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吴家诬陷江湖围杀,混元形意一招制敌

段亦阳三人在回小区的路上,聊着刚才切出来的原石,也聊着那个香港柳氏集团。

冯辉鸿从这次切原石的经历,对于段亦阳已经是五体投地,视若神明,就差跪地摩拜了。

就连刁蛮小公主冯娜面对段亦阳的态度都有了一百八十度的改变,不但不再横挑鼻子竖挑眼,还时不时的莫名脸红,这倒是让冯辉鸿有点错愕。

说到这柳氏集团,段亦阳因为之前对什么集团,什么公司没有什么兴趣,所以对于这柳氏集团并没有印象。而冯辉鸿也表示没听说过,只是觉得以后如果能跟这个柳氏集团有业务上的往来也是不错的。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桑塔纳2000拐过热闹的大街,驶向比较冷清的高档住宅区。

宽阔的四车道上,几乎没有车辆行驶,只有冯辉鸿的桑塔纳2000孤独的行驶着。

副驾驶座上的段亦阳无意间看到后视镜里有一辆出租车不远不近的跟着,段亦阳不竟皱起了眉头。

冯辉鸿的车开得并不快,也就三四十码的样子,而那辆出租车居然好像和他们一样不急,保持着同样的速度。

出租车有问题!段亦阳几乎可以肯定这一点。

因为出租车做生意就是抢时间,不可能在这么宽敞无阻的道路上龟爬。

段亦阳嘴角扬起,无声的笑了。送上门来的,怎么能不好好招待,我倒要看看是哪路神仙!

“冯叔,我想起还有点事,你就把我放在这吧。”想到这里,段亦阳对冯辉鸿开口道。

冯辉鸿一愣,放慢了速度,问道:“段兄弟,有啥事我带你去吧,这里连出租都打不到。”

段亦阳朝后一努嘴,笑道:“这不,后面就有一辆。”

冯辉鸿见段亦阳执意要下车,也不好挽留,只好把车停在路边。

段亦阳下了车,和冯辉鸿打了个招呼,就向那龟行的出租车走去。

待到出租车快要驶近,他扬手拦下了出租车。

出租车缓缓停下,段亦阳低头从车窗向里看去,只见后排坐着一个女孩,他不由得眉头一皱。

难道是我想多了?只是凑巧这坐出租车的小姑娘也是不急,正好这出租车司机想跟这漂亮的小姑娘多聊聊天?

“师傅,到啊哒起?”出租车司机用纯正的长安话问道。

“去南门!”段亦阳随口答道,并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好嘞!”司机欢快的答应一声,然后又回头问坐在后排的女孩:“女娃,还跟那辆车不?”

“咳咳!”后排的女孩被司机的这句问话差点呛死。偷眼看看段亦阳,有点尴尬,想要掩饰,却不知道怎么说。

“这个…那个…”

“别这个那个了,下车吧,小姑娘。”段亦阳也懒得跟这小丫头打哑迷,直截了当的让女孩下车。

“我?下车?”女孩瞪大眼睛,指着自己鼻子愣愣看着段亦阳。

“原来是一家人呀,我说着女娃咋让我跟着你们的车咧。我说小伙,这就是你不对了,是不是背着这女娃跟别人好了?这女娃多水灵,你还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唉!让我咋说你呢!”

出租车司机痛心疾首的声讨段亦阳,让段亦阳和那女孩都被搞得哭笑不得,表情十分精彩。

女孩正想解释,段亦阳却装着幡然领悟的样子,对着出租车司机连连点头称是:“大哥教训的是,我这就领回去,好好疼她!嘿嘿。”

出租车司机一看段亦阳这态度还不错,于是满意的接过段亦阳递过来的香烟,满意的对女孩说:“我说女娃,赶快下车吧,这小兄弟也认错了,原谅他这一回吧!”

女孩一听,吓得清秀的小脸都变了样,额头上出现了一层汗珠,连忙对出租车司机哀求道:“司机大哥,赶快开走,别理他!”

女孩越是这样,出租车司机更是坚持发扬助人为乐,成全一对璧人的精神,连声让女孩赶快下车,跟段亦阳回去。

段亦阳也不闲着,打开后门就把个欲哭无泪的女孩拉出了出租车,完了还不忘递给出租车司机一张红票子。

出租车司机接过红票子,连声道谢,美美的吸了口烟,就启动车子一溜烟跑了。

见出租车走远,段亦阳才笑眯眯的看着吓得两手护住胸前瑟瑟发抖的女孩,也不说话,仿佛是很享受女孩这副花容失色的样子。

段亦阳不急着问,他其实是想先制造一种高压的氛围,这样对方在长时间的压力下心理防线崩溃,容易问出来他想知道的答案。

这场无声的对峙持续了足足三分钟,段亦阳觉得差不多了,于是收起笑容准备进入正题。

恰在此时,女孩毫无征兆的抱住段亦阳的胳膊。

段亦阳一惊,心想这小妮子还准备使美人计?雕虫小技,我段亦阳可不吃这一套。

“哎呦!”一阵剧痛从胳膊上传来,段亦阳低头一看,只见女孩正一口咬在自己胳膊上,死死不松口。

“松口!”段亦阳下意识的去想把胳膊抽回来,可女孩脑袋像膏药一样帖在自己胳膊上,于是只好伸出巴掌按在女孩的脑门上往外推。

终究,女孩的力气敌不过段亦阳的巨力,终于从段亦阳的胳膊上脱落。

女孩退后一步,站稳身形,不甘心的朝地上啐了一口,高声骂道:“呸!畜牲!你强抢民女,天下武林门派都要诛杀你这淫贼!”

看着这清秀得有点柔弱的漂亮女孩,居然性子这么火爆,这反差……

“淫贼?强抢民女?什么鬼”女孩的一顿抢白把段亦阳搞得一愣一愣的。

“姑娘,你怕是认错人了吧?”段亦阳无奈的挠挠头,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成了淫贼了,而且是天下共诛之那种。

“不会错!就是你,你这淫贼,强抢大学生,还打伤吴家陈长老,现在还想绑架我!还装!我呸!”

“哎呀,我去!”段亦阳这下总算是明白了这小妮子为啥这么狠了,感情是真把自己当成**了呀。

没想到这吴家居然使阴招,把自己说成是绑架苏晓晓的罪魁祸首,江湖中人都会来找自己麻烦的,好歹毒呀,细思极恐。

可自己还是得给这小妮子解释呀,段亦阳想到这里,对这小妮子也生不起气来,只是没好气的看着气哼哼瞪着他的女孩吐槽道:“真是个虎妞。”

“谁虎妞了?你才虎妞,你们全家都是虎妞!”

段亦阳错愕的看着这个有点彪的女孩,半天说不出话来。

“开心,开心,谁要问我大名就叫高兴,平时喊开心就行!谁再叫我虎妞,我就咬死他!哼”女孩气呼呼的强调着自己的大名和小名,看来是经常被人叫成虎妞,成了她的一大烦恼。

听到小姑娘的抱怨,段亦阳不禁哑然失笑,就想逗逗她,于是道:“我说虎……不,高兴,那我不叫你虎妞了,你高兴了吧。”

“你还叫!信不信我咬你!”高兴顿时又不高兴了,呲牙叫道。

段亦阳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淫贼,你别高兴太早,等下我师父和师兄就过来取你狗命!”见段亦阳调笑自己,高兴咬牙气哼哼的道。

“哦?还有师父呀,你这么虎,你师父估计会很头痛吧?”

“呸!人家可是温柔的小可爱!”

“好吧,好吧。你师父还要多久过来?我在这等他。”

“我打电话说了我的位置了,马上就来。哼!我师父可是名震江湖的混元形意门掌门!你这淫贼,就等着受死吧!”

“形意门?什么鬼?听起来很牛的样子,看来又要有一场硬仗了。”段亦阳这样想着,不竟摇摇头有点无可难何。

见到段亦阳摇头,高兴不由得摸了下鼻子,仰着小脸嘚瑟的说道:“怎么样,淫贼,怕了吧!怕了就跪下给姑奶奶磕头认错,然后乖乖跟我们去武林大会,让江湖中人处决你这淫贼!”

段亦阳顿时一头黑线,忍不住在高兴的头上敲了一下,故作生气的道:“虎妞,你再淫贼淫贼的叫,小心我对你不客气了!”

高兴夸张的捂着被敲的脑袋连连呼痛,声音有点大,想引起附近人的注意,可空荡荡的马路上连个行人都没有,只好闭嘴了。

正在此时,一辆出租车从马路拐角转了出来,一个年轻人在副驾驶座上探头四处张望着。

高兴一看到车上的年轻人,连忙手舞足蹈的朝出租车喊道:“师兄!师兄!在这里!”

听到高兴的叫喊,出租车加速来到两人身边,吱嘎一声停下,年轻人就跳下车,冲到高兴身边,急切的问道:“开心!怎么样,没事吧?”

高兴见到师兄过来了,不由得松了口气,得意的哼哼道:“没事,我已经把这淫贼镇住了,就等师父把他拿下!”

“高兴,做的很好!”

说话间,一个五六十岁的微胖老者冲这边缓缓走来。

段亦阳朝这男人看去,只见这老者身材微胖但却结实,面色红润,两鬓有少许白发,一身白色的短袖对襟唐装,倒是有几分高人的风采。

唐装老者走到高兴身边站定,见段亦阳在打量自己,于是冷哼一声:“你就是江湖中人人都除之而后快的淫贼吧?把那姑娘交出来,本掌门可以网开一面。”

段亦阳哭笑不得,很是无语,自己救个人,反而被人泼脏水,给扣了个淫贼的大帽子。木已成舟,如今自己解释估计也是越描越黑。

“想必你就是那个混元形意门的掌门吧,你咋这么肯定我就是你口里的淫贼?”段亦阳想要知道到底谁在给自己下套。

“年轻人,你绑架良家女子,吴家长老想要解救,被你打伤,这事在江湖都传遍了,现在有人在悬赏捉拿于你,无论死活!我混元形意门责无旁贷,要铲除你这等害群之马!”唐装老者面无表情的道,冷冷的看着段亦阳。

看来可以确定就是吴家在背后的作妖了,吴家这是想先干掉自己,然后再对苏晓晓下手,这吴家果然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不对呀,为什么吴家一门心思的要抓苏晓晓?难道吴家认定苏晓晓才是神秘人要找的正主?这么说来,苏晓晓的身份真的不简单?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能有什么不简单的来历呢?

“年轻人,事已至此,还是老老实实的把人交出来,然后跟我们走一趟。只要你配合,我们不会为难你的!”

愣神中的段亦阳听到老者的话,从纷乱的思绪中回到现实,看向老者,不慌不忙的道:“如果我不交人呢?”

老者见段亦阳死猪不怕开水烫,不由得愠怒道:“年轻人,念你还年轻,只要回头是岸,以你的能力,将来成为一代风云人物只是时间问题。如果非要执迷不悟,休怪老夫以大欺小!”

段亦阳知道今天这一仗是非打不可了,只要家里人没事,他此时是没有心理包袱的,他倒是很想和这形意门的掌门过过招,检验下自己的武力值到底在江湖里处于什么样的层次。

段亦阳也不多话,一抱拳道:“那我倒要讨教讨教了,前辈请赐教!”

见到段亦阳敢接招,高兴在一边哼哼道:“淫贼,还敢负隅顽抗!”

老者咳了一声,不满的看了多嘴的高兴一眼,高兴吐吐舌头,连忙缩在师兄身后不敢出声了。

老者跨前几步,面对段亦阳一抱拳道:“本人混元形意门掌门麻国保,小子,我不倚老卖老,先让你三招!”

段亦阳倒是没想到这老者会让他三招,顿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一直都是被动的防守,先动手也没试过呀。

怎么打?用陈长老的招式?好像自己也就只会陈长老那几招呀,算了,没得选,就这样吧。

“那就得罪了,看招!”他猛然冲向麻国保,左脚上前,直插麻国保双腿之间,抬起自己的拳头,直插麻国保面门。

此时的麻国保一动不动,稳如泰山,面对段亦阳的拳头,一点不为所动!

见到麻国保的镇定,段亦阳心下不由得有点慌乱起来,这高人难道有什么后发制人的杀手锏?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收回拳劲,把力道留在左手,以防有无法预测的偷袭。

突然,段亦阳听到一声暴喝

“闪电五连鞭!”

“砰!”

“啊!”

电光火石之间,一条身影被击飞,重重摔在地上。

现场安静得可怕,呼吸声和心跳声都清晰可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