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黑石头临危救罗阳,说穿越参破大玄机

众人闻言,都吃惊的看向那块毫无光泽的黑石头。

“这破石头有啥神奇的?罗阳,你少在这里装神弄鬼!”

小青凑近了左右的端详着那块黑石头,却看不出任何奇特的地方,横了罗阳一眼,不满的哼哼起来。

“是呀,这怕是连灵玉都不如!”姜牧也附和道。

“让他继续说。”姬婉儿制止住姜牧和小青两人的发难,示意罗阳继续往下说。

罗阳也不争辩,他知道很难有人会相信这黑石头有古怪,清清嗓子,继续向大家说他这些年来的经历。

石屋里格外安静,罗阳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块普普通通的黑石头,看着鬼戎商人笑容可掬的脸,终于下了决心。

伸手不打笑脸人啊,别人好心送他,他无法拒绝,只好怀着好奇和忐忑的心情收下了黑石头。

黑石头平平无奇,却被鬼戎商人说成是天外来石,有奇异的能量,长期佩戴可以通灵。罗阳将信将疑,抱着宁可信其有的心理,把这块石头佩戴在腰间。

配戴这块石头之后,很快就感受到身体的经脉有所改善,武功大有精进,一个月就让他突破了关口,上了一层楼。

在宗周,也有能帮助人修炼武功的白玉,含有天地灵气,被称为灵玉,是习武之人必备之物。这种灵玉不算多,而且也有品质的区别,虽然普通人很难弄到,但也不会让人觉得十分神奇。

只是这种看起来毫不起眼甚至有点丑陋的黑石头也能有如此功效,而且还似乎比极品灵玉效果更好,这一点让他十分意外。

一次在巽王出猎时遭遇鬼戎刺客,罗阳正好在护卫军中,在鬼戎刺客杀到巽王眼前,再无人能护驾之时,罗阳挺身而出,将刺客杀退。

他的身手得到巽王的赏识,提拔他做了自己身边的一名亲卫,从此留在了皇宫。

“原来你是这样成了父王的侍卫,只是……”姬婉儿打断了罗阳的叙述,出神的看着那块黑石头,欲言又止。

“虞侯大人,只是什么?”姜牧一边问,一边忍不住好奇的伸手拿起茶桌上那块平平无奇的黑石头。

俄尔,他又喃喃的自言自语道:“这石头真的有这功能?那岂不是跟神羽环一般神奇?!”

“姜牧老弟,不仅如此,这块石头还有更神奇的作用!”

罗阳那张年轻的面庞有点激动,说出来的话却老气横秋,一口一个老弟,让姜牧有点抓狂。

“还有啥神奇的作用?”小青急不可耐的问出了大家都想问的问题。

“听罗阳把事情说完!”姬婉儿对她们离开宗周之后的事更感兴趣,于是打断了好奇宝宝一样的小青的追问。

“好吧……”小青不得不强压下好奇,闭上嘴用一双大眼睛看着罗阳,等待罗阳继续说下去。

“罗阳,说说我们离开后,周邑发生了什么事?”

姬婉儿虽然神色自若,但心里早就波澜起伏,迫切的想知道自己父王的消息,却又怕从罗阳嘴里听到自己的担心成为现实。

“是是是!”

终于能跟自己心目中的最完美的女子面对面,一近芳泽,而且这么近的距离,鼻尖似乎都能闻到对方若有若无的处子清香,美人的要求怎么能不依从?

何况,这件事他必须合盘托出,不然传承两千多年的宗周将会被鬼戎所灭。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如果不把这件事的严重性如实以告,他罗阳就是千古罪人!

“你们来故土之后……”罗阳又开始回忆起他经历的过往

就在罗阳以为只是自己想多了,还为自己有了一个宝贝暗暗欣喜的时候,他很快发现自己错了,经常莫名冒出来念头让他心惊肉跳。

“杀掉巽王!将首级献给狼主!”

这个念头一开始十分微弱,他不以为意,以为只是最近宗周形势紧张,自己有点神经质了。

但不到一个月,这个念头频频出现在他的意念之中,而且越来越强烈,尤其是在他当班的时候,这个念头就会一直纠缠着他,他已经完全被这个念头所左右,折磨到差点崩溃。

终于有一天,他轮值的时候,这个念头完全控制了他,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他双眼血红的看着数步之外的巽王,拔出了自己的佩剑。

“啊!…”

姬婉儿听到这,忍不住捂嘴惊呼一声。

“大胆罗阳!竟敢刺杀周王!”姜牧跳将起来,一把抓住罗阳的衣领,抡起砂钵大的拳头就要朝罗阳脸上招呼。

而季伯和几个手下也围了上来,随时准备控制住罗阳。

“姜牧,不可!让他说清楚,后来怎么了!”

姬婉儿再次摆手制止,她最担心的是父王的安危,但理智告诉她罗阳应该没有得手。

何况,看罗阳的表情和态度,明显不是弑君之徒应该有的样子,至少面对自己不会这么坦然。

姜牧狠狠的放开罗阳,罗阳整了整衣领,感激的对姬婉儿稽首道:“谢虞侯大人!”

说实话,他就算没有得手,但已经是有了意图和行动,按照宗周的律法,车裂之刑也是难逃的。如今,姬婉儿并没有追究的意思,他这些年一直悬着的心这才算是真正放了下来。

姬婉儿在故土生活了十八年,对故土的人性化的法律制定甚是推崇,这里虽然没有在宗周的那种地位,但却让她感觉过得更加轻松惬意,也完全融入到故土的这种生活方式和行为准则里,所以她并不觉得罗阳因为受外力蛊惑而行刺是死罪。

而且,罗阳没有隐瞒,坦诚自己的过失,也是值得肯定的,原本他可以不用说,也没人知道,何况这里的法律并不支持她处死罗阳。

之前在夺回神羽环的行动中,她特意吩咐不许弄出人命,不许惊扰他人,正是出于对于故土现有法律的尊重,在她的内心里,她更喜欢故土这个生机勃勃、生而平等的国度。

“恕你无罪,你继续说吧。”

“是!虞侯大人!”

就在罗阳剑拔出一半的时候,玄金剑寒光入眼,刺痛了他的眼睛,让他心神得到了些许清明,才发现自己居然要拔剑刺杀巽王。

惊骇之下,他称病请辞巽王侍卫之职,躲在家中,不敢出门。

一天晚上,他的心神再次受黑石头的控制,独自出了城,来到那间石屋,见到了那个鬼戎商人。

一开始鬼戎商人和颜悦色的问他为何不执行命令刺杀巽王,并告诉他,鬼戎和商已经集集大军,只待巽王一死,就会攻破宗周,只要罗阳里应外合,杀掉巽王,事成之后,公侯之位垂手可得。

罗阳顿时惊醒,原来这黑石头真是鬼戎人的圈套,如今见黑石头无法控制他刺杀巽王,便以利益诱惑他就范。

罗阳身为宗周人,又深得巽王赏识,哪里肯为鬼戎人卖命去杀巽王,于是破口大骂,准备和对方拼死一搏。

鬼戎商人见罗阳对自己开出如此优厚的条件都不动心,勃然大怒,令几个手下将他拿下。

罗阳虽然武功也不俗,但终究双拳难得四手,又被鬼戎商人用意念控制黑石头扰乱他的心神,战不多时就被拿下,并且把他带到无人之处杀掉。

就在几个鬼戎人要动手的时候,他的周身突然泛起刺眼的白光,接着他就在一阵窒息和眩晕中消失了。

等他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处于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这个世界的人们穿着和语言都和宗周截然不同,还有汽车火车电灯这些闻所未闻的东西。

后来,在他以孤儿的身份的身份逐渐融入这个社会,过了几年,才知道原来这里曾经是宗周的故土,经过两千多年的发展,如今已经中西合璧,天下大同。

后来他经历了故土的建立新国家,以及这个国家建立初期的各种运动,以及后来的经济发展。

五十多年过去,他从一个少年变成了一个古稀老人,但却是孑然一身,只收养了一个孤儿名叫罗昆。

而这块黑石头跟随他来到故土之后,就再没有控制他的心神,相反因为故土灵气极少,让黑石头几乎处于休眠状态,一直没有动静。

而他的功夫也因为故土灵气匮乏,也无灵玉练功而再无上进,反而退步不少。

本来以为就这样老死在故土,谁知道莫名遭到一伙人的跟踪追杀,他不得已把这些人引走,想这些人远离罗昆。

最后逃至乌蒙山中,在一处极阴的绝地,黑石头得到灵气的滋润,恢复过来。

正要远遁,却被几个追杀者围住,再无退路。

千钧一发之际,黑石头再次发功,将他带到了二十年后。

来到这里,他再次变成了二十岁的小年轻,为了糊口,他干起来倒腾假古玩的活,也能过得悠哉悠哉。

罗阳一口气把他离奇的经历说完,听得众人目瞪口呆。

“哇!世上竟有如此神奇之事!要是我能这样穿来穿去就好了!”小青满眼小星星的看着黑石头,一脸的憧憬。

“我去!原来网文上说的穿越并非空穴来风,真有其事!”一个宗周来的天盛集团特派员,忍不住用了一句故土十分流行的感叹词表达了他此时的心情。

姜牧虽然内心也是波涛汹涌,他第一反应是罗阳在编故事,可看着可以叫他叔的罗阳,由不得他不信。

姬婉儿轻轻吐了一口气,从刚才的纷乱的情绪中摆脱出来,缓缓抬起玉手,把那黑石头放在掌心,仔细观察起来。

知道父王没事,她渐渐放下心来,虽然鬼戎要发动战争,但刺杀的计划落空,一时不会轻举妄动。

至于罗阳说的事情她并不是觉得很惊奇,因为冰雪聪明的她从有关神羽环神奇的记载,就隐隐觉得故土人网文里说的穿越并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似乎有哪里让她灵光一现。

“穿越……”

她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那两张脸来,那两张刻画在她脑海里的两张脸。

那两个把神羽环带走并神秘消失的人,一个叫段亦阳,一个叫张文广。

“他们!”

姬婉儿突然触电般的腾身站起,眼里两道精芒闪过,把众人吓了一跳。

“对!穿越了!”姬婉儿兴奋得小脸通红,双手都有点颤抖。

“什么穿越了?”小青一脸懵逼的看着激动到有点失态的姬婉儿,愣愣的问道。

室内一时间安静下来,大家都把目光集中过来,呆呆的看着这个往日仙子一般清冷的虞侯大人、天盛集团女总裁,如今却像变了一个人。

“对!只有如此才能解释!”季伯突然开口道,声音有些微微颤抖。

他终于想通为什么那天凯德拉克上面的两个人为什么会离奇失踪了,一直以为是逃走了,他们折腾了快一个月,四处搜寻亦然毫无所获,原来如此!

经季伯的提醒,大家都明白过来姬婉儿嘴里的穿越是怎么回事了,顿时都纷纷磨拳擦掌起来。

能知道这两个人的去向,就等于看到了找回神羽环的希望,怎么能不让众人精神一振。

“只是……如何才能知道这两人穿越去了哪里?又如何穿越过去?”姜牧并没有热血上头,皱着眉头像是自言自语。

听到这话,大家脸上的笑容僵住了,潮红也渐渐退出。

“是呀,纵然知道他们是穿越了,还不是毫无办法!哎……”小青耷拉着小脑袋,垂头丧气的撅着嘴叹息一声。

想到婉儿姐姐如果找不到神羽环,就必须回到宗周,嫁给管留伯那个臭男人,她就恨得牙痒痒,眼泪把眼眶雾了一层。

姬婉儿似乎是感受到了小青的惋惜而又痛心的情绪,拉起小青的小手握在手里,帮她擦掉快要溢出眼眶的泪水,展颜笑道:“放心吧,姐姐有办法了。”

段亦阳打了喷嚏,奇怪的摸摸发热的耳根,心想是谁在念叨自己,难道是苏晓晓?

想到苏晓晓那天在自己怀里娇羞动人的模样,他不禁有点心猿意马。

一天没见到这个爱害羞的丫头了,也不知道她在学校里怎么样了。

才一天没见,自己怎么就感觉身边少了很多?心里空落落的不得劲。

难道……这丫头真的走进自己心里了?恐怕只是自己对这个漂亮得不像话的丫头没有抵抗力吧。

面对美的事物,谁又有抵抗力呢?

只是,明明才认识,为什么给他很熟悉的感觉?

这种奇妙的感觉,从见到苏晓晓那一刻起就再也挥之不去,那双星辰一般的眸子恍若是他生命里的一盏明灯,它的光明穿透千年的尘埃,恍惚间让他似乎看到了和她的前世今生。

匆匆一眼,已是千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