答。

“嗯!刚刚跑步回来,我有早起运动的习惯。跑完步就顺便买回了早点,你趁热吃吧!不用等我,冷了味道可就不好了。”

“我爸也有早起的习惯,也爱跑步!”小女孩笑着说道,“不过他跑步不仅仅是为了锻炼,他还想减肥,只是不管怎么锻炼都减不下来。”

“减肥……”

佟尘辉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讶,他愣了一下,不过很快恢复过来。他担心自己刚才的变化会引起小女孩的不适,于是微微一笑重新轻描淡写的回答道,“嗯!是吗?”

小女孩也对佟尘辉微微一笑,那笑容很甜,里面包含着小孩的天真与可爱,佟尘辉看着并没有任何异样的小女孩,紧张的心才慢慢放下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小女孩有一种特殊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好,也很奇怪,他自己也说不上,反正看着她就有一股亲切感,他们昨天才见面,但是他却感觉他们好像已经认识了很久。他能清楚的感觉到,从今天起小女孩对他的信任已经更近了一步,女孩对他已经放下了昨天刚见面时的那种防备。

刚准备回房间的佟尘辉转过身来对小女孩说道,“嗯!对了,早餐过后我们就出发,你还要找你的家人,我也还有工作等着我做。”

很快佟尘辉换好衣服走了出来,小女孩已经坐在桌子旁边,但是她并没有动筷子,她在等佟尘辉。

佟尘辉微微一笑,“你先吃呀,我吃饭的速度可是很快的,我可不想待会等你哦!”

佟尘辉尽量把声音压到最低,他模仿着小孩子的声调,他觉得要跟小朋友交流就要解除她们的防备,就要让小朋友看到自己与她们的相同点,有了相同点才会有认同感,这样更能让孩子接受,更能打开她们的心扉,让她慢慢适应新的环境,接受新的环境。相比这些其实他更怕自己不经意间的举动吓到她,因为他知道处于陌生环境中长大的孩子最容易产生自卑,人一旦产生自卑,如果不能正确引导以及及时清除,那么自卑感将会伴随人一生,还会影响人一辈子,这个影响是贬义的。

“小朋友要多吃一点,现在正是你长身体的时候!每天都要补充足够的营养,才能保证你健康成长以及每天能量消耗的需求,这样才能长高高,才能拥有强健的体魄,才有精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佟尘辉一边说着,一边把两个盘子推向小女孩。他偷偷看了女孩一眼,她正津津有味的吃着,“好吃吗?”

“嗯!”小女孩满意的点点头,“好是好吃,只是……”

“只是什么?”佟尘辉担忧的问道,难道是太咸了吗?可是自己也没觉得呀,他想。

“只是我爸爸也对我说女孩子不要吃得太多,不然会像他一样长成一个大胖子,爸爸怕他的胖基因影响到我。”小女孩羞怯的看着佟尘辉,难为情的回答道。

听完小女孩的话佟尘辉险些没有晕倒,他表面平静,内心却笑开了花,“吃是人生存中最基本的要求,该吃就要吃,把握量是对的,但是适量的锻炼也必不可少。”

佟尘辉心想她老爸肯定是锻炼少了,不然也不会吃成一个大胖子,更不会把自己的痛点变成自己女儿人生中的一个告诫,佟尘辉不知道多么痛苦的领悟,才会把它引以为戒。

“嗯,所以我爸爸锻炼的原因除了强身健体,另一个就是为了减肥,可是他的运动量越大吃得越多,刚消耗的热量,一顿饭下肚就填上了,他还是一样的胖,减肥对他来说根本没有效果。他还说太胖了不仅不好看,更麻烦的是跑几步就累得喘气,很容易就被别人追上,所以他要求我控制食欲,控制体重,他不希望我长成胖子。”

“嗯!”佟尘辉点点头,听到最后两句的时候佟尘辉皱了皱眉,不过小女孩并没有发现。

“叔叔问你几个问题,你把知道的都告诉我,怎么样?”良久,佟尘辉才说道。

小女孩点头的同时放下筷子,瞪着两只大眼睛看着佟尘辉。

佟尘辉有点蒙,忙解释道,“继续吃,家里不用这么拘谨,你只需回答就行了。”

“我已经吃好了。”小女孩依旧看着他,好像在等佟尘辉的问题。

“你在红光小学上学,六年级,12岁?”

小女孩先点点头,不过很快又摇摇头,她觉得不对于是说道,“我在红光小学上学,五年级,今年13岁,但是还要两个月才满。”

“13岁,五年级?”佟尘辉有些奇怪,他自言自语的说道。因为按理说13岁的年龄应该读初中一年级,可她怎么还在上五年级,而且从她的个头来看根本看不出有13岁。

女孩发现佟尘辉脸上的诧异忙解释道,“我停过学,不然现在应该上初一。”

休过学,佟尘辉更加诧异,不过这话他并没有说出口,只是在心中想想。其实让他更好奇的是休学的原因,整整落下了两个年级,除了生病等原因佟尘辉真的想不到还有什么可能,但他不好问,一来刚认识说过多怕引起她的反感,二来怕触发她未知的痛,毕竟这样的事佟尘辉接触得多。

不过佟尘辉还是问了其它的问题,“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话刚出口,佟尘辉就开始后悔,这不是在查户口吗,都怪自己多年的职业习惯。正担心小女孩的反应,佟尘辉却听见了她的回答。

“我家住在城西,我姓韩,叫韩暮雪。”佟尘辉没想到女孩的回答如此干脆利落,不爱说话的她熟悉后倒是落落大方的。

城西不是海州最混乱的地方吗?听到“城西”这个名字时,佟尘辉心头一紧,这与昨天发生命案的地方是一个方向,出了城西,再往前一直走,如果上高速过几个高速出口后就是发生命案的镇。当然不走高速路也可以走老路,只是国道要绕路些,不过不管走哪条路,都必须经过城西。

城西位于城乡结合部,范围较大,其间夹杂着很多破旧的民房,除了本地居民外,外来务工人员大都集中在那里,那里人员复杂、治安相对较差,算得上滋生犯罪的温床。佟尘辉的思绪一下子穿越到城西,难道这孩子也是外来人员。

“就这些?”小女孩似乎意犹未尽。

“嗯!”佟尘辉这才从思绪中穿越回来。“对了,你父亲是哪天开始没回家的?”

“五天前。”

“他是不是很胖?”佟尘辉立刻又补充道“就是很胖而且还很高的那种?”

小女孩点点头,“嗯!差不多,的确是又胖又高的。”她想了想又补充道,“所以,他也怕热。”

“又胖又高!”佟尘辉自言自语,他的脑海里又闪现出那具尸体的模样。

“前段时间有几个人老来我家。”小女孩的声音压得很低,“我爸爸一直不敢回家。他们就一直等。那次以后,我再也没见过我爸,我也不敢再回家,所以一直待在学校,直到昨天晚上被送到你们那里。”

她的声音有一丝颤抖,“他们、他们好像在寻找什么。”

这些是什么人,他们在找什么,什么东西这么重要?佟尘辉在心里琢磨着,“他们一共几人,各自长什么样?”

女孩摇摇头,然后移开了视线,“我没见过他们,是爸爸来学校告诉我的。”

“你爸说了些什么?”佟尘辉迫不及待的问道。

小女孩沉默了一下,良久才缓缓说道,“他告诉我暂时不能回家,说有危险,但具体是什么他并没有说,他还告诉我叫我这段时间注意安全,不要跟陌生人走,还说他会离开一段时间,如果一直没回来就去派出所。”

“嗯!”佟尘辉点点头,他感觉这个事情没这么简单。

“你家有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比如祖上传下来的?”佟尘辉突然想起他们好像在找啥。

“我家虽然住在城西,但日子过得还算不错,可家里也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我们是从外地搬来的,我爷爷也没有值钱的宝贝传给我父亲。”

女孩想了想又补充道,“反正我爸爸没告诉我,只是、只是爸爸与我见最后一面的那天,他给我讲了许多以前从来不会跟我谈论的话题,我感觉到那天他想说的很多,可时间太短,他想告诉我的并没有说完。临走前他转身的一刹那,我发现他居然哭了,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个样子,他好像要去很远的地方……”

小女孩面部肌肉紧绷,眼眶早已经湿润,她咽梗着嗓子说道,“永远都不会回来,仿佛在对我作最后的道别!”

看着泣不成声的孩子,佟尘辉陷入了沉思,沉思不仅是同情小女孩,这孩子个头不高,但还是比较成熟。想想同事与朋友的孩子,条件远远优越于眼前的这个女孩,他们大都生活在象牙塔,生活富足,性格大多任性,年龄相仿,却没有这女孩成熟、懂事。生活的优越性反倒降低了他们生存的技能,正像那句话说的那样,“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生活给她带来苦难的同时也带给她成长。

她到底经历过什么,也许每个人心底都埋藏着一段不堪入目的过往,我们只能把它当作回忆来品尝,只是让如此小的孩子来承受,是不是过于残忍?

出于职业的敏感,不知不觉中佟尘辉对小女孩产生了好奇,对她的故事也慢慢有了兴致,更大的原因是:他觉得小女孩的父亲与案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是职业警觉性的引导,似乎冥冥中也在牵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