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三十九章:峰回路转险丧命,壮胆大战黑衣人

下面的人这么多,来人不得已采用迷香,这样就不会闹出太大的动静,以免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那么人这么多,他们是怎么把苏晓晓弄走的呢?是装麻袋扛走?不可能。是背下去的?有可能,但背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大活人下去必然去引起大家的注意。

而且从用迷香这一点看,对方人数并不多,也许就两个人,所以用这种方法,而不是直接将一家人简单粗暴的控制。

那么他们应该是开车来的,如果开车进来,必然会像他们之前的切诺基一样很难移动,切诺基能进来,可能是因为人们害怕李刚忍下来了,其他车辆这个时段开进来应该就会遭到人们的围堵。

也就是说,不管是开车进来还是背着一个大活人出去都必然会引起人们的关注,何况是苏晓晓这样漂亮的女孩子。

对!我下去问问是不是之前有车停开进来,或者是有人背着个女孩子出去!

想到这,他转身就要出客厅。摸金张正在张罗着大家吃东西,见段亦阳往外走,怕他担心苏晓晓,解不开心结,于是就跟过去,在走廊上叫住段亦阳。

“想去找你的苏晓晓?”摸金张叼着根烟,笑容有点猥琐。

段亦阳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小声道:“我得去打听一下是不是有人看到他们把苏晓晓背出去,怎么弄出去的。外面这么多人,不可能没人看见。”

摸金张一拍大腿:“哎哟我去,我怎么没想到,还是你心细,难怪看古玩也看的这么准。走,我跟你去!”

两人说着走到楼梯口,正要往下走,突然摸金张咦了一声:“咦,我记得以前我来我姥姥家,上天台的门都是关着的,这怎么开了?”

段亦阳也没在意,随口道:“估计是谁上面晒衣服忘了关吧。”

说到这里,段亦阳不说话了,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扇开着的门,和摸金张对视了一眼,两人压低声音异口同声道:“有情况!”

摸金张顿时兴奋起来,正要冲上台阶,段亦阳连忙拉住他,示意摸金张稍安勿躁,然后道:“走吧,下楼去问问。”

摸金张秒懂,连忙回应:“好,咱哥俩去问问。”于是两人假意朝楼下走去。

走到二楼,两人同时转身,段亦阳在前,两个人猫着步子重新回到三楼,悄悄向天台摸去。

上天台的楼梯是对折的,段亦阳来到转角,直起腰,偷偷探出半个头,朝天台上看。

天台的门开着,段亦阳能看到门外空荡荡的天空,还能看到天空中稀稀疏疏的几点星辰。

段亦阳示意摸金张呆着别动,他开始闭目凝神听天台上的动静。

出奇的安静,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人的呼吸声,段亦阳摇摇头,心想难道是自己想错了?不管了,上去看看再说。

段亦阳放松了一下,上台阶仍然是轻手轻脚的,没有弄出动静。眼看离那天台的木门却来越近,依然没听到异样的声音,但段亦阳心头却有种不安挥之不去。

到了门边,段亦阳不敢大意,依然是慢慢探出半个头观察四周的动静。

在段亦阳目光所及之处,天台上空空如也,他小心的跨出门,朝天台四周看了一圈,又闭目听了一会,没有异常。

他松了口气,回头对在门边探头张望的摸金张道:“没情况,我们想多了,回去吧。”

摸金张这才站直身子,大摇大摆的走出来,有点泄气的道:“不应该呀,难道他们还真是背着个如花似玉的漂亮小姐姐众目睽睽下离开?”

摸金张说的话很有画面感,段亦阳想到那人事不知的苏晓晓就这样被绑架走,等待她的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命运,心没来由的一痛。

心痛?为什么会心痛?才认识一天呀,是因为自己救了她,又眼睁睁的看着她消失,不甘心?还是因为她有着和顾晓婷一样的背影?亦或是因为她的巧笑嫣然无法让自己释怀?也许,都有吧。

段亦阳不相信一见钟情,他觉得男女之间的感情是通过长期相处逐渐摩擦出来的。但今天,他为什么会为一个刚认识的女孩心绪不定甚至有种失去珍爱的痛楚?

“真的就这样失去了吗?”段亦阳苦笑一声,摇摇头。

摇头的瞬间,眼角的余光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寒光。

寒光!是利刃的寒光!段亦阳转头死死盯着刚才闪过寒光的黑暗角落,就在相邻楼房的天台上!

角落里一片漆黑,没有一点声息和异样,仿佛那里就是一个灯光照不到的死角一般寻常。

两栋楼紧挨着,几乎没有间隔,段亦阳毫不犹豫的飞身跃过天台,还没站稳就直扑那个角落。

就在他的右手即将碰到那片阴暗时,那熟悉的寒光突现,一闪而逝,须臾之间便又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出现过。

摸金张刚跳过来,就仿佛听到叮的一声,然后就见段亦阳猛地倒退一步,然后直愣愣的站在那,一动不动。于是好奇的上前问道:“怎么了?阳子。”

当摸金张看清段亦阳此时的情况,顿时也呆立当场,一声惊呼:“这?!”

此时的段亦阳,身前的衣衫从右肩到左腿已被齐齐破为两半,破口处露出的肌肤上有一条血印,只是并无鲜血流出。

摸金张正要上前仔细观察,突然被段亦阳拉起暴退了数米。

一道寒光闪过,摸金张眼前一花,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被劈成两半一般,身前的皮肤一阵凉意,他颤抖着抬起右手去摸了摸那刚才似乎被寒光掠过的地方,一摸之下,一阵刺痛,他大惊,连忙撩起衣服看,有一条血痕,但似乎并没有破皮流血,他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暗叫一声:額的娘哎,好险!。

段亦阳这时候看看摸金张没事,他才定了定神,对着那阴暗角落叫了一声:“朋友,出来吧!”

不一会,仿佛是时光扭曲的一般,那阴影出现了变化,从绝对的黑暗变成了肉眼可见的阴暗,隐约还能看到这角落里站着两个人。

这一幕,把段亦阳和摸金张看得目瞪口呆,泥马,这是啥高科技?隐身术还是障眼法?这世上还能有真的神奇的事物?

不过想一想,自己都能穿越,也能有神秘的指环,别人为啥就不能开挂?尼妹呀,这穿越还能再苦逼点不?刚才差点被一刀劈成两半了有木有?

摸金张虽然也很震惊,但他却观察到是那两人中其中一人拿着块布,先是挡在两人前面,然后收起来又正往后盖在一个物体上。原来是那块布打开就会跟后面的环境融为一体,就像传说中的隐身布一样。

好东西!摸金张看到这么好的东西,怎不心痒难耐,顿时就有了觊觎之心,但无奈对方的刀极快,似乎连刀气都会伤人。

段亦阳从遐想中回过神来,看看对方穿着的黑色忍者服和腰间的东洋刀,冷笑道:“小鬼子?”

当先一人个人不大,较为瘦削,黑衣蒙面,黑布把头发都包裹住,只露出一双眼睛,让人看不出他的表情。

只见对方眼里精光一闪,冷笑一声:“哼!小子,居然能识破我大东洋武士的隐身术,不但化解了刚才我那一刀断水斩,还在我这必杀一招下救人。”

说完,他回头对身后的人略带不满的说道:“汪桑,你的情报不准确呀,这是一个上忍级别的武者。刚才出手的敏捷和准确并不输于人忍的武士。”

段亦阳听到这话,心里大汗,什么上忍下忍人忍鬼忍的,自己刚才挡住那一刀,并不是自己主动接下的,是指环指挥着他的右手在格挡,而且是指环主动接住并卸开刀刃。而把摸金张拉退,他是他下意识的抢先了半拍。

电光火石之间,连段亦阳都不知道刚才自己已经算是死了一回。只是那刀竟然锋利到有刀气,把他衣服切开,切到皮肉,要不是段亦阳身体被星源力淬炼过,格外坚韧,只怕此时已经被黑衣人的刀气大开膛了。

段亦阳想到这里,不禁有些后怕,刚才有点大意了,真是江湖险恶呀,招呼都不打一个就下死手。

他不知道的是,如果不是身体强化了,就算指环挡住刀,自己已经命丧当场,而且指环也比以前更加主动而强大,要是知道,他会抱着指环亲几口的。

那个被黑衣人叫做汪桑的年轻人一听黑衣人在问他,连忙点头哈腰的走出来,冲黑衣人一鞠躬,媚笑道:“是是是,是小的判断失误,小的知罪。”

黑衣人也懒得正眼看这年轻人一眼,只是鼻子里哼了一声,正要开口,却听摸金张在一边指着那年轻人嚷嚷道:“唉?这不就是昨晚跟老田搞绑架的那位吗?怎么今天就换主子了?哎呦我去,这一副奴才相,不生在抗战时期真是可惜了!”

那年轻人顿时大窘,瞪眼指着摸金张:“你!”

黑衣人挥手止住年轻人,淡淡的道:“你退下吧。”

待年轻人识趣的退到刚才的阴影里,黑衣人才又对段亦阳道:“你应该是想救回那个姑娘吧,不过要问我的刀同不同意。”

段亦阳听到这话,顿时心中一喜。果然,人还没被绑架走!我说呢,众目睽睽之下,神仙也不敢就这么背出去,原来是在这等夜深人静了再出去。

不过这小鬼子真的是聪明,居然选择在作案现场不走,真是神仙也猜不到,要不是摸金张多看了一眼,不然谁会想到作案人居然就在天台上。

只是这小鬼子这刀法让他有点发怵,太快了,以他的异于常人的敏捷都会在偷袭下毫无反应,这怎么能胜过他?

但要救的人就在眼前,还是那个让他患得患失的人,他别无选择,硬着头皮也要上!

想到这,他学着陈长老的样子摆了个起手式,嘴里轻呼道:“领教了!”

黑衣人也不多话,只是陡然启动,身影变得模糊,从一个变为三个,瞬间就从段亦阳身边掠过。

叮的一声轻响,寒光乍现,摄魂夺魄……

黑衣人在段亦阳身后现身,刀已入鞘,仿佛从来没有拔出来过一般。

段亦阳喃喃道:“好快的刀……”

摸金张一听这话,不由大惊失色,这特么不是电影上那些扑街的台词吗?完咧,早知道刚才就认怂了,充什么好汉,这下连命都没了!

我的苦命的兄弟呀,你咋死得这么冤!摸金张干嚎一声,捶胸顿足的号啕大哭,想上前抱住段亦阳的尸身,顺便埋葬一下他的屌丝捡漏逆袭大梦。

“哭个逑,老子又没死!”段亦阳低头看看自己又多了一条破口的T恤,嘴里没好气的骂道。

摸金张一愣,马上破涕为笑:“额滴娘唉,吓死哥哥我了,还以为你……”

旋即,他又指着还在保持吊炸天的姿势的黑衣人骂道:“奶奶的,你个死鬼子,没砍到人你摆什么一刀搞定的架势?”

回头他又指着段亦阳骂道:“还有你!没挨刀你念什么挨刀的台词?!想吓死哥哥,好继承我的花呗?”

段亦阳一头暴汗,无可奈何的道:“广哥,咱能不能正经点,这是在拼命好不。”

此时,黑衣人缓缓开口道:“花呗,花呗是什么?”

段亦阳差点一头栽倒,都这么不靠谱吗?打架呢,知道不?还能不能愉快的打架了?

黑衣人还想就花呗的问题继续展开讨论:“花呗好吃吗?”

摸金张和段亦阳同时跳起来,指着黑衣人的鼻子暴喝:“你闭嘴!”

“八嘎!”黑衣人被两人粗暴的制止,先是一愣,转而变得恼羞成怒,居然拔出了他似乎是一直没拔出的RB刀,大叫着朝两人冲了过来。

摸金张一见这架势,妈呀一声赶忙朝一边跑去。

叮!又是一声轻响,黑衣人化着残影的身形又一次停住,这次他没有把刀收入刀鞘,而是抓着刀的手有点微微颤抖。

段亦阳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身上多出来的血印,T恤如同破布一样挂着,大裤衩也快废了。

刚才自己右手在被动的被指环带动的同时,他增加了力道狠狠击在黑衣人的刀上,于是,他从被动防守变成了出击。

对方的刀快,但却力度不够,就是凭着刀的速度和锋利取胜。自己带着力量的格挡,对方果然有点吃不消,估计现在虎口发麻。

黑衣人缓缓的转过头,愣愣的看着段亦阳,艰难的问道:“你!用什么挡下我的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