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玄女花钱迷雾重重,王老先生抽丝剥茧

“不就是一枚宋代的花钱吗?”摸金张也疑惑地上前问道,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那枚花钱,隐隐的放着绿光。

他摸金张可不傻,这么一个骨灰级收藏大家,都这么重视这枚花钱,可见这枚花钱的价值,必然是惊人的。

三双眼睛有两双在王世襄手里的花钱上游弋,似乎要看穿这枚钱背后隐藏的秘密。而另一双眼睛则是怪异地死死盯着王世襄,仿佛要穿过厚厚的眼镜片后面那双深邃的眼睛,想看清这个老人脑子里那异彩纷呈的世界。

段亦阳出神的看着那个老人,他第一次听说还有玄女钱这种说法,如果能从这个老人嘴里了解这枚花钱的信息,应该能帮他推测出关于顾晓婷的一些事情。

那枚花钱他太熟悉了,他不用去看就能感受到那枚花钱的温度,仿佛能触摸到顾晓婷那凝脂一般的肌肤。

王世襄却不说话,反而把身体靠在了红木官帽椅的靠背上,轻轻把那枚花钱握在手心,闭上了眼睛,仿佛一个入定的老僧。

段亦阳见王世襄如此,心下虽然急切,也只能按捺下心神,等待着王老整理他脑子里的东西。

摸金张早就想知道这枚叫做玄女钱的花钱到底值多少钱,见王世襄不但不往下说,反而闭上眼睛不说话了,不由得急得直跳脚。

刘总赶忙拉住晃来晃去的摸金张,示意他稍安勿躁,并让他坐下。

摸金张无奈,跺跺脚也只能坐下了,就是屁股像长了痔疮一般的火烧火燎,片刻不能安宁。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店里十分安静,空气仿佛都不再流动,三个人心不在焉的喝着茶,谁也没有说话,生怕打断了王老的思索。

“呼……”

王世襄重重吐出一口气,缓缓睁开眼睛,眼神凝重,脸上竟然有几分沉重,这让三个人颇感意外。

“王、王老,您这是……”段亦阳看着神色不对的王世襄,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对呀!难道这玄女钱是个假货?不会呀,阳子说是宋代的肯定不会错!”摸金张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了起来,他不相信自己的兄弟会看走眼。

刘昌平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连忙站起来拍拍摸金张的肩膀,正色道:“张老板不必如此,如果是假的,王老肯定不会是如此郑重其事,必然是发现其中的玄机。”

摸金张听到这话,想想确实是这个道理,冷静下来,重新坐了回去,只是瞪着眼睛看着王世襄。

“王老……”

段亦阳探过身子,刚一开口,却见到王世襄眉头紧锁,只好把下一句话憋回了肚子里。

又是一片沉默,店里寂静无声,只有门外柳树上的知了在歇斯底里的鸣叫,让人心神不宁。

又过了几分钟,摸金张终于是憋不住了,抓耳挠腮的道:“我说老爷子唉,这玩意儿是不是是稀世的宝贝,是的话干嘛还愁眉苦脸的,急死个人!”

“稍安勿躁!张老板。”王世襄终于是开口了。

说完,他举起手里的花钱,看向段亦阳:“小兄弟,你能告诉我这枚花钱从哪里来的吗?”

段亦阳愣了愣,旋即将如何去的刘家村,如何遇到小姑娘佳佳,如何从佳佳手里得到这枚花钱一五一十的说给了王世襄听,只是把这枚钱跟顾晓婷的关系隐瞒了下来。

这枚花钱,顾晓婷都是贴身佩戴,除了段亦阳之外并没有人看到这枚花钱,包括把他当成亲兄弟的摸金张,也压根不知道这枚花钱在原来那个世界是属于顾晓婷的。

“应该是了,应该是了!果然有异象发生!看来玄女钱的传说并非空穴来风……”王世襄听完段亦阳的叙述,喃喃自语,似乎忘了段亦阳三人的存在。

三人面面相觑,是真的玄女钱?如果是真的那么王世襄应该高兴才是,为何却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王世襄踌躇了一阵,才缓缓开口道:“段兄弟有所不知,我第一次看到关于玄女钱的记载,是在一些出土的战国竹简上,其中有两片竹简提到了玄女钱,上面很明白的说到玄女钱出世,必生灾厄!”

稍稍调整一下情绪,王老又开口道:“如果真如段小兄弟你说的那样,这枚玄女钱已经把那个小姑娘培养成极阳之身,即将控制住小姑娘了,它如果再强行吸取那个人身上的阴气,那就很难控制了。这正应了竹简上说的玄女钱出世,必生灾厄。这次真亏了有你在,调和了阴阳,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王老,昨天我也是误打误撞,用了一点自学的中医手段而已……”

王世襄听了这话,喝了一口茶,脸色稍缓,眼神中带着几分欣慰,对段亦阳点头道:“段兄弟不必自谦,你这手段只怕不仅仅是中医那么简单!只是没想到你不但在收藏上建树颇高,还有如此不凡的手段,真是后生可畏呀!如此看来,这枚花钱的极阳之气已经被你化解,我就放心了,不然……”

“不然会怎么样?”三个人的好奇心被王世襄点燃,异口同声的问。

“不然,会有天大灾祸降临!”

“嘶……”

正把脸凑到花钱上观看的摸金张和刘昌平听到这话,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吓得坐直了身子,巴不得离那个花钱越远越好。

王世襄又把目光看向手里的花钱,眼底闪过异样的神彩,开口道:“其实,我一直以为玄女钱只是个传说,并不能确定它是否真实存在,直到今天见到它,听到它的来历,我才敢相信,这很有可能就是竹简上说的玄女钱,如果能确认是玄女钱,将会印证一些野史和志怪类古籍记载的真实性!”

“王老,那怎么能确定这枚花钱就是玄女钱?会不会认错?”刘昌平有点疑惑。

王世襄点点头,表示认同刘昌平的质疑,喝了口茶,看着段亦阳把茶杯续满,这才思忖道:“这也是我刚才犹豫的的原因,我对这枚花钱是不是玄女钱也不是很确定,怕误导大家呀!不过,我自从在竹简上看到那段文字,就特意留意在历代古籍里查找关于它的介绍。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在翻阅很多古籍之后,果然在历代的一些志怪类书籍里找到一些端倪。但是这些记录对这枚花钱的来历讳莫如深,说法不一,而且说得很玄乎,不得不让我把这些记录当成不靠谱的神话传说。”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王世襄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若有所思地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才又肯定地道:“只是,无论这些传说多么离谱,都提到玄女钱不过寸许,非金非玉,并无一列外的记录了玄女钱上的文字。我刚才仔细回想了这些书上记载的玄女钱上的钱文,可以确认那些古籍上记录的钱文就跟这枚花钱上面的文字如出一辙,而且这花钱也是用我从未见过的材质制作而成,符合历代古籍上描述的非金非玉的材质,我比较倾向于这枚钱就是玄女钱!”

“这么说来,这枚花钱应该就是什么玄女钱了。只是这非金非玉,铜的当然不是金也不是玉了!这枚玄女钱不正好是铜的吗?”摸金张昨天是亲身经历了昨天那诡异的场面,加上自己穿越者的身份,他是相信这就是玄女钱的。

“老哥,汉代以前的金就是铜、银、黄金几种金属的合称,非金非玉就是说不是金银铜做的,也不是玉做的,可能是铁或者其他金属做的,但是如果是铁锡铅等金属制作而成,古人完全可以直说……”

段亦阳说到这里,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扭脸看向王世襄手里的花钱,皱眉问道:“王老,这枚花钱材质应该是青铜呀,而且铜色接近宋代青铜,这又怎么解释?”

王世襄倒是不急,只是把花钱还给了段亦阳:“段兄弟,你再好好看看这枚钱的材质。”

段亦阳将信将疑的把花钱拿在手里,把柜台上的放大镜抄在手里,走到店门口用放大镜仔细观察起来。

他以前并没有注意顾晓婷脖子上的这枚花钱,觉得就是一枚普通的宋代青铜符咒钱,最多是认为这枚制作并不精美的花钱配不上顾晓婷,而且美人当前,谁还去刻意观察一枚普通的花钱?而昨天得到这枚钱,也因为自己心里挂牵着顾晓婷,只顾回忆跟顾晓婷的点点滴滴,也并没有用心去看过这枚钱。

这么多年自己只是想当然地把这枚钱当成是宋代青铜花钱,因为这枚花钱无论是样式还是包浆色泽都是比较典型的宋代样式,而且这种有符咒的花钱也只是从宋代才会有,这完全让他忽略了这枚花钱的真正年代和材质。

如今经王世襄一提醒,段亦阳这才发现自己以前有点太马虎了,不禁有点汗颜。自己口口声声忘不了顾晓婷,可是连她随身物品自己都没搞明白,还真的是惭愧。

此时放大镜下面的花钱,细节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前,这时候他才发现,这枚类似青铜的花钱在阳光下散发着难以察觉的五彩光芒,钱币表面越发显得细腻。再仔细感受手里的花钱,重量和手感的确和铜的花钱有细微差异,而且应该有铜锈的地方并无锈蚀的表现!

这……这真不是青铜的!

似铜非铜,却有着铜的色泽和声音,也有玉的质感和温润,这是一种金属还是一种未知的矿石呢?硬度怎么样呢?

想到这里,他毫不犹豫地从柜台上拿起一把小刀,开始在花钱上刻划,但尝试了几次,花钱的表面没有留下一丝的痕迹,倒是把刀尖弄得钝了许多。

他想了想,又在柜台里一阵划拉,找到一颗红宝石,用比较尖锐的一角在花钱上用力划了起来。

半晌,段亦阳摇摇头,但眼力却多出了一些异样的神采。

“我去!真的很硬!红宝石都不能留下一点点痕迹!还真的不是普通的材质!”摸金张抢过花钱,同样用放大镜仔细观察了一阵,嘴里发出了一连串的惊叹。

“是呀,红宝石硬度是9,仅次于金刚石,都奈何不了这玄女钱分毫,说明这玄女钱硬度最少和金刚石一样硬,甚至比金刚石更硬。”

王世襄看在眼里,心下肯定了自己的推断,这玄女钱的材质不一般,搞不好是某种地球上没有的物质也说不定。

“玄女钱非祥物,一般人戴不了,据传会吸收世间的九紫离火,会让佩戴的人受离火焚烧而心神出窍,最后会失去控制令天下大乱!”

“啊?!”

摸金张听完王世襄这番话,顿时手里的花钱就变成了洪水猛兽,吓得赶忙把花钱扔了出去。

段亦阳手疾眼快,赶忙把花钱接住。这可是寻找顾晓婷的唯一线索,摔坏了可不行。

“王老,那以后这玄女钱会不会像你说的一样继续吸收世间九紫离火,为害人间?”刘昌平听得也是心惊,问出了几个人共同担心的问题。

王世襄微微摇头,又点点头,神色有些复杂:“其实,关于玄女钱的比较完整的记载,我是在一张汉代帛书中看到的。十多年前,一个汉代无名氏墓葬被发掘,出土了大量的竹简和帛书,我参与了其中陪葬的书简帛书的修复整理和破译工作。”

“一天,我修复几张记录了论语较为完整的帛书,当我把其中一张帛书放进修复药水之后,上面原本的论语居然在我眼前慢慢消失了。我当时很惋惜,因为汉代版的论语可以说是及其难得的。就在我痛心疾首的时候,那张帛书却出现了另外的文字。”

摸金张听到这,不禁兴奋的叫出声来:“老祖宗们还会用药水隐藏文字的技术!真是没想到!”

“什么样的文字,上面说了什么?”段亦阳显得有些急不可耐,也许玄女钱的传说能给他一些关于顾晓婷的线索。

“上面的文字不算太多,但完整的记录了玄女钱的样式和文字外,还说了玄女钱的来源,跟中国远古神话有关。”

“这么久远?”

段亦阳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看手里的花钱,质疑道:“但这枚花钱是宋代花钱的样式,会不会那个记录不靠谱?”

“当然,这枚花钱有宋人依据传说臆造之嫌,但也有可能宋代花钱是依据玄女钱的样式,发展出来了宋代花钱。也许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到了宋代能完全摆脱汉唐花钱的固有样式,很突然的出现了大量道教题材的图纹和符咒花钱。”

“我之前也一直以为那张帛书和那些古籍上写的只是古人故弄玄虚,但那个女孩子的遭遇和你昨天遇到的异象,甚至是这枚钱的材质都无不在向我们昭示玄女钱并非传说,由不得我不信呀!”

王世襄的这番话,让三人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只能频频点头。

“这么说来,那玄女钱的传说岂不是跟三皇五帝有关系?”摸金张突然好像开了窍一样发问。

王世襄点点头,斩钉截铁地道:“如今看来,这枚花钱就算是宋代的,汉代帛书记载的玄女钱跟蚩尤有关系也并非虚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