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高手过招惊众人,罗坤莫名遭追杀

“你!”

震惊中的钱副校长说不出话来,他知道这老昆可是真正的武林高手。

自己能让老昆做自己的司机兼保镖,也是因为自己阴差阳错的救了他一命,才让他降尊来给自己做保镖。

一年前,这个高手身负重伤,突然上了他的车,让钱金堂送他去医院。原本钱金堂不愿意,正要骂出口,让开车的保镖揍一顿然后让这家伙滚蛋,可眼角的余光却见到他抓住副驾驶靠背的手一用力把靠背连接头枕的两根铁管生生折弯。

钱金堂和保镖不由得一哆嗦,只好把老昆送到医院。

在路上,钱金堂心思活泛起来,眼睛越来越亮,这样的牛人不正是他需要的吗?

最后,在王竟之的规劝下,他特意通过王家弄了个长安大学副校长的位置

虽然有王家这棵大树罩着,但这些年仍然有不少仇家找上门,有一个被他搞得家破人亡的男人潜入他家,差点要了他的老命,也曾经被人绑架过,毒打了几天,最后花了一百万才没被撕票,这让他很没有安全感。从那以后,他和他儿子身边就没少过保镖。

到了医院,钱金堂一改花钱就肉疼的模样,大方的给付了手术费和住院费,还让老昆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老昆是被江湖追杀才四处躲藏,这次差点折在长安,这次被钱金堂所救,十分感激。想想自己也没地方去,于是就答应留在钱金堂的身边。

只是,对于自己为什么被追杀,老昆一直守口如瓶,任钱金堂怎么打听他也不说一个字,钱金堂对此也是耿耿于怀。

“废物!”看着狼狈的从绿化带里爬起来的老昆,钱金堂冷哼一声。

“小子,你别得意,等下有你哭的!”

正在他左右为难的时候,口袋里的电话猛然响起,把他吓了一跳,赶忙摸出电话,急匆匆的走到一边接起电话来。

钱程刚才一阵后怕,没想到这小子这么猛,这么多人都没搞定他。自己幸好没有靠的太近,不然自己估计这时候也会躺在地上呻吟了。

但听到自己老子把这事的性质升了级,从打架斗殴变成了刑事案件,再跑跑关系,让这小子蹲个十年八年的没有任何问题。

想到这,钱程不禁转怒为喜,指着段亦阳无不得意的道:“小子!你摊上大事了,就等着蹲大牢吧!哈哈!”

苏晓晓听到钱程的话,不竟担心的看着段亦阳,她很自责,自己给这个男人招来的麻烦也太多了,如果他真因为自己去坐牢,自己这辈子都会活在内疚里走不出来。

她焦急的看向段亦阳,段亦阳确是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她心下稍安。从这些时间的交往来看,段亦阳不是个冒失的人,他这么做一定是有把握的。

祝小波倒是很乐意看段亦阳怎么化解这次危机,所以就决定安安静静的做一个吃瓜群众,饶有兴趣地看起这场难得一见的大戏。

钱金堂不耐烦的斜眼看了看还在打电话的王科长,好整以暇的点了支烟,颇为得意的看着段亦阳。

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眼前这小子这么淡定?他的底气来自哪里?

正疑惑间,几个男人在李校长的带领下朝这边匆匆走来,王科长连忙迎了上去。

钱金堂似乎感受到有几道目光聚焦在自己的背上,让他有种极不舒服的感觉,以他多年混迹于道上的经验和观察力,他感到背后的几道目光似乎来者不善。

他连忙转身朝那几个人看去,看到李校长面带意味深长的微笑,眼里闪烁着胜利的光芒。

这怎么回事,一种不安的感觉袭上心头,但是他又不太相信。

几个人来到钱金堂的面前,很自然的把钱金堂围在中间。

李校长深深的看了钱金堂一眼,指着钱金堂对几个人道:“他就是钱金堂!”

“李守仁!你这是什么意思?校长还想不想干了!?”钱金堂觉得李校长这种态度对他是一种莫大的羞辱,指着李校长的鼻子吼道。

“咔擦!”

一只铮亮的手铐准确的扣在钱金堂伸出的手腕上。

顿时,场面诡异的安静,人们瞪大着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钱金堂,你涉嫌几桩伤害案和走私案,接上级命令,现在对你进行依法逮捕!”

一个中年男人从包里拿出一张逮捕证,在被几个男人按住戴手铐的钱金堂眼前一晃,冷声道。

钱金堂对于这种情形并不陌生,以前每次进去都会被王家保出来,但这次这些人对他似乎并不像以前那么客气,手铐也不是想以前一样戴在前面甚至是不给他戴手铐。

这次是戴在后面,也没有给他用衣服挡着,而且是在这他当副校长的大学校园里,这明摆着是没给他留后路了。

不对!钱金堂心底第一次升起绝望,难道自己被王家抛弃了?

他抬眼看向那个还在微笑的年轻人,顿时好像明白了什么。

这次真的是踢到铁板了?我这是惹恼了哪个大人物?

钱金堂顿时眼前一黑,心里哀嚎一声:完咧!

钱程一看到自己老子被铐起来了,顿时就不干了,上前拦住几个人,骂道:“你们居然敢抓我爸,不想活了?你知道我们钱家是谁罩着吗?还不快给老子放人!”

几人男人懒得理叫嚷着的钱程,径直挟持着死狗一样的钱金堂往停在远处的警车而去。

后面一个男人转身,掏出一个证件,举到上前阻拦的钱程眼前,沉声道:“省公安厅刑侦总队,你要是阻碍执法,就把你一起带走!”

“……”钱程顿时哑火了,居然是省厅直接来抓人?他终于意识到这件事不简单。

“钱程,鉴于你在学校的表现,经校领导小组研究决定,决定开除你的学籍!”李校长上前不失时机的补刀,宣布了学校对于钱程的处理意见。

“好!太好了!”听到这个消息,吃瓜群众顿时爆发出一阵阵欢呼声,其中大部分是男生。

“你!你们!”钱程终于感受到了作为弱势者的悲哀,他红着眼睛恶狠狠的看向让他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的罪魁祸首,牙齿咬得咯吱直响。

突然,他疯了一般的向段亦阳冲去,嘴里胡乱的喊着:“老子今天要跟你拼了!”

谁知,刚跑了几步,就被斜刺里窜出来的李二拦了个正着,嘴里警告道:“你再敢上前一步,别怪我们要抓你去保卫科了!”

钱程看着这个平日里看到他就点头哈腰的李二,正准备像平日一样发威,但看到李二一副的痛打落水狗的神情,而且他的几个手下也开始围了过来。

权衡一下,他知道自己就算冲过去也讨不到便宜,恨恨地一转头,走向之前开来的皇冠车。

皇冠车一溜烟的出了南门,落荒而逃。

尘埃落定,苏晓晓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在肚子里,只是她没想到这件事居然以这种结果收尾。

同样没想到的是祝小波,此时她的内心无法平静,他一个电话就能让公安厅刑侦总队亲自来抓人?而且还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找到钱金堂的案底和证据,看来这小子后面的人不简单。

祝小波想起自己自己的爷爷,估计也只有他能办到这种事吧。难道说,这小子难道背后也有自己爷爷这样的人?

爷爷很疼他,竭力反对自己父母给自己安排的婚姻,也是爷爷支持自己来到长安,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上大学。

在这里,她远离了家族中的纷争,远离了那个天天纠缠着她的男人,真正享受到了属于自己的自由。

也正因为此,祝小波对于被钱程死缠烂打的苏晓晓才会感同身受,每次都会挺身而出去护着这个容易脸红又有点可爱的苏晓晓。

如今这个年轻人既然有能力保护这个柔弱的苏晓晓,那她也就放心了。

段亦阳的注意力却并不在钱程和钱金堂父子身上,他一直观察着那个从绿化带里爬起来的老昆。

老昆自从爬起来后,就一直在思索自己刚才为啥都没挨着对方的衣角就被击飞了,以至于钱金堂被带走他都不知道。

段亦阳见老昆还在那愣着,于是走上前,打趣的问道:“唉,我说,不会被打傻了吧?”

“啊?啊!”

老昆这才从刚才的思考中反应过来,看着段亦阳茫然的发出两个单音节。

“哦,这位小友,刚才你是怎么把我摔出去了?罗某甚是好奇,正一直在揣摩刚才你的招式。”

老昆回过神来,开口问的是这事,让段亦阳不竟一阵愕然。

“那个钱校长被带走了,你为啥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我给他当保镖只是为了感谢他的救命之恩,但这一年来,我也为他挡下了不少仇家的报复。如今,他也算是得到该有的报应了!”

说完,老昆抬头望向没有一丝云彩的蓝莹莹的天空,露出哲人一般的深邃的眼神:“世事本无正邪,侠道亦是邪道。”

“好吧……”段亦阳很无语,明明长得像张飞,偏偏有一个王阳明的灵魂。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段亦阳对这个人的兴趣倒是越来越强烈了。

“你刚才用的是什么招式?似乎你根本没出手,就把我打飞了。”老昆倒是一点没有自我介绍的觉悟,对着段亦阳抬手抱拳问道。

看来这个粗汉子求知欲很强呀,段亦阳暗暗摇头。

“这是本门的一个招式,不值一提。倒是想问问老哥尊姓大名,师出何门?”段亦阳并不想说出自己的招式,毕竟那就是形意门最好的招式,自然不能轻易示人。

见段亦阳不说招式的事,老昆猛然意识到自己有点唐突了。于是又拱手道:“在下罗坤,齐鲁人,无门无派,自小跟祖父学习伏虎拳,略有心得,后被追杀才流落长安。”

追杀?段亦阳被这两个字提起了兴趣。

“什么人追杀你?”他的八卦之心被点燃。

“这个……”罗坤倒是有点忸怩起来,这神态跟他的外形有点格格不入。

“你要是不愿意说,那就不说吧。”段亦阳都点小失望。

他本来就是个伪江湖人,不知道这样问是江湖大忌,还在用世俗的思维去跟江湖中人交流。

但好像罗坤并不在意,反而是因为自己不愿意说出来有点不太好意思,这个人江湖味并不重呀。

“小友,不是我不愿意说,而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被人追杀!还好我在长安这段时间,除了刚逃过来的时候被追杀过一次,后来再没被追杀过。”罗坤无可奈何的说。

段亦阳吃惊道:“难道你一直被追杀?从齐鲁一直逃到长安?”

“嗯,从五年前,我祖父莫名失踪之后,就一直有人在追杀我,好几次差点都没命了,幸好每次有生命的危险的时候,我就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十分准确,每次都让我躲过一劫。”

“哦?有这样的事?”段亦阳十分惊奇,有这样准确的预感,是有金手指还是天生就第六感觉超级棒?

他不由得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敦实的汉子,看样子三十多岁,带着几分沧桑,又隐隐透露着几分憨厚。

事情似乎是很明朗了,这罗坤身上应该有类似自己的神羽环的东西,但神羽环毫无动静,应该不是一类物体吧。

段亦阳摩挲着下巴,眼睛直直的盯着罗坤道:“看来你祖父有秘密留在你身上,你祖父的失踪肯定跟这个秘密有莫大的关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