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钓大鱼按兵不动,遇暗杀黄雀在后

陶三爷越想越后怕,这么年轻就有如此心机,亏得自己还跟他称兄道弟,以诚相待。

但是,仅仅是因为他突然来到长安,就认定他有问题,似乎有点草率。而且这么年轻真的会被菊门派出来完成这样大的计划,可能吗?

想到这里,他又有点动摇,觉得自己刚才对段亦阳不利的想法是不是多余。

他不由得又仔细的回忆了那天和段亦阳相见的一幕一幕,段亦阳那天令他惊艳的表现,和不属于他那个年龄的成熟和稳重,他又不得不相信国安局的调查。

如今想来,自己那天对段亦阳一见如故,无非是段亦阳捡漏来的跟他渊源颇深的玻璃盘,难道这一切的巧合只是对方给他精心准备的?

还有那跟宝藏有关系的金獲如,也许是个意外,也许只是不让那只玻璃盘出现得过于突兀。

但也有另一种可能,是想他解开金獲如的奥秘,找到皋涂山宝藏,这种可能似乎更符合逻辑。

那么,这就说明皋涂山的宝藏不光是吴家在觊觎,菊门也在垂涎!

也许,打皋涂山宝藏主意的门派和组织不仅仅是吴家和菊门,也许,秘密已经不再是一个秘密。

想到这,他还是下了决心。

“这么说的话,那还是把他排除出这次考古队吧!”陶三爷说出这番话,有点艰难。

“不!不要打草惊蛇,上级的意思是要放长线钓大鱼,彻底把菊门在国内的布的棋子全部吃掉。”青年男人沉声道。

“嗯,如此甚好。”陶三爷听到这话,他竟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心里没来由的一阵轻松。

因为他不想自己认的兄弟真的是带着某种目的接近他。

尽管一切的嫌疑都指向段亦阳,但在陶三爷的内心深处,他依然觉得段亦阳不是那种人,一来他陶三爷看人没打过眼,二来因为他在那个年轻人眼里看到了不掺杂一丝虚伪的干净。

段亦阳的耳朵莫名其妙的发热起来,他心里想着是不是他爸妈在念叨他了。

以前就说过要回去看看父母和妹妹,就是一直担心万一老家也有个自己,那自己到时候怎么去面对这个自己。

是自己是段亦阳,还是老家那个才是段亦阳?这个问题像个让他纠结了很久,这也是他不愿意去想回家这个问题的原因。

段亦阳有点走神,红灯亮起,让他差点怼到前面面包车的屁股。

从古玩店出来,摸金张和张父开着捷达去接娟子和小兰先回家了,段亦阳则要去形意门带上罗昆,去家里见见众人,他也想跟罗昆好好坐下来谈谈他身上的秘密。

到了形意门,众门人正在挥汗如雨的在李刚的指点下练习招式,麻国保此时也在跟罗昆揣摩接化发。

连心高气傲的高兴小姑娘都练得十分认真,估计是在李刚手里吃瘪了,不然她不会服服帖帖的听从李刚的指点,而且是满眼的小星星。

段亦阳见到这热火朝天的情形,微笑的点点头,也不去打扰众人,只是在一旁观察这些人的表现。

回家的路上,李刚把白色切诺基留给了形意门众人使用,而自己则坐在段亦阳开的黑色切诺基回家。

车上,三人聊着形意门的事情,有了罗昆的加入,李刚对于形意门的发展雄心勃勃,那张伤痕累累的脸也因此容光焕发。

罗昆也了解了发生在李刚身上的事,在惊奇之余,为李刚的奇遇羡慕不已,也为张瑶瑶母女俩的遭遇深感同情。

由此,他也对于自己能跟着段亦阳这样侠义热肠的人而欣慰,他下定决心,他要尽快融入这个大家庭,为这样一群善良的人尽自己的一份力。

回到家,大家很快就接纳了罗昆。看到一家人其乐融融,这让很久孤身流浪的罗昆,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张父张母不失时机的嘘寒问暖,小可爱小依依一口一个罗叔叔,殷勤给他的夹菜,让这个憨厚的粗汉子忍不住眼圈红了又红。

芙蓉园人工湖边,夕阳的最后一抹余辉映红了天边的几朵云霞,在即将到来的夜幕衬托下显得有种异样的瑰丽,

花朵形状的路灯已经亮起,倒映在人工湖里,犹如给人工湖点缀了一串璀璨的珍珠。

段亦阳、摸金张、金刚和罗昆四人在人工湖的林荫小道上不紧不慢的散步,天色渐暗,夏日的沉闷褪去,一丝丝凉爽让几人格外惬意。

几个人里面只有摸金张东张西望,一脸的失望,又不甘心的偷眼看向别墅区。

“老张,你这副样子这是要找那个冯姑娘吧,人家不来散步,可惜某个人有要失望了!哈哈!”李刚看到摸金张神不守舍的样子,不禁打趣起来。

“哎哟我去!李哥,连你也会取笑人了!”摸金张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李刚这个看起来有点粗糙的男人,没想到这样的莽汉情商也不低。

“喜欢就去追呗,别忘了我可是过来人!”李刚对摸金张挤眉弄眼的道。

“哥哥我也是过来人好不好!还用你教?”摸金张顿时不服气,哼哼唧唧的脱口而出。

他老张可不是雏,女儿都十岁了好不好。

这时候才发觉自己刚才的话似乎有点不对,立马改口:“李哥,弟弟知道怎么追女孩的,嘿嘿!”

李刚并没有把摸金张刚才那句话放在心上,知道摸金张说话就是那个德行,他也希望摸金张能追到冯总的千金。

人工湖的另一头,一个瘦猴儿一样的小年轻正猫在一片修剪得十分整齐的半人高绿化带后面,从绿化带的缝隙间向段亦阳几人张望着。

“冒爷,小五打电话来说,那个小子出来了,你看,是不是现在动手?”

人工湖旁的一栋别墅楼顶,三个黑衣人躲在山墙后向对面张望,一个黑衣人收起电话,向另一个黑衣人汇报道。

“不急,等天完全黑下来,最好是在僻静之处动手,手底下干净点,别惊动小区的人和保安!”

冒爷拿下望远镜,转头对刚才汇报的中年人不紧不慢的交待着。

“是是是!属下这次一定不会再让这小子跑掉!”中年人和另一个黑衣人齐声答到。

“你们都给老子精神点!这次老头子我亲自出手,要是再让这小子跑了,只怕你我都没法向法天将军交待!”冒爷突然脸色一沉,黑着脸冷声道。

而就在对面十层楼的高层天台上,两个穿着风衣的年轻男女,也正在举着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着在湖边散步的段亦阳几人。

徐扬轻叹一声,放下手里的望远镜,偷眼看了一眼身旁夏若兰冷若冰霜的俏丽容颜。

这个背景神秘的女孩子明明可以靠颜值卖萌征服所有男人,可她偏偏要靠实力打拼,而且非要加入最危险的特勤组,能打又漂亮得不像话,还给不给其他女人留条活路?

徐扬很庆幸处长能把这个冷美人分给他带,也不幸的发现自己跟一个机器人夏若兰很难相处,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让徐扬不知道该感谢组长的美意还是该骂组长给他一朵带刺的玫瑰。

痛并快乐着,人生本就不完美,拥有的同时也会意味着责任,他徐扬只能认了,也生出一种用自己的热情融化这个冰山美人的冲动。

一只玉手伸了过来,紧接着两个字飘进徐扬的耳中:“给我。”

声音毫无感情,却又如流莺婉转,珠落玉盘,让徐扬又爱又恨。

徐扬默默的把手里的望远镜递给夏若兰,若有所思的道:“很奇怪,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段亦阳行事作风不太像菊门的人。”

“能被你看得出来,也不会被菊门派来执行任务了!”

夏若兰从望远镜里看着那张俊朗又略显稚嫩的脸,洋溢着的笑容干净而温暖,让她的内心也不由得升起一丝疑惑,但说出来的话仍然服从于她的惯性思维。

只是举止有种和这个年龄并不相称的成熟,并没有逃过她敏锐的观察力,让她坚定了对这个被总部视为可疑人物的年轻人的怀疑。

段亦阳和摸金张等人一路有说有笑的漫步在人工湖旁,并没有发现周围的异样,罗昆也被这融洽的氛围感染,也主动跟几人互动起来。

他已经有很久没有这么放松了,他很喜欢这种有朋友的感觉,这种感觉真的很好,长这么大他都没有过这样值得交心的朋友。

人工湖的那一头是几栋尚未完工的高层,除了人工湖旁的路灯就是一片黑暗,没有行人,十分冷清。

段亦阳之所以要出来绕着人工湖走一圈,一个是想让罗昆熟悉一下周围环境,一个是想看看罗昆是不是被人跟踪,他也很想看看是谁要刺杀罗昆,为什么要杀死罗昆。

冒爷见到段亦阳等人逐渐走到人工湖的另一头,满意的嗯了一声,拿开望远镜,眼神变得冰冷,看着对岸的罗昆,杀意迸现,嘴里低喝一声:“动手!”

罗昆心里突然没来由的一阵心慌,一股警兆猛地从心底升起,他顿时就停下脚步,不安的四处张望。

每次有危险,都是这种十分明显的警兆都让他能提前躲过追杀,百试不爽,只是没想到他刚离开钱金堂还不到一天,就被那伙人盯上了。

与此同时,段亦阳右手上的指环开始隐隐发热,那种熟悉的酥麻感快速的袭遍全身,让段亦阳身体一顿,迅速的五感全开,寻找让指环异动的来源。

很快,他发现了罗昆的异样。

此时的罗昆一脸慌张,面色铁青,脑门已经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该来的还是来了!

段亦阳不动声色的上前搭上罗昆的肩膀,拍了一下,压低声音提醒道:“不要慌,有我在,今天把这件事情解决了!”

听到这话,感受到段亦阳那只手传来的力量,罗昆紧绷的身体才缓缓放松,感激的看了段亦阳一眼,点点头,强压住紧张的心情,继续向前走去。

“徐组长!别墅区有三个黑衣人正在向人工湖迅速接近!”夏若兰刻意压制的声音的陡然响起,有点紧张,又带着几分莫名的兴奋,即便如此也让徐扬听在耳里犹如天籁。

“哦?我看看!”

徐扬一把拿过夏若兰手里的望远镜,顺着夏若兰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冒爷行走如风,却犹如闲庭信步,让后面的中年人和一个年轻人得有点跟不上趟。

三人迅速向小五靠近,准备在人工湖的人迹罕至的一头拦截段亦阳等人。

“好快!”徐扬在望远镜里呆呆的看着迅捷前行的三个身影,这连百米世界冠军都望尘莫及的速度,却并看出三人使出全力,因为他们一直在保持着匀速的高速运动。

“这些是什么人?他们想干什么?”徐扬喃喃的道,不知道是在问夏若兰,还是在问自己。

段亦阳惊奇的发现,指环还在微微发热,只是那种过电一样的感觉早已消失。

“罗昆身上果然有不一般的东西!”段亦阳此时已经确认那些人是为了罗昆身体里的东西而来,而且看样子是要直接杀人取宝贝。

随着指环的升级,指环有新的发现,更多的只是发热,很少会有那种酥麻的感觉了,可能是指环的提醒方式更加隐蔽,或者是段亦阳的身体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弱鸡,对这种酥麻感已经免疫了。

不管是哪种,对于段亦阳都是好事,不然每次浑身酥麻都会让愣神一会,容易被别人看出异样。

几人不紧不慢的向那黑暗处走着,有说有笑,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毫无异样。

只是越往前走,段亦阳就越明显感觉到罗昆身体又逐渐紧绷,搭在罗昆肩头的右手上的指环也越来越热,自己心头的警兆也逐渐升起。

几分钟后,四人走到人工湖的僻静处,周围一片寂静,只有夏虫在黑暗中啾啾鸣叫。

“朋友,留步!”

黑暗中一个声音打断了几人的说笑,也让听到这个声音的罗昆紧绷的神经反而松弛下来,倒是让一直感受罗昆状态的段亦阳有点惊讶。

摸金张和李刚一愣,惊愕的看向发出声音的黑暗之处,同时暗暗防备突如其来的袭击。

倒是段亦阳嘴角露出来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心里暗道一声来得好!

话音刚落,一个身材高瘦的蒙面黑衣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