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防暗算众人到新家,遇怪人李刚入秘地

苏晓晓见段亦阳那一副呆头鹅的表情,全然没了刚才谋定而后动的沉着,倒是十分可爱,不禁捂嘴嫣然一笑。

这一笑,百媚千娇,春花秋月,犹如暖流涓涓流过段亦阳的心间,让原本就心猿意马的段亦阳舒服得差点呻吟出来。

这种让人浑身舒服的暖流,不就是在明月斋,自己被冰寒透体的时候那救了自己一命的暖意吗?因苏晓晓而生的暖意,就是来自这张笑脸。

“好神奇的微笑!”段亦阳心里暗叹道。算起来,在危难的那一刻,何尝不是这笑容救了自己?

苏晓晓笑完,看着他一身衣不蔽体的布条,以及那布条后极为匀称的肌肉和线条,不由得又羞红了脸。

“亦阳,你等着,我去给你找衣服换上。”苏晓晓红着脸说完,就低头下了楼。

她叫我亦阳,这是接受我了吗?段亦阳看着那妙曼的身影傻呵呵的想到。

不多时,就看到摸金张拿着前两天给段亦阳买的衣服匆匆上楼,段亦阳心里略微有些失望,但想到自己一个大男人在女孩子面前换衣服似乎也不妥。

换好衣服,摸金张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问段亦阳:“阳子,你那指环呢?下午分开时我还见你戴着,这会儿怎么不见了?”

段亦阳一惊,忙看向自己的右手,之间那指环正安安静静的戴在右手大拇指上。

正要开口说这不还在吗,就听摸金张嘿嘿笑道:“小子,是不是送给苏姑娘定情了?”

段亦阳却没心思开玩笑,他似乎有点明悟,这指环难道升级了就只有他自己能看到了?如果是这样,那就更好了,不然那指环还真有点扎眼,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

摸金张见段亦阳没回应,满不在乎的道:“我看那指环不过也就是个白金的,要是给苏姑娘了还好,丢了也没啥,你喜欢戴那样的指环,改天哥哥给你买一个一样的。”

段亦阳听摸金张如此说,于是顺水推舟的道:“就是白金的,应该是在下午打斗的时候丢了,丢了就丢了吧。”

两人回到三楼,看到众人似乎都已经吃过了,张母和姥姥正拉着苏晓晓的小手问长问短,不时的露出担心的神情。

看到段亦阳进到屋里,一屋子人都在眼巴巴的等着他,他抱歉的一笑,对大家说道:“今天让大家受惊了,不过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现在就去新家。”

小依依最先从爸爸怀里跳起来,举着小手开心的手舞足蹈:“可以回漂亮的新家了!”

段亦阳见依依这么开心,就笑着问李刚:“李哥,你们一家人现在团聚了,以后有什么打算?”

李刚毫无不犹豫的站起身,一拱手道:“段兄弟,你是我们一家人的救命恩人,我李刚从此追随段兄弟,在所不辞!”

段亦阳点点头,看向低头不语的苏晓晓:“苏姑娘,你也知道你的情况,目前还不能露面,我想还是委屈你暂时跟我们住一段时间,怎么样?”

苏晓晓顿时又羞红了脸,有点为难:“因为我让大家都受连累,我,我还是回学校吧。”

听到这话,段亦阳知道必须拿出自己的态度,于是沉声道:“不行,你必须留下!回学校肯定会被人绑架,到时候我也护不住你了。”

霸道,不容置疑,毫无商量的余地。

苏晓晓顿时愕然,呆呆的看着段亦阳。她没想到的是段亦阳会用这种近似命令的口气让她留下,强势得有点不近人情的冰冷,但却让她感到莫名的温暖,记忆中那个叫他女儿的男人又在脑海里浮现。

这句话深深触动到她内心深处被保护的渴望,撩拨着她的心,让她想要服从,服从这个男人的安排。

她知道自己回学校会遭遇绑架,但留下来必然会给这些帮助过她的人招来麻烦和危险,这是她所不愿意见到的。回学校虽然有危险,大不了就呆在学校里,不出校门应该会没事的吧。

但这个男人的一句话,让打定主意要回学校的她左右为难起来。

张母毕竟是个过来人,看出了身旁苏晓晓内心的挣扎,于是拉住苏晓晓的小手,柔声道:“苏姑娘,你在这里无亲无故的,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妈妈怎么办?别傻了,现在只有阳子才能保护你,有那傻小子,你不会有事的。”

姥姥也大概知道了情况,于是也劝起苏晓晓来。

在张母和姥姥的左右夹攻下,苏晓晓终于是点头同意下来。

众人松口气,随后就在段亦阳的安排下,连夜离开了城中村。

这次,几个女人坐切诺基,男人们坐了两辆出租车来到了芙蓉园。

一进门,虽然张父张母、娟子小兰等人对新家的豪华给惊得半天都合不拢嘴,惊喜的楼上楼下四处打量。但一天的惊吓和奔波,让众人又累又困,于是众人分配好房间,各自睡去。

这一夜,只有两个人辗转反侧,那就是段亦阳和苏晓晓。

第二天,众人都没有离开芙蓉园,只是让物业的给代买了柴米油盐和生活用品。

上午,陶三爷打电话来沟通去乾陵的时间。当听到段亦阳等人的遭遇,他顿时义愤填膺,表示要让家里派两个高手来保护,直到段亦阳说吴门和吴家的高手被他打退,陶三爷才在惊愕中表示放心,并说自己会派人打听都有哪些门派派人来长安了。

段亦阳并不想提及藤田的事,毕竟藤田跟他是私下结盟,不能让很多的人知道,以免节外生枝。

娟子和小兰也请假没有去上学,在家里跟小依依相处的十分和谐,小依依也很享受两个小姨的关爱。

李刚自从和家人团聚之后,对段亦阳唯命是从,甚至要把那秘色瓷送给段亦阳。段亦阳不收,只是让他把碧玉牌和银筒取出来,跟摸金张研究了半天,但却毫无收获,看来只有等藤田看过之后再说。

说到那秘色瓷,段亦阳这才想起问李刚这将近一年都有什么遭遇,让他不能回家看妻女。

李刚长叹一声,表情变得严肃起来,看得出这一年他也是历经磨难。

原来,李刚看到自己体内还有那种虫子,怕害了娘俩,于是就决定返回墓室,准备像那两人一样死在那里算了。

他开着车往回走到了乾县却找不到去那墓室的路,于是他随便找了条路,就漫无目的的在山里乱转。

直到车彻底没油了,他又下车往深山里走去,木偶一般的在山里转悠了半天,他精疲力尽,一头栽倒在一棵树下昏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睁眼一看,却发现自己在一个山洞里,一个消瘦男人正用一双鹰隼般的眼睛看着他。

这男人面色惨白,连嘴唇斗毫无血色,双颊消瘦,鹰钩鼻后的双眼白眼仁多黑眼球少,如同僵尸。

李刚被这张鬼魅般的脸给吓得半死,但又不敢叫出来,惊叫被生生堵在喉咙里。半晌,他才感觉到这人的气息给他一种十分亲近的感觉,仿佛是失散多年的亲人一般,而身体的冰寒也似乎不再那么强烈,于是李刚才渐渐安静下来。

这怪男人告诉李刚,是他见到李刚在深山里行尸走肉一般的乱转,而且发现李刚体内有阴寒之气,正和自己的体内的一样,于是就暗自跟踪,直到李刚晕死。

怪男人继续不紧不慢的告诉李刚,他的身体被阴寒侵入,已无生存的可能,如非是他给李刚用内力保命,此时已经是一具尸体。

李刚知道自己没有活路,也不惊讶,只是刚才怪男人的话让他内心掀起惊涛骇浪,他的内力可以让自己继续活下去?那自己妻子应该也可以治好!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给怪人磕头,想求他救自己妻子,怪男人也不推脱,说只要听他的,就可以让他继续活下去,也可以治好他妻子体内的阴寒。

于是李刚怀着感恩和希望,跟着怪男人继续进山,又走了五六个小时,走到一处山谷里,从一个岩洞的缝隙进入。

岩洞的缝隙不宽,刚好供一人通过。里面漆黑一片,只能摸索着岩缝两侧石壁一路向下,他两眼一抹黑,只感觉似乎是越走越冷。

在怪男人的带领下,约莫走了一个小时,他听到了有水声轰鸣。没走多久,就看到一处深潭,深潭四周的石壁居然泛着绿色的荧光。

深潭没有冰,但潭水却冰冷刺骨,让此时的李刚只觉得仿佛到了一座冰窟,眉毛都结了霜。而只穿着一身单衣的怪男人却无事人一样,反而像沐浴在春风里一般舒适惬意。

他哆嗦着顺着那似乎是从天而下的几米宽的瀑布向上张望,只见也就是深潭向上十来米和周围方圆十几米的地方的岩石泛着绿色的荧光,把一个深潭映照得碧波荡漾,也让深潭显得更加深邃,令人有种面对无尽深渊的窒息感。

借着绿色的荧光,李刚发现潭水不过篮球场大小,瀑布以千钧之势跌入深潭,然后又缓缓流向那宽广无尽的黑暗中。

李刚惊愕的看着这一切,半天说不出话来。

怪男人看着呆若木鸡的李刚,冷冷的开口道:“这里是我练功的宝地,如果不是你阴寒入体,适合练我的功法,不然休想我带你来这里。”

“功法?”李刚有点丈二摸不着头脑,祛除自己身体内的阴寒,难道要在这里以寒治寒?还要练什么劳什子功法才行?

“对,你体内的阴寒想要排除,必须在这阴寒之地练我的独门功法,不但能让你活下去,还会让你成一个高手。”

“真的?那能救我妻子不?”

见李刚心心念念的只想救他妻子,怪男人有点不耐烦,冷哼一声:“小子,你都快死了,先把你自己救活!”

为了救自己和自己妻子,李刚听从怪男人的吩咐,开始没日没夜的修炼怪男人教给他的功夫。

除了每天跟着怪男人在寒潭里淬炼身体,还会进入荧光照不到的黑暗中被虫子咬。

那虫子很像是墓穴中咬他的那种虫子,只是在绝对的黑暗中,他无法分辨是不是那种虫子。

奇怪的是,凡是荧光照到的地方,虫子都不敢靠近,这也许就是虫子无法通过那条岩缝飞到地面的原因吧。而他在寒潭里淬炼过的身体让虫子无法钻进去,仅仅只能在他皮肤上撕咬,时间长了,虫子渐渐不再撕咬他。

怪男人会隔一段时间出去一两天,但并不是带吃食回来,因为他们每天都是靠在寒潭里捕鱼作为食物,而且还都是生吃。

寒潭里的鱼似乎很多,而且奇寒无比,但却肉质细腻微甜,没有腥味。一开始,李刚吃不下生鱼,最后还是习惯了每天吃这种鱼,甚至到后来还觉得挺好吃。

就这样,在黑暗、寒冷的地下,李刚也不知道呆了多久,直到他完全适应了那种冰寒,而且速度和力量达到了一个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度,怪男人才点点头,说他没事了,可以外出了。

就在那天睡觉时,李刚感觉有东西进入他的身体里,沿着他的经脉来到他的丹田,最后盘踞在他的丹田里。

惊骇之下,李刚猛地醒转,却发现怪男人阴笑着看着他,他连忙问是什么东西进入他的体内。

怪男人也不隐瞒,告诉他,这是他抓到的小虫王,如今已经留在他的丹田,可以增加他的功力,但如果他有任何背叛之心,就会被虫王撕咬丹田。

李刚顿时如五雷轰顶,这么说来,那自己岂不是要一辈子受这怪男人驱使,不得翻身?

他跳起来,指着怪男人鼻子想骂娘,可这时候怪男人嘴里发出一个奇怪的音节,李刚就觉得自己的丹田剧烈的疼痛。

剧痛之下,他只好求饶,发誓愿意为怪男人驱使。

怪男人满意的一笑,又发出一个音节,李刚只觉得自己的丹田被冰封一般,自己的自主意识也被削弱了许多,变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冷面人,唯怪男人的马首是瞻。

在怪男人出去几天之后,回来告诉他如今他已经是吴门的二等护卫,并拿出一领有宽大帽兜的黑袍让他穿上。

直到此时,他才知道这个男人叫冷天云,是吴门的一个执事。

李刚就这样木偶人一样被冷天云摆布,忘了自己还有妻儿要救,随着冷天云回到了吴门。

在吴门呆了差不多两三个月,就领命随冷天云回到长安,执行围杀段亦阳和绑架苏晓晓的任务。

听到这里,段亦阳这才明白李刚为何聪张瑶瑶嘴里开朗大方的帅哥变成那冷漠果决的黑袍人,看来那虫子不但能让李刚变得冷血,还能控制李刚的心性。

那那个神秘之地到底在哪?李刚还能记得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