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蚩尤结下九遁阵,大师破解墓道图

“跟蚩尤有关系?那这玄女是九天玄女了?”

段亦阳听这枚花钱把蚩尤都扯出来了,不禁惊疑地看向手里的花钱。

如果这枚钱真的是出自远古,那么真的就有可能像王世襄说的宋代花钱是得自玄女钱的启发,才使得宋代花钱摆脱了之前的花钱仅仅以行用钱作为模本的桎梏,变得丰富多彩,并单独成了一个钱币收藏品种。

只是三皇五帝那个时候有这样的能力制作这枚币吗?就这花钱的材质的硬度,也不是那时候的生产力所能实现的,估计这也就是古人故弄玄虚,后来被有心人根据记载做出的。

“是的,按照那张帛书上记载的玄女钱来历,就是跟蚩尤有直接关系!”

王世襄点点头,继续道:“帛书记载,当年九天玄女帮助黄帝杀死蚩尤,蚩尤的怨气不散,魂魄遁入地下结成九遁阵。九天玄女虽破解了九遁阵,却无法使之彻底消散,百年间又会结成新的九遁阵,蚩尤就会重生。于是九天玄女制作了玄女钱,并把破解之法记录在玄女钱上,以便让她的传人能用此法破解九遁阵,不使蚩尤投胎成人后恢复记忆并启动九遁阵。”

摸金张听到这里,忍不住吐槽起来:“原来玄女钱是用来对付蚩尤的呀,还以为玄女出轨蚩尤,这是他们的定情信物,哈哈!看来蚩尤那小子也挺可怜,被这小小一枚花钱就搞得无法启动九遁阵。”

“王老,那如果蚩尤重生了会怎么样?是不是曾经投胎成人启动过九遁阵?”刘昌平被勾起了好奇心,开口追问道。

王世襄喝了一口茶,摸摸下巴,抬眼看着段亦阳,意味深长地道:“如蚩尤重生,玄女传人就用这枚玄女钱破解并压制九遁阵。如果九天玄女无传人去破解和压制九遁阵,蚩尤投胎长大成人,用怨气运转九遁阵则天下大乱,中原将永无宁日!”

顿了顿,眉头微皱,思忖道:“从中国历史上看,天下大乱差不多三百年会出现一次,但朝代更迭,破而后立,这是正常的,并没有让中原永无宁日,也就是两晋南北朝时期中原乱了三百六十多年,难道……”

“王老,您的意思是这三百多年的战争杀伐就是因为蚩尤开启了九遁阵?”段亦阳有所领悟,不太肯定的问。

“应该也不是吧,永无宁日呀,岂能三百年后就有大唐盛世?”王世襄摇摇头,不置可否。

“这也太扯了吧!这都几千年过去了,蚩尤一百年投胎一次都没开启九遁阵,也太逊了点吧!要是我老张早就翻身了,做天下共主!哪有成吉思汗什么事?”摸金张有点不屑,哼哼唧唧的表示看不上那个蚩尤。

“张老板倒是个趣人,也许你说的成吉思汗还真的就是蚩尤转世。哈哈!不过,我倒是在唐代的一本《异怪志》上见到一篇文字,上面就说了一件事。当年西汉王莽之所以篡权,就是因为被一个叫杜吴的人控制,从而变得贪婪而残忍,杀掉一切阻碍他夺权的人,最后又被杜吴所杀,百万斤黄金也不知所踪。后来因一个叫姬婉儿的绝色美人携玄女钱出现,杀死杜吴,天下才没有大乱。这本书的作者由此得出结论,那杜吴就是蚩尤重生,要重新夺回天下,只是玄女钱及时出现,才有了强盛的东汉。”

“杜吴?!”

段亦阳和摸金张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惊呼出声。

沉浸在故纸堆里的王世襄侃侃而谈,突然被段亦阳和摸金张异口同声的惊呼搞得一愣,不解的看向两人:“对呀,就是杜吴,怎么了?”

“没,没什么!只是我想起来汉书记载杀死王莽的杜吴就是一个普通的商人而已,不可能是蚩尤转世吧……”段亦阳连忙掩饰道。

段亦阳终于是想起来当初藤田八郎提到杜吴,自己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见到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直到此时听王世襄说到这段历史,才想起来这个杜吴出自何处。

可此杜吴怎么和杜门那个杜吴名字一模一样,难道是撞名了?

如果这两个杜吴仅仅只是名字上巧合,那倒也罢了。如果不是,那是不是说明杜门和吴门的这个重要身份在汉代就有了?那岂不是说明那个杜门的叶长老并没有跟自己说实话?

难道这杜吴的来历另有玄机,让叶长老不愿意说出来,还是他原本就是被杜门的资料给骗了?

还有那个姬婉儿,为什么听到这个名字我会有种熟悉感?是不是那个天盛集团的姬婉儿?如果是,那姬婉儿是不是九天玄女的传人?

段亦阳的脑子里一团糟,太多的疑问让他有点出神。

和摸金张对视一眼,都知道对方心里在琢磨什么,这事换谁也想不明白,但这种事情是江湖上的事,反而不便跟王世襄探讨。

“现在看来,这枚花钱跟帛书上说的一模一样,而且它的表现也符合一些古书上记载的有关传说,应该就是玄女钱了?”

刘昌平打破了沉默,小心的问道。

王世襄思索了一阵,看向段亦阳手里的花钱,皱眉道:“把目前我所了解的信息串联起来,以及段兄弟的叙述综合来看,这枚花钱大概率上应该是传说中的玄女钱。只是……”

“只是什么?”三人都疑惑的看向王世襄。

“只是这枚玄女钱如果不是九天玄女传人持有,玄女钱的九紫离火会伤及无辜,而且会引发灾害。有野史就把明代天启年间的大爆炸归罪于玄女钱流落民间,最终导致此难。也就是说,只有九天玄女的传人才能降伏玄女钱,否则玄女钱就是害人之物。”

段亦阳心中有所明悟,开口问道:“王老,您的意思是……我是九天玄女的传人?”

摸金张和刘昌平听得这话,都用一种带着敬畏崇拜的目光看向段亦阳,让段亦阳有点飘。

“不!你不是!”

王世襄的回答差点让段亦阳闪了老腰,刚刚升起的万丈豪情顿时烟消云散。

“我去,阳子,老哥我差点就要给你跪下摩拜了!好嘛,感情不是!”摸金张神情怪异,哭笑不得。

“王老,这段兄弟明显降伏了玄女钱,怎么就不是了?”刘昌平有点蒙,转不过弯来。

王世襄叹息一声,面露惋惜之色:“因为……因为所有的古籍里都一致的指出,九天玄女传人是九天玄女转世,为世间少见的绝色女子……”

“这……”

“所以说,段兄弟能把玄女钱的离火压制住,确实是手段了得,也是非一般的人物!”

对于段亦阳的表现,王世襄也是十分佩服,此时都动了收徒的心思。

“绝色女子……”

段亦阳脑子里过电一般的闪过顾晓婷的面容。

她戴着玄女钱,倾国倾城……

答案似乎是呼之欲出,真的是她吗?难道她是来破解九遁阵的?

“王老,不知道那九遁阵啥样,会这么厉害,能让中原永无宁日?”一枚花钱引出来这么多闻所未闻的秘辛,让刘昌平好奇心大盛,又问出了自己关心的问题。

“这个嘛……那汉代帛书记载玄女钱的地方倒是有一幅图,说是九遁阵,看起来像是由伏羲先天八卦改变而成,只是更为复杂,而且也没标明占地面积和地点,无法考证是否有这样的阵法存在。”

“不过通过玄女钱上的文字看出,这个九遁阵的方位不太一样,卦象和吉凶所对的八门位置也不一样,这是一个比较凶险的阵法,如果用奇门遁甲的算法去破解,肯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听王世襄说了这么多,三人反而是蒙圈了,只是听出来这九遁阵不是一般人敢去碰的。

“王老,您懂八卦奇门局,我这有一张地图,您给指点指点?”

段亦阳突然想到那张他一直没看懂的梁山墓道图,既然王世襄懂些方面的知识,不妨让他讲解一下。

“哦?梁山墓道图?还请段小兄弟取来开开眼!”王世襄听到有东西看,顿时来了精神。

段亦阳应了一声,马上去了二楼,从保险柜里把那个李刚从墓室里搞到的银筒拿了出来。

下得楼来,把银筒打开,取出了里面的那张梁山墓道图,双手递给了王世襄。

王世襄也双手接过那卷布帛,小心翼翼地打开,那副八卦状结构复杂的墓道图就展现在他眼前。

“好像!”

王世襄初一看这墓道图,就不禁脱口道。

“像什么?王老!”

摸金张和刘昌平同时问出声。

“像……像汉代帛书上那张九遁阵图!”

“什么?!”

这回是三人的惊问。

王世襄也不回答,只是把墓道图放在桌上,拿起旁边的放大镜就趴在上面仔细观察起来。

“梁山墓道图,这墓道图暗含先天八卦卦象,却又极为复杂,布局和汉代帛书上的图有异曲同工之妙,如同在九遁阵的基础上加入了更为更多后世的易术原理……”

王世襄喃喃自语,声音中带着压抑不住的激动,拿着放大镜手都在微微发抖:“看来九遁阵真的存在,真的存在!”

半晌,王世襄放下放大镜,又摘下眼镜,揉了揉有点酸胀的眼睛,自嘲地一笑:“唉,年纪大了,眼睛不好使了……”

戴上眼镜,抬头有一种难以名状的眼神看着段亦阳:“段小兄弟,老头子能不能问问这张地图是从何而来?”

“这个……王老,实不相瞒,这是我一位朋友从一座墓室中所得,为此他差点送了命!”

“是呀,是呀,这个事情我知道!”摸金张好不容易有了说话的机会,哪里肯错过讲故事的机会,于是把李刚如何进墓道,如何死里逃生得到这墓道图活灵活现地说了一遍。只是把秘色瓷一事打了埋伏,半个字都没提。

“还有如此险恶之地!”听完这惊心动魄的故事,刘昌平不禁心有余悸的长叹了一声。

“刘总呀,张老板说的那个地方如果真是九遁阵的一部分,能活着回来已经是诸神保佑了!”王世襄虽然惊讶,但所见所闻的奇闻怪事太多,倒也没有大惊小怪,呵呵笑道。

想了想,又开口道:“如果这个地方在乾县,那么这个墓道很有可能是乾陵的一部分!”

这句话如石破天惊,醍醐灌顶。

“王老,你确定乾陵有这么大?”

“目前不能确定,但这这张图上所说的梁山,应该是乾陵附近的梁山!而且依照张老板的描述,那个有暗河的地方有可能是玄女钱上说的悬河!”王世襄越说越显兴奋。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那个地方有可能是悬河!而且我一直想当然的把这图上的梁山想当然的联想到水泊梁山的那个梁山!幸亏有王老指点,让我豁然开朗!”段亦阳由衷地感谢道。

王世襄对这墓道图和花钱的解读合情合理,解开了段亦阳心中的疑惑,也隐隐道破了顾晓婷的身份之谜,怎么不让他激动不已?

“王老!这么说来,那我这投龙玉简上的悬潭是不是也是指这个悬河?”刘昌平脑子里灵光一闪,脱口问道。

“这个呀,不好说!那种险恶之地也不适合用于祭祀祈祷呀。不过,从张老板的叙述看,这墓道的壁画风格是唐代的无疑,而且这墓道应该是唐高宗和武则天为了开凿他们的陵墓,至于和九遁阵相似,也许是以九遁阵的阵法为样式开凿。”

“那墓道尽头的暗河也是为了模仿九遁阵的悬河有意为之?”刘昌平继续追问。

“看来是这样,极有可能是开凿时就把这条暗河考虑了进去,这设计墓道之人不简单呀!而且从墓道中那两人的死状看,他们应该还有很多地方并没有走遍,还没来得及画完墓道图,就死于墓中。看来这梁山下面的墓道及其复杂凶险,任何盗墓者进入可能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王世襄这话说完,众人一阵沉默,连摸金张都失去了说话的欲望,他也沉浸在对于墓道的各种猜想当中。

半晌,王世襄才轻咳一声,抬头看向段亦阳,迟疑的道:“段小兄弟,这墓道图既然放在店里,应该是打算出手的吧?”

“这…王老有话请直说。”段亦阳明知故问。

“这张图的研究价值极高,我想买下这幅图去研究,不知段小兄弟是否肯割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作者努力码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