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送娇娃感伤顿生,遇追求当机立断

作为吴家第三代最有希望成为下一任家主的年轻才俊,这次吴家家主吴青山把他派到长安,把重要的探索宝藏的事交给他,足以说明对他的看重。

如果这次不是段亦阳的斜刺里杀出来,绑架苏晓晓这件事简直易如反掌,而自己在两大高手的协助下,居然把这种在吴家人眼里易如反掌的小事给办砸了。

这次失败让老爷子对他颇有微词,也让他大哥二哥抓住这次机会在老爷子面前谗言,让他几乎坐稳的家主继承人位置又开始动摇起来。

这怎么能不让他对段亦阳恨之入骨,一个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穷小子,居然跟我吴大少为敌,不把你搞到身败名裂我就不姓吴!

你不是有杜门护着吗?好好好!我就不信我找不到你的破绽!

“老田,那个苏晓晓去查一下底细,虽然神秘人那边交了差,但万一那两个送过去的女人神秘人不认,我们还得把这个女人送过去。所以,爷爷也交代过这个女人还得掌控在我们手里。”

“好的,吴少,属下这就去办!”老田弯腰应承,匆匆带人出了门。

这吴少大名吴良俊,长相倒也配得上他这个名字,算得上明目皓齿,英俊帅气,身姿挺拔,为人也是谦逊儒雅,沉稳大气。怎么看都是个让大人喜欢的好孩子,让女孩子犯花痴的好男人,电视剧里风流倜傥的正面角色。

正因为如此,吴良俊十分受吴家老爷子的宠爱,明里暗里都给吴家人透露出要把吴家俊培养成他的继承人的意思,惹得其他吴家后辈不满之情溢于言表,但却丝毫奈何不得这吴良俊。

然而,从小就一帆风顺的吴良俊如今却栽在长安一个无名之辈手里,这让平时自信心爆棚的吴家六少怎么会甘心?

他必须做点什么,洗刷段亦阳给自己的屈辱。

中学大门口,一辆黑色大切诺基打开门,从车上走出两个穿着校服的女孩,宽大的校服遮掩不住已经发育得有模有样的身材,靓丽容颜和勃发的青春气息,让几个路人不禁侧目,暗赞不已。

娟子和小兰一下车,就有点紧张的朝四周看了一圈,见没有那些令人厌恶的小混混,这才拍着胸口舒了口气,相视一笑,转身朝车内的段亦阳笑嘻嘻的说了声再见,就小跑着进了校门。

段亦阳看着两个丫头进了学校,又等了一会,见四周确实没有形迹可疑的人,这才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苏晓晓问道:“晓晓,真要回学校?真不怕那些人……”

晓晓不敢看段亦阳,只是低着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她现在心情很复杂,又想留在段亦阳身边,又怕自己再也离不开这男人,这种矛盾的心情让她患得患失。

段亦阳自嘲的在心里笑了自己一声,自己明明不想苏晓晓回学校,可又说不出口,再说也不能耽误苏晓晓的前途,总不能让别人不上大学了吧。

切诺基缓缓掉头,朝南郊开去。

那天叶长庚离去时,答应护得芙蓉园众人周全,果然在第二天藤田就打电话过来说杜门已经昭告江湖,如有人再对段亦阳等人不利,杜门将格杀勿论!

一时间,长安成了江湖中人的禁地,连那些还留在长安观望的江湖中人也做鸟兽散。

很快,陶三爷也打来电话证实了藤田的说法,并再次约定了探乾陵的时间。

危机过去,大家的终于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于是一家人出门逛街购物,不亦乐乎。

卖玉牌所得二百万李刚要交给段亦阳安排,段亦阳并没有收,而是让李刚留着。

李刚一家人一下子有了二百万,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两口子商量了一晚上,最后决定拿出一百万算是入股古玩店。

而且李刚考虑到这么多人出门不方便,再说开店开武馆也需要交通工具,于是就去汽车销售部买了一辆捷达和一辆白色的切诺基,而之前的吴门那辆黑色切诺基就留给了段亦阳开。

今天一大早,摸金张和李刚就开着刚买的切诺基去张罗古玩店和武馆的事了,于是送人上学的事就落在段亦阳的头上。

其实,这也是摸金张有意为之,知道苏晓晓要回学校,故意给段亦阳制造机会。

黑色切诺基缓缓行驶在大街上,车内的空气有点沉闷,段亦阳打开车内的CD,顿时,张学友那九浅一深标志性的嗓音弥漫在空间不大的车厢内。

你知道吗,爱你并不容易,还需要很多勇气……一路上有你痛一点也愿意,就算为了分离与我相遇,一路上有你苦一点也愿意,就算只能在梦里拥抱你……

歌声有点伤感,让段亦阳莫名有点失落。

这一刻,他想起了那个和苏晓晓一样温婉的顾晓婷,佳人已远,不知归处,而自己仿佛已经放下了。时间真的可以冲淡一切吗?哪怕是那让自己铭心刻骨的人?

身边的这个人,自己是真的心动了还是仅仅是因为她的气息让他找到了他快要忘记的那段感情?

歌声让他有点恍惚,难道真的是因为苏晓晓和顾晓婷很像,所以自己对于苏晓晓与其说是动心还不如说是在怀旧?

他摇摇头,不想再去纠结这个问题。偷眼去看身边这个女孩的侧脸,却意外的发现女孩的眼里闪烁着泪光。

他一惊,赶忙把车速降下来,身体往右靠了靠,轻声问道:“怎么了?晓晓。”

“没,没什么。”苏晓晓连忙把脸转向车窗,倔犟的不让眼泪流下来。

也许是这首歌让她有所感触吧,他想去把CD关上。

“亦阳,你说相遇真的就是为了分离?分离还能相遇吗?”苏晓晓有点哽咽的声音让段亦阳准备关CD的手停在半空。

他转脸看着她,阳光透过车窗洒在她的脸上,让她的皮肤和鼻翼显得有些微微透明,侧脸很完美,睫毛微微颤动,细细的汗毛让她的脸增添了一种柔和的光晕,让女孩显得更加楚楚动人。

看着这个多愁善感的女孩,段亦阳有种想去把她搂在怀里的冲动,手动了动,还是不自然的放在了档位上。

“不会的,既然相遇了就不会分离!一定不会的!”

段亦阳这句话像是回答苏晓晓,也像是在对自己说。

长安大学就在二环内,离摸金张家之前的仪器厂大院不是很远,也难怪那天苏晓晓能一个人走路去她同学家。

切诺基缓缓开进长安大学南门,门卫看到这车,也不敢阻拦,直接放了进去。

拐了几个弯,在苏晓晓的指点下,段亦阳把车停在了一栋宿舍楼下。

苏晓晓看着宿舍楼,轻轻叹了口气,才打开车门下了车。

段亦阳从后座拿起一个包,也打开门下来车,绕过车头,准备把包交给苏晓晓。

包里是张母昨天大家上街时特意给苏晓晓买的衣服和手机,在张母的心里,苏晓晓已经是她认定了的儿媳妇。苏晓晓原本死活不要,但看张母生气,又说让她有什么事第一时间联系他们,苏晓晓也只好收下了。

刚要把包递给苏晓晓,就看到一个油头粉面的年轻人拿着一束红玫瑰来到苏晓晓面前,两眼放光的道:“晓晓!你终于回来了!我天天在这里等你,你知道吗?可把我急坏了!”

说完,又狐疑的看了一眼段亦阳,向苏晓晓问道:“晓晓,这位是……”

“学长,你不要这样,天天给我送花,大家看到多不好。”苏晓晓见到这个年轻人不禁蹙眉。

“晓晓!我对你的心苍天可鉴,别说天天给你送花,就是一辈子给你提鞋我钱程都愿意!”

“可是我……”苏晓晓欲言又止,她不想伤害别人,脸皮又薄,所以不喜欢你这几个字她还是说不出口。

“晓晓,别可是了,我是真心的,永远不变心!”钱程不甘心,又把玫瑰花举到苏晓晓眼前,一脸谄媚的笑道。

苏晓晓退后一步,回头求助似的看着段亦阳。

段亦阳无奈,只能把手里的包递给苏晓晓,然后把苏晓晓拉到身后,微笑着看着眼前这个清瘦的年轻人。

段亦阳对于这种死缠烂打的人还真没有什么办法,他以前也从来没有这样去死缠烂打的追求过自己的女神。

至于顾晓婷,她就像空降一般的来到自己身边,而且还说自己是孤儿,两人闪电般的就走到了一起,毫无理由的就成了一家人,直到现在段亦阳想起来都有点迷糊。

这就是缘份吗?也许吧,总之他觉得跟顾晓婷在一起的日子很惬意,因为顾晓婷很体贴,很善解人意。

面对眼前这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大学生,他实在无法理解他的疯狂,虽然他很不屑这种追女生的方式,但打不得骂不得,真有点让他无从下手。

“兄弟,不要纠缠晓晓,人家不喜欢你,你又是何必呢?”段亦阳知道这种劝人的方式毫无新意,但又不得不说。

“你是谁?敢管我和晓晓的事?!是不是活腻了?!”钱程两眼瞪着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程咬金,有点恼羞成怒。

以前追求苏晓晓的人不少,都因为他的加入而纷纷退避,如今这小子也敢来出头,这不是找死吗?

“我是谁不重要,请你以后不要再来纠缠晓晓!”段亦阳看这人如此嚣张,不禁有些动怒。

“就你?你算老几?也不称称自己几斤几两,敢和我钱程抢女人?!”钱程顿时目露凶光,恶狠狠的指着段亦阳的鼻子高声叫道。

钱程的叫骂很快引得宿舍楼上的女生纷纷走出寝室,趴在过道栏杆上向下张望,发现了楼下的情况,纷纷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

面对这个混不吝的钱程,段亦阳也是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敏锐的感觉让他发现身后的女人身体有点微微发抖,目光似乎在自己的背上游移,他知道自己背后的女人有多么无助和惶恐。

钱程对她造成的心理阴影太大,让她对钱程已经是深入骨髓的厌恶和排斥,甚至还带着一些隐藏在心底的恐慌。

看来美丽女人的烦恼并不是别人能体会的,也许在别人眼里因她们的容颜而被男人们追求是令人羡慕的,甚至是令人嫉妒的。

所以,面对美女保持若有若无的距离,给她们足够的安全感和神秘感,才是上上之策。

只是,在十八年后,男人追女人不需要这些,只需要一辆豪车就足够了,真爱是什么,女人们似乎并不在意。

这算是时代的悲哀,还是男人的悲哀?

段亦阳脑子里胡乱的闪过这些念头,但也是这不着调的念头也给他带来一些灵感,现在也只有他能解决目前的局面了。

下定决心,他突然把一只大手伸向苏晓晓的细腰。

微微发抖的苏晓晓被这突如其来的大手一搂,顿时浑身一颤,满脸通红。但感受到那只大手给她带来的温暖和坚定,让她的慌乱的心渐渐安定下来。

段亦阳的手隔着薄薄的布料感受着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皮肤,低头闻到那让他有点迷醉的发香和体香,喉咙有点发干。

那一瞬,他真想时间就这么停止凝固。

一阵惊叫声从楼上的女生中爆发出来,夹杂着一阵远远围观的男生的口哨声和嘘声,顿时让段亦阳清醒过来。

迎着钱程绝望而愤恨的目光,段亦阳嘴角扬起,轻笑道:“不管你是谁,这是我的女人,以后不许在来骚扰她!”

顿时,又一阵声音更大的尖叫和嘘声响起。女生们尖叫着:好帅呀,我喜欢!

有的男生高喊着:好样的!哥们。有的男生则哭丧的嚎叫:完了!我的女神被抢走了!

“你!”钱程气得浑身发抖,狠狠的把手里的鲜花扔在地上,叫道:“小子!你给我等着!”

转身要走,突然想起来什么,又指着苏晓晓恨恨的道:“苏晓晓!你就等着被开除吧!”

苏晓晓听到这句话,顿时慌张起来,抬头求助似的望着段亦阳。

段亦阳看着钱程气急败坏离去,这才赶忙把那只占了便宜的大手抽回来,对苏晓晓抱歉的笑道:“刚才不好意思,实在是没有办法才……”

苏晓晓顿时又满脸羞红,刚才那种慌张的情绪平复了不少。

“晓晓!你这丫头总算是知道回来了?是把我这当姐的给忘了是把吧?”

正在此时,一个女声从铁门内老远就传了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