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无助的女孩 1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4042字
  • 2020-08-22 20:23:30

坐上车佟尘辉的心情才稍微平静了些,车上只有三人,司机简单的给佟尘辉汇报了几句,大体意思是:在现场这个案子没有任何新的进展。

佟尘辉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是给镇上派出所打的,让他们查一查最近二十天来附近可疑的车辆,以及外地来人,特别是最近从省城和靖州来此的人。另一个是打给队里的,内容大致一样,不过查找的范围却是海州城及附近。挂断电话之后车上就安静下来,他们并没有过多的交流,也许大家都太困,也许是心情沉重。

车行驶到镇外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车子很快上了高速路,在车上佟尘辉与小卢在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车慢慢停下来的时候佟尘辉才醒,他睁开眼时窗外已经灯火通明,车子已经行驶到海州高速路出口,现在进城的人似乎很多,等待入城的车辆已经排成了一条长龙。

佟尘辉看了看表,然后摇下车窗,霎时间一股热气如凶猛的洪水猛兽般涌进车内,一股热浪打在佟尘辉脸上,他的脸部一下子就火辣辣的,闷热的感觉瞬间笼罩全身。当佟尘辉看到坐在一旁被热气惊醒的小卢时,他赶紧摇起车窗,这样一来车内凉爽的空气立马压制住了刚刚入侵的燥热空气,车内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现在已是晚上九点过,太阳早已离开地球几个小时,按理来说黑暗笼罩下的苍茫大地在夜幕下应该凉爽,甚至阴冷,可海州的夏天不一般,外面的热气还是这么凛冽。

海州最热的时候闷热的地气要凌晨5点才消散,太阳只消出来一小会闷热便又席卷而来。若是遇到这样的天气整晚汗水都没有停过,被热醒的第一件事就是抱着茶缸子海饮一通,听到水声从喉咙里咕噜下肚才能感到踏实。

满足的喝下一大缸子水后又是一通大汗,不过这次流下的汗水是舒服且畅快的,放下茶缸子左手叉腰,伸出右手抹抹头上的汗,那叫一个畅快。你别说凉意在那个时候居然突然回来了几分,然后再去浴室洗上一个冷水澡,体表燥热的温度瞬间降下来比空气温度还低几分,舒适感传遍全身,那叫一个清爽。出来后再喝上半缸子茶水,跑回床上倒头便睡,一直美美的睡到天亮,那叫一个幸福。

夏天的海州就是不断的蒸桑拿与不断的补水之间的循环过程,排汗有利于排毒,补水循环于排汗。

按理来说现在这个时间点应该比白天凉爽,海州城的燥热也应该跟着光线的变化渐渐下降,但此时他们却根本感受不到,也许是刚才待的地方太凉快,两边温差差异太大,才让他们一下子适应不了。

佟尘辉不禁怀念起山上的凉爽来,那样的地方夏天去度假还真是不错啊。

司机把他送到队里就回去了,小卢在半路下的车,佟尘辉一个人朝办公室走去。到办公室后他把茶叶一放,便立刻泡上一杯绿茶,不是他不喜欢老荫茶,而是绿茶更提神,也更方便快捷。老荫茶虽好,却没有绿茶提神,更重要的是老大爷告诉他,老荫茶的最佳饮用效果是取山泉水烧开后,放入茶叶煮几分钟,如果没有这个条件就用刚烧开的并且温度达到98°以上的开水冲泡。

佟尘辉喝了一口绿茶,伴随着绿茶的清香入喉的同时,他也感觉到鼻腔中有一股臭气正往喉咙涌动,白天的一幕一下子浮现在眼前。

他抬起左手,匆匆瞥了一眼,现在九点五十五,居然还有残留味道。他的喉咙动了一下,竟不自觉地咽了几下口水,肚子也跟着呱呱叫起来。

他的嘴角轻轻抽动了一下然后自嘲的笑起来,“天下最难受的事情便是:明明肚子饿了,却吃不下东西。”

他摇了摇头,闻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味道竟然不浓,他可很久没回家了,干脆回去把衣服换了。

拿着行李,刚走到廊道佟尘辉被什么撞了一下。低头一看,面前一个歪着身子差点摔倒的小女孩正看着他,小女孩的眼神里透着无辜,好像在埋怨刚才的撞击。

佟尘辉的心被那个无辜的眼神刺了一下,他抱歉的说了一声,“对不起!”这个声音很小,只有半米之隔的两人能听见。

孩子没有说话,她的脸微微泛红,有些像犯了错的孩子,目光也怯生生的从佟尘辉脸上移到了别处。

佟尘辉见状温和的向她笑了笑。

小孩看上去十二、三岁的样子,她的眼睛红肿,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显然刚刚哭过,一双水汪汪欲哭的大眼睛让人动容,可怜的眼神惹人心疼。

“佟队……”正在这时一个男子走过来向佟尘辉招呼道。

佟尘辉点点头,看着男子问道,“王松,这是你亲戚家孩子?”

此时时间已晚,这里又只有王松在,他家的孩子佟尘辉也认识,所以佟尘辉猜测是他亲戚家孩子。

王松笑了笑,“这那是我亲戚家孩子,这不因为今天调查咱海州失踪人口,正好发现这孩子的爸爸几天没来接她,她已经在学校呆了几天,他爸的电话也一直打不通,学校也没有她亲戚的联系方式,明天周末学校放假,没办法就只好把她带回来了。”

佟尘辉重新打量了一下孩子,然后看了看手上的腕表说道,“难道你准备让她在这儿过夜?”

随即把目光转移到王松脸上。

王松感觉脸被什么灼了一下,滚烫得很,半晌才嘿嘿的笑起来解释,“难道你还不知道我家的情况,这不是正在想办法吗,我已经联系小何了,让她照顾……。”

这么晚了还让孩子逗留在这里,其实佟尘辉早看出了端倪,佟尘辉心想不可能把她留在这里吧,如果的确不行那就只有到他那儿去凑合一下了。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打定主意的佟尘辉打断他的话问道。

“她姓韩,叫韩暮雪。”王松连忙解释道,“这个女孩啥都好,就是不爱说话,这还是她的老师告诉我的。”说着他用余光扫了一眼佟尘辉。

“嗯!”佟尘辉点点头,随即走了出去,但很快他又走了回来,只是回来的时候他的手里多了几块糖果。佟尘辉递出两块,小女孩没接,两只眼睛依旧盯着侧边。

佟尘辉知道这孩子不好意思,他笑了笑蹲下身,“尝一下很好吃的。”

说着剥了一块放进自己嘴里,然后“咕咕”地嚼了起来,“嗯,真甜!”他感叹道。

见氛围缓和后佟尘辉立刻塞两块糖果到女孩手里。

女孩接过糖怯生生的看着佟尘辉,这次小女孩的眼睛不再躲闪,佟尘辉会心一笑心想总算是收下了。

可那一瞬间佟尘辉怔住了,他突然觉得这个眼神似曾相识,这下子立刻勾起了他的回忆,但任凭他的脑海如何翻腾,却依旧想不起任何关于这个眼神的记忆。

办公室静悄悄的,小女孩用那双大大的、闪亮的、天真又好奇的眼睛看着他,女孩的眼神在告诉佟尘辉她与佟尘辉的距离已经近了几分。佟尘辉知道那个眼神中除了有好奇外,还有感激。佟尘辉本来想问她些其它事的,可话刚到嘴边上就被咽回喉咙,看着天真烂漫的小女孩,佟尘辉开不了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办公室依旧静悄悄的,没有人出去,也没有人进来。

佟尘辉看了看表,现在十点三十五,他站了起来,“这个孩子暂时住我那吧!”

他说这话也是在告诉王松,他可以先回家,不用再等了。

王松左手托着下巴打着盹,听到这个声音他蓦地睁开眼,倦意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这话正是他想听的,不过他还是问道“嗯!什么!”

佟尘辉又对小孩说了几句,征得她的同意后就牵着她的手向外走去,“王松,我们先走了。”

“走了?好的,慢一点。”王松这才反应过来,他咧嘴笑了笑,算是送他们离去。

约摸五、六分钟后他才从椅子上挪动身子。其实不是他不愿意收留这个孩子,只是他们家里是他妻子当家,在家中他并没有话语权,在没有请示妻子的情况下他不敢贸然带人回家,哪怕是一个孩子。

小女孩不爱说话,她跟这两位叔叔的交流基本上都是一问一答的形式进行的,也许是因为陌生,也许是因为……

很快她放开了佟尘辉的手,虽然不再牵着手,不过她还是很放心的跟在佟尘辉身后,她知道跟佟尘辉一起是安全的,因为佟尘辉的身份是警察,她信任他。

到家已经十一点四十,路过夜市的时候,佟尘辉带小女孩去吃了夜宵,佟尘辉知道她没吃晚饭,正好自己也没吃。刚开始时小女孩怎么都不肯吃,在佟尘辉的努力下,她终于动了筷子,后面点的一碗炒粉也被她吃得精光,看着狼藉的杯盘,佟尘辉擦着嘴笑了笑,心想小女孩着实饿着了。

因为她,佟尘辉的食欲竟好了起来,心情也舒畅了许多,要知道在佟尘辉脸上是很难见到笑容的。

佟尘辉倒了杯开水递给小女孩。

“太晚了,今天你就住这儿,明天再找你爸爸。”他打开旁边的房门,指着房间对小女孩说道。

小女孩走进房间,看到房间景象的一刹那她的嘴张得老大,她非常惊讶。因为客厅的东西实在太陈旧、太过普通……布局还相当随意,茶几上物品摆放有些凌乱,刷漆的光滑平面上甚至还附有一层薄薄的灰尘,她亲眼看见那个叔叔找出的那张灰白色抹布,在擦拭茶几后立马变成了黑色,当时着实把小女孩吓了一跳。如果只看客厅,她能猜到的除了这个叔叔很久没有回家外,让她想到的另一种可能就是这里根本不是这个叔叔的家,而是他的第二套房。

这个房间面积不大,明显比客厅小了很多,但整体布局不仅清爽,房间里的物品也摆放得井然有序,桌子上竟神奇的看不到一点灰尘。

她更加纳闷,客厅和这个卧室同为一套房子的一部分,它们本是一体,只是隔了一扇门的两个房间,差别怎么如此大……

虽然看上去像长期没人住的样子,但这差别也太明显。如果房间是自己的孩子的话,那客厅一定是捡回来的,小女孩见过偏心的,但是没见过如此偏心的。

不过她的心里立马钻出疑问来,从这个整洁的房子来看,也像是很久没住人的样子,他是什么时候来做的卫生呢,或者有人来帮他做?小女孩发出疑问。不过,当她发现封封闭严实的房间时,她又猜测是因为这个房间的防护措施做得好,里面的空气出不去,外面的灰尘也进不来,这个房间成了这套房子的独立王国。

女孩想到这里时却看见佟尘辉突然走了过来,只听他抱歉的说道,“房间几年没住人了,空气可能差一些,你将就一下。”

说话间他已经麻利的掀开了窗帘,并且打开了窗户。

的确房间虽然干净整洁,却弥漫着一股常年没人住的味道,味道虽不明显,但敏锐的小女孩已然察觉。

佟尘辉很快抱来了一个电风扇,这个风扇是佟尘辉家里唯一的一个,小女孩已经猜到风扇是从佟尘辉的房间搬来的,他把仅有的一个风扇给了她。

“窗户开着,风扇也开着,风扇先朝一个地方吹,待凉快后就把它转着,晚上睡着后人体的温度会下降,当着头一直吹会受凉。”

佟尘辉说受凉其实是担心女孩感冒,毕竟孩子的抵抗力差一些,像佟尘辉这样强壮的成年人就算一晚吹到亮,哪怕连续吹一个月也是没问题的。

“困了就休息,晚安好梦!”

小女孩什么都没说,她只是感激的看着佟尘辉的背影,默送他慢慢离去,直到出了房门的佟尘辉轻轻带上门。

她感激佟尘辉,但是内心深处的谢意此时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