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遭跟踪众人陷绝境,解危难一家重相逢

段亦阳急步出了明月斋,扭头一看,黑袍人果然在后面跟了上来,于是问道:“知道你的同伙在哪里不?”。

黑袍人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撩起黑袍,掏出一部手机就拨了个电话。

不一会,他就放下手机答到:“大侠,在四零三家属院九号楼502。”

段亦阳叫到:“原来在那!”

他跑到路边,正要抬手招呼出租车,黑袍人在身后道:“大侠,后院有车,我们开车过去。”

段亦阳大喜,吩咐道:“快!开车去。”

摸金张悠悠醒来,晃晃脑袋,想站起来,却动不了。低头一看,原来自己被结结实实的捆绑在一张椅子上。

大惊之下,连忙抬头去看,只见娟子等人都被捆起来坐在沙发上,嘴里塞着破布,连小依依也被捆起来,一双大眼睛泪汪汪的看着他。

摸金张顿时目呲欲裂,用力挣扎,却无法动弹,想要开口怒骂,却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原来自己也被堵着嘴。

几个正在抽烟的男人听到摸金张这边有动静,于是一个穿着T恤的平头男人走过来,给了摸金张一个嘴巴,然后用匕首抵住摸金张的脖子,恶狠狠的道:“丫的,在乱动我就对这些女人不客气了!”

摸金张瞪着这人,呜呜几声,要跟他拼命,但想到娟子小兰依依,谁有事都是他摸金张不能接受的。想发作,但又无能为力,只好压住心头火气,不吱声了。

男人见摸金张老实了,于是扔掉烟头,抓住摸金张的衣领,匕首往前送了送,冷冷的道:“小子,我们呢不想弄出人命,只想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们,昨天那个女人被你们藏到那里去了?”

摸金张顿时明白,昨晚的事情找上门了。但是按道理他们不是应该去仪器厂家属院找人吗?为啥还来跟踪他?难道没找到才来跟踪自己的?想到父母可能遇到危险,摸金张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为自己父母还有苏晓晓担心起来。

正在摸金张心理七上八下的时候,那男人冰冷的声音又开口问道:“怎么样?愿意说就点点头,不愿意说也没关系,我们可以把这些女人一个一个的拖进房间里问,至于怎么问嘛,你应该知道的。”

摸金张听到这话,气得三尸暴跳,又要挣扎。一动之间,男人手里的匕首刺破了摸金张的皮肤,一股鲜血汩汩地冒了出来,顺着胸口就往下流淌。

沙发上的几个女人顿时就呜呜的哭出了声,有的想要站起来,却被几个男人按回了沙发。而小兰舅舅舅妈则面如死灰的靠在一起,不敢有任何动作。

男人冷笑一声:“小子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好,老子成全你!”

说完,他转过身问几个小混混:“哥几个,看上哪个?随便挑,一个不够一起拉进卧室里,我们好好审问审问这些小娘皮!”

三个混混一听这话,顿时来了精神,在几个女人身上来回扫了几眼,流着哈喇子指着娟子小兰张瑶瑶道:“这三个都不错,我们一人一个吧!”

说完就三个小混混淫笑着就朝三女扑了上去。

“叮铃铃……”一阵电话声从平头男人的口袋里传出来,一看来电显示,马上朝几个嘻嘻哈哈正准备拉人的小混混低吼道:“都给我闭嘴!不要说话!”

三个混混顿时呆愣住,看看平头男人冷冷的看着他们,于是识趣的站直身子,不再喧闹。

平头男子几步就走到里屋,开始小声的接听电话,不过一分钟,就挂断电话,出得门来,扫视众人一眼,见众人像是等待宣判一样眼巴巴的看着他,于是满意的点点头,缓缓开口道:“让他们都老实点,李护卫打电话过来,那边事情已经处理好,冷执事马上过来,我等不可轻取妄动。”

那个之前跟踪盯梢的男人马上抱拳答到:“是!”

三个混混也只好作罢,一脸不甘的回到原来的位置。

摸金张听平头男人说那边事已经处理好,马上联想到段亦阳被请去赴宴,奶奶的,还真是鸿门宴!

不对!那边事情处理好了?那不就是说……冷执事?遇到真正的高手了?!完了,完了。

想到这里,摸金张那个心里苦呀,要不是嘴被堵着,他都想骂娘了,为一个女人值得搞这么大的阵仗吗?要不……我坦白从宽?为一个不相干的女人让一家人出于这样危险的境地那不是蠢吗?

房间里只剩下几个女人呜呜呜的抽泣声,听在摸金张耳朵里格外刺耳。到底是招供呢还是招供呢,唉,为了这一屋子女人还是牺牲苏晓晓吧。唉,苏姑娘,别怪哥不够意思了,为了我的亲人,只好委屈你了。

就在摸金张心里天人交战的时候,门被敲响了。

摸金张不由得一阵紧张,那个杀害小阳子的魔头终于要出现了。摸金张死死盯着那扇门,心里想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老子今天记住你的样子,等你张爷爷我练好降龙十八掌,不,练好九阳神功,看老子不把你这魔头打出翔来,给我那可怜的阳子兄弟报仇!

就在摸金张胡思乱想的时候,平头男子急步上前把门打开,看到的确是一身黑袍的黑袍人。

他不由得一愣,问道:“冷执事呢?”

黑袍人身后一个声音响起:“他来不了了!”

摸金张一听到这声音,差点没激动得昏死过去:“额滴神呀,苍天呀大地呀,是哪位神仙姐姐显灵了?”

没等他激动完,他就看到那个平头男人突然就飞了起来,重重撞在墙上,紧跟着一条身影如鬼魅一般冲向还在呆呆看着撞墙之后掉在地上的平头男人。

三个混混刚想提刀招架,就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惨叫,软摊在地上。

剩下那个长的普通穿得普通的男人虽然惊骇,但却摆好架势,并开始进攻。

拳风袭来,段亦阳冷笑一声,回身抓住对方的拳头,只一拧,卡巴一声,那个男人顿时一声惨叫,那只手软软的垂了下去,再也抬不起来。

平头男人口吐鲜血,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问道:“你,你是谁?”

段亦阳拍拍手上的灰尘,回头人畜无害的笑道:“想知道我是谁,回去问问你们的冷执事。不过现在他估计也没法回答你们,因为他现在生死不知。”

平头男人倒吸一口凉气,不敢置信的两眼瞪着段亦阳,半天说不出话来。

段亦阳冷笑一声:“还不快滚!要我请你们吃晚饭?”

听到这话,三个刚才还在地上惨叫的小混混也不叫了,连忙爬起来,吐掉嘴里的牙,上前扶着两个男人就没命的逃出门去。

段亦阳看着一屋子傻愣愣看着自己的男男女女,不禁笑道:“我没来晚吧,各位?”

随即屋子里呜呜呜呜之声不绝于耳,段亦阳一拍脑门,赶忙上前把摸金张嘴里的破布给掏出来。

摸金张长出了两口气,才叫道:“你个碎怂,哥哥都这样了,你还耍酷!快给哥哥解开绳子!”

段亦阳忙上前给摸金张解绳子,一边回头招呼还站在门口的黑袍人:“喂,你,去给他们解开绳子。”

黑袍人连忙躬身道:“是,大侠!”

摸金张被单独捆再一张厚重的椅子上,估计是知道他也能打,所以捆得格外结实,段亦阳不敢太用力拉扯绳子。

正在他努力给摸金张解绳子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激动无比带着颤音的声音响起:“瑶瑶!依依!”

听到这声音,段亦阳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看向激动得浑身颤抖的黑袍人。

只见黑袍人把头上的帽兜取了下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几乎是用一种哽咽的声音沙哑的喊到:“瑶瑶!我是李刚!我是李刚呀!依依,我是爸爸!”

嗯?这是什么情况?大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搞得又是一阵石化。

听黑袍人喊出自己和女儿的名字,让张瑶瑶一阵恍惚,依依也向她妈妈怀里缩了缩,躲过了黑袍人伸过来的手。

眼前的黑袍人露出来的是一个被千疮百孔的脸,头发也不知道为啥没了,声音也有点嘶哑,跟以前那个开朗大方有几分英俊帅气的李刚判若两人。一时间让她俩不敢相信这是他们娘俩日思夜想的丈夫和爸爸。

看着浑身颤抖的黑袍人,张瑶瑶半晌才定下心神,声音里带着期盼和激动,不敢置信的问道:“你,你真的是李刚吗?”

李刚突然醒悟过来,自己这副就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模样,难怪妻子女儿都不敢相认。

他猛然站起来,撕掉身上的黑袍,露出了更加伤痕累累的身体,指着胸前的一枚胎记急切的道:“依依,你看,你以前不是喜欢揪爸爸胎记上的黑毛吗?你看看是不是?”

张瑶瑶听到这,猛的站起,死死盯着黑袍人裸露的胸口上那硬币大小的黑色胎记,浑身颤动着,想用手去抚摸,却忘了自己的手被反绑着,于是她不顾一切的扑向那黑袍人的怀里。

她想大哭,但却哽咽着竟然发不出一丝声音,身体的颤抖越来越强烈,几乎晕厥过去。

这无声的颤抖,包含着她一年来的多少期盼、无奈、委屈、疼痛和绝望,今天终于全部宣泄出来了。

黑袍人李刚一把搂住妻子,很紧,似乎是想把张瑶瑶融化在自己怀里。这一年来,他何尝又不是每天都在挂念着妻子女儿,只是……

好半天,依依看到妈妈和那个让人害怕的怪蜀黍抱在一起,她怯生生的站起来,走到两人脚边,抬头看着两人,想问一声妈妈,这怪蜀黍真的是爸爸吗?

可一说话只发出一阵呜呜呜的声音。

两个紧紧相拥的人此时已经有所平复,听到这声音才如梦方醒,连忙分开,张瑶瑶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跟李刚一起蹲下身,朝依依用力的点点头。

李刚这才注意到,依依嘴里还塞着破布,赶忙去掏依依嘴里的破布。

等李刚把依依嘴里的破布掏出来,又松开依依的绑绳,才又赶忙去给妻子松绑。

依依瞪着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赤裸着上身的李刚,静静的等着李刚给妈妈松了绑,这才迟疑小声喊到:“爸爸。”

李刚身体僵了一下,眼泪夺眶而出,他一把抱起依依,颤声应道:“唉,唉。是爸爸,是爸爸,我的乖女儿!爸爸让你受苦了!”

段亦阳等人此时还在石化状态,一眼不眨的全程观摩这一场亲情狗血剧情,几个被捆着的人也忘了自己还被捆着,娟子和小兰甚至还陪着流了一堆眼泪。

直到张瑶瑶捶打了一下李刚的胳膊,示意大家都还没松绑,李刚才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两声,抱歉的道:“各位不好意思,刚才太激动。”说完他就连忙去给小兰舅舅松绑。

不一会,一屋子的人都松了绑,一个个揉着胳膊叫疼,尤其是摸金张,被捆得最结实,手脚都快失去知觉。

摸金张一瘸一拐的走到娟子身边,看看没事,这才对段亦阳发牢骚:“我说阳子,你丫的怎么这半天才来,害得哥哥我死的心都有了!”

段亦阳想到在明月斋那一幕,也是一阵后怕,于是没好气的说:“你还说,我差点都来不了了。”

想想又道:“我说广哥,这次我们也是侥幸,真不知道对方为了苏姑娘会动用这么厉害的高手,看来我们以后得处处小心了。”

李刚听到此话,无不赞同的道:“是呀,大侠。那吴门我呆了大半年,里面的高手确实很多,估计后面会派更厉害的高手过来。”

众人听罢面面相觑,突然小兰舅妈站出来,骂道:“小兰,你看你都招来什么不三不四的人,你让我们这日子怎么过?!从现在起,我们一刀两断,谁要找什么人,跟我们无关。我可不想平白无故的再被人打上门来,吓死个人了!”

小兰舅舅为难的看着小兰,心里想帮小兰说几句话,可今天这事也让他心有余悸,张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段亦阳深知出了这个事情,小兰估计是在这里呆不下去,于是打破尴尬,开口对小兰舅舅舅妈道:“叔,姨。你们害怕我能理解,这样吧,小兰就搬去我们家住,以后我们来照顾小兰。”

小兰顿时惊住了,她其实也有心理准备,发生这事估计她舅妈也不会留她在这里了,只是没想到段亦阳会如此说。

娟子一听这话,倒是十分开心,拉着小兰的手一脸的兴奋:“小兰,没事,你就跟我住,我们就可以一起上学放学了,多好。”

摸金张也不失时机的道:“对呀,小兰妹子,住我们家去,保证比这住着舒服多了,宽敞多了。”

小兰不做声,她知道自己没有选择,能跟娟子住一起也好,何况她也怕再给舅舅舅妈招祸,。

于是,她朝娟子点点头,算是同意了下来。

正在娟子开心的欢呼的时候,一个声音却冷哼道:“想走就走?没那么容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