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苏晓晓意乱情迷,段亦阳大展宏图

还在傻愣愣站着的高兴和师兄听到师父的语气有点生气,相互对视一眼,师兄点点头,两人这才磨磨蹭蹭的来到麻国保身边。

麻国保见两人一脸不情愿的样子,用眼睛狠狠瞪了两个徒弟一眼,只把两个徒弟吓得一激灵,这才学着师父的样子单膝跪地,一言不发。

段亦阳见师徒几人都这样跪在自己面前,知道自己不好拒绝了,加上神羽环又在催他接受那个玉琥,看来他只能同意做这个掌门。

不过自己如果真的把这个形意门经营好了,培养出几个高手,用来对抗吴家倒也是件好事。

想到这里,他终于下定决心。迎着麻国保期冀的目光,点点头,对跪在地上的三人道:“既然你等愿意让我来做混元形意门的掌门,恭敬不如从命,段某就勉为其难吧。”

麻国保一听,顿时一阵欣喜,连忙道:“请新任掌门接受本门掌门信绶!”

段亦阳刚接过玉琥,麻国保又抱拳一声喊:“混元形意门第十代弟子麻国保见过掌门!”

“混元形意门第十一代弟子杨长军见过掌门!”

“混元形意门第十一代弟子高兴见过掌门!”

师徒三人纷纷报了名号,段亦阳这才知道,这混元形意门居然传了十代掌门,现在估计他应该是第十一代掌门了吧。

“起来吧。”段亦阳有点不太习惯这架势,连忙让三人起身,然后不知道该做啥了,毕竟,这也是他第一次当掌门呀。

这出来一趟,就成了一个门派的掌门,虽然这个门派似乎太过于弱鸡,不过相信自己能把这混元形意门调教好,成为自己的一大助力吧。再说,谁让神羽环贪图别人的玉琥,自己不拿也不行呀!

想到这里他也就释怀了,做这个掌门也不错。他穿越回来,就注定他不可能平庸,不想平庸,那就要经营自己的人脉,建立起自己的势力,大干一场!

“嗯,既然我成为混元形意门的掌门,那么我会带领本门门人在江湖打下一片天地!”

段亦阳想到这里,不由得豪情顿生,对麻国保拍起胸脯来。

何况,段亦阳对此是有足够的信心的,有神羽环在手,何惧江湖路远。

麻国保被段亦阳这番豪情壮志所感染,也抱拳豪迈的道:“混元形意门幸得掌门引领,实在是我等之幸,属下愿誓死跟随掌门!”

段亦阳和麻国保正在豪情万丈的时候,高兴却蹦到段亦阳面前,道:“掌门,你强抢大学生的事也该给我们一个说法吧,我可不想跟着一个采花大盗掌门混!”

“呃……”段亦阳被高兴这句话雷得外焦里嫩,这丫头可真的是不按套路出牌,现在不应该是跪下高呼掌门洪福齐天的吗?

“放肆!掌门刚才说了会让我们知道真相,想来掌门是被人栽赃的,肯定会让我等心服口服的。”麻国保不糊涂,这事他当然也要确认,这话说出来正好堵住段亦阳的嘴。

和段亦阳交手,他意识到段亦阳并不像传言中说的心狠手辣,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对他下狠手。而且看段亦阳面相不似大奸大恶之人,刚才一番交流感觉此人为人也正派,这也是他决定把掌门之位让给段亦阳的原因。

但是,他也要确实想段亦阳拿出证据,以证实自己的想法,打消门类众人的顾虑。

段亦阳其实也不怕这几个人有什么别的想法,只是既然答应做这掌门,肯定要让这些人服气,心甘情愿的为他所用。

再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都是自己的门人了,让他们去了解下真相也是应该的。

于是,段亦阳很爽快的笑着对高兴说:“好,我答应的自然会兑现,让你们无话可说。”

说完,对麻国保和杨长军一挥手:“跟我走吧。”

“是,掌门!”

麻国保答应一声,立马跟在段亦阳身后,杨长军则拉拉高兴的衣袖,示意哼哼着的高兴跟上。

一行人大概走了半个小时,才来到芙蓉园,给几个保安递了一圈烟,几个保安乐呵呵的让几人进了小区。

进得家门,段亦阳叫了一声来客人了,于是呼呼啦啦的从各处跑出来一群男男女女,把麻国保几个人看得面面相觑。

看着屋内豪华的装饰,高兴暗暗嘀咕,这淫贼果然是金屋藏娇,估计是把不少美女绑架来这里干禽兽不如的事吧。

再一看来到面前的苏晓晓、张瑶瑶、娟子、小兰,她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这淫贼居然一次绑架了这么多美女,善尽天良呀。

摸金张半天才从厕所里出来,见段亦阳身后的三人,闹不清是啥情况,这出去一趟就带人回来,也太不谨慎了吧。

“阳子,他们是……”张母狐疑的开口问到。

“哦,干妈,这是我们混元形意门的人,都是自己人。”

摸金张一听,顿时就瞪大眼睛叫道:“混元形意门?什么鬼!你加入邪教了?”

“我呸!你能不能好好说话!”段亦阳一脸的黑线,没好气的啐了摸金张一口。

麻国保连忙出来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屋里的众人这才搞清楚了是怎么回事。

“我去!你小子这就成了掌门了?了不得呀!那我还不得成了大师兄?”

刚说完,就被张母拍了一下脑袋,嗔怪道:“臭小子,还不去倒茶?”

说完就客气的请几人去沙发上坐下,眼睛却一直在高兴的身上打量着,不时的点点头,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只有苏晓晓听完麻国保的叙述,才知道段亦阳为了她遭受了太多的误会和压力。

如水的眸子看着段亦阳,这个男人仿佛没事人一样对众人露出阳光一般的笑容。

笑容很温暖,但看在苏晓晓的眼里却是另一种滋味,让她的内心波澜起伏,不能平静。

这个男人救了她两次,如今还为了她背上恶名,但他却没有一句抱怨,更没有向她提出任何要求。她知道自己欠这个男人越多,自己就越不可能安然自处。

长这么大,和母亲相依为命的她一直缺乏安全感,只是停留在遥远记忆里的男人模糊的笑容,和那一声乖女儿能给她带来些许温暖和安全感。

想到想着,泪水也不知不觉的湿润了她的双眼。

“怎么了?”一个声音在她耳边轻轻的问道。

“没什么”她慌忙抬手擦拭了一下快要溢出眼角的泪水,这才发现,段亦阳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她的身边,关心的看着她。

抬头看着那张脸,这张有几分俊朗的脸被窗外的阳光映照得棱角分明。

这一瞬间,她有点恍惚,这个画面让她又想起了那个在阳光下叫她乖女儿的男人。

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和安全感充满了她的内心,这种感觉让她迷醉,深深的吸引着她,让她情不自禁想去靠近他。

也许,自己应该去靠近这个男人,回报这个男人为她付出的一切。

但是,该怎么去回报他?以身相许吗?可是他会要自己这个给他带来麻烦的女人吗?会要吗?

或许,自己应该离开,不能再因为自己给他和这些人带来灾祸。

眼前的苏晓晓,双颊上两朵红云晕染得一张俏脸微红,宛如落尘的仙子,把个段亦阳看得如痴如醉。

“段…不,亦阳,这段时间给大家添了这么多麻烦,让你被大家误会,我想…我还是回学校去吧,应该是不会有什么事的。”

张母虽然眼睛在高兴身上打量,但也关注着段亦阳和苏晓晓两人这边的动静。听到苏晓晓这样说,赶忙走过来,拉着苏晓晓的手急切的道:“苏姑娘,现在还不行呀,外面啥情况都还不知道,万一在被那些人绑架走,你让我们家阳子去哪里找去?”

听张母这样一句,张瑶瑶和娟子小兰也赶忙跑过来一起劝苏晓晓。

听到几个人的说话,麻国保师徒三人大概也明白了这件事的原委,自己好像是被人利用了,这苏姑娘并不是被绑架来的,而江湖传言也是别有用心的人制造的。

“看来我们真的是搞错了,掌门是个古道热肠的好人。”麻国保感叹一声,看着满脸通红的高兴道。

“那是必须的,我兄弟可是吴门和吴家的虎口拔牙,救下的苏姑娘,不然苏姑娘早就被那吴门和吴家绑架走了!”一旁的摸金张眉飞色舞的道。

“吴门?!”麻国保师徒三人听到吴门两个字不由得惊叫出声。

摸金张看三人的表情,比较满意,又拍着胸脯道:“还有我老张,在吴门几个爪牙面前临危不乱!哈哈!”

“是那个在江湖大名鼎鼎的吴门?!”麻国保有点不敢相信瞪着摸金张。

“那是当然!知道吴门的冷执事吧,想取我兄弟性命,谁知实力不济,被我兄弟揍得半死!哈哈!”摸金张嚣张的笑道。

“嘶……”麻国保师徒三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刚才看段亦阳丝毫没伤到自己师父,高兴认这个掌门心不甘情不愿,现在想想都后怕,连那个传说中的寒冰圣手都被打败了,自己这点功夫还想抓人?

“掌门果然是神人呀!”麻国保这时候也是十分后怕,还好刚才自己及时服输,不然现在恐怕自己已经是个死人。

但这不正好说明掌门武功好强吗?这么说来混元形意门重回武林也是有很大希望的!

麻国保想到这里,不由得两眼放光,似乎看到了混元形意门的辉煌未来。

恰在此时,门铃响了。

张瑶瑶一听到门铃,马上跑过去把门打开,只见李刚抱着依依进了门,身后跟着张父。

一进门,看到屋里多了几个人,李刚不由得一愣,疑惑的看着麻国保师徒三人。

“这几位是……”李刚把依依放下来,向张瑶瑶问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要问阳子。”张瑶瑶对段亦阳的称呼也是跟着张母叫,并没有跟着李刚叫段兄弟。

“哦”

李刚应了一声,就跟张父向麻国保等人走去,跟几个人打招呼。

此时,段亦阳见依依过来缠着苏晓晓,估计苏晓晓会收回刚才的想法,于是就放了心,也走到沙发边跟大家聊起来。

经过段亦阳的一番相互介绍,放下戒心的麻国保师徒三人和大家也开始熟络起来,高兴甚至还跑过去逗依依,和几个女人打成一片。

茶过三巡,段亦阳看了一圈茶几旁的几个人,轻咳一声,开口道:“想来如今在杜门的干涉下,各门派来绑架苏姑娘的人都已经退了吧,但也不排除有个别门派暗中使手脚,比如吴门就给我泼脏水,伺机而动,他们对绑架苏姑娘还抱着希望。”

“可他们为什么要绑架苏姑娘?”麻国保不解的问。

李刚轻笑一声,道:“你不是江湖中人吗?这事都不知道?”

麻国保大汗,他知道混元形意门虽然在世俗界很有名,但真正的江湖是什么,他算是两眼一抹黑。

见麻国保的样子,李刚也大概猜出麻国保的形意门是怎么回事了,于是把江湖令和吴门绑架苏晓晓的事以及自己的在吴门的身份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麻国保听得目瞪口呆,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自己不问青红皂白就来掺合神仙打架,真的是嫌命长了。

好险!

他顿时觉得后背都湿了,满头大汗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拉过杨长军,跪倒在段亦阳面前,连声道:“谢掌门手下留情!”

段亦阳连忙将二人扶起,笑道:“如今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以后凡事不可莽撞,需三思而后行。”

“是!掌门!”麻国保和杨长军齐齐答应一声,才又坐回沙发上,两个人的眼里都闪烁着兴奋和希望的光芒。

段亦阳见众人不再说话,都看着他,才接着道:“目前我们的形势来看,外部的压力不小,所以我们急需壮大自己的实力。一步一步的把我们自己壮大,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说完,他在众人脸上停顿了一下,看到大家都没有反对的想法,才有接着往下说。

“我决定,从现在起,我们将大力发展混元形意门,另外开一家古玩店!”

顿了顿,见众人都频频点头,于是也微微点头道:“嗯,那我就安排一下大家的具体工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